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六章 下套
    清凉的膏药被人极其小心地裹满整只手,月谣面无表情地低头看着姬桓为自己上药、包扎,整个过程安静得让人感觉压抑。

     姬桓紧紧抿着嘴。

     脑海里纷乱呈杂,月谣说他不懂,他确实不懂,只要退一步,她就能过上安稳的日子,为什么偏偏要选择一条充满了荆棘的道路。权力,真的那么重要吗?重要到宁愿自伤三分也要牢牢握住?

     “你怎么能懂,退一步不是海阔天空,是万丈悬崖。我的身后永远都不会有退路,当初是你亲手砍断了我唯一的生路!”

     手上忽然一疼,是姬桓包扎的时候稍稍用了一点气力,他的指尖微微地颤抖着,若不仔细看并不能发现。

     姬桓站了起来,挨着她坐下,伸手揽住她的肩膀,手上施了八分力道,看似温情,却让月谣无从拒绝,他将她的头靠在自己肩上,声音低得好像这浓重月色下的喑哑风声,“我知道的……你恨我。”

     他说:“我也恨我自己。”

     “月儿,你想做什么我都陪着你,你身后的退路,我来重铸。你想留,我便跟你留。你若想走,我便带你远走高飞。”

     夜风是如此沁凉,然而他的怀抱却温暖得好像秋日午后的阳光,月谣的目光一点点柔和下去,最后缓缓地闭上了眼……

     第二日天不亮,月谣习惯性地早早醒来,一睁眼便看到床边躺着的人。她是第一次这样真实地近距离地看到他的睡颜。

     魔域之中,她也曾无数次看到过,可那都是虚幻的,就像梦幻泡影,轻轻一戳就破了。

     她定定地盯着看了很久,昨夜她后来睡着了,醒来时已经在自己的房间了,姬桓正帮她脱去外衣,屋子里的灯昏暗摇晃,吹得他的影子巨大地压下来,遮住了大部分的光芒。她清晰地记得自己拉住了他的手,内心有一股无法描述的冲动,叫嚣着将他留下来……

     当他亲吻自己的时候,她仿佛失去控制一样,紧紧地抱住他回吻,整个人深深地附在他的怀抱里,就好像沉入了温暖的湖水一样,让人沉溺其中。姬桓像疯了一样地抱着她,手下丝毫没有留情,好像要将她的寸寸皮肤都搓下来,在她身上的每一个部位留下一个又一个印记。

     他在人前稳重了三十二年,此刻也不过是一个初尝情味的毛头小子,最后甚至再次弄伤了她的右手。

     窗外更深露重,帘内春深似海。

     今日是五日一休,不必上朝,她看得困了,慢慢地再次闭上了眼。当她再次沉沉坠入梦想的时候,枕边人却睁开了眼,盯着她微微地笑了。他拨开她鬓边的发,俯身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吾心挚爱,生生世世。

     阳光洒满了整间屋子,月谣坐在书案前,望着文书有些发愁。姬桓见她迟迟不动,放下书册走了过来。

     “怎么了?”

     月谣看了眼自己受伤的右手,“我没法写字,你帮我代笔吧。”

     姬桓笑了一下,走过去添了墨,道:“这儿?”

     “嗯。”

     月谣口述,姬桓代笔,两人合作,效率奇快,不到半日的功夫便将堆积案头的文书全部处理完毕。月谣把兰茵喊了来,将整理出来的一部分要发去新兵营的文书交给她:“麻烦你跑一趟了。”

     兰茵伸手接过,有口无心地说:“息微怎么还不回来?”

     月谣道:“我让他去查一些事情,一时半刻回不来。”

     兰茵看了一眼姬桓,没有多问就走了。

     姬桓等她离开了,将笔放回笔架,刚要说话,却听月谣忽然说:“帮我给文薇姐写一封信吧,三天后是春祠,陛下会率领宗亲后妃祭奠先祖,我有好些日子没见过文薇姐了,中间有会有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有空,就这个时间能见一见她,你帮我写封信邀约吧。”

     姬桓心有生疑,但没有细想,提笔便在月谣专用的信笺上飞笔疾书。

     月谣吹干了上面的墨迹,望着上面如古松一样字,眼底泛起了一丝凉意。

     春祠是大虞一年开头最重要祭祀,祭祀先祖,歌颂功德,祈求先人保佑一年风调雨顺。这一天天子将会率领后宫众妃和宗亲王族一同去往雍陵,此时文武百官则要侯在雍陵之外。

     文薇深陷流言,天子虽下令禁言,但毕竟三人成虎,加上流言是从新军营出来的,而新军营又是随月谣去往逍遥门平乱,若是旁人他自然不信,可若是新军营的新兵,这便值得推敲了。

     然而即便内心怀疑至深,他还是带上了文薇。年年春祠都有她,若是今年不带了,便是默认那些流言,对文薇不利,更是让他这个天子成为别人的笑柄。

     春祠中间会有半个时辰的时间空出来,文薇取出那封信笺,细细看了一遍,伸手召来一个宫女。

     “这个,你帮我拿去丢了。”

     那宫女并不是贴身伺候她的,只因幽柔早上起来时有些低热,便让她临时顶替了。那宫女唤作颜夕,是个手脚勤快的,幽若一向很喜爱她,文薇便爱屋及乌,也十分信任她。

     “娘娘要去哪里?”

