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求见(下)
    第十六章求见(下)

     ·

     />

     />    王宫的走道迂回而又蜿蜒,这让习惯了以车代步的云荞极为不适,来到这个陌生的时空后她疏于锻炼,才走了一小段路就走得有些喘息,轻声问道:“这位姐姐,可否走的慢些?”

     />

     前头领路的宫婢脚步一顿,回头看了她一眼,见她满脸笑容,嘴里嘀咕了一句不知什么话,慢慢放缓了脚上的步伐。慢下来的步伐让云荞松了口气,不再那么气喘吁吁,看着前方宫婢婀娜的身姿,她上前几步伸手拔下发间一根金簪塞到了宫婢手中,笑容诚恳道:“多谢姐姐体谅。”

     虽是冬日,但阳光仍旧灿烂,走动让云荞的脸上沁出了一层薄汗,让她更显娇弱的同时也衬得她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些。美丽的事物总能轻易让人心生妒忌,宫婢掂了掂手中的金簪,将它收入了衣襟中,面上虽和善,却在心底轻哼了一声。

     云荞打小就会看人脸色,对此笑笑却并未说什么。

     又走了片刻,她忽然想起了虞璟之前送她那块玉佩。

     入宫求见虞璟时她以它为信物,被宫婢收走了,她竟忘了将它要回来……

     云荞下意识停住了步伐。

     她想回去要回那块玉佩,却又想到现在那玉佩应该在虞璟手中,而虞璟方才一直都没想过要将玉佩再还给她!那块玉佩对虞璟来说或许不算什么,却是她进王宫的一个信物,若没有它,任凭她有通天的本事,也无法再次进入王宫。

     想到这儿,她不免有些沮散,但片刻后又立刻调整好了情绪。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世上没有多少人真的能抵挡住金钱的诱惑,就算没有那块玉佩,她照样进王宫来见虞璟。

     领路的宫婢走了片刻,见身后的人跟丢了,回头看到云荞正站在原地发呆,当下便有些不悦。她走回云荞面前,板着脸问道:“云小姐,您这是不打算出宫了吗?”

     云荞回神,见她脸色不善,陪了笑脸,道:“抱歉,我不小心走神了。”

     说罢正要走,双眸无意间一瞥,刚抬起的步伐下意识又收了回来,宫婢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看到远处走了的几个人时,立刻端出了笑容,也不再催促她离开。

     ·

     远处那几个人渐渐走近,走在最前头的是一位年纪不大的少年,十七八岁的年纪,身上穿着侍卫首领的衣裳,姿容挺拔,神采奕奕。待他们走近,宫婢立刻服身,语气娇软,却又十分恭敬:“见过安大人。”

     云荞跟着宫婢见礼,视线却一直紧紧盯着那少年的脸,见他也看着自己,犹豫了一刹那后试探着唤道:“安元?”

     安元和云荞早年在隋梁郡见过,在云荞来上京的途中,一直都是他派人盯梢的,加之云荞长了一副好样貌,让他想忘记也难。方才他远远就看到了云荞,所以才走了过来。但为了不引起云荞的怀疑,他不得不装作没想起云荞,他吱唔了声,问道:“你是谁,怎么知道我?”

     他这话已然承认了身份,云荞这么聪明的人不会听不出来。她闻言勾起了嘴角,脸上的笑涡若隐若现,道:“你不记得我啦?我是云荞,当时在隋梁郡,你家公子救过我,几个月前你们又救了我一次,我醒后一直想向你们道谢却遍寻不到你们……”

     说道这儿,她的话音曳然而止。

     />

     若她没有记错的话,安元似乎是华昀的贴身侍从,这会儿看他的穿着和宫婢恭敬的态度,他的官职约莫是很高的。什么人的贴身侍从可以谋得这么高的职务?答案呼之欲出。

     那是不是说,曾救过她两次的华昀,就是如今渝国的王上?

     安元见她说到这儿,索性说道:“哦,原来是你呀,你怎么在这儿?”

     云荞忙压下心中的惊讶,故作镇定道:“我和阿娇是好朋友,今日特意来看看她,哦,阿娇就是王后娘娘。倒是你,怎么会在这儿?”

     安元尚未说话,云荞身侧的宫婢担忧她会得罪安元,悄声提醒道:“这位是我们王宫的侍卫长。”

     这个答案让云荞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而事实上她的想法确实是对的。安元也听到了宫婢的话,没有反驳,打量了云荞一眼,问道:“你这是要出宫?”

     “是啊!”云荞应答道,“我有块玉佩落在阿娇那儿了,正想着是否要回去取,就见到了你。没想到我们这么有缘,竟会在这种地方遇上。”

     安元嘿嘿笑了两声,问道:“可要我带你去取?”

