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好狡诈的丫头
    流言在门中传的沸沸扬扬,连掌门都惊动了,正如姜青云预料的那样,逍遥门不会在意一个弟子的出身,但绝对会注重弟子的品行,一个弑父的弟子,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留下来的。

     然而召集了几个在门中掌事的弟子,姬桓却以当初带人来之前,已见过其养父,并给与银钱,彻底洗清了月谣的嫌疑。

     此事传入月谣的耳朵时,她正低头扫地,一朵杏花飘落下来,堪堪落在她的脚边,徐徐的微风带来几许花香味,柳叶如女子温柔的手轻轻拂向水面,泛起懒懒涟漪。她抬头抿嘴一笑,春天是真的来了……

     窗外日光弹指过,四季交替,时间如白驹过隙,匆匆又是两年。月谣已经不再是那个干瘦无姿的小女孩儿,因在藏书阁拘束多年,日子过的清净,出落得倒有几分清恬雅意,只一双眼睛如狐狸般横生媚态,一动一静之间秋水横波,勾人心魄。

     春意慢慢,飞花拂绿,燕子衔泥去,美人侍花下……息微捧了一束油菜花兴致勃勃地跑过来,蹑手蹑脚地走到月谣身后,轻轻一拍。

     “月儿!”

     月谣眉眼一弯,接过明动娇俏的油菜花束,低头浅嗅,“谢谢师兄。”

     极随意地一个动作,让息微心头一慌,移不开眼去。他深深地看着她,自以为什么都没表露出来,坐下来抓起一根狗尾巴草把玩,望着一望无穷的苍穹,忽然道:“三年一次的大武试又开始了,不知道这一次又是哪些弟子胜出。唉,什么时候要是你也能去参加比试就好了。”

     月谣闻花香的动作一顿,顿时意兴阑珊地将油菜花放在一旁,起身望着遥远的东南方,隐隐可听到比剑之声传来。

     “区区一场比试而已,有什么好可惜的。迟早有一天……我要摘下天下第一的桂冠!”

     息微哈地一笑,站起来拍拍手里的泥土,“天下第一?我看你还是想办法让掌事师兄先把你放出去吧!”说到这儿,他又替月谣觉得冤枉,“说来也怪,这都三年了,你到底做了什么让师兄这么罚你?”

     三年不教武功,不授文课,就好像将她彻底遗忘了一样。

     月谣冷冷地说了句不知道,转身就走了。息微站在原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喃喃地嘀咕:“臭丫头,脾气见涨啊……”

     白日里刚提起姬桓,到了晚间他便忽然来了。眼下正是大武试的时间,藏书阁一般没人来,再加上这三年月谣偷入七层小心谨慎,从未被人发现,她也就失了警戒心。

     姬桓推开七层的大门,眼尖地发现前方角落里忽得有火光晦灭,紧接着一阵细微的动静自空气中扣弦而至,一切快得就像幻觉一样,他猛然变色,袖风撩动间气刃倏忽至,快得仿佛闪电一般追去。只听东侧窗户发出狼狈的被撞开的声音,一道黑影趁夜飞快逃去……他大袖一甩,流星一样追上去。

     然而对方的轻功十分了得,对逍遥门也极为熟悉,即便姬桓全力追击,竟一时也拿不住人。他眉头一皱,脚尖在柳叶上松松一点,广袖猎猎拂动,刹那间又是十几道看不见的气刃破空而去。

     月谣狼狈逃避,根本无暇与姬桓对战,忽听身后传来剑雨一般的破空之音,还来不及道糟糕,身后便中了好几记无形的刀刃,顿时皮开肉绽,整个人再也无法提住气,仿佛湿了翅膀的鸟儿一样直直跌河水,溅起巨大的水花。

     姬桓倏忽追至,却只看到水面上泛起巨大的波纹,至于刚才那个刺客,却是一点踪影也没了。他站在原处望着水流走的方向,思考片刻之后,果断沿河搜寻。

     月谣只觉得背后痛得要死,咬着牙忍受初春河水彻骨的冰冷,憋着一口气好不容易潜水迅速逃离后,一浮出水面却发现自己竟然就在弟子房附近,而后面姬桓正穷追不舍而来。她不敢松一口气,手脚并用地爬上岸,狠劲扯掉一片衣袖,沾上自己的血,随手往弟子房院墙扔去,然后才拖着受伤的身子飞快踏风而去。

     此时夜已经很深了,息微早已歇下,她几乎是用跌的才进的屋。为了不被人察觉,也不敢烧点热水。眼下虽然已经入春了,可深夜在水里那么一泡,再加上背上数道伤口,即便是火炭也被冻凉了。月谣冻得瑟瑟发抖,哆嗦着指尖将黑衣换了,再拿干毛巾擦干身子,身子稍微干爽点后,原本因为冻得有些麻木了的伤口便开始发作起来,疼得让她几乎要咬碎了牙齿。

