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太华城
    一年后。

     太华城主城的街道两旁珠翠绮罗满目,高楼鳞次栉比,人声鼎沸车水马龙,一派繁华景象。月谣独身一人走在主街上,背上背着一个打了好几个补丁的旧包,身上穿着从某个村子里偷来的粗布衣裳,沉默而又毫不起眼地穿过比肩接踵的人流……

     太华城紧挨着帝畿,对帝畿王室忠心耿耿,帝畿的敕命都严格执行,城中早已废除贱民制,只要是孩子都可以去书塾读书,只要有才能都可以入城主府为幕僚,只要合理经营都可以做贩夫走卒,因此比起鹊尾城不知道要繁荣多少。

     月谣站在城主府面前,恢弘气派的大名令她心生几分惬意,徘徊再三后,鼓起勇气走了过去。

     守卫各个如柏木一样挺胸持戟,见她靠近亮戟拦截,厉声喝问:“何人!”

     月谣抿了抿嘴唇,从旧包里取出一支玉簪花发簪,对两名守卫道:“我想找齐文薇,这是她给我的信物。”

     两个守卫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接过发簪仔细辨别了一下,吃不准这到底是不是自家大小姐的配饰。月谣见他们无动于衷,又说,“这是齐小姐特意交给我的,我按照约定来找她,还是要劳烦二位小哥辛苦跑一趟,是不是齐小姐的饰物,你们进去一问便知。我人就在这里不会走。”

     “好吧,那你等着。”说罢大步走了进去,月谣在门口等了半盏茶的功夫他就出来了,几乎是小跑着来的,看见月谣先是微笑一礼,态度与之前大相径庭,然后道:“这位姑娘,这确实是我们大小姐的首饰,只是很不巧,我们大小姐五年前就已经嫁入王室为妃,并不在这里。您若是有什么难处,可以随小人来,我们城主会帮您解决您的难处的。”

     月谣一愣,忙摇头说不必,向守卫讨了发簪便走了。

     她独自一个人走在喧闹的街头,心里沮丧极了。整整一年过去了,她惶惶如丧家之犬不敢去任何人烟嘈杂的地方,现在就连唯一可以依靠的文薇都已经找不见了……她停在喧闹的十字路口,一瞬间觉得自己与这个尘世格格不入。

     “让一下让一下!”有人急匆匆从后面过来,粗鲁地推开她,月谣眉头一皱,抬头看去,只见两个壮汉一个提着浆糊桶一个拿着一叠告示,跑到告示墙上急急地贴着什么,贴完后对来往的人大声吆喝:“安定武行招武师了!年薪五十两!包吃包住!本月二十截止报名!茴香街三十号!”

     如此一吆喝,周围有兴趣的人们便围上去议论纷纷,月谣站在最外围,听着他们对安定武行的评论,心里有了几分主意。

     安定武行是太华城中数一数二的大武馆,平日里除了教人武功,也接护卫保货等的任务,这一次他们招的武师不是教学生的师父,而是替人卖命做镖师的,因此年薪比一般的武师高了许多。

     月谣顺着好心人的指路来到安定武行门口,此时门外已经排起了队,大多数都是些家境贫寒却有一身气力的壮汉,月谣一个小姑娘排在其中,就跟一只小鸡混入了鹅群一样好笑。“名字。”

     “月谣。”

     登记的人本埋头苦写报名人的信息,忽然听到一个女人的名字,诧异地抬头,却见是一个个子小小的姑娘,不由笑一下放下了笔。

     “小妹妹,这里招的是武师,不是绣娘。”

     月谣冷静地点头,道:“我知道,我是来应召做武师的。”

     “哦?你可想好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上台之前,可是要签生死状的!”他说罢指了指一旁正被报名者挑战的勇士,一身肌肉精壮如牛,挨他一下动辄筋断骨折。

     那人见月谣执意,也就不多说了,匆匆写下了姓名籍贯等信息便让她签下生死状,放她去挑战了。

     月谣还没走到武台前,一个身材高壮的男子就像被丢沙袋一样丢出了武台,堪堪摔在她脚边,五内出血。

     下一个就是月谣。

     月谣抬头看去,只见那个壮士双手抱臂,轻蔑地冲着她笑。不仅是他,台下许多人也纷纷围了过来,似乎都等着看她的笑话。有人见月谣只拿着一根粗木棍做兵器,好心将自己的佩剑给月谣,却被她婉拒。

     壮士隔空遥遥一喊:“姑娘,我可不会怜香惜玉,要是怕了,你就喊停!”

