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长大
    第三十一章长大

     直到虞璟回宫时,依然在想着云荞到底是否参加过神选的事。

     许是云荞的目光太过真诚,让她不自觉的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记错了,这事一直困扰着她,可她却找不到可以询问的人,皇宫之中,见过那日神选的人,除了她,就只有华昀。

     她是断不可能去问华昀的。

     翠婉察觉到虞璟忧虑甚深,却不知原因,亦无力开解,只能暗暗盼着虞璟自己放下心中的思虑。

     久违了一日,宫人们见到虞璟归来,亦觉得倍感亲切。

     莲华恭敬上前,将虞璟不在时发生的事都简要的说了说,见虞璟有些疲倦,才退下。

     许是前一夜一直在想云荞那事儿,以至于不曾休息好,回到宫中倍感疲倦的她终于睡下,待睡醒时,已是掌灯时分。

     醒来时,是莲华服侍在侧,她见虞璟醒来,让早已候在外头等待服侍虞璟起身的宫婢们一一入内。虞璟揉了揉发酸的额角,任由宫婢服侍自己穿衣净脸,嘴上却问道:“什么时辰了?”

     “回王后,已是掌灯时分。”

     莲华的话让虞璟皱了皱眉,却没有说什么。

     宫婢服侍妥当陆续退了出去,那厢翠婉已经嘱咐宫婢将膳食准备妥当。

     用膳时虞璟有些心不在焉,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她入宫这么久,极少像今日这样小憩到掌灯时分,且往日华昀对用膳时辰十分讲究,亦十分固定,哪曾像今日这样?从昨日离宫去探望阿母到现在,她都不曾见到华昀,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心头有些不安。

     胡乱吃了几口饭菜,虞璟状似十分不经意的问道:“王上今日都在忙些什么?可曾用过晚膳?”

     翠婉和莲华相视一眼,最后是翠婉答道:“王上今日都在同大臣们仪事,膳食早有宫人送了过去,倒是不知用过没有。”

     “让人去探探。”虞璟没了用膳的心思,放下了象牙筷。让旁人去总觉得有些不放心,想了想,她又道:“翠婉,你去看看。”

     “是。”

     翠婉领命退下,虞璟索性起身回了寝宫。留下莲华无奈之余命宫人收了满桌的菜肴,又担忧她饿着,只能嘱咐宫婢去备了些虞璟爱吃的糕点以备不时之需。

     回到寝宫后,虞璟为了静心,只能看书,可惜她心中藏着心事,这书怎么看也看不进去。见到莲华端着茶点进来,她想了想,问道:“莲华,昨日宫中可是出了什么要紧的事?”

     “您指的是?”莲华一时间也摸不清虞璟想知道什么。

     这让虞璟有些挫败,莲华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却只能保持沉默。

     虞璟从莲华口中问不出什么,只能眼巴巴的等着翠婉回来复命。过了约莫一刻钟,出去打探消息的翠婉终于再次站到了虞璟面前。

     “好了,这些虚礼就先省了。王上可用过膳食了?”虞璟问道。

     翠婉道:“王上倒是用过了,不过用得不多,很快又和几位大臣讨论起政事。”

     “翠婉,你可曾觉得今日宫中有些不大对劲?”虞璟索性丢开了书,期望从翠婉的口中听到点想听的。

     翠婉只好安抚道:“娘娘多虑了,王上勤政爱民是好事,宫人们势必会将王上照顾的十分妥帖。”

     这话听在虞璟耳中,只觉得和之前莲华的推脱之词一样,极为不顺耳,她咬咬牙,努力让自己摆出冷静的模样看莲华和翠婉,道:“你们一个两个都对我敷衍了事,当真是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翠婉莲华闻言只能双双跪下认错,虞璟冷哼一声,又道:“去将安大人请过来,我有话要问他!”

