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九章 嘱托
    光阴流转似箭去,群花兢芳争艳,复又叶落成泥,寒暑几度春秋,不知不觉已经是三载了。

     这些年天子的病情反反复复,每每发作起来,总是难以支撑,国政慢慢移交给了太子,太子年幼,便由六官府共同辅佐,一切井然有序,不曾出大岔子。

     齐后仍以养病为由锁在文懿宫,没有人探望,也没有见她出过文懿宫的大门,后宫一应事务,几乎全由姜妃打理。包括那个出身成谜的小公主,也是与姜妃亲近许多。

     眨眼小公主便三岁了,已经能跑能跳了,姜妃试着从小公主的相貌上看出她的母亲大概是谁,可暗中留意了许多人,都找不到相似之人,唯一有可能的便是深藏清辉阁的隐美人,可三年过去了,那个隐美人愣是一次面也没有露过。

     今年年初开始,天子病情忽然加重,几次昏厥,竟连起身都难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姜妃被高丰拦住,满头珠翠在满室烛光下熠熠生光,更衬得她容颜如花,不似闱中病榻上的男子,虽春秋正盛,却已病入膏肓。

     她隐约能看见闱后贴身侍奉的女子身影,不似寻常宫女的打扮,想必那就是让后宫好奇不已的隐美人。

     “陛下病重,我身为后宫妃子不能探望,却让一个小小的隐美人随侍左右,这是什么道理?!出了岔子,谁来担当!”

     高丰微微弯着腰,不卑不亢:“娘娘,这是陛下的旨意,小人只是一个奴才,万万不敢违逆陛下的意思。”

     姜妃想要硬闯,却被两侧的禁卫横剑拦住了。她阴沉地看着那些人,这都是三年前天子挑选的女禁卫,直属天子麾下,忠心耿耿。

     “你们……”

     今日明月当值,自然得冒着得罪她的风险将她拦住,“娘娘,请回吧。陛下若是清醒,一定会召见娘娘的。”

     姜妃忿而拂袖,临走前狠狠剜了明月一眼。

     和曦当晚便醒了,精神十分不济,整个人看上去倦怠极了,他第一个召见的是大冢宰,隐美人也在场,可没有人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就连高丰都被屏退在外。

     明月守在清思殿外面,隐约能看到内殿些许人的光影,只觉得隐美人的影子有几分熟悉,却又说不出来。

     大冢宰年纪大了,没有当晚回府,被赏赐在清思殿住一夜才回去。

     天子这次病得极其严重,入冬以来就再也没有上朝过,就连月谣也已经有将近一个月没见过他了,因此当圣旨降下要她进宫伴驾的时候,她心头一阵发紧。

     和曦病得那么重,忽然要人伴驾,要么是病情好转,要了解最近发生的军政大事,要么就是……

     她捏着圣旨,快速换好了衣服,也不坐轿子,骑马冲出了左司马府。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一踏进清思殿的大门,心头就像被一块巨石压住了。殿内安静极了,飘着极其浓重的药味,那些明亮的烛火无声跳动着,却像来自阴间的接引鬼灯,一点点吸食着人的生气。

     她悄无声息地跪下。

     “陛下,云大人来了。”

     天子睡得极浅,自从醒来后,他好像一直在睡觉,却实际上根本没有睡着,轻轻的一点儿

     声音就能让他清醒。

     “传。”

     月谣来到床前,终于看清楚了他的样子。他太憔悴了,眼窝深深地凹陷下去,眼圈深重,嘴唇干涩泛白,两眼无神、目光浑浊,尤其是他的头发,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全都白了。

     她的心像被什么狠狠撞击了一下,一时间竟不知如何说话了。

     “……陛下。”

     和曦招了招手,她忙走到床边,跪下。

     “陛下,您……觉得好些了吗?”