     云荞忙摇头拒绝道:“不用了,下次来时我再找阿娇要回了就是了。我先走一步了,告辞!”

     安元身后几名侍卫或多或少仍沉浸在云荞的美貌中,听她说要走,目光更是流连不已。妩媚漂亮的女子王宫之中并不缺,却并非想看就能看到的,加之云荞确实有一张漂亮的脸,声音也娇柔动听,会让他们着迷安元一点也不惊讶。而云荞早已习惯了这样或爱慕或渴望的目光,有时甚至会自赏美貌,所以对此并未感到有任何不适。

     她的笑容变得含蓄腼腆,视线却一直在打量安元,而后羞怯的问道:“安大人,我有几句话想和你单独说,可否送我一程?”

     这话让领路的宫婢暗地里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所有人都以为安元会拒绝云荞,却不想安元不置可否的应道:“自然!”

     云荞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对宫婢说道:“多谢这位姐姐方才为我带路。”

     宫婢闻言偷偷撇了撇嘴,碍于安元在,恭恭敬敬的行了退礼就走了。

     安元道:“走吧!”

     云荞点了点头,调整了下步伐节奏,走在他身侧。

     ·

     走了片刻,安元见她一直没说话,索性问道:“云姑娘,你想与我说什么?”

     云荞见他有些许不耐,忙道:“当日我陷入昏迷被家中随从带走,醒来之后一直在寻找你们主仆,几乎翻遍了整个上京城,却一直没能找到你们。今日见到只觉得万分巧合,希望大人替我转达我对贵主子的谢意,三日之后,我在盛德楼设宴,希望能见到贵主子一面,亲自向他道谢!”

     安元看了她一眼,只道:“我会转达姑娘的话的。”

     “多谢大人。”虽然尚不清楚三日后能不能见到华昀,云荞对此依然很喜悦。在渝国,最高贵的人不是王后虞璟,也不是神庙中的大祭司,而是王上。

     安元随口应了声,未再说话。

     倒是云荞尽可能的找话题和安元说话,她问了些关于隋梁郡的问题,见安元并不热心于此只好换了话题,一副好奇的问道:“当日阿娇去神庙时,你也去了吧?神庙里头到底是什么样的?”

     对于渝国的每一个人而言,神庙是一个神圣的存在,对安元来说,也是如此。他对神庙抱着一种虔诚的态度,听云荞说起神庙,竟难得露出了个笑容,语气也温和了许多,道:“我知道大家都好奇这些,那日除了王上和王后,其他人都不曾真正进入神庙之中,神庙岂是我们这些寻常人能窥知的?这世上对神庙最了解的,除了大祭司就是神侍,你若真好奇,待开春时去看看神选吧!”

     若是从前听人说起这些所谓的神庙之流,云荞一定会认定是迷信,但孤身流落至此后,许多事都由不得她不信。她虽然不知何谓神选,却将安元的话暗暗记在了心上。

     正要再问什么,就听安元说道:“已经到宫门口了,云姑娘只要出了这道门就可以了。”

     云荞定睛一看,才发现王宫的外门到了,她偷偷看了身侧的安元一眼,心中暗叹路太短,颇有些可惜。

     从安元口中探听一些秘密要比从虞璟那儿下手来得强多了,云荞想,兴许是她太看重虞璟了,她甚至还不如自己!今日进宫一趟,虽没能得到进入神庙的机会,却也算有了个好盼头,开春离现在也没多少时日了,等会儿就命人去查查何谓神选才是最为重要的!

     想了想,云荞端出了笑容,欠身道:“多谢大人一路相送,告辞了!”

     安元没有挽留,云荞笑了笑,转身便走出了宫门。

     安元站在原地一直目送着云荞离开,只见她一出宫门,就有一名年轻的男子快步来到她的面前,那人他也是认识的,是云荞的家仆阿南。

     一直守在门外的阿南一见云荞出来,立刻上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生怕她在王宫里受了委屈。云荞对于他的关怀早已习惯,她安抚的拍了拍阿南的手背安抚了一通,阿南这才放了心。

     云荞不经意朝安元的方向看了一眼,见他还站在原地没走,开心的朝他挥了挥手,随即对阿南说道:“阿南,当日你去救我时应该有见过他吧!他和他家公子就是当日将我从匪徒手中救下来的人,是王宫的侍卫长!我没想到他们来头这么大,难怪翻遍了上京都找不到他们的踪影!”

     阿南顺势望去,常年习武练就了他的好眼力,他自然认出了安元。相较于云荞对安元身份的好奇,他却显得波澜不惊,似乎是早就知晓了那般。

     云荞并未注意到这点,拉着他转身打道回府,兀自兴致勃勃的说着在王宫中的见闻。

     在她不曾察觉时,阿南再次回头朝安元的方向看了一眼,眸中闪过一抹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