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四章 天雨
    天雨紧了紧包袱,快步跑了过来。看见姬桓她好像十分开心,“师兄,我总算等到你了!”

     姬桓将她迎了进去,“你怎么来了?门里一切好吗?照春好吗?弟子们都好吗?”

     天雨道:“都很好。”又说,“师兄可让我好找,好不容易找到了你还不在,我足足等了你一个月呢!”

     “怎么了?”姬桓的府中几乎没有什么仆人,只聘请了一个管家,一个丫鬟和一个仆从,就这三个下人,也还是月谣从左司马府里挑出来的,因此显得很简陋。老管家见有客人来,忙下去煮茶了。

     待到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天雨的神色一变,压低了声音:“师兄的信我收到了。”她从包袱里取出一本旧书。

     她说的信便是姬桓之前飞鸽传回逍遥门的信,当时的月谣总是无故晕倒,他不知何故,才会写信给天雨,看她是否知道一二。然而天雨一直没有回复,想不到现在竟然亲自来了。

     他心里咯噔一声,接过旧书。

     天雨道:“起初我以为是她得了什么绝症,快要死了,心里觉得高兴,也就没有搭理。可是后来我无意间找到这本书,才知道事情……非常严重!”

     姬桓在听到她说以为月谣得了绝症,心里却很高兴的时候,心里涌起一股十分不愉快的感觉。他接过书,那是一本非常老旧的书,每一张纸都泛黄得十分严重,好像翻得稍微重一点就要化成齑粉一样。

     天雨道:“她这不是病,也不是毒,而是得到了一股不该得到的力量。这股力量潜伏在她体内,双方在短时间难以彻底融合,需要历经几次才能融合,每一次融合都会消耗大量体力,所以她会晕厥,此时内息就像流水一样被抽干,醒来后内息又像雨后春笋一样生生不息,比以往更强。”

     “这样的融合最多只有三次——前两次间隔时间短暂,昏迷时间不长,能感觉到内息增长,但不明显;到了第三次,昏迷时间更久,但是醒来后内功境界必突破无量境,至此,那股力量已与她彻底融合,她可掌控妖魔道,操纵世间一切妖魔凶兽。”

     天雨忧心忡忡,问道:“我说了这么多,师兄可知那股力量到底是什么?”

     姬桓沉默了一会,道:“黑暗之心。”

     “没错!要想杀了她,只有在她昏迷最虚弱的时候。师兄,她出现这样的晕厥有几次了?”

     姬桓没有说话。

     “师兄!”

     姬桓闭了闭眼,却说:“我目前所知,不过两回。”

     天雨庆幸极了:“那还来得及!黑暗之心并未与她完全融合,她还只是一个普通人,只要一瓶毒药便可解决一切!”她盯着姬桓看,忽然道,“师兄是不是不忍下手?”她大急,“韩师妹的预言已经应验了!她当初我便劝师兄不要去魔域救她,师兄为什么要去!如今一切都还有转圜的余地,师兄又要妇人之仁了吗!”

     她强将一个蓝色的小瓷瓶塞到姬桓手里,“这是我研制的毒药,只需要一小点就可以无声无息要了人的性命。她不会有任何痛苦,就像做梦一样。师兄这一次……不要再让

     所有人失望了!”

     天阴了,起了一阵阵冷风,吹得衣衫贴着皮肤,竟有一丝丝的凉意。一拂绿意自窗户透出,簌簌作响,似乎对这突如其来的冷风感到瑟瑟发抖。

     姬桓站在窗边,望着蓝色的小瓷瓶出神,良久,慢慢收紧拳头,那个漂亮的小瓶子连带里面的粉末一起全都化成了齑粉,顺着窗台飘落在地,顷刻间的功夫便让那抹翠意变成了枯草。

     他叫老管家:“我师妹的住处布置好了吗?”

     老管家道:“都打扫干净了,只是缺点女子用的东西,已经叫采儿去买了。”

     “好。你派陈玉去一趟左司马府,告诉他们今天我不过去了。”

     “那……云大人问起来,小人怎么说?”

     姬桓想了一下,道:“便说我今日要准备为太子授课的东西。”

     老管家面有怪色,暗暗发起嘀咕:这怎么像偷情似的……

     天渐渐沉了,采儿终于拎着一大堆东西回来了,除了有天雨生活在这里必用的东西,还有不少鸡鸭鱼肉,满满当当,拎得她满头大汗。刚在厨房放下鸡鸭鱼肉,就紧着去天雨房间收拾,天雨见她小脸红扑扑的,主动接过那些东西,笑眯眯地:“我自己来吧,你去忙。”

     采儿拘谨地说:“这怎么行?您是客人,我是下人,伺候您是应该的。”

     天雨道:“这话不假,可我是江湖上的人,江湖人不拘小节。没事的!你去忙你的。”

