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五章 闲聊
    经过这一场闹剧,整个燕府里怕是要流言四起,月谣叫来了管家,道:“今天的事,谁要是在背后嚼舌根子,无论是被其他人知道或是被我大哥知道,我就要了谁的小命。”

     管家一个激灵,忙道:“是!小人知道了!”

     明月目光黯然地坐在一旁,丫鬟沏了一杯茶,却被她晾在一旁。月谣冲丫鬟使了一个眼色,丫鬟会意,无声地退下了。

     “明月。”她握住她的手,目光柔和地好像这无边的风儿,“还好吗?”

     明月苦笑了一下,说了句没事。

     “他可有对你做什么?”

     明月的手放在桌子下面,悄悄将殷慕凌趁机塞给自己的一团纸条塞进了衣袖,并冲月谣摇了摇头。

     “那就好!”月谣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刚喝一口便赞叹,“唔——!真是好茶!想不到我大哥这个粗人居然也会在府里备那么好的茶!他肯定是知道你喜欢喝茶,才命人去准备的吧。”

     明月垂下目光,嘴角轻不可见地翘了一下,很快又消失了,“你今日怎么来了?”

     “我今日休假!”月谣道,“好在我休假,不然这场闹剧,可怎么收场!殷慕凌也真是……堂堂一城的世子,做事如此不顾礼节,半点没有风度!可见啊这一个人是好是坏,和出身没什么关系。”

     明月表情略有微妙。

     月谣瞧着她面上并没有多少绝望伤心之色,只是有一点落寞,宽慰了几句,明里暗里把殷慕凌和燕离做了比较后,便起身告辞了。

     临走之际,她唤来了贴身侍奉明月的丫鬟。

     “成婚也快半年了,我大哥和嫂子的感情可还好?”

     “回大人……姑爷对我家小姐关怀备至,体贴入微,这世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男人能和姑爷一样对我们家小姐好的了!”

     燕离会对明月好,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月谣想知道的是明月对燕离的心思。

     “这……这……”

     “照理说,小夫妻新婚燕尔,合该甜甜蜜蜜,如胶似漆才对。但我看嫂子的身体,似乎更加消瘦了,精神也不是很好,该不是你这丫头说谎,我大哥并没有对我大嫂有多好吧?”

     “怎么会?婢子万万不敢撒谎。只是……只是……”丫鬟急的团团转,“小姐……小姐自嫁过来以后郁郁寡欢,吃得少,所以形体消瘦。”

     月谣望着她,面色沉了几分。

     明月为什么郁郁寡欢,这是一个大家都知道但都不能说的秘密。

     “……唉,若是明月能早一些怀孕就好了。当了母亲,心思就会慢慢回来了……”

     丫鬟的脸色一下子苍白起来,哆哆嗦嗦地说:“小姐和姑爷成婚半年,至今未曾同房……”

     “什么!?”

     “小姐一直推说身体不适,加上确实面色难看,姑爷心疼小姐,所以什么都依了小姐。大人!婢子知道您和小姐、姑爷都交好,求求您劝劝我家小姐。虽然姑爷出身确实不好,可的的确确是世间难得的好男人啊!”

     月谣道:“我知

     道了!”她摘下手上的一串珠链,交给丫鬟,“你是个忠心的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婢子淑雪。”

     “好,淑雪。这手串你收着,你忠心为主,这是应得的。”

     淑雪忙推脱,“不不!这都是婢子应该做的……”

     “你不必推辞。虽然说你只是丫鬟,可希望我大哥大嫂琴瑟和谐的心思,和我是一样的,就冲这一点就应该好好褒奖。只是我不在府里,很多时候有心无力,以后如果有什么……还需要劳烦你来左司马府通报一声。”

     淑雪这才收下手串,朝着月谣屈膝一礼:“那婢子……先在这里谢过大人了。”

     月谣拍了拍她的手,无声一笑,转身便走了。

     明月一人坐在院子里,悄悄打开了那张纸条……

     “小姐!”淑雪碎步走过来,将冷掉的茶水放到一边,道:“外面有风,不如我们回屋吧?”

     明月思忖了片刻,道,“他……今天什么时候回来?”

