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暴动
    此时的周姐哪里还有过去的半分盛气凌人,哆嗦着苍白的嘴唇,哀哀地乞求着:“我……我知道你厉害,你能不能救救我,救救我?”她也知道自己此前得罪过月谣,忙又说,“只要你能救我,我一定和师帅说你的好话,让你做千夫长,好不好?好不好!?”

     月谣没有说话。

     周姐以为自己说的条件不够,又急着说:“如果……如果你觉得不够,没关系,我家有钱,我家真的很有钱,你要多少我都给你。一千金?不不不!五千金!够不够!?”她真的被吓怕了,没说完就带着哭腔哭了出来,“求求你……求求你……我不想死……不想死。”

     周姐的哀求和哭声就像导火线一样,整个俘虏营一下子人心浮动起来,所有人都看着月谣,所有人都想起了她打败何、杨两位千夫长的那场比试。

     如果说还有一线生机的话,那就是月谣。

     但是没有人敢说话,外面就是残暴的幽都城守卫军,若是被他们听见里面有异动,说不定会立刻提刀进来杀人。

     月谣看着崩溃的周姐,还有剩下的所有人哀求可怜的眼睛,紧紧抿了抿嘴唇,最终松口:“好吧,让我好好想想。但是……我们只有不到两百人,他们至少也有几千人,所以我不敢做任何保证。”

     只要她愿意救人就够了,周姐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保证不保证的话,不住地点头抹眼泪。

     夜渐渐地深了,帐外越发地安静。月谣用手肘轻轻碰了碰周姐,后者立刻像个惊弓之鸟一样弹了一下,惊醒了周围的人,周围的人又吵醒了其他人,整个俘虏营三三两两地都醒了。

     月谣的计策很简单,也充满了危险,但是却是眼下她能想出来的唯一的计策了。

     “这……不,不!我不行,我做不到。”

     “你也不行,我从来没有杀过人……我不敢……我不想死也不想杀人……而且还是那样的情景……”

     “是啊……你叫我们做那种事,我能做,可是……”

     月谣望着纷纷退缩的众人,道:“你们想死还是想活?”

     “……”

     “……”

     “想死就继续在这里窝囊!想想死去的姐妹们,想想她们无辜落地的人头!你们也想跟她们一样吗?”

     周姐沉默着。

     月谣眼睛里闪着熠熠光芒,继续鼓舞,“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不反抗,我们是死,如果反抗,我们可能会死!但是不是没有可能能活下来!一个必死,一个可能死,我们为什么不奋力一搏!?我知道姐妹们害怕,可是现在害怕已经没有用了!从你们决定应征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会有今日,怕死?怕死能让我们活下去吗?能让我们活得更好吗?!怕死只会让我们死得更快!”

     俘虏营内一阵沉寂,只余下月谣的声音,像是黎明的曙光一样在每个人心头炸响。

     “你们听着!幽都城守卫军的军纪你们也看到了,非常散漫!这样的军队就是乌合之众,是不可能打得过王师的!我们现在虽然是俘虏,但是我们可以从内部制造祸乱,动摇守卫军!王师现在可能还在滨水之外,若是我们能制造内乱,就是为王师争取机会!这是建功立业的时机!不做,是死!做了,不仅能活,还有可能建功立业!”

     “我做!”兰茵打破沉默,第一个表明了决心。

     一旦有人开口,剩下的人也纷纷下定了决心,月谣说的没错,已经没有退路了,只有破釜沉舟才有一线生机!

     当天亮时,有守卫军勉强送了些饭食过来,都是些稀得不能再稀得米汤水。然而一掀开营帐的门帘,入目的却是俘虏们衣衫不整地模样,一个个仿佛经过一场大战一样,不是这个的衣领破了,就是那个的袖子裂了,露出手臂、胸口等部位,虽然不至于说衣着暴露,但对他们这群常年在军营内不能出去的守卫军来说,诱惑太大了。

     当米汤水不够的时候,一度发生了争抢,场面虽然有些混乱,但还在可控范围内。争抢之间俘虏们的衣衫撕裂开来,露出里面白花花的皮肉和姣好的身材,就连向来在人前保持高冷的周姐也加入了战局。那些守卫军见到这种情景不仅不阻止,反而饶有兴致地在一旁哈哈大笑着看,直到看得人多了起来,引来了千夫长的注意。

     “闹什么呢?”千夫长循声过来,原本看热闹的守卫军一下子绷直了身子,另一边打成一团的俘虏们来不及收手,周姐一个不慎被人推开去,正好扑在千夫长身上,那一声低低的痛呼和婉转的眼波恰到好处地攫取了千夫长的眼球,视线顿时就像黏在周姐身上一样下不来了。

     周姐扭着腰肢万分惶恐地跪下,“小女……小女不是故意的……将军恕罪,不要杀我……!”求饶完抬起头闪着水波盈盈的眼睛仰头望向千夫长,从千夫长的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见她那波涛汹涌的胸脯被隐藏在破了一半的军服上,顿时看得他口干舌燥。

