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命运
    第七章命运

     雨后初晴的隋梁郡散发着一种古朴而又沧桑的气息,城郊的空气中除了青草独特的芬芳,似乎还夹杂着一丝丝水汽。

     在隋梁郡这个地方,云荞是虞璟的知交,今日分登,日后虽会再见,却也不知要等到何时。虞璟看着眼前娇若春花的云荞,思索了半晌,最终只吐出了“珍重”二字。

     她自小到大甚少经历别离,上一次送行,是她的父亲虞濮远赴战场之时,那时虞璟抱着父亲哭成了泪人,说了许许多多的话,唯独没有说“珍重”二字。

     后来父亲最终没能回来。

     想到这儿,虞璟的眼眶微微湿润,险些没忍住泪。

     “你也多珍重,记得我在上京等你哦!”相较于虞璟的伤感惆怅,云荞漂亮的双眼弯如月,笑容十分灿烂。她从随身携带的包袱中拿出一支牡丹花簪塞到虞璟手中,道:“过些日子就是你的及笄礼,我虽不能参加,但礼物却是要送的。牡丹乃花中之王,那日在街上看到这花簪子,一眼就觉得适合你。”

     虞璟没想到云荞还记得她及笄一事,自然也没想到她在临行前会送礼物给她。

     这支精心雕琢而成的牡丹花簪纯金打造,雕工仿佛,花瓣雕得栩栩如生,花芯上镶嵌着一颗圆润饱满的大珍珠,看样子十分贵重。虞璟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簪子,愣了愣,忙谢过云荞的好意,将簪子收了起来。

     虞璟身侧站着的是她的兄长虞瑞,虞瑞无意间从虞璟口中听闻云荞要离开隋梁郡,当下便从书院请了假陪着虞璟一道前来送行。

     云荞灿烂的笑容让虞瑞有些失神,他的思绪其实很复杂。

     之前借给云荞的那些银子,他从未想过要让她归还,也只当云荞当日的归还之言是个笑话,时日久了,他也渐渐淡忘了这事儿,可谁知云荞竟一直记在心上,赶在离开之前将银子归还予他……

     虞瑞一直呆站着,虞璟和翠婉相视一眼,对他的行径在心底叹息了一番,最后却是云荞开口打破了沉默。

     云荞道:“虞大哥,这两年多仰赖你的帮忙,谢谢你。今日一别,不知何日才能再见,望你多珍重。”

     “云姑娘,此去上京路途遥远,你一个弱女子孤身上路,切记万事小心。珍重!”虞瑞顿时羞红了脸,他一介书生,除了早前借了她十两银子外,哪有帮上她什么忙?

     倒是眼前这个娇小玲珑,身量只到他肩高的小女子,短短两年就在隋梁郡里过上了舒坦的日子,甚至能以百倍之资来还他当日的十两银子,可谓聪慧之极,让他心中不由得泛起一些酸涩感,自卑不已。

     他甚至还不如她!

     “多谢虞大哥提醒。”云荞爽朗一笑,道:“你们放心吧,有阿南在,旁人也不敢肆意欺凌我。你说对吗,阿南?”

     坐在车驾上一直沉默着的年轻男子淡淡应了声:“嗯!”

     虞璟下意识看了坐在车驾上的阿南一眼,见他黝黑的面色平静不起波澜,一言不发一如既往的沉默,脸上那道伤疤显得有些吓人,多看上几眼只让人觉得森冷。

     阿南是两年前云荞捡到的,捡到时已经奄奄一息就剩下一口气吊着,云荞费了好多力气才将他养活了。他年纪和虞瑞相仿,似乎遗忘了过去,也记不得原本的名字,云荞是在南边捡到他的,故而给他取名叫阿南。谁也没想到这样一个沉默寡言的人,竟力大无比,加上他脸上那道狰狞的伤疤总让人不敢直视,寻常男子根本不敢靠近他,有他在身边,云荞确实少了许多麻烦。

     虞璟忽想起什么,掏出一封信递给了云荞,道:“到了上京,若真遇到什么难事,就拿着这封信和我给你的玉佩去太平书院找楚原吧!”

