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三章 左右
    百官扶棺死谏整整一日一夜,天子未加置理,第二日一早,无极宫外仍是星月交辉,紫微星位于正北方,迎着东方第一缕明光乍现,开始消失踪迹。

     “陛下驾到——!”

     随着內侍高喊,无极宫外原本跪了一夜有些昏昏然然的百官一下子清醒不少。原本已偃旗息鼓,又稀稀落落地喊起来。

     “求陛下慎重思虑!收回成命!”

     “求陛下三思——!”

     內侍搬来一把龙头椅,和曦缓缓坐下,看了一眼那四口棺材,笑了一声:“这是做什么,抬棺死谏?朕即位以来,倒是第一次,你们……真是让朕屡屡开眼界啊!”

     “陛下!身为忠臣,必上尽言于主,下致力于民!臣听说但凡君主立相拜将,必陈功而加徳,论劳昭法,参伍相徳之后才敢举之,只有这样,下臣才无谏死之人!云间月功劳稀薄、品德不足服众,陛下若要强行加封大司马!必让众臣寒心,令数十万将士离心离德。只要陛下能收回成命,臣等愿意一死!”

     大宗伯言辞凿凿,字字犀利。

     和曦听后笑了,眉眼都弯了起来,“你们都是大虞重臣,却一个个说要一死,看来是朕这个天子太过失职了。”

     “臣不敢!臣听说不知而言是不智;知而不言是不忠。为人臣者若不忠,当死;若言而不当,亦当死。臣一心为国,若有失言不当之处,请陛下降罪!”

     说罢百官下跪,伏地叩颡。

     和曦笑意更深:“尔等何罪之有?尔等不过……是逼宫罢了。”

     大宗伯豁然抬头,脸色惊变:“陛下!臣万万不敢!”

     “你有什么不敢的!”和曦猛地站起,琉冕剧烈地摇晃着,广袖一拂,劲风如扫,“你们一个个抬着棺材进王宫!是想给自己送终,还是给朕!”

     “你们每个人手握重权!哪个不是位高权重,掌一府之职!今日联合起来抗旨不尊,来日还不可轻易颠覆了朕的江山!”

     百官把头叩得更低,噤若寒蝉。

     太阳一点点高升,阳光洒落下来,金黄色的光泽犹如琉璃珠光,洒满了整个王宫……

     “陛下——!”

     建福门外远远地行来一个人,走得急慢,老态龙钟得好像随时就要倒下来。

     和曦抬眼望去,只见大冢宰由一人搀扶着,缓缓地走来。

     “老臣来迟,陛下息怒。”大冢宰颤颤巍巍地要下跪,和曦拂袖冷声道,“大冢宰年事已高,就不必见礼了。”

     月谣本搀扶着大冢宰,他可以不见礼,她却不行。

     “臣拜见陛下!”

     “起来。”

     大冢宰看着伏在地上的百官,道:“陛下息怒。百官苦劝,并非心生谋逆,抬棺进宫,行事或许偏激,但也是为了大虞江山。为官不避死也要劝谏君王,正所谓忠言逆耳,于君而言,这是喜事。老臣恭喜陛下。”又说,“大司马之位空虚,确实亟待填补,云小司马确有军功在身,又忠心耿耿,为救陛下多次出生入死。臣倒有一法,既不会亏待了小司马,也可令众臣信服!”

     和曦面色缓和了不少,抬袖道:“讲。”

     “臣以为,可将大司马之位一分为二,设左、右司马二职,共摄大司马之位!”他说得极其缓慢,好像下一刻就要说着说着死掉了一样,“臣举荐张复希张大人为左司马,云间月云大人为右司马。”

     月谣站在他身后,目光落在他身上,微微眯起了眼。

     左为尊、右为卑,张复希若是左司马,她便在他之下!好个大冢宰,先前只说左右司马,却故意不提谁左谁右!

     张复希站在一旁,面色微变,却仍站得笔直。

     “陛下以为如何?”

     和曦看着大冢宰,慢慢坐了回去。良久,才缓缓问道:“众卿以为如何?”

     鸦雀无声。

     “既然没人说话,那便是赞同大冢宰之言了?”

