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六章 生乱
    月谣利落地翻身上马,厉声道,“出了什么事?”

     “有几个小子闹事打架,杀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司寇夫人娘家的外甥!”棠摩云顶着风跟在月谣身后,急急说道。

     此事本来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新兵营有人闹事,拖出去军法处置就好,可偏偏被打死的其中一人是司寇的外甥。司寇掌管邦禁刑法,在外名声一向是虐戾成性,可偏偏深得天子信任。这也难怪,当初如果不是他手段毒辣,协助天子将阻碍新政的门阀世家下狱诛杀,何来今日朝堂新局面?

     此事落到他手里,恐怕有大麻烦。

     月谣直接赶到新兵营,尸体就陈列在教练场上,夏叙等人已经控制住了局面,无关人等全部清场,现在消息还没传到司寇府,她有一定的时间处理后事。

     闹事杀人的新兵一共三个,全都被五花大绑了跪在地上。

     月谣走过去蹲下,掀起覆盖尸体的白布,两个人身上都有大大小小的伤,司寇府的外甥外伤较少,但胸口有一个大洞,当时血水汩汩地往外冒,没多久就死了;另外一个浑身是伤,最致命的是后脑上的钝伤,也是当场毙命。

     眼下天热,才过去不过半天,已经有隐隐的味道传来。月谣捂了一下鼻子站起来,目光落在行凶者身上,一刹那露出阴戾之色,她一脚跨过尸体走过去,在他们三人头顶掠视一遍,金石敲击般的声音冷硬得好像一把利剑悬在他们头顶。

     “名字。”

     最左边的人缩了缩脖子,颤着声道:“小……小人……邱彪。”

     “小人……莫武义。”

     “小人易云。”

     月谣的目光落在易云身上,三个人或多或少都慌张不安,只有他镇静如常。她道:“何故杀人?”

     邱彪哆嗦道:“小人……失手杀人……都,都怪谢三,是他先挑衅的!”

     “对!就是他先闹事的!”

     易云刚要开口,月谣就打断了他:“拉下去,分开审。”易云抬头看了一眼月谣,复又默默地垂下目光去。

     邱彪跪在营帐内,脸上、身上都是鞭刑后的痕迹,他急着撇清:“大人!是谢三先挑衅的,当时我们哥仨儿正在聊天,谢三和乌荐东无故羞辱我们,我们气不过,才失手打死了他们!”

     “羞辱?他们说了什么。”

     “谢三说我们是狗/娘养的,有娘生没爹养的瘪三!”

     月谣道:“你们平日有什么过节?”

     邱彪咬了咬嘴唇,没有立刻说话。月谣道:“你可以不说,但总有人会告诉我,到时候……你以为你还有活着的必要吗。”

     “我……我说!”邱彪忙道,“谢三家里穷,这才来应征,我们和谢三,关系还算不错。可是谢三这个人,手不干净,总是趁我们不注意偷我们一些东西,有时候是吃的、有时候是用的,我们上告百夫长,没想到百夫长偏帮他,反而是我们成了闹事的一伙,被打了十个军棍!这仇、就是那么结下的!”

     月谣又问:“事发之时,你们只是口角之

     争,怎么会引发冲突并杀了人?”

     邱彪道:“大人,不是小人冲动,谢三像这样挑衅我们不是一次两次了,我们也知道聚众闹事是违反军令的,可如果不给谢三一个教训,显得我们窝囊。本来想揍一顿了事的,可不知怎的,竟然失手将人杀了……”七尺男儿哀哀求饶的样子可怜极了,“大人!小人冤枉啊!小人家中有年迈的老母和嗷嗷待哺的小儿,求大人放小人一马,哪怕是去做苦力也行啊!”

     月谣凉薄地看着他,“此事我做不得主,你知道你们杀的另外一个人是谁吗?那是大司寇的外甥,此事落在他手里,你以为你还有活路吗?”

     邱彪吓得瑟瑟发抖。

     “不过呢……你既然是我的兵,我焉有眼睁睁看着你去死的道理。”月谣道,“此事我会尽量保你。”

     邱彪喜极而泣:“多谢大人!”

     “先别急着谢。”月谣沉着声音打断了她,“你先告诉我,易云这个人……平时和谁接触甚密?”

     “易云?”邱彪思考了好一会儿,迟疑着说,“他平时话不多,除了我们哥俩,也没见他和谁有过多的接触……”

     “他平时可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没有!他很老实!”