     想不到姬桓功力如此深厚,随手一击便是削骨切肉的狠劲。伤口泡了水,边缘有些发白了,一碰就疼,她背着手没法够到,便只能拿一大块干净的帕子倒上金疮药,小心翼翼地贴着整个背包住,虽然已经极尽小心,但因为上药的动作幅度过大,好几次撕扯到伤口,疼得她冷汗涟涟。

     好不容易将药上好了,她趁夜将黑衣埋进花坛之后,便不顾仍旧湿嗒嗒的头发就埋头倒在了床上……

     如此惊心动魄的一夜,藏书阁竟一夜安好到天明,一方面是因为月谣及时将沾了血的衣角丢进弟子房,吸引了姬桓的视线,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逍遥门内弟子向来循规蹈矩,几乎没有出过监守自盗的事,至于外来刺客因有终极渊巨大天堑所阻,更是难以靠近。于是整个藏书阁内守卫便薄弱得只有息微一人,他是极信任月谣的,以至于月谣连着三年偷入藏书阁,竟一丝一毫也不知道。

     因此一大早他被姬桓叫去问话后,吓得快跳起来了,回去后第一时间便是找月谣,然而敲了十几下门都不见有回应,推门而进,却见月谣倒在床上,面若桃花呼吸急促,显然是烧得厉害。

     “哎呀!这丫头……”

     月谣醒来时浑身疼的厉害,身上出了许多汗,外头天十分昏暗,辨不清是早上还是晚上,她目光一转,就看到息微趴在桌子上睡得酣甜,也不知道是不是梦见了什么好吃的,哈喇子流了满手。

     “师……师兄。”

     息微迷迷糊糊地醒来,见她已醒转,打着哈欠抻了抻懒腰,倒了一杯热水走过去,道:“傻了吧!你啊,发烧都烧昏过去了。要不是我及时找了天雨师姐过来,你哪里还有命在。”

     话虽然不好听,语气却极为温柔。月谣虽然病了,反倒有几分娇弱之态,让人生出几分怜惜之心来。

     她撑着手坐起来,接过水喝,听到他提到天雨师姐,顿时一口水呛住,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咳嗽。

     “哎哟,怎么了又是!喝个水也能呛到,你真是人才了。”说罢拍拍她的手背,本是想让她好受些,没想到拍在她受伤的地方,就跟下刀子一样,没几下月谣脸色就煞白了。她一把抓住他的手,摇头说好了。

     “……咳……怎么请师姐过来呢?不就是个发烧吗?师姐回去的时候,说了什么吗?”她目光闪烁,声音也极轻,息微却只当她大病刚醒,身体还虚,道,“没说什么,就是说你平日里太累了。开了副药,又扎了你几针。”

     月谣却更加紧张。

     天雨专攻医术,怎么可能看不出自己发烧的原因,只可惜息微性子粗,根本什么都没注意。她思来想去,觉得还是亲自见一见她比较好,便对息微说,“我头晕得很,你能帮我再请一下师姐吗?”

     息微一听她晕,忙将她放倒在床上,妥妥帖帖地把她捂实了,才呲溜去请天雨。

     天雨正在制药,听他说月谣不适请自己过去,面色稍微沉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平常的神色,一边扇着小火一边道了声马上过去,将他打发了。然而息微一走,却命人看守药炉,自己则去找了韩萱。

     韩萱这三年来病得益发重了,已经到了难以下地的地步,整日地躺在床上,可以说是油尽灯枯了。即便是天雨医术了得,也回天乏术。

     她推开房门,屋子里弥漫着沉重的药香味,因是门窗紧闭,光线也十分不好。她点燃了灯火,走到韩萱床前,只见她面容憔悴,脸色枯黄,毫无光泽的长发凌乱地散开来,更添几分凋零感。天雨心里头难受,默默地坐到一旁,看着她安静的睡颜,脑海里尽是她刚入门的时候那活泼可爱的模样,只可惜短短十二年的功夫,她就如一朵失去了养分的花朵,即将凋谢了。

     韩萱很快就醒了,目光无神地在四周转了一圈,最后艰难地聚焦到天雨身上,微微地一笑,道了声师姐。

     “今日感觉如何?有舒坦些吗?”

     韩萱萎靡地一笑,坐起来。

     天雨单刀直入地说:“刚才息微来请我,让我再给那丫头看一次。我吃不准,那丫头若是那天晚上的刺客,听到我去看过,心虚还来不及,怎么会让我再去?”

     韩萱闭了闭眼,道,“你吃不准,她更吃不准,所以她要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发现了。她这是试你一试。”

     “好狡诈的丫头!”她眉头一皱,“干脆就揭发了她,让掌事师兄处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