     大宗伯微微起身,道:“大冢宰之言,言之有理,臣无异议。”

     方才天子大怒,此事再闹下去恐怕难以收场,大冢宰的出现正好做了个和事老,况

     且他的提议确实在理,此时若不顺着台阶下,恐怕就真的是天子口中的抗旨不尊了。

     他一松口,群臣纷纷掉转风向。

     “臣无异议。”

     “臣附议——!”

     和曦嘴角弯起,慢慢站了起来,高丰立刻上前一步扶了他一把。

     “群臣无异议,朕有异议。朕以为,当以云卿为左司马,张卿为右司马!”底下人头攒动,似乎有人又要说话,他立刻道,“谁再有异议!就以谋逆罪论处!”

     话音刚落,不知从哪里涌出一大群禁卫,抽剑而出,纷纷对准了群臣。

     月谣猛地跪下,高声道:“臣谢陛下隆恩!陛下英明!”

     张复希亦跪下高喊:“臣谢陛下!”

     僵持了一天一夜的群谏最终以君臣各退一步收尾。月谣虽为左司马,却居右司马之上,换言之,整个夏官府,仍以她为尊。

     她坐在书案后面,眉眼微垂,望着手边那半尊兵符。夕阳透过晚霞露出半分微光,昏昏沉沉地照入窗户,照得她整张脸一半在明光处,一半深陷黑暗。

     她维持着整个姿势整整一个下午,窗外寂静得连落叶的声音也没有,时间好像彻底凝固住了一样。

     另外半尊兵符在张复希手上,就目前而看,张复希并非敌人,也同自己一样深受天子信任,可世事多变,还需早日未雨绸缪。

     好在,新兵营十万兵马和整个女兵营效忠与她。

     门被人毫无预兆地推开,月谣抬眼看了一眼来人,不动声色地将兵符收入了抽屉。她站起来,面色稍变温和:“何事?”

     姬桓走过去,捏了捏她的脸颊,笑道,“还问我何事,这都几时了?你是要立意把自己饿瘦,好练出那杨柳细腰不成?”

     月谣这才发现外边已经天黑了,他不提醒也就罢了,这么一说,肚子还真是饥肠辘辘得很。便伸出手去由姬桓抓着,去前厅吃饭了。

     饭桌上摆满了各种吃食,不是很精致,寻常小菜而已,对月谣这种从小饥一顿饱一顿的人来说,有的吃就很好了,从来不挑食,反倒是姬桓略略有些挑,府里的饭自从他来了以后,慢慢地就照顾了他的口味。

     月谣一顿饭吃得心事重重。

     那日他挑明了心意,她稀里糊涂地就答应了,虽然事后有些懊恼,但既然应下了,也便顺其自然了。两个人真要成婚,她自然是喜悦的,可如今自己新封了左司马,处于风急浪尖的关口,成婚这样的事怕是会被有心人大做文章,更何况女子成婚,总会怀孕生子,更是非常不利。

     所以眼下婚事最好搁置一段时日,待时局稳定后,再择吉日。

     她看了一眼姬桓,如今这人倒是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春风得意,倒叫她不知该如何开口。

     她思来想去,觉得与其拐弯抹角,还不如直截了当说了,便清咳一声,道:“陛下已封了我为左司马。”她观察姬桓的脸色并无异常,便深吸一口气,一股脑儿说了,“如今正是我十分紧要的关头,无数双眼睛盯着我,我不想节外生枝,所以婚事打算往后搁置一段时日。”

     姬桓闻言并无异色,只无声咀嚼着饭食,等全部咽下去后,才缓缓放下了碗筷。原本无论何时何地都含笑的眼眸慢慢凉了下来,盯着月谣问道:“那你打算搁置到何时?”

     月谣眼神闪烁了一下,倒也实话实说,“未知。朝廷局势波云诡谲,难以把握,我无法预料。”

     姬桓点点头,若不是那紧紧抿着的嘴唇下沉着,勾勒出一段极其不悦的神色来,还真以为他大度得一点儿也不在意。

     “你是在和我商量,还是在告知我?”