     小心翼翼跪在地上的翠婉莲华闻言,相视一眼皆露出了苦笑,还是翠婉低头说道:“娘娘,安大人亦在王上那边。”

     虞璟顿时只觉得闷气埂在心头,不上不下,莲华在心中苦笑了几声,伏跪在地,道:“娘娘切莫与自己置气,不论您想知道什么,奴婢一定知无不言。”

     “方才你不肯说,现在怎么又想说了?”虞璟冷笑了声。莲华口口声声认她为主子,可对她的问话却再三隐瞒。

     “奴婢知罪。”莲华不敢抬头。

     翠婉亦跪在地上沉默。其实方才她出去打探王上是否用过晚膳时已经打探过昨日的消息了,对于昨日发生的事不说知道十分,也摸准了六七分,加上两份猜测,不难知道为何莲华要三默缄口。在她看来,昨日之事瞒着虞璟是应该的,但另一方面她又觉得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该知道的虞璟总归会知道,所以心中也颇为挣扎。

     虞璟是个心软的人,只让她们跪了一小会儿便气闷道:“起来吧!”

     翠婉莲华谢恩站了起来,都是伺候人惯了,站起来后身姿依旧笔直。虞璟也不说话,像方才的事都没发生过那般拿起早前拿的那本书对着灯看了起来,不再看她们一眼。

     最后是莲华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说道:“还请娘娘示下。”

     虞璟却只是冷冷瞥了她一记,道:“你应该记住,后宫之中,我才是你的主子。”

     “奴婢知罪。”莲华再次跪下请罪。

     “我希望不会再有下一次。”虞璟并未叫她起身,只是警告了一番。“说吧,昨日出了什么事?”

     莲华掂量了下,只得鼓起勇气说道:“昨日娘娘出宫不久,宫中查出了敌国的探子,那探子就藏在咱们崇华宫的那些宫人当中,平日都隐藏的极好,只是不知怎得,昨日在王上来崇华宫小憩时,她竟露出了马脚,被抓了个正着还试图行刺王上。事情败露之后,她当场被自尽身亡了。故而王上便下旨将陪娘娘出宫的安大人给召回处理此事,并对宫中上下都下了封口令,不准奴婢们将此事告知娘娘……”

     难怪,难怪回到宫中后,她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上究竟是哪儿不对劲。

     虞璟心中咯噔了声,手中的书也跌落在地。她知道自己表现的不够沉稳,却顾不上这些,瞬间拔高了声音:“王上可无恙?那探子到底是谁?”

     “娘娘放心,王上只手心被那探子的利刃划了一道浅口子,御医已经包扎过,已无大碍。”莲华道:“那探子是名唤素茵的一名小宫婢,前些天娘娘还赏了她一根簪子……”

     “她划伤王上的利刃可是我赏赐予她的簪子?”虞璟的声音平静了些,神色却又冷了几分。

     莲华略带犹豫道:“是。”

     虞璟无力的挥了挥手,道:“你们都下去吧,我想静一静。”

     莲华翠婉只得领命。

     在她们快要跨出门口时,虞璟又道:“你们大可装作我并不知此事。”

     她们低低应了声,便退了出去。

     寝宫内,烛火摇曳着,虞璟呆呆的望着跳跃的烛火,心中挫败不已的同时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

     她对这个小宫婢还有些模糊的印象,只记得是个单纯可爱的,轻易让她怀念起尚未嫁人时的快乐时光,所以才赏了跟簪子。可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纯良无害的人,却是敌国的探子奸细,若昨日她的夫君没有丝毫防备,就有可能命丧在这样一个看似无害的奸细手中。

     归根到底,却也是她的错,她是后宫之主,后宫之中出现任何差错,都是她掌管不力。

     昨日云荞刻意让她看到的那些——米粮、财帛、流民,这些都是国事,国事都是男儿的事,她本不该过问,可她不免又想,若她从不懂这些,又怎么能担起王后的责任?渝国的子民尊她的夫君为主,同样也尊她为主,他们亦是她的子民啊!