     />

     “阿娇,多谢了。”云荞大方收下信,并道了谢。

     楚原其人云荞是知道的,他是虞璟的远房表哥,青梅竹马,虞璟时常和他通信,二人感情十分不错。之前云荞还私下想虞璟的胆子真是大,哪个男人会不忌讳自己未婚妻子的竹马哥哥?

     不过这些都是虞璟的私事,云荞并不打算指手画脚说些什么,她只记住了一点,这个楚原,在她遇到什么难处时能帮到她,可称之为她到上京之后唯一的一个助力!

     天色已经不早,云荞急着启程,又和虞璟兄妹二人寒暄了两句之后,跳上了马车,同赶车的阿南说道:“走吧!”

     阿南得了话,伸手扬鞭,马儿嘶叫了声,撒腿朝前奔去。

     云荞探身朝身后站在原地目送她离去的虞家兄妹挥了挥手,表示道别。

     ·

     马车跑的很快,扬起的尘土很快遮挡住了云荞的视线,待尘烟散去,虞璟和虞瑞的身影早已渐渐消失她的视线中。

     阿南淡淡说道:“进车厢吧,外头风大。”

     “不,坐在外面看看风景也挺好。”云荞深呼吸一口气,偏头朝阿南笑了笑。

     阿南闻言,刻意放缓了车速,让车身不再那么颠簸。

     云荞对于他这等贴心的举动报以感激一笑。

     离开隋梁郡她心中并无任何不舍。

     对于一个莫名出现在这个陌生时空的外来客,她对这个时空这个隋梁郡没有任何的归属感,时间若指间沙,一晃眼就过了两年,近八百个日夜,她经历了最初的彷徨惊恐,经历了平静认命的自暴自弃,却越来越想念那个无法到达的故乡。

     想回家的念头不知哪一日在心底生根发芽,渐渐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她开始收集许许多多匪夷所思的怪事传闻,希望能找到一条回家之路,却一直都没能如愿,她心中甚至有些绝望,正如一开始她说的那般,她可能永远也无法回去。

     若非前几日在她所经营的酒馆中听到一位客人口中的趣谈,她或许真的会绝望。

     那位客人说,在数十年前,曾有一个衣着奇怪行为诡异的男人出现在邻郡,说着疯疯癫癫的话语,有时会大哭着质问老天爷为什么让他穿越到此处,后来这个人去了上京,再无音讯。

     那时候她就下定决心要去上京,去那儿,找到那个人,寻找一条回家的路。

     想到这儿,云荞的脸上顿时有些黯然。

     遥远的上京,不切实际的回家梦啊……

     ·

     送走云荞之后,回到家中的虞璟有好几日都不曾睡好,面容变得有些憔悴,惹得虞家上下忧心不已,却又不知她为何会如此。虞夫人问了,虞璟却无法将心中的想法说出口。

     再过两个多月她就要及笄,及笄,就意味着她的婚事将被提上日程。

     上京的一切对她而言都是陌生的,包括已经登记两年的王上、那个即将成为她夫婿的男人。

     从前她不敢去想,可前几日云荞去上京的举动却搅乱了她平静的心湖,这几夜她一闭上眼就会梦到自己变成了一只被困在牢笼中的鸟儿,被剪断了羽翼,无法飞翔,落寞而又孤寂。

     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时,她下意识紧紧抱住了自己。

     兴许是和云荞交往久了,竟生出了一颗向往自由的心,她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可越是这么想,就越发无法控制自己--

     “小姐,明日就让大夫来瞧瞧吧?这几日夫人和公子都担忧不已,食不安寝不眠的……”翠婉端了热水进屋,小心翼翼的为她擦拭额上的冷汗。

     温热的触感让虞璟躁动不安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却又不肯松口说出自己心中的忧虑,只道:“你下去歇息吧,我没事--”

     翠婉欲言又止,最终端了水盆退下,走了几步又被虞璟唤住,只听虞璟说道:“明日来大夫来瞧瞧也好。”

     翠婉听了,顿时欣喜不已,连忙退下。

     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虞璟几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

     这几日确实是累阿母和阿兄担心了!

