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三十五章 回家
    月谣蓦地怔住了。

     因背对着他,所以姬桓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她沉默了。

     姬桓道:“他的眉眼真的和我很像,我查了他的身世,没有任何异常。可是怎么就那么巧,偏偏他就卖入了左司马府,偏偏他就成了你的义子。隐……隐是什么意思呢?”

     他抱得她紧,手交叠在她的胸口,抓着她的手,大冷的天,手上没有半点温度。

     月谣回握住他的手,深深地吸一口气,开口道:“是。”她转过身,与他面对面。

     因转身的动作,被子里一下子涌进许多冷空气,姬桓握住她的肩膀,挡住了凉意。两人面对面,说话时热气都可以喷在对方脸上。

     “隐儿是我们的孩子。”

     姬桓盯着她看,嘴角死死抿着,心跳开始加剧,只有神色依旧冷静。

     “五年前,殷天华从北方矿场出逃,再次反叛,你去往幽都城,整整半年才回来,是那个时候吗?”

     怀胎十月,这么漫长的时间,是难以掩饰的,除非她能离开帝畿。而五年前她长时间离开过帝畿又离开过自己视线的,就只有那一次。

     “是。”

     当初她为了顺利生下隐儿,走了一招险棋,却仍旧没有瞒过天子,高丰带走了孩子,以期用孩子来牵制她,可是和曦千算万算,却算漏了从她手里抱走的,根本不是她的孩子,真正的孩子已经被悄悄转移到了一户不起眼的人家,平凡也平安地活着,直到五年后天子驾崩,才被送回来。

     “你是说……琅轩公主,只是一个平民人家的孩子?”

     当初琅轩入宫的时候,朝廷后宫掀起了轩然大波,可是谁也不知道琅轩的身世,没想到只是一个替代了云隐的棋子。只等着有一天天子动了杀心,这个可怜的女孩子,将代替云隐去死。

     姬桓喉咙动了动,目光变得幽深,月谣感觉到抓自己肩膀的手沉沉往下压了几分,他忽然坐了起来,大股的风涌进被窝里,一下子冷得月谣打了个寒战。

     “为什么瞒着我?”

     月谣也坐了起来,声音低沉沉的:“我只有两条路,要么不要这个孩子;要么辞去庙堂繁务,离开帝畿,可是一离开帝畿,我们都要死。我要孩子,也要千辛万苦才有的如今的地位,哪一个都不想失去。如果告诉了你,你一定会带我离开帝畿,因为你不会看着陛下杀了我们的孩子的。”

     姬桓沉着脸,一句话都不说。

     月谣抓住他的手,轻轻摩着,像是撒娇。

     “难道在你眼里,我就这般不可信任,只要是你想要的,我就不会给?连生孩子这样的大事,你都能瞒着我,若是有三长两短,我连救你都来不及。”

     他猛地抽出手去,一个大步下了床,月谣去抓,却没抓住,眼看着他摔门而去,却最终没有走远,只是站在门口的回廊上,孤零零地看着夜空,一动也不动。

     月谣坐在床上,默默地看着他。

     整整一夜,他就跟个木桩子一样站在门外,不走也不进屋,直到天蒙蒙亮了,才带了一身寒气进了屋。月谣还坐在床头,拿被子捂着身子,一双手却露在外边,冻得都红了。

     姬桓忽然一把抱住她,整个人都

     在颤,不知是外边太寒给冻得,还是因为其他。

     难以想象,在幽都城的时候,她是如何艰难地生下了隐儿。一边要牵制叛军拖延战事,一边要瞒着所有的将士和殷氏众人,还要提防远在帝畿的天子,生完孩子还没几日,就要出战,半刻不得休息……

     这么艰难地时刻,他却没有在身边,甚至半点不知情。

     也是,她就是那样一个人,吃了苦、受了罪,半点不往外说,只用那颗极其冷静的头脑,用最简洁有效的方法解决一切,在她的眼里,世上没有一个人是值得依靠的。

     云隐觉得自从父亲从扶摇城回来后,对自己好像格外好。也不对,其实之前就挺好的,只是那种好像是隔了一层什么,虽然也是十分和蔼的,但少了些亲密。而现在……

     他抱着自己坐在腿上,手把手教自己握笔写字。毕竟还是个小孩儿,虽然聪慧,但是手劲不足,写的字歪歪扭扭的,不过经由姬桓手把手带着,写出来的字也十分秀气了。

     一大一小这么坐着写字快一个时辰了,云隐扭来扭去,想下去玩一会儿,却叫姬桓一把拍了下屁股:“不许乱动。”

     云隐这便不动了,只是心定不住,写出来的字越来越丑。姬桓看他还小,让他老僧入定般写上一个时辰的字,着实有些难了,便松开手,叫他下去。

     见他因为在府里呆得熟悉了,渐渐露出小孩儿脾性来,忍不住笑道:“当年你母亲学习的时候,可比你认真多了。”

     云隐抬头睁大眼睛看着姬桓,问道:“母亲也是父亲教的吗?那父亲也是母亲的老师?”

