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游说(下)
    第三十章游说(下)

     因为方才那拦路的孩子,虞璟的衣裙上多了黑印,不得已之下,换上了云荞的衣裳,并随云荞去议事厅处理事务,而跟随保护虞璟的几名侍卫都被拦在了议事厅外头。

     云荞端坐在高位之上听着手下的人汇报情况,干练而又气势,而许久不见的阿南安安静静的站在她的身侧,身躯笔直,神色漠然的注视着那些管事们。虞璟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们面前站着的这些人没有一个知道她的身份,只当她是主家的朋友,不曾多看她一眼,秩序井然的继续着他们的汇报。

     他们说的话虞璟大多是听不懂的,什么收入支出之类,但她却听的津津有味。

     在隋梁郡的时候,她曾希望自己能像现在的云荞这样能干,不求大富大贵,但求养家糊口,可惜她生来就注定无法像云荞这样,因为她生于士族,生来就是平民口中的贵女,即使在虞家最落魄的时候依然如此。

     “你们辛苦了,除了周管事和余管事,其他人先去忙吧!”商行的事物已经处理了差不多,云荞整个人松懈了下来。

     管事们闻言,除了周余二人,其他都离开了议事厅,原本稍有些拥挤的大厅顿时变得宽敞。

     云荞的视线从他们二人身上扫过,朝其中身高较矮的那人说道:“余管事,你先说。”

     “主家,按照您教的法子,今年地里的稻子长势极好,之前开垦的荒地上种的小麦大丰收之后又种上了花生和大豆,更不提黍、稷之流,今年定是个大丰收年!”余管事身材较矮说话爽利,他喜悦异常,望着云荞的双眼中充满了崇拜和恭敬。他从前也是个庄稼好手,但渝国土地贫瘠虽能种上小麦却收获不多,至于其他稻子花生之流几乎是种不活的,谁能想到如今不单能种出来还长势良好,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对这个既年轻又是女子的主家充满信服。

     这些都在本就在云荞的预料之中,所以对此她只是微微颔首。

     余管事的话让虞璟心中一震,她错愕的视线自他身上一一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所有人的神色都很平静,仿佛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东西,唯有她,这番话唯有在她的心中掀起巨大的浪涛!

     若要问渝国最缺乏的是什么,那无疑是粮食。

     因为粮食供应不足,导致渝人瘦弱,虽节气长存,却依旧屡屡战败!

     因为缺粮,所以渝人只能对外买粮,粮价一日高过一日,财帛一日少过一日,无钱无粮,国家何以昌盛?

     若渝国能像这余管事所说的那样,粮食长势良好,不缺粮,又何愁财帛,又何愁前方征战的将士和国人吃不饱,何愁国家不昌盛?虞璟的视线最终定在云荞身上。

     从前她就知道云荞是个聪慧的女子,却从不知她能干至此。

     “我不过是将自己的想法提出来,可真正种出好庄稼的,却是你和你手下的那些佃农们,若今年大丰收,那功劳也必定是你们的。我昨日又琢磨出了些点子,余管事,你拿回去好好研究研究,若有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我,兴许能种出更好的大豆!”云荞擦觉到虞璟的视线,嘴角几不可查的弯了弯,却极力维持着那处世不惊的淡然模样,她轻敲桌面,站在她身旁的阿南立刻将怀中的东西递到了余管事手中。

     余管事得了法子,迅速塞进怀中,不住的拜谢。

     云荞不置可否,只让他先回去好生研究。

     余管事心满意足的离开后,云荞的视线转向了依然站在大厅中间的周管事。

     虞璟认得这人,方才正是这人将在街上跪在她面前乞讨粮食的孩子带下去安置,她想问他那孩子现在如何了,话到了嘴边,却也没问出口。她看向云荞,只见云荞轻轻瞥了那周管事一眼,周管事立刻上前一步说道:“主家,近日上京城内的流民多了许多,按照您的意思已经在城内各处各添了三个粥棚,不过看这形势……似乎有点不妙。”

     云荞的手不自觉的轻敲着桌面,蹙眉思考着。即便是蹙着眉头,云荞看起来依旧是美丽的,气质浑然天成。

     若说余管事的话让虞璟震惊,那么这周管事的话足以让虞璟大惊失色。

     乍听闻云荞设立粥棚救急流民,虞璟惊讶她的财力雄厚之余也欣赏她的悲天悯人。虞璟居于深宫,对市井之事并不了解,她或许不懂政事,却也并不痴傻,她知道渐多的流民意味着什么。

     相较于虞璟坐立不安,云荞显得镇定自若,她问道:“那些真的是流民?可派人去调查过?”