     文薇随口道:“到处走走。”眼睛却向着外边张望,她回头看了一眼颜夕,“你们不必跟来。”

     颜夕望着她离去的方向看了一会儿,四下张望了,转身快步朝反方向跑了……

     约定的地方是雍陵外一个小林子,说是林子,其实也就是几棵树,稍微能遮掩一些行迹罢了。文薇一身白衣,在绿叶并不茂盛的林子里显得有几分明显。

     身后传来脚步声,伴随着枯叶被踩压的声音。她转过身去,看到来人微笑了一下:“师兄。”

     姬桓道:“月儿和燕离还有些事要说,让我来同你说一声。”

     “好,我等会儿。”

     今日的阳光很好,微风和煦,林子里沙沙地响起树叶抖动的声音。

     文薇一袭白衣微微飞起,嘴角衔着微笑。她和姬桓,一个是南冥宗首徒,一个是春秋宗首徒,多有不睦,没想到却在此刻化解恩怨。

     “师兄在帝畿,过得还习惯吗?”

     “嗯。你呢,天子身边,你虽身处高位,却更要小心。”

     风忽然大了,道路上的沙尘扬起来,一下子迷住了文薇的眼,她难受地垂下头去,眼泪水一下子掉了出来。

     “文薇?”姬桓唤了一声她,与此同时的,身后忽然一声暴喝,“齐文薇!”

     姬桓回过头去,只见年轻的天子一身玄色礼服站在后面,身后跟了甘妃、高妃和姜妃,尤其是甘妃,面带幸灾乐祸之色。

     文薇愣了一下,一双眼睛微微泛红,看上去好像哭过一样。

     这副模样落在天子眼中,自然又成了另外一番理解。

     她委屈,她觉得委屈!她将这委屈与别的男子哭诉!好一个贞洁的齐妃!

     他大步走过去,抬手狠狠一巴掌甩了过去,那气势太过凌厉,竟连姬桓都怔了。他下意识地去扶,却被天子当场挡开,文薇半边脸颊疼得几乎麻木,踉跄间摔入了天子的怀里,紧接着肩膀便被狠狠箍住了。

     “齐文薇,你做的好事!”

     文薇捂住脸颊,疼得眉心拧起,张口喊了声陛下,却被天子推开去,背撞在树上,一阵钻心的疼痛。她跪了下去,“陛下——!我和师兄并非您想的那样,我们只是在说话。”

     “说话!?”和曦冷冷一笑,咬牙切齿地将一团被捏皱了的信笺摔在她脸上,“那这是什么!?数日未见、心念不已,雍陵之外、一叙前事!”

     文薇拾起那信笺,眉目间有一丝意外,“陛下……这不是……”

     甘妃踩着窈窕的步子走了过来,独特的甜美声音婉转而起,“合宫上下、民间早已传得沸反盈天,齐妃姐姐也真是,有什么耐不住,非得挑这个时候。春祠可是祭祀祖先的大日子,齐妃是华胥氏的儿媳,怎能在此……”她说了一半,便不再说下去。

     “齐妃姐姐可是我们众妃之首,论才德、武功,哪个不是翘楚。大家都知道逍遥门出有才之士,您和姬掌门有着同门情谊。可这情谊,也要分一分不是?”

     高妃适时地添把火,天子眼底里的怒火果然一发不可收拾。

     姬桓跪下,掷地有声地说:“陛下。草民和娘娘并无任何不轨之情!约见娘娘的是云大人,这封信,也是因为云大人右手受伤,草民代写的。”

     高妃冷笑一声:“姬掌门何必急着澄清自己,把脏水泼给云大人?云大人何在啊?”

     “陛下?”

     月谣的声音宛如及时雨地响起,文薇眼睛一下子亮了。

     “臣,拜见陛下。”月谣快步走至天子身边,单膝跪下。

     “陛下,云大人已经来了,是真是假,一问便知啊!”文薇脸颊已经肿了起来,嘴角渗出一丝血丝,月谣惊呼一声,“齐妃娘娘这是怎么了?”

     和曦在看到月谣后,盛怒终于稍有消退,然而面色仍旧阴沉得可怕。

     “云大人,你为何在此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