     月谣回之一笑。

     台上台下无人对月谣抱有信心,所有人都怀着同情的心情等着看月谣被打伤的凄惨模样,因此当壮汉第一击被月谣截住后还没人反应过来,等到月谣徒手折断壮汉双手将他打下擂台时,台下立马沸腾起来。武馆内所有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过来,全都看着这个瘦弱不堪却又武功不凡的姑娘。

     月谣看了眼台下面有不甘的壮汉,丢掉手里的木棍,目光在底下人群里逡巡一圈,落在慢慢走上来的馆主身上。

     “姑娘似乎出自名门?”

     月谣心尖一颤,淡淡地说:“不是。”

     馆主仔细审视着她,颇为好奇,“姑娘武功不低,不知师从何处?”

     “我来自荒服南双身城。”双身城远离帝畿千里之外,路途遥远,能人异士辈出,月谣特意说出自双身城,也是想打消馆要追查的想法。

     “呵呵呵,是吗?”馆主笑眯眯地,好生客气地将她带了下去,大力介绍了在安定武行做武师的种种好处,原本的年薪五十两,只要月谣愿意和他们签下终身的契约,就可以涨为年薪八十两。这在这一行可以说是十分优渥的条件了。

     馆主说得兴起,却见月谣似乎无动于衷,便追问她有什么为难之处,月谣顺水推舟地说:“我有一只宠物,比较特殊,没有带进城里。馆主若是想让我签终身的契约,就要接纳它。”

     “是什么宠物?”

     月谣斟酌再三,道:“老虎。”

     馆主哈哈大笑,“老虎?没问题没问题!我们安定武行别的没有,就是地方够大,到时候给你安排一个宽敞的院子。怎么样?”

     馆主确实言出必行,给月谣安排的院子相当宽敞,别说一只老虎,三只也能养的住,唯一不方便的是一个院子里就只有她一个女人。环环被带来的第一天就被人围住了,院子里的男人们充满好奇又不敢靠近,围着环环指指点点。

     “它叫环环?”

     “公的母的?”

     “为什么叫环环?因为额头上的白毛吗?”

     “废话!都叫环环了,还能是公的吗?”

     “和我看到的老虎不一样!太好看了!哪儿打来的?”

     环环十分不悦地伏在地上,原本硕大的身躯因为这一年来跟着月谣常常忍饥挨饿而变得和一般老虎差不多大小,看上去真的和老虎有九成相似,因此月谣说它是老虎,几乎没有人怀疑。

     月谣顺了顺环环的毛,抬头看了一眼同僚,道:“你们不要围着她,她要是不高兴,会扑人的。”

     几个人面有悻色,又忌惮月谣在武台上展露出来的惊人武功,纷纷鸟兽散去。

     有个别人担心自己安危,向馆主建议要将环环关起来,却被月谣打发回去。

     “你们不去招惹她,她不会伤人的。要是连一只老虎都怕,日后替人押送货物时遇上凶兽,岂不是屁滚尿流。”

     几日下来相安无事,安定武行大多数的任务都在太华城辖内,月谣走了几次,相当地轻松,只是每次出去的时候都带着环环,虽叫人忌惮但威风得紧,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主城内的人都知道安定武行有一个女武师,豢养着一只凶猛的大老虎。

     某日她无任务,闲来无事和环环在院子里晒太阳,微风吹来带着初春青草地的清香,环环趴在地上懒洋洋地打着盹儿,她则躺在草地上,头枕着环环的背闭目小憩,享受这来之不易的安宁。

     自从离开了逍遥门,一年来她东躲西藏,没有过过一天安生日子。尤其在头三个月,因为重伤加上她并不知道逍遥门已经判定她被凶兽杀死,一度不敢从深山出来,只和环环一起躲在一个阴冷的山洞中,每日只吃一些野果和生肉,导致她伤势迟迟难以痊愈,最后不得不撑着即将支离破碎的身躯到一个小村子,冒险求得一位郎中医治,并谎称是遇到了野兽,这样又足足休养了一个月,一个月后伤势好转大半,她因怕行踪泄露,连夜就离开了村子。

     之后一路颠沛流离。起初她并不敢进入大的城镇——怕被人认出来,可后来她就发现逍遥门根本没有在追查自己,也就渐渐放了心,最后来到这太华城,本想求文薇的帮助,只可惜文薇早已嫁入帝畿。

     回观这短暂的十九年,她做了十二年的街头乞丐,做了六年逍遥门弟子,本以为可以永远离开那段黑暗的记忆,可短短六年的时间,一切都化成梦幻泡影而去,她仍旧是那个过街老鼠,小心地揣着自己阴暗的过去躲在角落里,只敢在无人的时候小心舔舐伤口。

     这六年的时间,仿佛是一场被血泼洒过的美梦,最终让她骇然惊醒,而在这一年之后仍旧会洒不去的淡淡血腥味,除了自己,还有息微。

     过去已是噩梦,未来不知往去,只有眼下这淡淡的青草香才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