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悲喜
    第四章 悲喜

     秋末,远征的大军归来的消息铺遍了渝国的每一寸土地,就在人人欣喜的盼望着远征的亲人归来之时,却又传出消息,年轻的新王力排众议,不单释放了被俘的齐国主帅,还将渝国边境十城割让给齐国,以换取两国之间十年的停战协议。

     接二连三的变化让人尚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一切却都已成了定局。

     收到这些消息时,华昀丝毫不见惊讶,所有的事都按照他的预想在发展。虞瑞因此对他更加推崇,每次回家,都当着家人的面将他夸得世上仅有,也曾三五次邀请他前往虞家做客,但他却再也不曾去过虞家。

     远征的大军归来的消息传开不久,军中就送来了在战场上已经遇难的战士名单,虞璟在告示牌那儿看了又看,直到确定名单上确实没有她的阿父虞濮后,回到家中就将自己关进了佛堂之中专心致志的抄写起经书,以候着虞濮归来。

     虞家上下一直笼罩在一股喜悦之中,每个人都期盼着虞濮的归来,但这样的喜悦没有保持多久。

     归来的战士一波又一波,到最后一批归来的战士回到了各自的家中时,他们仍旧没能等到虞濮回来,等来的只是一套属于虞濮的战甲,和一块虞濮贴身戴着的玉佩。

     从大喜到大悲,也不过是端端一个月的事。

     这个消息对一向安静祥和的虞家而言,犹如一场灾难的降临。虞璟得到消息时正在抄写经书上的最后一个字,得了消息,手一抖,漆黑的墨迹浸透了薄薄的纸张,轻而易举毁了整册悉心抄写的经书。而一向端庄娴雅的虞夫人更是昏死过去,虞瑞在从书院狂奔回家的途中险些被路上受了惊吓的马儿撞飞。

     虞濮在战场之上是为了救新王而死,所以为了安抚虞家人,新王命人送来了许多价值不菲的赏赐,郡守也命人送来了许多的物件和摆设。可对虞家人而言,再多的东西也弥补不了心上的伤,那些东西再好,也比不上虞濮平平安安站在他们面前来得幸福。

     虞濮下葬时,只有一座衣冠冢,华昀来祭拜时,分不清心中到底是何感觉。

     />    他看着虞璟哭红双眼却又强忍着泪的模样,恍惚间又想起了很多年前的虞璟,那时的她在失去亲人之后在他的怀中痛哭,肆意而又毫无保留的哭,而现在他站在虞璟面前,虞璟却不再是他所拥有过的那个虞璟。

     眼前的虞璟不会在他面前肆意的哭,他之于此时的她,不过是兄长的同窗,仅此而已。

     隋梁郡的冬天很冷,入冬不久就迎来了第一场冬雪。

     白雪绵绵覆盖了整个隋梁郡,十分美,可在这等美丽的景致之下,那些穷苦无衣过冬的人不知冻死了多少。

     父亲的死让虞瑞比从前更加沉默,他再也无心去关心书院中的同窗们所议论的时事,也无心去应对他们的安慰和同情,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家中的母亲和妹妹。

     雪后不久,虞瑞就不再去书院上课,多数时间都呆在家中陪伴母亲和妹妹,华昀不曾去安慰虞瑞,也不曾为他添什么麻烦,在外人看来有些冷漠,却又深得虞瑞的心。

     冬雪绵绵,下了十多日。

     在大雪初停的那个清早,安元急匆匆的敲开了华昀的房门。

     华昀正坐在榻上安静而又专注的看书,看也未看他一眼,问道:“何事如此惊慌?”

     “公子,上京传来书信,让您速归。”安元将信递到华昀手中,言谈中透着一丝惊喜。他虽不知上京出了何事,却欣喜于可以回到上京,在他眼中,隋梁郡并不适合华昀。

     华昀拆了信,视线在上头扫了一圈后脸色微变,随即又恢复如常,缓缓起身同安元说道:“收拾东西,即刻回上京。”

     “是!”安元得了令,欣喜之余又想起了虞瑞,遂问道:“公子,可要同虞公子道别?”

