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七章 离开
    她停下脚步,复又跪下伏地:“回禀陛下,此事只是臣无能,并没有任何人阻挠。”

     和曦再问了一遍:“当真无人从中作梗?”他温柔的声音就好像在关怀她,但是月谣知道在他的心里只有江山,所有的温言软语都只不过是巩固江山的手段。所有人在他手里,都只是棋子。

     她掷地有声地:“没有人从中作梗,一切都是臣办事不力,自愿领罚。”

     “哦……你下去吧。”

     他的声音听上去十分古怪,好像是得到了期待中的答案,又好像无比失望。此时的月谣浑身紧绷,即便心中恨极了姬桓,却仍不愿意将他牵扯到这件事中来。

     “是。”

     清思殿的大门开着,坐在宽大的龙椅上,从他所在的位子上,能清晰地看到无尽的天穹,一碧万里的晴空,连飞鸟也没有。

     他喃喃地自语,“只要她仍对他有情,只要他心中仍存忠义。这便是朕最有力的棋子!”

     为了这个江山,他舍弃了男女情爱,舍弃了一切,换得大虞如春回大地,他也成了民众心中一代明君。可心中仍是不甘,若是能让他再选择一次,他愿意生在普通人家,娶一个心爱的女子,安安稳稳地度过一生。

     而那个心中挚爱的人,终究随着那宫门缓缓打开,着一袭红衣,翩然消失眼前。而他,必须坐在这个高高的位置上,手握权柄,为了江山而战……至死方休!

     三十廷杖狠狠地落在月谣的背上,一点儿不比军棍来得轻松,打得她几欲吐血,勉强才压下来。回去的路上,一改往日骑马的方式,是坐着软轿回去的。

     门口守卫的见她面色苍白地从软轿上下来,忙上前将她扶着,又差人进去通报兰茵。

     月谣疲弱地由人搀着,问道:“姬桓呢?”

     守卫老老实实地说:“大人进宫不久,姬掌门便离开了。”又说,“姬掌门走得挺匆忙的,还带了行李,似乎要出远门。”

     月谣猛一下顿住了脚步,脸色变色苍白,“你说什么……?!”

     “大人!”兰茵一路小跑冲出来,见她如此模样大惊失色,忙将她接过来,急急问道,“怎么回事?你不是进宫了吗?怎么受伤了!”

     月谣抬手止住她说话,低喝,“姬桓呢?他去哪里了?”

     兰茵一皱眉,“我怎么知道他去哪里了?先不要说他了,我扶你回去!让廖大夫好好看看伤势。”

     “告诉我,他去哪里了!”月谣厉喝。

     兰茵这才不情愿地说,“我是真的不知道,早上他不知道怎么回事,说要回逍遥门,就走了……大人?大人!”

     月谣掉头就走,兰茵试图拦下她,却被她甩手推开,“都愣着干什么!快追上去!”她急得跳脚,然而月谣顺手牵了一匹马,风驰电掣地策马而去。

     姬桓是在她进宫后不久走的,时间过去了两个时辰,以他的速度,早该出了帝畿。眼下她身受廷杖,难以策马长驱直追,便到了王师大营,在众目睽睽之下跳上了环环的背……

     烈日烘烤着一览无遗的荒原大地,离开帝畿城已远,此处寸草不生,偶尔有一两个村舍,早已废弃,路边偶尔有一两具骸骨,有牛羊的,也有人的。

     姬桓一人一骑,飞快地行在荒原小道上,黑色的衣衫尤为明显。

     天空中陡然传来一身暴喝,像是雷鸣,又像野兽的怒吼,低沉而霸道。马儿受惊,顿时嘶鸣收蹄,差点将姬桓甩下去。

     “姬桓——!!”月谣骑在环环的北上,手中剑出鞘,寒光犹如闪电般冷厉,剑气直直地俯冲下来,似要将姬桓就那么对劈开来。

     姬桓飞身而起,一剑横劈而去,化开了当头一击。然而还没落定在地,便眼前一花,被环环抓着肩膀狠狠地往地上掼去。

     月谣眼睛赤红,咬牙切齿地道:“你要离开我吗!”

     姬桓被环环的虎躯牢牢按住,动弹不得,脸上满是错愕,还没开口解释就被月谣一剑抵住了胸口,“我说过的,如果有朝一日你要离开我,我一定亲手杀了你!”

     沙尘随着风席地而起,迷了月谣的眼睛,刺痛得她闭上眼,落在姬桓眼里,就好像在流泪。

     姬桓心中一愣,复又绵绵地发酸,想抬手轻拭她的眼角,然而被环环庞大的身躯阻隔,便只能温柔又无奈地说,“不是你说的不想看见我吗?”眼看月谣眉峰一利,那眼神恨不得将自己活活咬死,忙开口要解释,“我没……”

     环环亮出獠牙,冲他发出怒吼,差点压断他的肋骨。他不得已提气一掌将环环格开,顺势飞身而起。然而还没站稳,月谣已一剑横劈而至,利出鸿蒙、原流泉浡、枯木生花等招式接踵而至,之快之猛,让姬桓几乎没有接招的空隙。

     他步步后退,也不敢出手伤了月谣,想要解释的话全被挡在了风沙之中。

     环环也不甘观战,冲上去时不时拿尾巴横扫一下、爪子拍一下,直逼得姬桓手忙脚乱,连不迭喊月儿,有求饶之意。

     连续几十招之后,月谣将他一剑锁在了一棵古树上,剑刃离他的脖子只有半寸,稍一手滑就会割破他的喉咙。

     “月儿你听我说!”