     姬桓笑得很有耐性:“是啊。”

     “可是我从未听母亲叫您一声老师……”小小的脑袋瓜转得极快,露出为难的神色,“那隐儿看见母亲,是应该喊母亲呢,还是喊……师姐?”

     姬桓噗嗤一声笑了,揉了揉他的脑袋,蹲下来同他说,“自然是喊母亲。”

     他叫丫鬟倒了两杯热白开水,又送上瓜果点心,趁着下午暖阳融融,便与云隐聊天。

     “隐儿,来帝畿这些日子,可想家?”这个家,便是远在幽都城的那个家。

     云隐小脸微沉,垂下目光去:“想。”过了一会儿,又低声说,“想娘了,也想娘做的瓦罐汤……”

     这个娘,便是从小照顾他的殷李氏。在小小的孩童心里,无论月谣对他怎么好,母亲是母亲,娘是娘,这有着本质的区别。

     姬桓瞧着他好不容易养胖了些的小脸耷拉着,一双大眼睛噙着水光,却生生忍着,好生惹人心疼,便将他抱了抱,忽地说:“既然想吃,为父便做给隐儿吃,好不好?”

     隐儿睁大眼睛瞧着他,眼睛里写满了吃惊:“父亲连饭都会做吗?”又问,“还有什么是父亲不会做的?”

     这些时日来,他教他读书识字、教他习武强身,好像天下间没什么他不知道,还听说他是朝廷上的大官儿,现在居然还能做饭?

     姬桓一把就抱起他,架在肩头,像天下间所有的父子一样亲密,笑闹着朝厨房去了。

     因姬桓后来总是给月谣做晚饭,便在厨房旁边又辟了个小厨房出来,专门给他用。云隐一边帮姬桓递柴烧火,一边看

     着他十分熟练地切菜,握惯了长剑的手握起菜刀来,优雅极了,不消一会儿就将瓜果蔬菜切成一排排细长整齐的样子。

     云隐不会做菜,打下手还是熟练的。姬桓要油,便拎着油瓶过去,要盐,就舀起一小点洒下……

     酒……酒在哪里呢?

     他四处找,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小瓶子,闻着有酒味,但是已经空了,便放回原处,继续找起来。

     好不容易在非常隐蔽的角落里找到一个瓶子,打开闻,一股药味,不对。他又拿起旁边一个瓶子,一闻,竟是血腥气。他怀疑自己鼻子坏掉了,又闻了一遍,还真是血腥气,便问:“父亲,您藏着这小瓶子鸡血做什么?”

     姬桓腌肉地手猛地停下来,回头看见云隐抓着那个他本来藏得很好的瓶子,一脸天真无邪地看着自己。

     他若无其事地走过去,将瓶子拿过来又放回去,道:“不是叫你拿酒吗?”他找到放酒的小瓶子,发现空了,便打发他去隔壁大厨房找。

     待云隐走了,他回头看了眼云隐翻过的地方,

     那瓶血不是什么鸡血,而是他的血,连带先前天雨给的方子里的药材,也被一并放着。从发现天雨失踪的时候开始,他就知道事情总有一天会走到不可控制的一面。因此借着每日做饭给月谣的由头,日日在她的饭菜中,下了药……

     他将装了三味药材和血的瓶子收起来,暂时放在高处。

     刚一放好,云隐便抱着一大坛酒回来了。

     姬桓满满当当做了一大桌子的菜,正好赶上月谣回来得早,便叫上云隐一起,难得一家三口一起吃饭了。

     云隐规规矩矩地坐在俩人中间,只要眼睛看什么菜,姬桓就给他夹什么菜,不一会儿小肚子就鼓鼓的了,真是宠爱到了骨子里。

     月谣看他这般样子,暗暗叹一口气,摸了摸云隐的头发,问道:“隐儿今天功课做得怎么样了?练功多少时间?”

     云隐很高兴,今日的饭菜都是他喜欢的幽都城美食,因此多吃了很多,撑得直打饱嗝,拿小手掩着嘴,做出老成持重的样子来,一一回了。

     “母亲,爹说您也是他教的?”

     月谣看了一眼姬桓。

     只不过一顿饭的功夫,称呼便从父亲到爹,可见姬桓在云隐的心中,已经十分亲密可敬了。

     “是啊,你爹是一个很好的老师,你可要好好学。”

     云隐掷地有声地说:“孩儿一定好好学,将来和母亲、和爹一样,做官!”一句话惹得月谣和姬桓同时笑了,三个人的影子映在门窗上,从外边看去,好似一幅其乐融融的年画,叫人看了温馨。

     他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所以很早就要去睡了,姬桓将他送回去后,折道去了小厨房,折腾出一碗银耳百合甜汤来,带着极其淡的血腥味儿。

     回到房间,月谣正在泡脚,他便坐到床沿边,舀一口甜汤,稍稍吹凉了,送到月谣嘴边,温柔地说:“你最近夜里总有咳嗽,喝这个好,我加了许多蜜糖进去,来!”

     月谣笑起来,眼睛里好似藏了星星,叫灯火一照,一闪一闪的,极是动人。姬桓却没有看,只盯着她的嘴唇,一口一口地,将甜汤全喝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