     虞瑞和华昀交好的这些日子,安元和他之间多有接触,对他颇为欣赏,觉得他为人实诚,对华昀并没有什么企图。

     听他提起虞瑞,华昀当下又想到了虞璟,眸光沉了沉,淡淡说道:“不必了,赶路,半个月内务必回到上京。”

     安元得了话,不再多言。

     华昀走时,静悄悄的。

     待虞瑞回到书院上课时,华昀早已失去了踪影,虞瑞去问过,却只从老师口中得到华昀回了老家这一含糊的说法,再无其他。这让虞瑞有些伤感,毕竟相交这么久,他对华昀十分坦诚,谁能想到华昀却连走了都不曾同他打声招呼?

     不过虞瑞心中到底还是很认同华昀这个知己,在心中安慰自己,兴许是真的遇到了急事才会连道别都没来得及就匆忙离开!

     身在隋梁郡的虞瑞想了这么多,远在上京的华昀却一点都不知。

     从隋梁郡一路疯狂赶路回到上京,他和安元一行只花了短短半个月的时间。

     抵达上京时,已是丑时一刻,上京的城门早已关闭,守城的巡逻兵在小心翼翼的巡逻,远远的也只看得到城墙上的灯火在风中摇摆着身姿。

     马蹄声惊扰了巡逻的士兵,城墙之上的将领高声喝道:“什么人?”

     “公子昀在此,还不速速开门?”安元手中抓着令牌高声喊道。

     城墙上的将领听到公子昀这个名,立刻从城墙上飞奔了下来,他见过公子昀,轻而易举就认出了安元身侧那骑着马的人正是离开上京许久的公子昀。

     他和守城的卫兵恭恭敬敬的跪拜着迎接,道:“启禀公子,王上已经吩咐过,若您归来,请你速速回宫。”

     “知道了,你们辛苦了。”华昀淡淡应了一声,策马进了城。

     “公子,等等我!”

     安元见他走了,连忙跟上。

     一前一后两匹骏马飞奔在上京的街道上,惊起了一地尘埃,也惊动了夜伏在黑暗中的野猫野狗,一时间猫狗的叫声划破了平静的夜空。

     入了城后,很快便回到了王宫,王宫的守卫和城门的守卫一样,见了令牌和华昀本人后,迅速就放了行。

     华昀归来的消息传得十分快,很快就有内侍赶到了他的面前,领着他前去觐见才登基不到数月那年轻的新王,他的哥哥昭王。

     “王上的伤势现在如何?”华昀紧紧跟在内侍身后,语气平静不见起伏。

     “御医看过,都说……”内侍不敢多言,言语中的意思却十分明确。

     华昀不再问,只加快了步伐。

     昭王的寝宫之中,灯火通明。

     御医一直都在候着,除了御医,屋内还有侍疾的王后和几位朝中要臣。

     见到华昀,年轻尚且不够沉稳的王后犹如见到了主心骨,一直贴身侍疾的王后还没来得及说说自己心中的担忧和害怕,就见原本闭着眼休息的昭王睁开了双眼:“婉儿,你先出去吧,我有些话想同弟弟说。”

     王后听了,安静的退了出去。

     寝宫之内只剩下华昀和病榻之上的昭王。

     昭王不过比华昀大三岁,还十分的年轻,他此时卧在病榻之上,面无血色,可从他的脸上依稀能够看出和华昀相似的地方。他朝华昀勉强一笑,道:“来我身边坐吧!”