     月谣语塞,若是再实话实说只是告知他罢了,恐怕他真的要气死了。

     他突然笑了一声,极其轻,有点冷,半晌移开了视线,冷冰冰地吐出三个字:“知道了。”

     原本还冒着热气的饭菜不知什么时候好像突然都冷了,房间里满是尴尬冰冷的气息。月谣正不知该开口说些什么,恰好兰茵走了进来,无形打破了一室尴尬。

     “有客至。”

     月谣暗暗松一口气,对待姬

     桓的态度十分和悦,“有客人来了,我先去招待。”她看着满桌他爱吃的菜,道,“你慢慢吃……”

     姬桓沉默地坐着,脸色难看极了,兰茵这才发现些许端倪,但来不及细看就被月谣拉走了。待人走后,姬桓才又执起筷子吃了几口,却越吃越不是滋味,最后啪地一声将筷子放在桌上,直愣愣地发起呆来,过了许久才长长一声叹息……

     兰茵所谓的客,其实不过是一个大夫,名唤廖回春,在城西名气非常高,专擅内疾顽症。

     他一身粗布麻衣,白须善目,光从表象看,端得有几分仙风道骨。

     月谣十分诚恳地道:“先生有礼。我身上有一困扰,多方求寻名医无果,希望先生解惑。”

     廖回春虚撸、着须,睁开双眼,上上下下看了月谣好几眼,示意她将手伸出去。

     兰茵进来的时候顺手关上了门,此时的她站在一旁,望着老大夫凝神把脉,眉头微微皱着。那老大夫把了许久的脉,才道,“大人的脉象十分正常,有何困扰?”

     “我的内息犹如潮涨潮落,忽然消失,却又忽然出现,甚至比过去更甚。这样的情况已有两回,第一回很快恢复并无异常,我没有放在心上,可是第二回,花了整整七日才恢复内息。廖大夫,可有听说过这类疑难怪症?”

     廖回春十分困惑,又再次探了探她的脉,奇道,“余平生接触各种疑难杂症,却从未听说大人这样的情况。”

     月谣低声叹息,面有戚戚色,“我求医多次,都是这样的回复。廖大夫既然被称作神医,一定有办法吧!”

     廖回春生平遇到无数疑难杂症,几服药下去都能药到病除,却从未听说过月谣这样的怪病,不由得面露疑色,思考再三后说道,“这……老夫需得回去好好翻阅医书,才能给大人回复了。”

     兰茵大拇指格在腰间的剑上,轻轻露出一小段剑身,寒光凛冽,威慑十足。

     “廖大夫。这是陛下新任左司马大人,行的是卫国安邦之职,责任重大,一言一行都备受关注,马虎不得。廖大夫可要仔细看一看,想必任何疑难杂症在您面前都是小事一桩,若是治不好,我们也为难啊。”

     廖回春胡子一抖,“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兰茵冷冷地:“我的意思是,廖大夫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什么时候我们大人的病好了,什么时候就送你回家。”

     她跟在月谣身边久了,竟然也沾染了她那股阴气,行事透着一股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戾气。

     廖大夫一听到“送你回家”,面色大变,又惊又怒,“你……你们还要杀人灭口!?”

     月谣回头一手按住兰茵的剑,温和地冲着廖回春笑起来,“廖大夫不必紧张,我素来尊重行医之人,只要廖大夫能屈尊在府中行医,并且对此事保密,我是不会伤害您的。您的家人,自然也会被妥善照顾。”

     廖大夫胡子抖了两下,脸颊潮红,一口气有些发堵:“你……你!”

     月谣站起来,言笑之间轻松如常,“廖大夫请恕我们无状,我妹妹也是担心我。只要廖大夫安心在此住下,我必不会亏待您!只是在此期间,万望廖大夫体谅一二,不要离开。”

     廖回春面色稍有缓和,却仍难掩震惊,“老朽素来行医救人,世间尚有许多人困于病痛,我怎能为了大人一人而袖手旁观。”

     月谣垂下眼,笑了一下:“廖大夫此言差矣,济世救世有许多种办法。廖大夫行医是一种,我领兵数十万安邦定国也是一种。治我一人,便如治数十万王师将士。就好比宫中御医府,看似只为陛下一人辛劳,然陛下安好,便是世间百姓千千万皆安好。您觉得呢?”

     廖回春眉毛一瞪,万万没想到世间还有此歪理,但却不知如何反驳。

     月谣又道,“如今夏官府人事更迭,司士一职空悬已久,我听说廖大夫的孙子德行出众才华横溢,一直有心招揽,只可惜没有机会,只要廖大夫愿意,我必虚席以待。”

     廖回春站在原地,原本要斥责的话在听到月谣说到自己孙子的时候一下子偃旗息鼓。半晌,终于肩膀微垂,道:“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