     兴许是想开了些,又怕累计母亲和兄长,虞璟多了几分精神,可闭上眼,却又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快得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

     两年的时间变得不单单是虞璟,也让世人看到了一个全然不同的公子昀。

     当他还是老王上的幼子时,所有人眼中的他不过是个温文儒雅却并无大志的王子,饱受王室娇宠,却比不上兄长的骁勇善战和机敏大智。然,他登基之后迅速把持住了朝政,短短两年励精图治,虽没能让渝国摆脱弱国的名号,可如今的渝国较之他的兄长和父亲在位时要好上许多。也正因如此,朝中上下对这个年纪尚轻的新王有了期待,而这个期待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来越大。

     春雨连绵数日后,天空终于放晴,远处的衡山之山,偶有钟鸣声传来,悠远而又空旷。

     从王宫最高的城楼望去,可将大半个上京城纳入眼底,已经登基两年的年轻新王、昔日的公子昀站在城楼之上看着远方,视线不知落在何处。片刻之后,一名身着便服的少年急匆匆的登上了城楼,恭恭敬敬的在他面前跪拜道:“见过王上。”

     这少年正是从小跟在他身侧服侍的侍从安元,如今的安元早已非昔日毛躁的少年,两年的时间让他的身姿更加挺拔,已然成为已能独当一面。

     看着已经褪去一脸稚气的安元,他不由得又想起在隋梁郡那段日子,在那儿没有公子昀抑或是新王,只有一个不需要背负责任的闲散人华昀。还有虞璟,这两年他总会收到从隋梁郡送来的关于虞璟的画像,惟妙惟肖,可再传神的画像,都不如亲眼见到来得好看。未来的虞璟总要长大,总要背负起一国之后的责任,他想让她再无忧无虑两年,所以这两年他一直在忍着……华昀挥了挥手,随侍在侧的那些人都机敏的退出十丈之外。“起来吧,事情办的如何了?”

     安元起身后答道:“人已经到了吴雍县,再过半个月就该抵达上京了。”

     他淡淡应了声,随即又问道:“途中可有发生什么事?”

     “有几个登徒子看中了她的美貌,不过都被她身边那个侍从打发掉了,并无其他特别之事发生。”安元仔细想了下属禀告的消息,着实没发现有什么特别之处。

     “多派些人盯着她,别暴露了行踪。”华昀温和的双眼微眯,不知想到了什么,眸中竟有寒光一闪而过。

     “是。”那抹寒光让不经意抬头看了他一眼的安元心惊不已,心中却又觉得困惑不解。那人只是未来王后的闺中密友,可这两年公子却一直暗中注意她的一举一动,对她的关注甚至超过了未来王后。若说公子看中了那人的美貌,为何当初在隋梁郡时,不曾表露出半分?他想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将心中的疑惑问出口,连称呼也换成了从前的旧称:“公子为何对她如此看重?”

     华昀闻言,面上丝毫不起波澜,也不曾应答,只缓缓闭上了双眼。

     安元见状,只得带着满腔疑惑恭恭敬敬的告了退。

     当脚步声渐渐远去后,华昀才睁开了双眼。

     风吹拂着他的衣摆,九旒冕上的珠玉风中磕碰发出悦耳清脆的声响。

     他远眺,将大半个上京城都纳入了眼中。

     这儿是渝国的都城,整个渝国最为繁华热闹的地方,然而和齐、鲁等国的都城相比,这座城池显得那么的破旧不堪。

     兴国,是祖祖辈辈的梦想。

     在很久很久以前,也是他的梦想。

     那时的他为这个梦想一直在努力,若干年后他成功了,可他最终却觉得失去了一切,再也无法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