     “将军……姐妹们实在是好饿啊。我们什么也不知道,都是良家女子,将军……”她的手在千夫长的裤子上轻轻晃了晃,惹得那对胸脯左右晃荡,这下不止是千夫长,边上的守卫军也一下子瞪直了眼睛。周姐那么一说,剩下的大部分女兵们全都哀哀地哀求起来,一眼望去,营帐内尽是春色盎然。

     千夫长饶有兴趣地看着周姐卖弄风姿,只见她匍匐过去,拿脸在他的裤脚上蹭了蹭,满眼含春地道:“将军若是不信,晚上……可以验一验。”

     千夫长哈哈一笑,抬起脚带将她往边上轻轻一踹,力道并不大,但是侮辱意味却十分重。他走过去蹲下,捏住周姐的下巴狠戾地看着她,“好啊!”

     周姐被他捏得很痛,却不得不挤出一个笑容来,落在千夫长眼里显得十分弱势,却让人心生虐待的快感。

     他们走了没多久,守卫军再次送来了饭食,不像方才那般寒酸,不仅有馒头还有小菜,大概是那千夫长也怕把人饿死了,晚上就玩不痛快了。

     被俘虏的女兵一个个沉默又快速地吃着饭食,大敌当前,谁也没有再露出多少害怕之色来,所有人都在等待夜晚的降临,等待那个绝佳的时机!

     到了晚上,营外忽然热闹起来,紧接着十几个大小不一的将官们走了进来,一个个魁梧不善,就像挑选货物一样在所有俘虏身上挨个审视。

     随后便有人上来提人,那些在外边的,或是衣着稍显暴露的自然率先被提走,而后是一些姿色或身材稍微不如人的。月谣在最后不起眼的地方,一开始并没有被人发现,只冷眼看着所有人像小鸡一样被提走,甚至像周姐这样的人,被挑走的时候还笑意盈盈的。

     这个营地在丰都镇的最西边,一共两千人,为首的是师帅殷流,谋的是和夏仁义一样的官职。然而他不像手底下那些千夫长或百夫长一样猴急地挑人,而是在所有人身上四处逡巡,似乎并不满意眼前这些货色,直到一部分的人都被挑走之后,他突然一眼就看到了藏身在角落里的月谣。

     “你!”他指了指月谣所在的方向,在月谣抬起头来与自己对视的时候勾了勾手指,“过来。”

     月谣先是冷眼看着他,并没有任何动作,然而那是极短暂的,很快她便冷静地站起来,越过其他女兵走到了殷流面前。

     殷流上下打量了月谣一番,轻蔑地一笑,转身走出营帐,月谣面无表情地跟了出去。

     殷流的营帐离俘虏营有一些距离,月谣跟着他穿过大半个营地,途中收到了许多守卫军目光的洗礼,然而她始终神情淡淡的。

     “喝酒会不会?”

     殷流一把掀开自己的营帐,随手抄过一个酒壶丢过来,月谣下意识地想接,转念一想若是自己轻松就接住了,恐怕惹人怀疑,便佯装接不及时,狼狈地整个人被砸了一下。

     殷流哈哈一笑,大马金刀地在临时搭建的床上一坐,仰头牛饮,半晌便干了半壶烈酒。

     月谣捧着酒壶站在门口,看上去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你、不害怕吗?”

     月谣垂下眼帘,片刻之后,轻声细语地道:“请师帅饶命。”

     殷流身体靠后,拿手肘支撑着整个身体,闻言凉凉一笑:“饶命?呵!若想活着,就干了那坛酒。”

     月谣低头看着比自己脑袋还大的酒坛,为难地抿了抿嘴,犹豫了很久之后,才鼓起勇气说:“师帅,小女不会饮酒,不如……让小女伺候您喝酒吧?”

     殷流不说话,只挑眉不怀好意地看着月谣。

     他其实对男女之事并不那么感兴趣,但是既然下属极力邀请,也就半推半就了,反正都是一些俘虏,到时候也是要在阵前斩杀以震王师士气的,为什么不提前好好玩一下呢?

     只可惜一共两百女子,他一个也瞧不上,反倒是缩在角落里、明明应该很害怕,脸上却没有多少恐惧之色的月谣吸引了他的注意。到底是吓懵了呢,还是天性胆大?

     这些年帝畿真是越来越荒唐了,居然连女兵营都整出来了,这是缺乏兵力缺到连女人都要征用的地步了吗?

     月谣试探性地抱着酒坛走了几步,见殷流并没有喝止的意思,便壮着胆子走了近去。途中经过一方小小的案席,上面有一张图纸被堂而皇之地铺开来,月谣余光瞥了一眼,却发现并不是什么兵力部署图。她很快收起心思,一心一意地走到殷流脚边。正要倒酒,却见殷流恶意地挑眉一笑,拿眼神指了指她手里的酒坛,“用嘴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