     往日她只在口中说着世事险恶,却从不曾亲眼见到,不曾亲身经历过。她在待嫁闺中时是阿母阿兄宠着呵护着的,嫁了华昀之后华昀也不动声色的宠着她,所以她多数时候像个孩子般娇气却没有自知之明。

     是啊,一直都是他们在不动声色的宠着呵护着,有很多事都是他们为她着想好了的。

     她从不曾像云荞那样,为了生活而努力向上,掌握了渝国大部分的财富,靠自己的努力使得人们艳羡她,也不曾像阿母那样,在失去阿父离家之后用薄弱的身躯撑起了虞家的门庭。如今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仰赖别人得到的,从前的无忧无虑是阿母悉心维护的,王后的尊荣亦是靠夫君给予的——

     至少目前为止,她没有做过什么值得自己骄傲的事,就连自己居住的崇华宫中,她身为主人,却没有足够的威信。

     虞璟反省着自己。

     性子不是很好,喜欢自怨自艾,又太过心软,若要说什么优点,约莫就是心地还算良善。心善是好,但生在乱世,那样良善又如何生存下去?

     若哪一天,她的夫君像阿父那样远征在外,她又能以什么姿态来撑起这一切?

     阿母与她又是不一样的,阿父离家之后,阿母要撑起的只是个小家,可若有一天她的夫君远征在外,她要撑起的却是一个大家,稍微出点差错,就可能害了许多人……

     想得愈多,虞璟越是落寞。

     有那么一瞬间,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像云荞一样,自强自立,术业有专攻!

     只可惜,她不是云荞。

     宫人早早就来传话,道是王上尚在议事,今夜就不到这儿来了,翠婉告知过虞璟,可虞璟却一直呆坐着不知在想些什么,翠婉也不知她到底听进了没。

     不知呆坐了多久,值夜的翠婉终于忍不住催促她安歇,她听话的让宫婢们服侍她就寝。她安躺着,问正在为她掖着被角的翠婉:“翠婉,你说我是不是太过于没用了?”

     “您怎么会这么想呢?从前在家里时,您不也替夫人管家?”翠婉又转而去吹熄了烛火,退出寝宫前说道:“您自幼聪慧,不论什么都学得极快,遇到难题总是喜欢迎难而上,在奴婢眼中您是最好的。睡吧,奴婢在外头守着呢!”

     翠婉放轻了步伐离开,四周陷入了夜的寂静之中。

     虞璟在黑暗中睁着双眼望着漆黑的头顶,心中却好受了些,翠婉的话抚平了她心中的焦躁,让她平静了许多。

     可闭上双眼后,她的脑子里依旧在想着昨天和今天发生的事。

     昨天那个乞讨的孩子脏兮兮的面容和乞求的眼神,云荞自信时神采飞扬意气风发的模样,阿母担忧的面容,翠婉劝慰她的神情,还有华昀温文平静中透着的冷静睿智——

     其实,她一直知道的,知道她的夫君是个不甘平凡的人,总有一日他会翱翔在天地间。

     若她一直都像现在这样站在原地不肯移动,依赖着他对她的宠溺与忍让,又如何过得了一辈子呢?

     她忽然想起年幼时父亲请来教导她和阿兄读书习字的老师,他曾给她讲过蝉蜕变的故事。

     当蝉还是蛹时,尚能活三年,一朝蜕变,生命却只剩下短短的三个月,明知蜕变之后等待它的只有死亡,却仍旧义无反顾。

     她兴许就是少了这一种义无反顾的精神吧?

     既然不想在原地踏步,又何须瞻前顾后呢,不管未来会如何,总可以努力一番吧?

     每一个孩子都要长大,在入睡之前虞璟如是想。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吧,这章我早就更新了啊,可是为什么你们都不看呢为什么!!!!!!

     我不就是在标题上写了【重生之帝业】吗,我不就是在内容上写了【据说标题一样可以防盗我只是试验一下吗!】

     为什么你们看不到它呢!!!

     于是我只能把标题改回来了!!!

     泪奔走!!!

     P.S,友情提示,如果看到下一章节标题上写着【重生之帝业】。内容提示上写着【据说标题一样可以防盗我只是试验一下!】,说明它真的是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