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求见(上)
    第十五章求见(上)

     十月的天气渐渐变冷,尤其是在上京这种冬日严寒的地方,到了傍晚已经能呼出白色的雾气。贫穷的国家总有许多国事需要处理,身为一国之君的华昀在大婚之后很快变得忙碌,而虞璟已经开始适应她的王后生涯。

     午后的阳光慵懒的笼罩着整座王宫,宫婢们井然有序的忙碌着,习惯午睡的虞璟睡得正熟,闲暇下来的翠婉正和莲华她们坐在一起闲谈着。

     “翠婉姐姐,神庙是什么样的?”一名宫婢有些艳羡的问道。

     翠婉当日陪着虞璟去了神庙,在她们眼中这是一种荣耀。她尚未回答,又有小宫婢问道:“大祭司长什么样的?”

     “对呀对呀,那儿的神侍们长得好看吗?”

     “我听人说那儿的神侍们个个都如花似玉好看的不得了呢,翠婉姐姐快快跟我们说说!”

     “你们这么羡慕,怎么不去神庙当神侍?”莲华毫不客气的取笑她们,随即却又话锋一转,说道:“快给她们说说吧,看把她们好奇的!”

     一名小宫婢睁着大眼睛问道:“莲华姐姐你不好奇吗?”

     莲华含笑不语,却又另一年纪稍大些,似乎和莲华极为熟悉的宫婢掐了小宫婢的脸颊一把,嗔笑道:“小孩家家的懂什么,若是她肯,她现在早就在神庙里伺候着了!”

     这话顿时引来众人的侧目,或惊讶或羡慕,小宫婢又好奇的问道:“那莲华姐姐怎么不去,反而跑到宫里来了呢?”

     “没去过,怎么会知道那儿好呢?”莲华笑了笑,转了话题,道:“还是听翠婉说说神庙到底什么模样吧!”

     “神庙约莫比王宫小些,里头大小宫殿也有好些,到那儿之后我们都被留在神庙门外,根本就没能踏进神庙一步,其实里头什么样的我也不知。”翠婉看了莲华一眼,笑道:“一名神侍出来为我们送水时我看了一眼,的确是个气质出尘的美人儿。不过……”

     “不过什么?”小宫婢又好奇的睁着圆圆的大眼睛望着翠婉。

     翠婉笑容更甚,道:“不过你们个个都长得好,不比她差!”

     宫婢们闻言笑成了一团,翠婉见她们满足了好奇心,轻巧的带开了话题。

     正当众人聊得开怀时,有个宫婢领着一名侍卫来到了虞璟的寝宫前求见,打断了众人的笑声。

     宫婢道:“翠婉姐姐,宫门外有人拿着一块玉佩求见王后,说只要王后见了玉佩一定会见她。”

     翠婉微微蹙眉,问道:“玉佩呢?”

     宫婢忙从侍卫的手中拿过玉佩递给翠婉,翠婉接过玉佩,一眼就认出这块玉正是虞璟从前佩戴过的,她又问道:“拿着玉佩的可是一个女子?”

     宫婢看向侍卫,见侍卫点头,翠婉心下便明了了,她嘱咐宫婢去王宫门口将人带进来后,转身步伐轻缓的步入了虞璟的寝宫内室。

     入内时虞璟尚在小憩,几缕青丝调皮的黏在她白皙的脸上,也不知是做了什么样的梦,嘴角还挂着一丝浅笑,看起来娇憨无比。翠婉低声唤了几声,虞璟只是翻了个身,却不打算醒来。

     翠婉无奈的笑了笑,凑到虞璟耳旁,不高不低的喊了一声“王上来了”,下一瞬间虞璟立刻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双眼尚有些迷离,嘴里喃喃道:“来了?快更衣。”

     她这举动让翠婉忍不住笑出声。前些天虞璟正在小憩时,华昀来了,翠婉只说了一声,虞璟立刻便醒了,相较于以往的三催四请而言,着实效率无比,其后翠婉又试了几次,次次有效。

     虞璟在床上坐了小会儿便清醒过来,这哪里是王上来了,翠婉在哄她呢!

     她恼羞成怒的瞪了翠婉一眼,翠婉忙止了笑,将手中的玉佩递上,道:“云姑娘来了。”

     虞璟接过玉佩翻看了一番,这的确是她在隋梁郡时送给云荞的玉佩,不过云荞从未使用过它。她想了想,才道:“先让人带她去偏殿候着。”

     翠婉应声退下,并让外头的宫婢们进来服侍虞璟起身。

     梳洗时,虞璟却一直在想着云荞。自她从隋梁郡回到上京后,云荞从未上门求见,除了那日在街上无意间遇到甚至被云荞泼了一身药汁之外,她再不曾见过云荞。云荞此次登门,要么是前来叙旧,要么就是有事相求,潜意识里她更倾向于后者些。

     ·

     偏殿。

     云荞正朝对上茶的宫婢道谢时,虞璟带着翠婉翩然而至,见她到来,云荞忙起身,服身道:“拜见王后娘娘。”

     虞璟虚扶了她一把,笑容真诚的说道:“麦穗,你的伤好了吗?”

