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三章 夜探
    一晃半年过去了,天气炎热起来,春花暮去夏花盛开,一池子的荷花全都绽放了,池子里养了许多锦鲤,红白相间的,在荷花池里游来游去,十分可喜。

     月谣丢了一串鱼食进去,看着它们争先恐后地抢食,神情冷冷的,瞧不出喜怒。

     她穿了一件天青色的薄衫,长发垂落下来,随着夏风微微飘起,垂落在石面上,像是一泉瀑布,墨黑的发间仅簪了两根碧玉簪子,远远看去甚是清冷出尘。

     半年多了,不知道隐儿怎么样了,姬桓说派人去找了,可到现在都没有消息。

     她脸色微微发沉。

     手里的鱼食喂光了,鱼群渐渐散去,吹来的风儿越来越热,身上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浑身起腻,月谣坐不下去了,便要回去。

     如今整日无所事事,白日里便总是犯困,总要睡一个午觉才有精神。

     她侧躺在榻上,打开了窗子,让凉风能吹进来,舒服些。

     姬桓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躺在她的身边,因她不耐热,只一只手搭在她的腰间,也不睡,就那么看着她歇晌。

     月谣没有察觉身后多了一个人,白皙的侧脸对着姬桓,一点声儿也没有地睡着。

     这半年里,她起初不大肯吃饭,后来似乎想通了,一日三餐正常吃了,可身子却不见胖,反而迅速地瘦下去,本就不胖的身子,不堪盈手一握,尽是骨头,抱着甚是硌人。

     那张脸,是再也没有笑过了。

     她似乎觉得热,迷糊间翻了个身,正对他睡着,也正好摆脱了他那只手。

     姬桓稍稍靠后了一些,免得热着她。

     月谣醒了,缓缓睁开眼睛,半点不惊讶眼前多出的身影,片刻之后坐了起来。长发散落下来,随风在姬桓的手臂上来回飘着,像是一根羽毛轻轻在他心上骚动。

     歇午觉期间,月谣脱去了外衣,只穿了一件薄纱小衫,虚虚地拢在身上,透出雪白的肩膀和手臂来,手腕上还套着他送的鸾玉镯子,那是掌门夫人的象征,她从未脱去过。

     他摸上她的手腕,纤细骨瘦,半只手掌就能圈过来,再往上摸去,仍是瘦清清的,没几分肉。可触感却极好,好像在摸一块白玉。她冷了半年,他也禁了半年的欲。此时那薄薄的衣衫贴着她的身子随风晃动,欲遮还羞,拂得他喉头发燥,目光好像粘着在她身上,再也移不开去。

     月谣试图越过他下地,冷不防被他一把拦住,而后整个人摔倒在竹塌上。他一手扣着她的手腕,另一手贴在她的后脑,免得撞到,而后整个人压了下来,又快又狠地堵住了她的嘴。

     月谣心头一震,忙去推他,奈何一只手被扣住,另一只手被他压住,动弹不得。压制了半年的火快要将她整个人都烫化了,月谣只能扭头去躲,那吻便落在她的脸颊和耳垂上,耳朵上的肉突地被叼住,轻轻地咬着,那只手在腰侧流连,不轻不重地捏着,月谣整个人一颤,身子便软了。

     姬桓最是熟悉她的身体,知道如何能让她欢愉。之前半年她心

     中有郁结,所以他不碰她,以免激起她的厌恶。可如今连她自己都没察觉,短短的半年时间,她已经渐渐适应了这无趣平和的日子,一颗不甘的心也慢慢静了下来。

     这个时候,若是能让她再怀上孩子,就彻底稳住了她的心。

     整个过程中,除了最开始她抗拒了一下,接下来便完全由着他了。因是在白日里,所以姬桓没有太过放开,只一次便结束了。事后他将月谣抱在身上,轻轻吻了吻她的头发。

     “郭逊抱了几只小猫来,几个孩子们争着养,你喜欢吗?若喜欢的话,我让他留一只?”

     月谣其实不困,但她不想说话,便闭上眼假装睡觉。

     姬桓又说了一会儿话,见她始终不应,低头一看,她居然又睡着了。眼看时候不早了,他还有一些事情没做完,便将她放回去躺好。

     月谣听到他穿上衣服要走,走了几步却又折回来,而后嘴唇接触到一片柔软,是他又亲吻了下来,不带任何欲望,纯粹是留恋。

     直到房门被打开又关上,她才慢慢睁开眼睛,手指碰了碰嘴唇,清冷的目光一点点软了。

     白日里睡过了,晚上就不大睡得着,月谣坐在窗户边,看着漫天繁星出神。连身后有脚步声靠近都没听见,直到一只手抚上了她的肩膀,才猛地一惊,回过头去。

     房间里烛光明盛,照耀着姬桓的脸庞,温柔得像这窗外的晨星光辉,想起白日里他的所作所为,虽一开始她十分抗拒,但到后来也沉浸其中。她不自然地扭过头去,姬桓却不肯叫她背对自己,轻轻掰过她的肩膀,让她看着自己。

     “用过饭了吗?”

