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大婚(下)
    第十三章大婚(下)

     虞璟不记得她是如何喝下的合卺酒,只记得她最初呆呆的看着面前这张熟悉的脸,待回神时,已经将瓢中那甘甜中带着一丝苦味的酒咽下。那两三口酒让不擅饮酒的她脸上很快添了红晕,她的视线紧紧盯着眼前的人,片刻后猛地眨了眨眼,可眼前的人依旧好端端的站着,不曾消失,她蓦得恢复了清醒。

     最初时的惊愕和那个梦境带来的恐慌已经渐渐从心底褪去,虞璟也分不清自己现在是何等心情,直视眼前的人半晌,缓缓吐出两个字:“是你!”

     老王上肃公有二子,一为早逝的昭王,另一个就是公子昀。

     渝国国姓萧,所以公子昀又名萧昀,但渝人仍习惯唤他公子昀,哪怕是他早已继承了哥哥昭王的王位,渝人仍旧保留了从前的旧习惯。

     公子昀出生时恰逢肃公打了一场小胜战,抵御住了外敌的入侵,也因那场战争的胜利,才使得渝国又一次挺过了难关,免于被敌国吞并的命运,因而肃公为新生的孩子取名“昀”。

     昀,日光也,意喻为光明,是个极为美丽的名字。

     “昀”字因被取为公子名而显得尤为尊贵,民间俨然以此名为风气,故而初闻“华昀”这个名字时,她并未多做联想,没想到最不可能的事发生之时最是轻易。

     肃公嫡妻崇仁王后名华箴,乃公子昀生母,他远游在外时会以“华”为姓,也合乎情理。

     华昀,华昀……呵,她早该想到的。

     “是我。”眼前的人大方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若阿兄知道他心中那个知己身份如此尊贵,是不是也会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有些惊吓?这样一个身份尊贵的人,隐姓埋名千里迢迢躲到了偏远的隋梁郡,说出去有几人会相信?

     她第一次见到他,撞翻了他一斗米;第二次见到他,他是阿兄的同窗好友;久别后再见,他怀抱着她的朋友云荞。可从头到尾,她都不知道这个人就是自己的未婚夫婿。

     而他,怕是早就知道了吧?

     明知道她的身份,却从头到尾都假装不知。

     想到这儿,虞璟觉得有些可笑。

     可让她心中不安的是,在面对这个人时,她总是不自觉的充满了期待。她一直都记得那日在街上初遇到他时的情景,记得他温润如玉的面容,记得他温和的声音和充满了温暖的眼睛。甚至,在第一次梦到他就是她日后将嫁的人时,她除了恐慌和害怕之外,还有一丝丝的窃喜。

     她是喜欢这个人的,在第一眼见到时,就觉得那般熟悉,好似很早很早之前他们就已经认识了那般。

     若非那个梦在最初的喜悦之后,只余下背叛和悲伤,她兴许不会像现在这般恐慌?

     虞璟从自己的思绪中回神,下意识看向站在自己面前人。

     华昀——不,兴许应该叫他公子昀,兴许也不对,虞璟一时间有些不知该如何称呼眼前的人,倒是与她面对面站着的人看出了她的焦虑与不安,淡淡说道:“元晦。”

     虞璟微愣,随即反应过来,顿时羞红了脸。

     元晦是他的表字,只有最为亲近的人才能如此称呼他。

     他静静的看着虞璟,看着她连耳根都羞红,心中莫名的愉悦。

     虞璟紧张而又不知所措,这是她的新婚之夜,可她却只能呆站着,不知该如何是好。她心想着,是否该上前去为他宽衣,这是每一个妻子都应该为自己的夫君做的,正这么想着,却在无意间抬眼时,变得更加的手足无措——他不知何时已经解开了束在身上的腰带,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停下,一副宽衣解带的模样。

     出嫁前,阿母和她说过一些关于男女之间的事,听得她脸红心跳,故而看到他宽衣解带时下意识闭上了双眼,有些羞赧,又有些恼怒,甚至还有一丝的期待……她的脸儿显得越发的红,慌忙别开头,下意识揪紧自己的衣襟,又羞又急的脱口而出:“你做什么?”

     静待片刻,寝宫内静悄悄的,无人说话,更无人靠近她,连衣物悉索的声音都没有。虞璟小心翼翼的睁开眼,只见那已经成为她夫君的男人正站在那儿睨着她,眸光在烛光之下幽暗深沉,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正当虞璟有些不知所措时,他嘴角微勾,上前一步,与她近在咫尺,低头看着娇小的她,似笑非笑的问道:“你以为,我想做什么?”