     周管事道:“派人去仔细调查过了,确是流民。”

     “如此,倒真有些麻烦了……”云荞掂量了下,“如今我们还有多少存粮?”

     “加上近日刚收获的小麦,目前的存粮还可以支撑到稻子收获。不过主家,长此以往,恐怕会有越来越多的流民闻风而来,届时……”

     周管事的话尚未说完,就被云荞抬手打断,云荞道:“我理解你心中的忧虑,你且下去吧,此事我自有决断。”

     周管事不再言语,又在她的挥手示意下,恭恭敬敬的退出了议事厅。

     “阿娇,阿娇?”

     云荞唤了好几声,虞璟才回过神来。

     虞璟望向云荞,见她掩嘴轻笑着问道:“阿娇,你在想些什么,这般出神!”

     虞璟沉默小会儿,认真的望着她,问道:“麦穗,你心有沟壑,心地纯善,让我遥不可及。”

     云荞的笑容越发明媚,口中却说道:“尽自己绵薄之力罢了,学以致用是从前我的老师所教育我的。”

     虞璟没有再说话,她微微低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云荞想了想,偏头与身侧的阿南低声说道:“阿南,你先回避一下,我有些话想与阿娇说。”

     阿南点了点头,快速退出议事厅。

     议事厅内只余下虞璟和云荞二人,云荞一手支着下颚,含笑的双眸望着虞璟,虞璟微微低着头,从云荞的角度望去,她的神色柔和,看着十分顺眼。

     过了好一会儿,虞璟才问道:“你将这些东西都告诉旁人,不怕他们从此不再听你说话?”

     这话让云荞失笑,她心下只觉得虞璟确实不是一个合格的王后,天真而又可笑,虽然如此,她却又觉得虞璟像之前的自己。此前她觉得人人平等,后来却在大祭司的打击之下明白了这样一个事实:这是一个适者生存的国度,在这儿没有什么人人平等!

     她手下的这些管事,其实不过都是属于她的奴仆,他们所有的一切都是她所给予的,之所以被尊称为管事也不过是她给予他们的尊重,最重要的是,她掌握着他们的生死。

     “阿娇,你知道今天我为什么要带你来这儿吗?”虽这样想着,云荞却没有表露出任何想法,她深呼吸一口气,神情认真而又严肃。

     虞璟不懂,所以她摇头等待云荞解释。

     云荞没有让她失望,她道:“我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使得你待我变得冷淡,你是我来到这儿认识的第一个朋友,所以我才和你说这些。你想必也知道身为王后就必须肩负起辅佐王上的重任吧?”

     见虞璟沉默不语,云荞又问道:“你可知如今渝国形势如何?”

     “粮食匮乏,武力薄弱,依旧是七国之中最弱的一方。”虞璟所知仅此而已。她心中暗暗添加了一句:相比之前,如今的渝国形势已经好上太多。

     “你说的没错,可事实上,渝国的处境,比你所想还要糟糕。”云荞摇头轻叹,“他国之人私下暗中交易,重金买走了渝国为数不多的粮食,又以这些粮食为诱饵,让许多几欲饿死的流民卖身于他们为奴隶,再以这些奴隶换取更多的财帛。缺粮,缺钱,缺人,这些都是致命伤。没粮食没有财帛没有人,如何打战,如何抵御外敌入侵?你可知如今的上京城中有多少流民?数以万计!流民多,随时都可能发生暴动。在目前这形势下,渝国承受不起任何一次暴动,我希望你心中有数。”

     云荞的提示让虞璟心中所有的思绪都串联在一起。

     虞璟神色一整,顿时变幻莫测,看着云荞的视线变得更加复杂。

     她陷入了深思。

     “我不如你。”良久后,虞璟起身,对着云荞行了个礼,“我替那些流离失所的臣民感谢你为他们所做的一切。”

     不管是心性,还是智慧上,她都无法和云荞相比,最少现在的她,无法和云荞相比。

     若没有云荞的提醒,她定不会想到这些,在听到云荞这番话之前,她充其量只能说正在开始学习成为一个妻子,而全然没有身为王后的意识。

     她的确悲天悯人,有一颗慈悲心,但她却不是一个合格的王后。

     此前虞璟因为梦境困扰而使得内心深处隐隐嫉妒着云荞,再无法与她交好,但云荞今日这番话,却又让她再次在虞璟心中占据了一定的位置。

     “我并没有做什么,只是按照从前我的老师所说,学以致用,但求无愧于心罢了……阿娇,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称为一个好王后!”云荞没有受她的礼,想着虞璟的双眸温暖而又认真,说罢又微微低下头,掩饰起那忍不住勾起的嘴角。

