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一章 观海
    长长的复道静静地凌空架在夜色中,像是一条沉沉安睡的巨龙,大风从四面八方灌进来,吹得宫灯上下摇摆,明灭不已,若非有宫女来去穿梭,说这里是通向地狱的通道也不为过。

     高丰紧紧地跟在和曦身后,风越发地大了,吹得人一层层地起鸡皮,他忙从身后的小内监手里取来一张裘皮衣,趋步上前给和曦套上。

     “陛下,天冷了。”

     和曦站在风口,远眺东方,万家灯火安静地照亮了大半个帝畿,像是一个慢慢安睡的娇美女子。

     “高丰。”

     “是。”

     “你侍候在朕的身边,也有十多年了吧。”

     高丰恭恭顺顺地道:“回禀陛下,今年是第十三年了呢。”

     “十三年了啊……”和曦低声喟叹,“朕登基,已经十三年了。高丰,你说朕是不是一个昏君呢?”

     高丰很快地说,“陛下怎么会是昏君呢?大虞朝在您的治理下生机勃勃,就好像春天万物始发一样,到处都欣欣向荣。小人时时听说百姓对陛下称颂有加,若这样的陛下是昏君,小人就不知什么是圣明了。”

     和曦笑了一声,像这让人站不住脚的狂风一样冷。

     从登基以来,他从未懈怠过一天,每日加起来睡觉的时间连三个时辰也没有,他一直以为自己就算不是名圣之君,至少也不是一个昏聩之主。可是月谣犯下滔天重罪,他竟然完全不想将她治罪,甚至有那么一丝喜悦,因为他终于有借口可以将人扣在后宫,让她像那些妃子一样,永远也迈不出深宫半步。

     他不想管朝臣们会怎么想,也不想管后宫怎么议论,就那样,很好,很好……

     怪不得历代总有那么多昏君,原来做昏君的感觉,真的很好。

     高丰冷得有些打哆嗦,轻轻催了一声:“陛下,夜深了,龙体要紧。不如回去休息吧?”

     和曦没有说话,慢慢地往回走。高丰跟在他身后,忽然听到前方传来疲惫伤感的声音,像是冬夜里怎么也搓不亮的灯火。

     “仪元殿……好好整理一下,甘妃的东西,该烧了就烧了吧。”

     东方的天一点点亮了,苍白的天空中跃然而出一轮红日,朝霞犹如织锦一样红红火火地喷洒开来。

     随着无极宫钟声响起,百官上朝的时间到了——天子罢朝两日,终于再次开朝……此时的月谣坐在观海殿寝宫内,脚边是一地的瓷片,手心手腕还有小腿的伤口已经开始凝固,血水洇湿了地面,像一朵朵开败的曼珠沙华,阴诡又神秘。

     钟声缓慢又沉重地落下了最后一音。

     她慢慢站起来,走到梳妆镜前。

     这里被空置多年,却打扫得纤尘不染,铜镜清晰明亮,好像水面一样,她看到镜中的自己沉冷倔强地抿着嘴——天生艳色,却满脸戾气。

     梳子、篦子、珠钗、耳环……一切饰物应有尽有,好似这里是一个得宠的妃子所居住。

     天子将自己关在此处,意图已经不能再明显了,虽然自己没有性命之忧,却也是后患无穷。

     她将乱了的头发解散,重新严谨地束好,蛇头金簪镶嵌着的红宝石冷冷地闪烁着光泽。

     她打开门,立刻便有守卫拔刀,试图将她拦住,然而月谣看了他们一眼,却说

     ,“地脏了,让人进来收拾一下吧。”

     一旁守了一夜的侍女无声退了下去。

     “慢着!”月谣叫住她,“再拿一副笔墨纸砚来。”

     “是。”

     她要的东西很快就送来了,还有一顿丰富的早膳,她默不作声地坐着喝粥,侍女们打扫完地面的时候,刚好用完早膳,“好了。”她将几乎没有怎么动过的早膳一推,“把东西都撤下去吧,你们也都下去。”

     侍女们没有异声,低眉顺眼地就走了,雕花木门合上的一刹那,整个寝殿都安静下来,仿佛与世隔绝了一样。

     月谣将快速将墨研好,羊毫笔润湿了墨汁,在微微泛黄的纸上着墨书写……

     整整一天,除了一日三餐的送饭,再没有任何人进来,即便是侍奉的侍女,也是随时守在门外,不敢轻易进来。

     到了傍晚,天开始阴下来,淅淅沥沥的小雨带着寒冷飘落大地,半开的窗户很快就被打湿,入夜一片漆黑,只余下盏盏宫灯在寒风中战栗。

     月谣一整天都在书写,时而停笔思考,眉头微皱,那白纸一张张,洋洋洒洒的,散了一桌子……空气中传来一阵极其轻微的异动,就像轻风拂动珠帘一样细微,她猛然回头,手中的笔当空甩出一滴墨汁,落在名贵的地毯上,突兀极了。

     她心绪一动,将笔放好了,朝着内室珠帘后边走去,脚步压在地毯上,一点儿声音都没发出来。内室黑漆漆的,没点灯,只有外边的些许烛光透进来,一下子照亮珠帘后边那道黑影。

     “姬桓。”

     姬桓着了一身黑色的衣衫,在黑夜中极其不显眼,细雨淋湿了外衣,将他的头发一撮撮地打湿。他借着烛光看了她一会儿,发现并无不妥,焦灼的内心才稍稍舒缓了,这便拉着她低声道,““清和将你的剑交给我,我就知道你有事,可是王宫太大了,我现在才找到这里。到底出什么事了?”