     淑雪整个人一振,忙道,“小姐是问姑爷吗?姑爷说今天会早点回来的!不如我们做些姑爷喜欢吃的东西吧!我想姑爷会很高兴的!嗯……姑爷喜欢吃……”

     明月低了低头,抬手打断了她的话,“去准备一些礼物,等他回来了,我要和他一起去左司马府。”

     自从成亲以后,明月就几乎没见过月谣了,更别提上左司马府。昔日姐妹情深,被一桩心不甘情不愿的婚姻横梗在中,多少有些淡了。

     “大哥,明月!你们还真会挑日子。”月谣指着一大桌子的菜,笑道,“我这两天刚高价聘请了一个厨子,惯会做十一城的小吃。瞧瞧!这一大桌子,你们平时可吃不到。”

     燕离显得很高兴,“那还真是托妹妹的福了!”又对明月说,“真是抱歉,自从你跟了我,鲜少吃到这样的吃食。你放心,日后我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

     明月无声地一笑,看上去温柔极了,和之前在逍遥门时的模样判若两人。

     席间月谣和燕离有着说不完的话,明月几乎沉默,低头吃着碗里的饭菜,燕离自己没吃多少,倒一直为她夹菜,碗里的小山几乎没有下去过。

     吃过了饭又喝茶,看上去倒真像普通的朋友聚会。

     明月似乎累了,轻轻抚了抚自己的肚子,一脸憨态:“你们兄妹有那么多说不完的话,都是些朝政上的,我不懂,我吃得撑了,去散散步消消食。”

     燕离关切地道:“还好吗?都是我不好,不应该给你夹那么多的。不如我陪你走走?”

     明月难得冲他和气地说话:“不必了,你们兄妹难得聚一聚,我就不打扰了。我就在府里走走,哦对了!师兄。”她唤了一声姬桓,“不如师兄陪我走走吧,这里我头一次来,不熟悉。”

     姬桓对上她的目光,目光略有微妙,片刻之后,点头道:“好。”

     月谣握了握姬桓的手,“可要好好照顾我大嫂哦!要是还不舒服,就让廖回春看一下。”

     “好。”

     夜晚的左司马府十分平

     静,三步一景五步一楼,只可惜全部藏在黑夜中,并不得见真容美景。

     “不知道白日里的左司马府是怎样的层楼叠榭、碧翠清湖,这样美丽的景色被黑夜笼罩,反而让人有一种置身幽都冥府的错觉。”

     姬桓和她并肩走着,听着她话里有话,慢慢放下了脚步。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走得很偏僻了,明月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羊肠小道。悄然取出一张字条,放到了姬桓的手心里。

     “我知道我不应该再和他有任何瓜葛了,可是这件事牵扯了太多无辜,他既然求我,我就不能坐视不管。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求我来拜托你,不过师兄你千仞无枝、刚正不阿,一定会帮他的。”

     姬桓展开纸条,夜色下看起来颇有些费劲,过了很久才看完了所有的内容,脸色沉静看上去似乎并不为里面的内容动容。

     “他是怎么把字条给你的,还说了什么?”

     “他假意喝醉了酒来燕府胡闹,借机把纸条给我。当时人太多了,月儿也来了,他没有任何办法和我说话。我看得出来他被监视着,行动不便,似乎那个监视他的人……就是月儿。”

     “月儿?”姬桓若有所思,脸色不大好看起来,“难怪……”

     自从上一次殷慕凌约他见面,告诉他月谣劝天子发行天纲经、开设纳言司之后,他确实没有再见过他了。如今听明月那么一说,才知道恐怕是月谣将他彻底监视起来了。

     他将字条捏紧,片刻的功夫,小小的纸条便化为齑粉。

     “此事我会想尽办法帮他的,你放心。”

     明月这才露出笑容,“多谢师兄!”

     姬桓却望着她,沉默良久之后才说:“慕凌他……确实不合适你。”

     明月失落地垂下了目光,苦笑:“无论合不合适,都已经不可能了。”

     “明月!明月!”呼喊声乍起,打断了这宁静的夜色,明月肩膀一颤,望着声音的来源,心底五味陈杂,她看了一眼姬桓,道:“他是对我很好,可我总归不喜欢他,愧对这份爱意。”

     说话间的功夫,人已经找来了。

     月谣带着他穿过羊肠小道,一下子就找到了他们。

     “你们怎么在这里?可叫我们好找。”

     明月站了出来,微微一笑:“很久没和师兄说过话了,不知不觉就走远了。”

     燕离走到她的身边,下意识地要去握她的手,却被明月不着痕迹地避开,只得悻悻然地缩回去,又道:“时候不早了,我们早点儿回去吧!”

     “嗯。”

     送了她们夫妻走,月谣忽然抓着姬桓的手臂抱在怀里,靠在他的怀里,笑着抬头问道,“别看啦!人都走远了!再看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喜欢明月了!”

     姬桓却笑了一下,捏了捏她的脸颊,“胡说什么?”

     树影拂过他们的影子,温柔得好似迎面而来的夜风。

     “你们说了什么,那么久?”

     姬桓面色淡淡的,“不过是逍遥门昔日的时光,闲聊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