     她看出虞璟看自己的眼神变了,又有了在隋梁郡二人相识相交时的温暖。

     云荞并未忘记今日离开虞府时,自己对虞璟的许诺,也不知是处于什么心理,她竟带着虞璟又一次烤起了地瓜。不得不说,烤地瓜的香味又一次勾起了虞璟的回忆,使得二人的相处愈发的融洽。

     吃了烤地瓜时日已经过半,一直安静守护者虞璟的侍卫们终于忍不住催促她回虞府,对此云荞并未反对,反而愉悦和虞璟一道回到了虞府。

     很快,与虞璟亲近的人都察觉到了她的变化,尤其是虞夫人和翠婉。

     她们发现虞璟不再排斥云荞,反而待她亲近了几分,虞夫人暗中问起时,虞璟却笑而不答。

     她待云荞亲近,既因云荞再次让她感觉到了真诚,也因云荞的智慧。

     云荞身上还有许多她需要学习的东西。

     所以入夜之后,虞璟坐在客居之内与云荞闲聊,她放□段向云荞请教市井之事,云荞都一一认真的回答。居于深宫的虞璟此时尚未培养起任何属于自己的势力,对于市井的消息,她显得十分闭塞,云荞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又一次换来了虞璟的感激。

     虞璟看着坐在自己对面侃侃而谈的云荞,嘴角的笑容愈发的明显,她甚至想起在隋梁郡时,也曾像现在这样和云荞夜谈,听她将一些让她觉得稀奇无比的人和事。

     夜深之后,翠婉再三催促虞璟就寝,虞璟无奈之余,只得告别。

     云荞亲送虞璟回居住的院落,来到院落门口时,虞璟忽然想起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

     她忽想起了当日那盛大的神选。

     神选本就是为神选择最为出色的侍者,而那日她亲眼见到过云荞的表现,云荞的表现比当日任何人都要优秀出众,那么,为何如此优秀的云荞,却没能留在神殿?

     虞璟停下步伐,看了离得极远的翠婉一眼,拉着云荞的手蹙眉问道:“麦穗,我有一事不知当问不当问。”

     “我亲爱的王后娘娘,你有什么话就问吧,奴婢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云荞笑嘻嘻的晃着她的手。

     “神选那日,你明明是所有踏入神殿的候选者中最为优秀的那一位,可为何……为何你却没能留在神殿?”虞璟下意识握紧了云荞的手,这话她本就问的犹豫,生怕触动了云荞的伤心事。

     云荞闻言为之一愣,随即诧异的看着虞璟,问道:“阿娇,你在说什么?什么神选?我又何时参加过什么神选?”

     虞璟亦愣在当口,她张嘴欲言半晌,才道:“那日我明明看到……”

     “阿娇,我当真没参加过什么神选,你怕是看错了吧!你若不信,就问问别人,兴许别人还记得当日的事……”云荞说的极为认真,认真到虞璟不知不觉对自己产生了怀疑。见虞璟怔然,她担心伤了虞璟的面子,连忙说道:“夜深了,你该歇息了,不然翠婉可要怨我了!你好好歇息,我也回屋去了!”也不待虞璟再说什么,又高声喊道:“翠婉姐姐,阿娇要歇息啦!”

     说罢,朝虞璟摆了摆手,转身跑回了客居,独留下虞璟呆愣在地。

     翠婉快步走到虞璟身旁时,她依然处于呆愣之中。翠婉并不知方才虞璟和云荞到底说了什么,更不知虞璟现在在想些什么,只能低声催促虞璟歇息。虞璟想问问翠婉当日是否是她看错了,可翠婉当日并未去看过神选,自是没能看到那一切。

     即使回到寝室熄了灯,安静的闭着眼躺到床上,虞璟依然在想着云荞的话。

     她说她并未参加过神选,亦不知何为神选。

     可当日,她分明看到了云荞,那时的云荞是所有人中最为耀眼,最为优秀的!

     相较于虞璟的纠结,回到客居的云荞却是长长的舒了口气。

     当日与大祭司达成协议后,大祭司告诉她神会抹去所有看到她参加神选的人的记忆,离开神庙回到家中后她曾小心翼翼的对着阿南和几名知道此事的人求证过,又因不放心,甚至还找过当日一起参加神选而落选的姑娘求证过,结果的确如大祭司所言,所有人都不记得她曾参加过神选,这让她大为放心。

     也正因如此,方才虞璟问起时,她内心的震惊无以比拟,若非她掩饰的极好,怕是糊弄不过去了。

     她当真没想到虞璟会记得这些。

     虞璟为何会记得这些?

     云荞越想越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