     云荞的手下意识抚上了身上的伤口,答道:“已经大好了,谢娘娘关心。”

     那日的情景虞璟记得分外清晰,她上下打量了云荞一番,见她面容红润不似有伤在身,心下也替她开心。虞璟入座后端起茶喝了一口,想了想说道:“你还是像以前那样唤我阿娇吧!”

     云荞松了口气,忙笑着点头应了。虽然她很清楚这是个封建的朝代,尊卑分得十分清楚,但她是在一个人人平等的环境里长大的,真让她对虞璟卑躬屈膝,她有些无法接受。

     虞璟见她放松了许多,便话起了家常,问道:“阿南今日没同你一起来?”

     “他也来了,只不过被拦在了王宫门口。”云荞想到王宫门口守卫不为美色所动且认真严肃的面容几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眉,随即冲虞璟笑道:“所以我让他先回去了,左右我在这儿不会出什么事!”

     “他倒真是个忠仆!”虞璟心中不无羡慕。一个武艺高强足够忠诚肯为自己舍弃性命的仆人在任何人眼中都是讨喜的,不得不说云荞的运气的确让人艳羡无比。

     云荞含笑看了虞璟身旁的翠婉一眼,道:“阿娇谬赞了,若论主仆,单是翠婉,他已然比不上,何况其他人。”

     虞璟笑而不语。

     云荞见她不再说话,心中有些忐忑,又想起今日来的目的,看了看宫婢林立的四周,暗暗咬了咬牙,毅然下跪在地。

     “你这是做什么?”虞璟一愣,下意识退了一步,并让四周的宫婢们退出了殿外。这些时日她已然习惯了宫婢们的跪拜,可对于朋友的跪拜,她尚未习惯,云荞的举动让她诧异的同时更多的是不适。

     云荞伏跪在地,长发垂落,略带哀求道:“请娘娘带我去神殿。”

     虞璟去扶她的双手僵在了半空,她低头,却看不清云荞的面容,末了叹息道:“没有大祭司的召唤,就算是我也无法进入神殿。”

     “可是那日你明明轻而易举的进了神庙。”云荞下意识抬首看向虞璟,眼中写满了质疑。她来到上京两年,苦苦找寻进入神庙的方法,用尽办法却一直不得其门而入,而那天她却看到虞璟轻而易举的进入了神庙。

     “那是因为每一任王后都必须前往神庙祭祖,这是习俗,兴许我这一生只有那一次进入神殿的机会。”即使云荞眼中的质疑让虞璟有些受伤,她仍旧耐着性子解释:“你并非我们渝国人,不懂这些也是正常的。”

     云荞失望的跌坐在地上。

     若不能进入神庙,就无法见到大祭司,无法见到大祭司,就找不到回家的方法。难道她就只能在这个科技落后充满了死亡和血腥的陌生时空虚度过这一生了吗?

     想到这儿,她忍不住掩面呜咽哭出声来。

     虞璟见她这样很是不忍,但她对于云荞的请求真的无能为力,即使她身为王后,是这个国家最为尊贵的女人。她叹息了一声,伸手将地上的云荞拉了起来,道:“我不知你为何要去神殿,也不想知道你为何要去那儿,但我真的帮不上你。”

     云荞飞快的抹去脸上的泪痕,朝虞璟勉强笑了笑,道:“是我孟浪了,还望阿娇不要见怪。”

     虞璟报之以笑,换了个话题,道:“可想四处逛逛?”

     云荞从前逛过故宫,故宫虽然很美很宏伟,可好多景点都限制游客进入,这座王宫虽然不如故宫那么宏伟,但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说这是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见到的千年古迹,所以她对这儿充满了好奇,遗憾的是现在的她实在没有四处闲逛的兴致。

     她看了虞璟一眼,想着日后多的是来这里看一看的机会,所以就拒绝了虞璟的提议,道:“多谢阿娇的美意,不过我有些累了,想回去歇息一下。”

     “既然如此,我就不多留你了。”虞璟招来宫婢,叮嘱了两声,让她送云荞出去。

     云荞服了服身,跟在宫婢身后往外走,走了几步,忽又想起什么,停下步伐回身问道:“阿娇,你和楚原从小一起长大?”

     虞璟点头。

     她又问道:“他可有过什么异状?”

     “何谓异状?”虞璟蹙眉看着她。

     “没什么,是我胡思乱想了。”云荞淡淡笑了笑,跟在宫婢身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望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虞璟伸手摸了摸云鬓间那支牡丹花金簪,下意识握紧一直收在手心的那块玉佩。

     那是她送给云荞当信物的玉佩,方才来见云荞时本想还给她,可不知为何她却犹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