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游说(上〕
    第二十九章游说(上)

     虞璟的院落旁边便是客居,这几日云荞在虞府便是住在这儿的。本和安元在一起喝茶的云荞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客居之所,听到外头的声响便走了出来,见到虞璟,她顿时又笑脸盈盈迎了上来。

     虞璟见到她时,抿了抿嘴,并未说话。

     云荞像从前在隋梁郡时那般亲热却不让人厌烦,可不知为何虞璟心中总有些疙瘩。她想起之前阿母说的话,她对待云荞的态度确实和从前不一样了,因为那个时常出现的梦境。

     她知道那只不过是个梦境,可每每想起时心中总有个疙瘩,这让她如何能和云荞亲近的起来?

     然而,这些云荞却是不知的。

     云荞见虞璟并未在那几个宫廷侍卫面前驳了自己的面子,笑容越发的明媚,她像从前那样亲热的挽起虞璟的手臂,娇嗔道:“自你嫁给王上后,倒不再像当姑娘时那么跳脱了。阿娇,再这么下去我都快要不认识你了。”

     这话听在耳中,怎么都有些埋怨的意思,虞璟勉强笑了笑,却又珍重的向云荞作揖,道:“多谢你这几日替我尽心照顾阿母。”

     云荞并非察觉不到虞璟的疏离,心中亦觉得虞璟飞上枝头后就变了,却并未表露出来。她挽着虞璟朝前边走边说道:“瞧你说的,你我二人情同姐妹,蔓姨和虞大哥亦对我照顾有加,替你们兄妹侍奉蔓姨也是应该的。”

     转眼踏入了虞璟居住的院落,她又挽着虞璟朝屋内走去,到了门口,她脚步微顿,回头对虞璟身后的几名侍卫说道:“你们就在外面候着吧,我和王后有些体己话要说。”

     说罢拉着虞璟进了屋关上了门。

     一举一动间倒像是在自己家那般自在。

     她的举动带给虞璟更多的感觉是诧异,从前云荞也来过虞家,却十分规矩,深谙为客之道,从未像现在这般随意过。

     入内后,待云荞一松开手,虞璟便自己寻了椅子坐下。

     见虞璟这般,云荞笑了笑,上前为虞璟和自己斟了杯茶,在虞璟诧异的目光下说道:“你虽不在家,但蔓姨却每日都将这屋子保持着从前的模样,冬日里连炭盆都燃着,何况一盏茶?”

     虞璟心中颇为感动。

     虞夫人从来都是这般关心他们兄妹二人的,想必虞瑞的院落那边和这儿差不多。

     云荞小饮了一口茶,神色关怀的问道:“阿娇近来过得可好?”

     “自然是好的。”虞璟觉得自己无法再像未嫁之时那样轻易的对云荞吐露心事,但她也无法对着待她如此热情的云荞甩脸色。

     云荞端着茶杯的手微微顿了顿,终是将那杯茶放了下来,敛了脸上的笑容幽幽望着虞璟,神色认真而又严肃:“不知从何时起,你和我之间好像再也不像从前那么亲密了。阿娇,我不是傻子,所以你也不必否认,我这会儿来见你,不过是想问个答案。是当日我进宫求你的举动让你对我失望,还是真如旁人说的,你如今身份高贵而看不起我这样的人?”

     虞璟端方的坐着,被广袖遮住的手摩挲着袖沿,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微有些颤抖。

     她看向认真的向自己求一个答案的云荞,话像卡在喉咙中那般,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她要如何说,因为她总是出现在她的梦中,在梦中轻易的毁了她所拥有的一切?梦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她并不信这些,可总是重复着的相同梦境却总在不经意间折磨着她。

     她要如何说,因为阿兄和楚原那日对她说的话像一粒种子种在了她的心上,每当做了那个梦,就会在她的心上生根发芽?是,她所嫁的男人是渝国最为高贵的人,除了她这个妻外,还会有许多的姬妾,这些姬妾可以是任何人,可想起那日楚原的话,她总会觉得遭遇最好的姐妹的背叛似的。

     这些,她想她永远不会告诉云荞。

     虞璟抬首,望入云荞剪水般的双瞳中,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了个浅浅的笑容:“我与你交好,只是因为你是你。听你这般说,我颇为伤心。”

     云荞打量着虞璟,虞璟的笑容很柔美,有一瞬间竟让她有些失神。她想从虞璟眼中看出点什么不一样的神色,兴许是虞璟掩饰的太好,兴许是虞璟对她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她竟也选择了相信。

     “是我错了,阿娇你别放在心上。”云荞放软了语气,却不让人觉得低姿态,她在虞璟面前即便是有些艳羡却从不曾自卑过,这也是从前虞璟能和她交好的原因之一。“为了弥补我的歉意,回头我请你吃大餐。”

     “从前那些还作数吗?”虞璟早就习惯了从云荞口中听到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话,对此并不意外,反而因为想起了从前一起玩乐时的情景,不禁莞尔一笑。

     那时候她和云荞玩在一块儿也闹过几次小脾气,云荞经常像现在这样许诺请她吃大餐,所谓的大餐,其实不过是两个人坐在火堆之前烤几个红薯或者烤些野味。

     当时的她无疑是快乐的,在失去父亲之后,有云荞这样乐观向上的朋友一直陪在身边。有时她也会想,从隋梁郡到上京,一年都不到的时间,很多事怎么就悄然无声的改变了呢?