     虞璟张了张嘴,下意识后退,揪着衣襟的手愈发的用了力,说不出话来,他却一步步靠近,逼得她不得不一步步的往后退。她不知不觉跌坐在喜床上,床幔不知不觉被扯落,将喜床隔出了一片独立的空间。

     红色的喜铺将虞璟的面容映得更加红艳,唇畔传来的温热让虞璟的脸色更加红,她的心止不住的狂跳,

     炙热的吻让她的面容上不知不觉染上了几许妩媚,异常的迷人。

     他略带冰凉的指尖经过层层衣裳划过她温热的肌肤,让她不由得颤栗,心头的异样感让她忍不住怯懦不安的退却,但他却不肯就这么放开她。

     然而,这是属于她和他的新婚之夜,一切发生的都那么理所当然……

     ·

     寝宫内,红烛燃烧着,烛影摇曳,柔和的烛光透过红帐,让昏暗的帐内映得明亮了些许。帐内的一双人影紧紧相拥交缠着,透着淡淡红晕的光线映在虞璟恬静沉睡的面容上,映出了一片阴影。

     一直不曾入睡的华昀支着头看着在自己怀中沉睡的虞璟,指尖轻抚着她娇嫩的面容,嘴角忍不住微微扬起。他一直都在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为此他足足等了八年。

     八年对于尚且年轻的他们而言,并不漫长,却又是那么的漫长,没有人知道八年前的他,从睡梦中睁开眼的那一刻是何等的欣喜若狂。

     梦醒之前,他卑睨天下却日日都存活在对妻子的怀念和悔恨中,虽老态龙锺却依旧无法卸下肩负着的责任。他是一个帝王,他将贫穷落后的渝国一步步推上了顶峰,吞并六国,成为天下最强大的帝国,为此他付出了太大的代价,他失去了虞璟的爱,即使后来的他是如何努力的想挽回,都为时晚矣。

     而梦醒之后,他回到了年少之时,那时候他的妻子尚未嫁给他,即使他的国家仍旧贫瘠,子民仍旧活得艰苦,可所有的一切却都可以重新开始。为了一个真真正正全新的开始,也为了避免后来的悲剧,他心甘情愿将王位让给了同样出色的王兄,只愿不再背负兴国这个过于沉重的负担。

     成长的每一天,他都会想到虞璟,然而一生的帝王生涯让他早早就学会了隐忍,他为此忍了数年,直到王兄继位之后,他才得以走出上京,去隋梁郡那个贫瘠的地方亲眼见一见年少时的虞璟。

     此生让他最为开怀的是他参与了虞璟的成长,即使只是那么端端的数十天。虞璟明媚的笑容和偶尔的小聪明总会让他莞尔一笑,在此之前,他已经有很多很多年不曾笑得如此开怀……

     看着虞璟安静而又美好的睡颜,华昀好似又回到了那一年。

     那是渝历一百三十一年九月初七,虞璟就像现在这样嫁给了他,却不是在这儿,而是在父王赐给他的府邸。那时的虞璟不过十四岁,比此时的她要显得稚嫩上许多,她在面对他时也是像现在这般娇怯而又慌张,一双眼睛明亮恍若夜空中最为闪亮的星辰。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虞璟,也从此将她装进了心中。

     昨日的种种一一闪过华昀的脑海,就好像一场梦那般,让人怀念,却又恐慌憎恨。

     他怀念从前和虞璟相濡以沫的日子,却又对害怕着后来的那些日子,害怕看到虞璟憎恨怨怼的目光,也害怕看到虞璟冷漠无波动的面容。他对此恐慌,可心中更多的是对从前的那个自己的憎恨。

     是他,让虞璟渐渐变成了那个模样。

     他爱虞璟,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的他,可从前的他除了爱虞璟,还心系着整个渝国,肩负着兴国的重任,那是他们萧家祖祖辈辈的梦想,也是他最意气风发时的梦想,所以他才会对身怀大智的云荞趋之若鹜。

     笼络一个女子最好的方法,就是给她富贵,偷到她的心,所以他给了云荞足够的宠爱,费了足够的心机才让她爱上他。他借由她的聪明才智让渝国步上了强国之路,也曾被云荞的聪明机智甚至风趣不被世俗束缚的异样风情所吸引,却从不曾想到会因此而失去了虞璟。

     他以为,只要给虞璟无上的尊荣,从王后到皇后,即使还有云荞在侧,她仍旧会明白他对她的爱。

     现在想来,那时的他,是多么的自以为是!

     他俯身轻轻吻上虞璟的唇。

     这是属于他的妻子,这世间唯一一个能与他生同裘,死同穴的女子。

     睡梦中的虞璟不知梦到了什么,有些不安的翻了个身,竟从他的怀中滚了出去。他眸光顿时变得越发幽沉,大手一伸,轻而易举的将娇小的她揽回了怀中。

     只有怀中这个娇小温热的人儿活生生的依偎在他怀中时,他才会觉得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闭上眼,他的耳畔似乎还响着最初时虞璟轻柔唤他的声音。

     一声声,恍如情人间的细语呢喃。

     元晦,元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