     他当然知道她吃过了,只是寻个由头,想和她说说话。

     月谣垂下眼眸,低低嗯了一声。

     姬桓忽然双手都抓着她的肩膀,弯下身来,两个人挨得极尽,后边就是窗户,她下意识地仰头,却敲到后脑,发出咚得一声。姬桓看着她向后躲,却不阻止,反而更加靠过去,逼得她无可躲避,一双眼睛灼灼地盯着自己,最后眼看着他的唇一点点靠近,落在自己的唇上。

     温暖、柔软……

     不同于白日里的急躁,此刻的姬桓温柔极了,却又透着股不容拒绝的霸道,将她整个人箍在怀里。因他站着、她坐着,所以她不得不仰头接受他的吻,时间一久脖子便难受,就在她觉得脖子快要断了,想推开姬桓的时候,他却忽然弯身将她打横抱了起来,直接往床边走去。

     他将她压在身下,亲她的嘴,亲她的脸颊,亲她的脖子……抱着她在怀中肆意疼爱,比白日里热情更甚。月谣挣不开去,渐渐地也被挑起了火,两人同床共枕多年,即便内心再恨,身体却对他记忆深刻,只需一点儿撩拨,便能让她深陷其中。

     天色已深,直至下半夜,房内的动静才歇了,月谣累极了,这一次是真的睡着了。她伏在姬桓怀里,脸色潮红,嘴唇微肿,一双手还保持着抱着他腰的姿势,睡得一点儿声响也没有。

     姬桓也有些乏,两个人便相拥

     而眠。

     朦胧之间,外边忽然响起一阵不小的动静,似乎有人在喊。因今夜他体力消耗有些多,所以警惕性稍有下降,等彻底清醒时,外边响起弟子的叩门,然后急切又低声说:“掌门!有贼人闯入!”

     姬桓将月谣松开,仔细掖好被子,这才起身快速穿上衣服,打开门。

     “什么情况?”

     那弟子道:“有贼人要闯藏书阁,被我和师兄发现了,那贼人逃走,但不知去向,应该还没出逍遥门。”说话间跟着姬桓往外走。

     整个逍遥门笼罩在姬桓布下的巨大封印中,一般人无法进出,能闯入进来,且一路悄无声息,直接就来到了藏书阁前,足以见得他不仅功力高深,还对逍遥门极为熟悉。

     待他一走,原本关着的窗户被人悄悄推开,随后翻进来一个身影,压着步子接着月光走到了床边,待看清楚床上熟睡的人,那人脸色一喜,然而再看这一地狼藉以及屋中还来不及散去的味道,目光又一下子变冷了。

     他走到床边,推了推月谣。

     “月儿!月儿!”

     月谣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一团黑影,先是一惊,差点要叫出来,然而细看,竟是息微。她差点就要坐起来,幸好很快反应过来自己是光着身子的,便抓着被子,低声问:“你怎么来了?”

     息微道:“我知道你一定没死,便找了过来。快!收拾一下,我带你离开!”

     月谣从回到这里的那一天开始就希望离开,可半年过去了,心早已凉了。更何况……

     “我不走,你走吧,否则该被发现了。”

     “为什么?”他看着她明显被姬桓要过的样子,眼底浮起寒意,“难道你现在还不死心!?”

     月谣道,“我中了净灭化生术,一身内力全被封了,就算跟你走了,我又能去哪里?我什么都做不了。”

     息微其实猜到她内力被废了,所以他先去的藏书阁,但无功而返,他道:“净灭化生术有办法解。”

     月谣却不见得多喜悦。

     “解开咒术,他会死的。”

     息微急道:“他背叛你,将你拘在这里,你竟然还想和他在一起,你疯了不成!”

     月谣笑了一下,带了几分自暴自弃,“就当我疯了吧,也许哪一天我不爱他了,就可以下狠心离开。”

     息微咬了咬牙,“你先跟我走,不必急着解咒,等我找到了既能解咒,又不会伤害姬桓的方法,再解开,好不好?”

     月谣心下有所触动,但仍迟疑。息微又压低了声音,道:“我已经找到隐儿和清和了,还有环环,离开这里,你们就能团聚了。”

     月谣眸子一亮,正要说话,然而外边忽起一阵脚步声,沉稳健快,是姬桓!

     她伸出手来推了一把息微:“快走!”

     接着月光,息微看清楚了那只手,胜雪的肌肤上布满了红紫痕迹,足见方才这屋子里是多么的旖旎春色,但姬桓回来了,他不能再多留,只得咬咬牙,跳窗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