     “可……”

     天雨一边将她往外推,“行啦行啦,我不是那种千金大小姐,没有人伺候就活不下去。采儿,你叫采儿是吧!回头我和师兄说一声,师兄不会怪你的。”

     采儿这才肯作罢,原地站了一会儿,紧忙又去厨房忙了。

     天雨趁着天还没彻底黑下来,麻利地将东西都放到该放的地方。一番收拾后,她便走出去四处溜达起来。这里比起逍遥门自是简陋一些,但十分干净,干净得看上去没有半点人烟气。

     因为她突然到来,使得姬桓也不得不留下来,原本这个时候老管家、采儿和陈玉早就清闲下来了,现在却在后厨忙得热火朝天。

     太师府不大,说白了不过是将原来少师府的匾额名字改成太师府而已,没几步就到了头,她兴冲冲地去找姬桓,却意外扑了个空。正要离开,眼角却瞥见什么,狐疑地走了过去。

     窗下有一块地布满了枯萎的枝叶,看上去像多日没有打扫一样,这是姬桓的房间,丫鬟偷懒也不该懒到这里……她眼尖地看见了一地的粉末。

     姬桓就坐在书房准备第二天要教授太子的内容,从这一点上来看,他也不算对月谣撒谎了。

     “师兄,你在做什么?”

     天雨直接推门而入,连敲门都没有,就好像这是自己家一样。姬桓抬头看了她一眼,将书册合上,微笑道:“明日给太子授课准备的内容而已。”

     天雨忽然道:“方才我一时情急,不小心将药给错了,那不过是寻常药物,并不能致死。”她从腰间取下匕首,哒地一声扣在桌子上,微笑着说,“这把匕首我

     淬了毒,见血封喉,师兄不如用这个,只要刺破皮肤就可。”

     “那瓶药就还给我吧!”天雨道。

     姬桓盯着匕首,一言不发。

     天雨的声调冷了下去,“师兄何故不说话?”

     姬桓端坐着,宛如世间最公正的直尺,他忽然道:“如果你不慎损伤了十几户人家的财物和性命,你可会救治?”

     天雨眉头皱了一下,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道:“自然会!”

     “如果你留下来救治伤员,会耽误追击杀人狂魔的时机;可你不留下来,会有人因此死去。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

     天雨虽嘴巴上时时挂着要杀了月谣,可她终究是医者,医者父母心,在救人和杀人之间,她一定会选择前者。

     “杀人狂魔总会有机会抓住,可伤者命悬一线,此时不去救他们,就没有机会了。”

     姬桓直直地对上天雨的目光,声音低沉得像雨前的阴云:“在双身城,为了追击姚圣燕,我选择了漠视十几户人的性命,因为我知道如果放弃了那个机会,就永远也找不到姚圣燕了。”

     天雨不知道姚圣燕是谁,也不知道如果不去追击她会怎样,在听到姬桓说出那些话后,勃然变色:“师兄你在说什么!?”

     “曾经我以为只有坚守正道才是维护天下秩序的唯一法则,只要有心向善,哪怕他曾经作恶累累也值得一救。可是后来我发现,只一味坚持正道,救得了一个人、两个人,却不一定救得了天下的人。我漠视了那十几户人的性命,却抓住了姚圣燕,避免了双身城被献祭,最后救了几万户人的性命。”他静静地问,“现在你说,我该不该救那十几户人的性命?”

     天雨语塞。

     起风了,敲打着窗户发出碰撞声,就好像有谁在叩门。房间里静极了,昏黄的烛火跳动着,将他们的身影印在窗户纸上,从外看去,好像两个人笑谈些什么。

     老管家紧张极了,悄悄拿眼角瞥着身边的人,暗自埋怨姬桓明明和我们家大人琴瑟和谐,怎么能转头就和别的姑娘独处一室呢!

     他张了张口想说话,却被月谣抬手打断。她一身黑色的衣服,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脚步极轻,只额头一抹艳色红宝石在烛火的余光下熠熠绽放出光芒。

     “可是师兄,你若不杀了月谣,她就会像你口中的姚圣燕一样,拿天下献祭!”

     天雨怒气冲冲的声音直扑月谣的耳朵,她站在暗处,五指渐渐收拢,眼底里一片寒气凛然,暗藏杀机。

     “她不会的。”

     “你又怎知她不会!?韩师妹的预言从来没有错过!她已经死了,你要让她死都不安心吗!?”

     姬桓站了起来,阴影一下子笼罩住了天雨,他素来以严厉示人,大多数弟子都怕他,但天雨素来与他交好,知道这不过是表象而已,可是此时她莫名感觉心头一阵发冷。

     “你总是口口声声说她会祸害天下,可我与她相识至今,她从来没有做出过你口中这等恶事。天雨,你不能把刀架在别人的脖子上,还不允许别人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