     华昀依言上前在他的床榻坐下,静静的看着他。

     昭王领兵出征时,华昀为他践行,那时的昭王神采飞扬,意气风发,和现在这形如枯槁的模样截然不同。可惜战场是个充满了鲜血和杀戮的地方,即使有虞濮为他挡去第一支毒箭,后面仍旧会有无数只毒箭。他太过自信也太过自傲,结果,却仍旧着了人家的道。

     “我知道父王最早是属意你来继承他的位置。”他说着话时,又笑了一声,扯动了身上的伤口,那种疼痛感撕心裂肺,却不肯喊疼,拉着华昀的手说道:“你放心,哥哥不会因此而对你心怀芥蒂。我知道你为何离开上京,你不想和我争这些,也不愿父王见到我们骨肉相残,所以选择了避开。”

     “最终父王选择了你。”华昀显得十分平静,却紧紧反握着昭王的手。哥哥将他想得太过好,其实,他离开上京前往隋梁郡,只是为了去看看虞璟,尚未嫁给他之前的虞璟。

     “是啊,父王最终选择了我,可是我却也差点酿出了大祸,险些就断送了祖祖辈辈辛苦打下来的江山。”昭王笑容中渗着几丝无奈,又带了几丝绝望。他十分清楚自己的病情,恐怕是熬不了几日了,这些天他一直在强撑着,就是为了等弟弟回来,如今弟弟真的回来了,他无端觉得整个人都变得轻松。“若我像你一样,早日认清楚现状,也不至于让一切变成这样,不单单葬送了许多子民的性命,也保不住原本属于我们的土地……”

     “王兄,”华昀打断了他的话,“不战而降,无疑是失了我们渝人的志气,你并没有做错什么。”

     “我知道。可是我空有满腔抱负,以后……就只能靠你了。”昭王的笑容有些苦涩无力,“我希望我们渝国有朝一日能国富民强,不再肆意受人欺压。”

     />    让渝国国富民强,是祖祖辈辈的愿望,他曾以为他可以做到这些,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有朝一日,我们渝国定会如哥哥所想,国富民强。”华昀不知能说些什么,只能紧紧握着兄长消瘦的手。这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兄长,可他却没有办法救他。

     “大祭师离世时曾预言,我们渝国受上天庇佑,将有神女降世为我们指出明路。我知你不信这些,但我仍希望你能不计一切代价找到大祭师口中的神女……虞濮对我以命相护,我无以为报,他临死之前念念不忘的是家中妻子儿女,尤其是他的女儿虞璟,你尚未娶妻,不如就娶了她吧!若你同意,明日我就下旨为你们赐婚……”昭王的声音弱了几分,“……待我走了之后,帮我照顾好婉儿。你这一路奔波劳累辛苦了,先回去歇息吧,我累了……”

     “是。”华昀应了声,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华昀的住所是昭王登基时赐给他的,他并未在那儿住上几日就离开上京去了隋梁郡。

     回到住所时,安元已经将府中的一切都打点妥当。

     夜早已深,华昀却如何也无法入睡。

     从前他继承了父王的王位,依照父王的遗命娶了虞璟,后来矜矜业业数十载,让渝国国富民强,最终称帝,一统天下。而王兄早在他继承王位时,愤恨不平,独自一人上山狩猎,最终坠马而亡,王嫂因此而恨了他一辈子……

     一切从来后,父王没有让他娶虞璟,而他选择让王兄如愿以偿的继承了王位,自己离开上京去了隋梁郡,以为一切都会渐渐变得好些,可所有的事情兜了一圈,似乎又绕回了原处。

     王兄依旧死了,虞璟又将嫁给他,而他,即将再次登上王位。

     还有云荞,大祭师预言中的神女,那时的云荞,确实如大祭师所言,是上天赐给渝国的珍宝,他借由云荞的学识,让渝国贫瘠的土地都种上了粮食,更在短短的数年之内极速充实了国库,又炼出了轻便小巧的铁器,使得弱小的渝国一下子变得强大无人敢侵犯……

     到底什么都没有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