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刚才说话的女子是谁
    夜,月谣躺在床上无法安眠,脑子里尽是下午姬桓的背影,还有傍晚时分他模糊的声音,本以为一年的时间过去了,她已经放下了,可如今乍然相遇,她才知道有的事情她还永远都不可能放下,直到鲜血流尽、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她坐起来,赤着脚下地,打开窗子,窗子正对着后院,一打开就可以看见环环在底下睡得酣畅,她看了一会儿,猛然关上窗子,匆匆穿上衣服鞋子,无声无息地下了楼。

     环环就在她窗子底下, 而她的窗子同时也挨着姬桓的!只要他们打开窗子,什么都可以看到。

     掀开门帘的一刹那,一只手稳稳地按住了她的肩,月谣当即停住脚步,整个人像被抽干了气力……

     手的主人一时没有说话,等到月谣头皮发麻,才低低开口,“是我。”

     和曦开口的一刹那,月谣整个人仿佛有一股气被抽离,说不出是喜是忧,转身回过头去。

     “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

     和曦抱着手臂反问,“这句话应该我问你。”

     “我怕环环睡得不舒服。”

     和曦笑了,“何山怕你牵挂环环,所以特意选了你现在这个房间,一打开窗就可以看见。”

     月谣瞪了他一眼,掀开帘子出去,此时环环一觉睡醒,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喷嚏。

     “月谣!”和曦一把拉住她,一声呼唤在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清晰,月谣陡然一惊,转身捂住他的嘴巴,力道极大,竟将他一把推到了墙上。夜色中漆黑的眸子闪着冷厉的光芒,低喝,“别叫!”

     和曦既不挣扎也不出声,静静地看着她,片刻之后,月谣松开了手。

     此时环环已经完全醒了,月谣走过去摸摸它的头,得到环环俯首低耳地一阵晃头。和曦也走过去,轻声道:“自从进了米脂镇,你看上去不太好,你到底怕什么?躲什么?”

     月谣一声不吭。

     “我打听过了,你的隔壁住着逍遥门弟子。”和曦意料之中地看到月谣抬起头,冷冷地看着自己。

     片刻,她道,“记着,你出钱,我出力。我不问你身份和目的,你也别来探听我!”

     头顶忽然传来窗子被打开的声音,月谣仿佛惊弓之鸟一般顿时栖入阴影中,一抬头,果然见黑夜中有一双冷冽的眼睛从二楼高高俯视下来,正看向自己方才说话的地方。她藏在阴影中,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口鼻,饶是如此,心跳仍旧不受控制地加速。而此时,环环敏锐地察觉到了威胁,站起来抬头看着那双眼睛的主人,尾巴警告性地甩了几甩……

     夜那么深了,他竟然没有睡!?

     少顷,姬桓身如飞鹰,竟从窗户一跃而下,一身黑色弟子服藏在夜色中并不起眼,风中传来极其轻微的异动,他敏锐地朝月谣藏身的地方看去,那里除了阵阵微风,什么都没有。与此同时,环环伏低身子,牙齿之间发出切齿的低吼,显然已经认出了姬桓。

     和曦笑着:“公子好兴致,只是今晚似乎没什么月光。”

     姬桓朝着月谣原本藏身的地方看了很久,对上和曦的目光,冷淡地道,“兴致好的,不止我一个。”

     和曦走过去摸了摸环环的头,试图安抚它,然而反而引起环环不耐地甩头。

     “睡不着,来陪我的宠物说说话。”

     姬桓冷眼看着环环,微微眯起了眼,“宠物?不知阁下是何方高人,竟能驱动凶兽驺吾成为宠物。”

     和曦哈哈笑了起来,仿佛那是一个笑话,“驺吾?公子说笑了,这只是一只老虎。”

     姬桓并不接话,问:“方才和公子说话的女子,是谁?”姬桓不像和曦,说话总喜欢拐外抹角,他向来直来直去,因此当他突然这样问,倒叫和曦有些吃惊,几乎是没有任何迟疑地,他道:“什么女子?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公子,我听得很清楚。”

     他如此一本正经,和曦反而笑了:“公子听错了,这里真的只有我一个人。”

     “呜呜——!”

     环环低吼着,琥珀色的眼睛在夜色里闪着凶光,姬桓看着它,道:“一年以前,我见过它,公子说它是老虎,可当年我见到它时,它是凶兽驺吾,在我眼前杀了人。”说话间,手慢慢按上了剑,杀气毕露。

     与此同时,环环前肢猛地伏地,已做出随时扑过去的准备。

     和曦突然厉色呵斥:“环环!”