     环环吼了一声,尾巴在地上一抽,发出啪地一声巨响。

     他急急道:“我没有要离开你……我只是要回一趟逍遥门。”

     “回去干什么!”

     “我已有一年多没有回过逍遥门,正好照春来信,我便回去一趟。”

     “还在骗我!”月谣的眼睛像血一样地红,“你分明就是要走!你忘了你说过的话,我没忘!我说过要杀了你,就一定会杀了你!”

     之前她也说过若是无爱,他可以离开的话,可真到了这一天,她发现自己只想咬死他!

     剑刃锋利得很,一碰上皮肤,便有血珠渗出。

     “月儿!”姬桓握住了她的手,她的剑不能再近一分,“你冷静一点!我真的只是回去一趟!走之前我留了信给你”

     “什么信?”

     姬桓趁势劈手夺下了她手里的剑,远远地扔在地上。

     “我留了信,放在你房间,你没看到吗?”

     月谣怔了片刻。

     她一回府便追出来了,哪里看到过信?

     姬桓娓娓道来:“再过一个月就是逍遥门新弟子入门的选拨,此是头等大事,我必须在场,更何况我太久没有回去,是时候回去一趟。”又说,“那件事……我想我们最好分开一段时日,各自冷静一下。”

     冷静以后呢?便是要分道扬镳吗?

     月谣听得眉头一拧,又要发狠,姬桓却反而不适时宜地笑了一下,拭去她脸上的风沙,他指腹微微粗糙,擦拭过的地方却轻轻泛上一片绯红,若是换个风花雪月的场景,便是一幅公子佳人互诉衷肠的美景。

     “来回路程遥远,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我不会走的,事情办完了就回来。你相信我。”

     月谣

     沉默着,走过去拾起剑,利落地收入剑鞘。风沙吹起她的裙裾,像一漪静湖中的波澜。她侧目看着他,冷冷地说:“半年之后,你若不回来,我一定会想方设法,踏平逍遥门!”

     环环不愿地发出低低的呜咽,尾巴在地上甩了几下,默默地走到了月谣身边趴下……

     “月儿!”姬桓看着月谣上了环环的背,忽然高声唤道,“等我!”

     回答他的是环环冲上云霄绝尘而去的背影……

     姬桓口中的信就静静地躺在桌子上,月谣拆开看完,脸上的怒意这才慢慢退去。她将信妥善叠好,正打算收起来,然而没走几步,钝痛便如排山倒海一般在整个背部蔓延,她倏地跪下来,胸口血气翻涌,整个背部、腹部、胸口好像火烧又像刀锯,痛得她冷汗涔涔。

     “唔——!”她死死地捂住嘴,然而血还是止不住地从指缝里留下来,很快在地上起一小滩血水。

     “月儿?!”兰茵冲进来,“你怎么了?你到底哪里受伤了!来人!清和!”

     月谣跪在地上,气促不已:“我今天……被陛下罚……廷杖三十……现在我的背很痛。没事的,去找点散瘀的药来,我休息一下就好了……唔——!”说话间又是好几口血吐出来。

     “只找散瘀的药,这怎么行!?”她冲刚进来的清和道,“快去找廖大夫!另外去找些散瘀的药!快去!”

     “是!”

     廖回春来的时候,月谣躺在床上,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痛苦,兰茵以为是背上的伤才让她那么痛苦,然而月谣紧紧捂着肚子,满脸都是汗。

     廖回春不敢怠慢,忙为月谣把脉。兰茵不断地为她擦汗,催促廖回春,“怎么样了?”

     有侍女捧着活血散瘀的药走进来,清和顺手接过,正要交给兰茵,却见廖回春眉头深皱,道:“大人,请屏退众人,老朽有话要和大人禀报。”

     月谣忍着痛楚,挥手让大家退下,又说:“兰茵留下。”

     待众人退下后,廖回春才开口道:“大人!您背上的伤虽然严重,但大人身体底子厚,这倒还在其次;大人眼下最重要的是您肚子里的孩子。”

     他的话说完,屋子内有一瞬间的寂静。

     “你……你说什么?”月谣怀疑自己听错了,可是腹部传来的痛又提醒她没有听错。

     廖回春道:“大人如今腹中已有大约两个月的身孕了。今日您受了廷杖,又劳碌奔波,已有滑胎的征兆。老朽为您施几针,再开副方子,或许可以保住。”他看了一眼被放在一旁的药,“大人,像这种活血散瘀的药还是别用了。”

     兰茵道:“这个孩子……”

     月谣猛地打断她:“必须要保住!”她与兰茵对视一眼,复又看向廖回春,“必须保住!”

     廖回春道:“老朽会尽力。”

     “不是尽力,是务必!”她试着坐起来,然而身子稍微一动,腹部的疼痛便更加厉害了。

     兰茵忙将她按回去,“快施针呀!”

     廖回春不敢有慢,忙取出银针施救……整整一个时辰过去,月谣腹中的疼痛这才好转,然而背上的伤却又开始痛起来。

     “老朽立刻为大人开方,大人静卧几日,应当可保腹中孩子无虞。”廖回春顿了一下,又说,“恐怕要委屈大人忍受背上的伤痛了,您腹中胎儿虚弱,这类伤药是一点点都碰不得的。”

     月谣捂着肚子,虚弱不堪地闭上眼,“知道了,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