     “当然作数。”云荞听了虞璟的话,无端脸红了一下,正如虞璟说的那样,她还欠了她很多顿大餐。想到大餐,她顿时又变得有些落寞,若是在穿越到这儿之前她认识像虞璟这样的朋友,兴许她们可以一起逛街看电影,一起上下课,一起吃遍城市每个角落的小吃。她的眼眶不知不觉有些湿润,乘着虞璟不注意迅速别开眼抹了抹眼角,心中却更加坚定了回家的心。

     只要有希望在,又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她能凭空出现在这个陌生的时代,也一定可以回到她来的那个地方!

     云荞在想些什么,虞璟是看不穿的,她永远无法理解云荞心中对所谓的“家”的执念。虞璟忽然想起了安元,安元一路护送她回到府中后,她就不曾再见过他,也不知这会儿人去哪了,正想着,就听到云荞说道:“也不知你何时回宫,不如同我出去走走吧,我正要去商行处理些杂事。”

     来到上京后虞璟再不曾像在隋梁郡那样随意出去走动,嫁人之后就更不用说了。今日离宫时满心记挂着阿母的病情根本就无心于玩乐之事,此时听了云荞的话,她有些动心,却又有些犹豫。

     云荞亦看出了她的犹豫,不再多言,也不曾勉强,她要走之时,虞璟在心中挣扎了一番,终于决定同她一道出去走走。

     ·

     她们二人踏出房门时,翠婉早已候在那儿已久。

     翠婉迎上前去,低声在虞璟耳旁说道:“娘娘,安大人有公务在身已久先行离开,他离去之前留下话说王上特恩准您在这儿留一宿。”

     虞璟顿时安了心,云荞亦笑挽着她的手说道:“这下阿娇可以放心了吧!走,姐姐带你去吃大餐!”

     翠婉不知她们要去何处,只能和那几名宫中跟出来的侍卫一道跟了上去。没走几步,却见虞璟停下了步伐回头同她说道:“翠婉,你留在家中照顾阿母吧!”

     “可是……”

     翠婉犹豫不决,虞璟又极为坚持,云荞忙笑着冲翠婉说道:“翠婉姐姐无需担心,我定会将人平平安安的送回你面前的,再说,不是还有这么多大内高手跟着吗?”

     翠婉对云荞的性子也颇为熟悉,对于她偶尔冒出的不着调话语已经习惯,她知道云荞口中的大内高手约莫就是指跟在身后的这些侍卫。她回头看了那几名侍卫一眼,很快就做出了退让。这几人既然是王上亲自挑选出来的,相比武功极好,定能在发生危险时保护虞璟的安危。

     见翠婉妥协,虞璟松了口气,云荞亦笑得十分开怀,拉着虞璟快速朝外走去。

     ·

     云荞的商行位于上京最为繁华的玄字街道,离虞府有些远,她和虞璟舍了车马,徒步而行,身后的侍卫亦趋亦步跟着,一路上倒也不曾遇到什么麻烦。

     对于虞璟而言,外面这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喧嚣声都让她觉得久违——

     人来人往的街道,小贩的高亢叫卖声,甚至是在街上飞奔而过的马车,都让她觉得自己再渺小不过。

     她这模样云荞看在眼里,在心中暗暗咋舌,以前看小说总说嫁入深宫的女人被困在高墙之中如何如何寂寞,还真有那么回事!

     “好心的夫人,施舍点吃的吧!”

     云荞与虞璟并肩而行正说着坊间见闻,忽有一个衣着破烂的孩子冲到了她们面前跪下,又黑又脏廋骨嶙峋的手拽住了虞璟的长裙。跟在她们身后不远处的藏匿在人群中的几名侍卫大惊失色,几欲拔刀而出,却在见到虞璟弯腰将那孩子牵了起来。那孩子并无什么不妥之处,可这仍旧不能让他们放心,在思量之间,他们已经纷纷靠近了虞璟。

     那孩子又脏又瘦,手中拿着一只缺了个角的破碗,也不知多久没吃东西了,靠近些还能听到他的肚子咕咕叫的声音。虞璟顿时心软,想施舍些钱财与她,却发现自己身上并未带钱袋,尴尬不已。

     云荞见状,忙掏出钱袋,将要给他点钱财,却见那孩子又跪了下去,道:“好心的夫人小姐,我不要钱财,求求你们给我一点米粮吧,我、我阿母刚生了妹妹身体不好,我……”

     周围的行人渐渐都看了过来,有人指指点点,说这孩子得寸进尺,渝国米贵众所周知。

     虞璟看着跪在地上磕头的孩子,只觉得万分酸涩,眼前这个孩子象征着渝国的贫穷。

     虞璟呆呆站在原地,倒是云荞先反应了过来。她们已经走到了云荞商行附近,商行的管事在她们被拦住时就已经到来,云荞招呼了管事,道:“你将他带下去,送他一袋米粮吧!”

     周遭围观的人群闻言皆吸了口气,一袋米粮着实贵重。

     跪在地上的孩子闻言顿时感恩戴德,咚咚咚的磕头道谢:“多谢小姐多谢小姐!”

     孩子被管事领走,四周看热闹的人一哄而散,街上又恢复了秩序,侍卫们又隐匿于人群,而虞璟依旧呆站在原地,直到云荞将她带进了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