     月谣眼下却没时间和他解释那么多,她骤然被囚于此处,许多事情来不及交代,尤其是文薇,最怕她做出什么举动来触怒天子。

     她道:“现在来不及说清楚了,去找文薇姐,告诉她这几天好好在文懿宫照顾太子,太子安好,我就安好;也叫她不要为我在陛下面前求情,否则我必死无疑。”

     姬桓望着她,被雨水沾湿了的头发显得很凌乱,散落下来,像是某个在江湖上流浪的不羁侠客。

     “月儿。”他的声音极轻,却像千钧压顶,沉沉地敲在月谣心上,“我带你走。”

     月谣却摇头,斩钉截铁地说,“不!不行!我不能走,我自有办法脱身。你不必担心。”

     手腕突地传来剧痛,姬桓定定地看着她,声音还是那样轻,“我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只给你两条路:要么和我一起走,要么我带你走。”

     月谣这才恍然发觉他口中的走,并不是离开王宫,而是离开帝畿,离开这个纷扰的朝局。

     “我不能走,我也不想走!”她试图让姬桓松手,然而他力道很大,即便她的手腕发红也没有露出半分心疼的神情。她气得打了他两下,“你松开手!松开!”

     姬桓看着她挣扎,突而一把将她抱入怀中,紧紧地箍着。

     “月儿。你想走的路,我明白。可事实证明,这条路那么

     危险,你已一身是伤,还要坚持吗?”

     月谣直勾勾地望着铺在地上那张名贵的地毯,许是挣扎得累了,便停歇下来,贴着他的胸膛闷声说,“姬桓……有的路一旦踏进去了,就不能再脱身。我可以走,这里没有人困得住我,可那些跟随我的人怎么办?天子一怒,血流千里,我可以流浪,他们不行。”

     “你考虑了这么多人,却独独漏了你自己。”

     姬桓深深地闭上眼,雨水顺着他的头发流下来,滴入月谣的脖间,冷冰冰得像是谁哀怨的眼泪。

     时间仿佛在这一刹那静止了,月谣心里仿佛被一把钝刀来回割锯,疼痛蔓延全身。

     “姬桓,我从来不会后悔自己做过的决定,也不会轻易放弃。你我本就有差别,我知道,所以不强求你,你若是无法理解,我也不会怨你。你可以继续回去做的逍遥门掌门,至于你我这番情缘,我也只能偶尔翻晒出来,回忆一番了。”

     如今情势危急,她却说出这般要分道扬镳的话来,姬桓心中暗恼,可转念一想,她向来如此,盖因从小到大遇到挫折许多,却从来没有人给她做主,因此生就了一副铁石心肠,堪比军中浴血奋战的男儿。

     他心中酸疼,更紧地拥住了她。

     “不要胡说八道。”

     窗外的风雨似乎更大了,花枝颤抖着发出簌簌的声音,随着更漏的声音响起,时间已经逼近戌时。

     月谣被他抱得一身寒气,一番沉默后,两个人都有些冷静了。她便推了推他,将自己拉开去,道“时间不多了,你快走!去告诉文薇姐!还有,府中一切需要你来照应了,切莫轻举妄动。”

     姬桓望着她,通孔漆黑得好似这窗外的风雨夜,他无声苦笑。

     事到如今,也只有相信她了。

     “好。”

     他走向窗外,黑色的身影在灯火下拉出一道长长的黑影,月谣突然眼睛发酸,一下子冲上去拽住了他的衣袖,在他还没回过神来时轻轻踮起脚尖,在他的唇畔落下一个轻吻。

     “等我。”

     她轻轻地说,一如世间最坚固的冰,又像最柔软的水,在这个风雨之夜,坚定地许下誓约。

     姬桓无声注视着她的眼睛,那一双漆黑的眸子里满含柔情,是即便风雨摧残也吹不散的坚定不移。

     一夜细雨无声潜入夜,润泽了大地万物,雨露像是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珠玉一样悬挂在叶尖,满园花叶似乎更加精神了,春日的气息伴随着阵阵春雨,逐渐沁入人心。

     月谣一夜未睡,墨已用去半管,每一张纸上写满了字,地上还散落好几团被写废了的纸,每一张都密密麻麻,好似蝌蚪。

     早朝的钟声定时响起,庄严又神圣,她一下子顿住了手,一大滴墨滴下来,落下一团墨汁。

     她猛然望着寝宫大门,精美的雕花大门,隔去的不仅仅是门外的晴媚好天。

     她以为身处如今的高位,几乎可以为所欲为,她以为自己的每一个行动都隐秘,无人可知。可事实证明,每一次她的阴诡之计,都被天子尽收眼底。从逼师忝谋反,从暗害文薇腹中孩子,到如今的甘妃之死,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她以为自己是那个下棋者,却不想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被人牵在手心里的提线木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