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第三十二章

     渝国年轻的君主正懒洋洋的倚靠在软榻上,一手执卷,神情专注,不知在看些什么,直到门外内侍的声音低低响起。

     殿中的烛火摇曳着,榻上那道身影一晃一晃,印在窗上,落出一道阴影。

     与殿内的宁静不同,殿门外的气氛有些紧张。

     门外值夜的内侍是个新面孔,因领了命令不论谁来了都拦住的命令,却又在关键时候想起平日带着他的老内侍的殷切叮嘱,心中颇为纠结。挣扎了片刻,他终于低声开口通传道:“王上,王后求见。”

     窗上的影子在那一瞬间似乎微微一顿,就在内侍胆战心惊的时候,殿内传出了低沉冷静的声音:“传。”

     只这一句,当即让门外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门“咿呀”被推开时,华昀正巧放下手中的书卷。

     虞璟跨进殿门时,一直在想见到他时应该先说些什么,待看到软软倚靠在榻上的那人时,原先想好的那么多说辞竟一个也没说出口。

     她有些急促不安,快要走到榻前时甚至连路都忘了该如何走,同手同脚显得有些可笑。

     这般举动让华昀不自觉微蹙了下眉头,挪动身子,拍了拍身侧的位子。

     虞璟顺着他的意思坐下,却犹犹豫豫,欲言又止。

     华昀瞥了她一眼,再次执起书卷又专心致志的看了起来。

     他心态平和,愈发承托出虞璟的坐立不安。

     二人就这么静悄悄的坐着。

     虞璟忽然有点后悔将翠婉留在了门外,她时不时的窥向华昀,他却不为所动。

     虞璟看向他手中的书册上,那是一本记载民生的书籍,与她喜欢看的那些杂书大为不同。她的视线在四周转了一圈,落在案几上那堆叠成小山丘的奏章上,心情愈发的沉重了些。

     似乎是听到了她无意间的叹息声,华昀眼角的余光瞥了她一眼,又落在了书上。

     他一直在等虞璟开口。

     虞璟却不明白他的想法,呆愣愣的,眸光从案几上的奏章移向了他的手臂,认认真真的打量着,试图看出不久前那场刺杀所留下的伤口在哪儿,是否严重。

     只可惜华昀隐藏的太好了,除了少数的几个人,根本无人知道那件事。

     那一场像小石头投入湖心的刺杀悄无声息的过去,华昀以公务繁忙为由,在这儿呆了足足三日。

     这三日来,虞璟一直装作不知这事,其实她心若明镜。

     她毕竟年轻,才忍了三日,就忍不住了,这才来了这儿。

     她输给了心中如狂潮般的愧疚。

     身为妻子,她并未尽到责任,甚至连一句贴心的安慰话语都不曾给他。

     甚至,那刺伤他的利器原本还归她所有!

     被虞璟一把抱住时,华昀呆愣在原地。

     虞璟素来是个害羞内敛的人,极少会这样主动拥抱他。

     华昀心中还在细思她这举动的由来,就听到耳畔温软的声音似丧气似难过的说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她话语中的意思他是懂的。

     其实仔细说来,当日那事与她并无多大关系,她不过是随手赏赐了小宫女,哪懂得那会是个细作?

     这几日来,他都忍着不去看她,只让人盯着,时时刻刻将她的消息传道他耳中,只有这样他才能安心。好在那个细作死了,否则他还得提心吊胆的过日子,毕竟那是可以靠近她身边的人!

     华昀伸手将虞璟拥进了怀中,温暖的怀抱倒是让虞璟渐渐安下心来,几乎安抚了她这几日来一直紧绷着的心情。

     不知过了多久,虞璟耳畔终于响起了声音。

     华昀道:“你不必难过自责,那本与你没有丝毫关系。一切不过是巧合!”

     在华昀看来,那当真是个巧合,也是他疏于防备的结果。

     这等小刺杀虽看着惊天动地,其实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所以才不曾在他的脑海中留下印记。不过经此一事,他终于意识到原来他留下了那么大的一个空子让人钻!

     这次的受伤本该是可以免去的。

     巧合与否,虞璟不会去深究,只是她的愧疚感一直无法消退。这几日少了他,她真真极不习惯。

     他的怀抱当真温暖……虞璟想着想着,不觉有些昏昏欲睡,直到他的一句话将她惊醒,所有的倦意退散无痕。

     “你前两日见到云荞了?”华昀问。

     “是。”

     许是虞璟的回答有些漫不经心,倒让华昀惊了惊。

     其实云荞的一举一动也都在他的眼线之下,只是她足够聪明,总会用各种手段来达到目的。

     虞璟本还在想着华昀接下来还要问些什么,哪想他却就此打住,再也没开过口。

     虞璟踌躇片刻,才低声问道:“我能看看那伤口吗?”

     声音几乎低得听不见。

     华昀却偏偏听了个真切。

     他也不避讳,拉高了袖子,露出了手臂上的伤,亏得当时那簪子刺的并不深,他才少受些罪。

     伤在御医的照顾下已经好了许多,不是很深,已经有结痂的趋势,虞璟这才勉强松了口气。

     华昀见她放了心,将袖子放下,又拿起了方才的书卷。

     虞璟不再打搅他,反倒学着他的模样倚靠在了一旁,安安静静的看着他。

     这几日来,虞璟不论是醒着还是梦着,都在想着一件事。

     她想变强。

     她或许没有云荞那样的能力和手段,但她可以学。

     她想她最好的学习对象,应该是身旁这个人。

     虞璟想着想着,渐渐放松了思绪……

     与王宫内的平静相比,神庙更另人向往些。

     今日的神庙和大多数时候的神庙的夜晚并无多大不同——安静而又静谧,让人静心,却不知为何,总让人觉得有些不安。

     大祭司便是如此。

     大祭司虔诚跪在神像前,等待着占卜结果。

     直到卦象毫无保留的出现在眼前时,安静的神殿内,传出了一道声响。

     “啷当”一声,陡然划破了夜的寂静。

     令人没由来的陷入了一阵恐慌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太久没写文了,写起来不大顺利,慢慢寻找感觉中,大家先凑合着看这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