     月谣看着邱彪信誓旦旦的模样,嚯地站了起来。她是女子,体格不能和男子相提并论,可站起来的一刹那,威压像是阴云一样笼罩了下来,让邱彪心生怯意。

     “够了,押下去。”

     棠摩云掷地有声地应是,回头看了一眼兵士,立刻便有人将邱彪带走了,直到人出了帐子,还能听他哀哀的哭求。

     下一个是莫武义,不像邱彪那么害怕,耿着脖子好像一个愣头青,月谣问了几句当时的情景,说的几乎和邱彪的一样。她十指交叉支撑着下颚,忽然问道:“方才我问邱彪,他说易云除了你们哥俩,还和一个叫楼诚的伙夫走得很近,对不对?”

     莫武义愣了一下,眼睛里闪过茫然,然而片刻之后,他忙说:“是!是!也没什么,就是平时互相关照,他们两个是老乡,互相有关照也正常。”

     月谣笑了一下,嘴角古怪地扬起,目光如炬,好像看穿了什么一样。她就那么盯着莫武义看了很久,慢慢地坐直了身子。

     “你们今天打死的,其中一人是大司寇的外甥,知道吗?”

     莫武义颓丧地点点头。

     “按照军规,是要杀头的。”

     莫武义再次点头。

     “你和易云都要死,可是邱彪不用,知道为什么吗?”

     莫武义猛地抬起头,月谣嘴角一弯,语气一下子冷下去,“因为他怕死,所以他向我告发了一个人——易云。”

     “不可能!”冲口而出的三个字,一下子叫他冒出了冷汗,他急于辩解,“易云一向老实,守规矩!他是不可能做违反军规的事的!”

     月谣望着他,外面的天有些暗了。时间已经过去很久,大司寇的人很快就会来,她必须要在大司寇的人来之前将这三人按军规处置,一来他们杀人

     在先,这是秉公办事,对大司寇也有交代;二来易云是大司马的人,若是拖下去,恐怕会生变。

     她偏头看了一眼棠摩云。

     “拉下去,砍了。”

     棠摩云领命,将人提了就要出去,忽听月谣在身后喊了一句等等,以为她改了主意,没想到她补充了一句:“把邱彪和易云一起砍了,也好让他们三兄弟在黄泉路上有个伴。”

     “是!”

     行刑的台子新兵营的西北角,离校练场有一定的距离。今日是个阴云天,四周黑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阴风阵阵,好像鬼哭狼嚎。

     邱彪、莫武义和易云一字排开跪在刑台上,身边各一个拿屠刀的刽子手,被磨得雪亮的大刀逆着火光泛出寒凛的光芒,齐齐对着他们的脖子。

     月谣背手站在台子上,目光落在这三人身上,冷得好像这夜风。棠摩云偏头看了一眼她,回头朝着底下的兵士递了个一个眼色,那士兵一路小跑过去,正要高喊行刑。不远处营地大门方向忽然传来骚动,一串火光像是流星一样快速朝着行刑台而来,伴随着大司寇有命、刀下留人等话,迫使刽子手纷纷停住了手中大刀。

     月谣望着火光冲天的方向眉头深深皱起。

     棠摩云心里咯噔一声,下意识地看了眼月谣,只见她阴戾的目光一瞬间消失,换上了平时高冷的模样,仿佛刚才所见只是一个错觉。她不疾不徐地走下台阶,走完最后一阶时,大队人马正好赶到。大司寇隆准长目,与外界传闻的一样,一看就是个心毒无比的人。

     他阴冷冷一笑,对着月谣倨冷地说:“奉陛下的命,来带走营中闹事的三个新兵回去审问,小司马,这儿是你的地盘,你不会不愿意吧?”

     月谣的目光落在他的手上,明晃晃的圣旨就在他手上。她皮笑肉不笑地道:“这本是我新兵营内部的事,触犯军规理应处死,可既然陛下有旨,我又怎么敢违抗呢?大人请!”

     大司寇看着她笑起来,咯咯的笑声听上去不舒服极了。

     那三个人被人从行刑台上驱赶下来,大司寇眼看人已到手,不再多纠缠,正要上马回去,却听月谣道,“来去路途遥远,想必大人还未吃饭吧。不如在此用了晚膳。案子……什么时候都能审。”

     大司寇回头看了月谣一眼,朗声道:“不必了。天子之命,不敢怠慢。”

     “只是一顿饭,也是体谅您这些兄弟来回奔波辛苦,耽误不了多少时间。人您已经提了,难道我会敢违抗天子之意吗?”

     大司寇笑呵呵地:“云大人爽快,自然不会。可是我等为天子办事,何敢谈辛苦?告辞!”说罢草草一拱手,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棠摩云担忧地走上前,低声道:“大人,该怎么办?”

     “老匹夫……!”月谣咒骂一句,紧紧抿住了嘴,思考片刻之后,道,“给你一晚上的时间,把当时所有看到他们三人打架的,全都审一遍,就是风吹草动都要抠出来。另外这三个人,还有两个死的,他们的敕甲全部调出来,半个时辰之后,我必须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