     他向来不正经,环环从未将他当成一回事,因此沿途没少给和曦冷脸,没想到和曦冷厉呵斥的模样气势惊人,虽无一身惊人武艺傍身,但王者霸气却陡然显现,喝得环环杀气锐减,退回去发出一声模糊不清地呜呜声。

     他不再笑着,转头看向姬桓,慢慢地走过去,眼神里透着威压,“公子,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它就是在你面前杀人的凶兽驺吾?这分明就是我的宠物,它叫环环。你若要伤害它,可以。你得先杀了我!”

     姬桓盯着他靠近,嘴巴微微抿了起来,握着剑的手紧了又松……最后他放开了剑。

     “如此,便冒犯了。”他浅浅拱手一礼,身正如松,走之前深深看了一眼环环。

     和曦忽然叫住他,仍和刚才见面时那般微笑着,彬彬有礼,“不知公子高姓大名?”

     姬桓顿住脚步,头也不回地:“姬桓。”

     风有些冷,吹得乌云浓厚,遮天蔽日地盖住了所有的月光星辰,黑夜中只有环环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和后院破旧的风灯在风中明灭闪烁。和曦看着随风飘动的门帘,默默念着,“……姬桓,环环?不会吧……”

     月谣没有再回去,索性直接离开了客栈,在镇子外他们必经的路上等。天刚亮,日头还稀薄着,和曦便和何山两人一兽,远远地从小路上走了过来。

     与她汇合的时候,和曦只说了一句话:“放心,他们没有追上来。”

     接下来一路无话,日上头顶,月谣一整夜没有休息,也没有吃过早饭,身上的伤又没有好利索,因此脚步有些发飘,和曦一直走在她身后,一路观察着她,最后在她脚步踉跄时一把扶住她,半是叹息半是不忍,“罢了,休息休息吧,吃点东西。”

     何山找了个干净的地方铺上毯子,请了和曦过去休息,拿出馒头饼子分了。月谣一言不发地坐在角落里,一只腿曲起,眼睫毛垂下来,一口口咬着馒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和曦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她旁边,何山已经走远去找水喝了。

     “昨天那个青年,我打听过了,是逍遥门春秋宗的大弟子——姬桓。你背上的伤,就是拜他所赐吧?”

     月谣无动于衷地嚼着干馒头,一句话也不说。和曦看着她,以为她会有所动容,没想到什么动静也没有。他道:“你不想说就罢了,只是这一路我们结伴,困难重重,需要同心协力,我想告诉你的是……若是你有什么麻烦需要我的帮助,尽管直说,能帮的我一定帮。”

     月谣放下了馒头,长吁一口气,道,“谢谢。”

     和曦起身去走了,此时何山正好打了水回来,他状似无意走到远处乘凉,对何山吩咐:“去查一查这几年逍遥门有没有哪个弟子被逐出师门或是主动离开?”

     何山看了眼远处坐着休息的月谣,点头应是。

     天刚蒙蒙亮,窗外露气还浓重,照春一边扣着腰带一边打着哈欠下楼,看见姬桓一身黑衣站在柜台前结账,顿时没了困意,三两步下楼,还没走近就听姬桓问:“……昨夜带了老虎来投宿的是谁?”

     掌柜的笑得为难,道:“这……客人来我这儿投宿,我们不方便讲客人的信息泄露出去……您……您就不要为难我了。”

     姬桓沉着脸,道:“掌柜的,昨日的那只老虎不是老虎,而是凶兽,所以你最好把他们的姓名告知我,若他们心怀歹意,也好及时防范。”

     照春乍一听见凶兽,一个激灵全醒了。

     “凶兽?师兄,昨夜有凶兽出没?!可有伤人?”

     掌柜的一听也懵了,对逍遥门的尊敬使他没有任何怀疑地就将客人的信息透露了出去。然而姬桓只看到上面记录了和曦和何山的名字,他道:“昨天来投宿的,就是这两个人?”

     掌柜道:“有三个,还有一个姑娘,不过他们开了两个房间,所以只登了这两个名字。”

     姬桓盯着那两个名字看了一会,便将簿子合上还给了掌柜。

     “多谢。”

     从客栈里出来,照春有些摸不着头脑,“师兄,你是说昨天晚上后院那只老虎是凶兽?可没有什么凶戾之气啊。”

     “那是一只饿极了的驺吾,所以凶戾之气锐减。”他走得极快,面容沉静。照春道,“能让凶兽为之所用,真是闻所未闻,师兄这是怀疑那个叫和曦的人?”

     姬桓眉头皱得更深,“不,他不会。凶兽的主人一定是那个不知姓名的姑娘。”

     “为什么?”

     姬桓停下脚步,凑过去在他耳边说了一个姓氏。照春猛地睁大了眼睛,“这……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