     和曦是她生命中的贵人,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将她带上云霄。在她心中,天子这两个字,是无比神圣、是无所不能的,她本能地尊敬他,惧怕他。

     他今年才三十七岁,正值壮年,最该是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时候,却成了这般模样,犹如耄耋老人,垂垂地一脚踏入了黄泉。

     她知道天子病重,或许真的撑不过多久了,可真的见到了这一幕,竟然觉得难以接受,脑子嗡嗡的,连思考都迟钝了。

     和曦望着前方,眼神浑浊不堪,好像透过床闱能看到许多别人看不到的情景。

     “月儿……你是朕最喜欢的人,可是朕好像不能再守着你了。”

     这些话像极了情人间最亲密的低语,月谣却顾不得所谓的君臣有别,忙说,“陛下洪福齐天,一定能好起来的!”

     和曦笑了,好像听到一个不可能的笑话,笑得稍稍狠了,头便痛起来。他重重地喘着气,过了许久才缓过来。

     “月儿,接下来……便要让你一个人去战斗了,朕的江山,便要托付给你了。”

     月谣道:“陛下对臣恩重如山,臣一定拼死守住您的江山!一定护住太子殿下!”

     和曦叹息着,“朕只恨,为何不能有百年、千年的生命,能看到大虞,容光焕发、勃勃生机的样子。”他遗憾着,恼恨着,可那些遗憾和恼恨,在命数面前,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待朕百年以后,新政定会受到影响,云卿,朕许你的夏官府、纳言司,你要守住,一定要守住!守住了它们……就是守住了新政。”

     “是!”

     “太子还小,处理政事不够老练,你一定要忠心辅佐太子。大冢宰是三朝元老,若有什么事,可和他商量。”

     “是!”

     “王朝更迭,最是容易出现动荡的时候,你……你要守住王宫,守住帝畿!”

     “是!”

     和曦捂着头,似有些精力不济,久久没有说话,就在月谣以为他已经昏睡过去的时候,他忽然开口:“张复希为人忠厚,你凡事要和他商量,不可心生嫌隙。”

     “臣明白。”

     他忽然握住她的手,明明这般虚弱,手劲却极其大,直掐得她的手起了一圈红痕。

     “你素来备受争议,朕恐你受人陷害,忿而反击,却做出行为出格之事,反而坏事。你要记住!无论如何你都要记住……民心如水流,顺流而下,才是长远计,千万……千万勿要做出违背民心的事来!”

     月谣用力点头。

     “臣谨记陛下的教诲!一定不会做出违背民心的事情来的!”

     和曦深深地看

     着她,浑浊的眼睛里慢慢起了一层水雾。

     原来,终究是要离去的。原来,离去的时候,是那样不舍得。即便他的感情里面充满了利用、欺骗和试探,可还是不舍。真真假假,只有在死亡面前,才变得清晰。

     来世吧,唯愿来世遇上你时,所奉上的……是最诚挚的感情。

     月谣很轻地说:“陛下,王后娘娘一直在文懿宫,她一定很想见您。若是见不到您,她会非常伤心。”

     和曦闭上了眼。

     月谣没能留太久,高丰无声走了进来,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她不得不离开。掀开帷幕之际,和曦的声音低沉地传来。

     “不要再来了,尽好你的职责,不要忘了朕说过的话。”

     她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和曦仰面躺着,神情灰败极了,她心头堵得发慌,张了张口:“臣领旨。”

     王师大营就在帝畿城外,调动五万兵马并不是难事。夏官府虽两人分治,但毕竟以她为尊,新政以来,她的人安插不少,张复希并不占优势。

     整个帝畿的守卫一下子森严起来,进出都受到了严格控制,任何人不得妄议天子,身边若有人妄议,不得知情不报,否则连坐入罪,赐死。

     一时间,帝畿人心涌动,谁都知道快要变天了,可谁也不敢乱说话,百姓来去皆以眼神授意,生怕一张口就被抓进纳言司去。

     夜深了,太子守在和曦病榻边,趁着和曦休息的间隙翻看奏折,这些都是六官府筛选过的,较为重大的奏折,有的已经批过了,只需要他看一下学习一二就可,有的则需要他盖玺朱批才行。

     他今年才十二岁,放在普通人家,正是舞勺之年,而今却被迫快速成长,接管这偌大江山,身上的担子不可谓不重。

     和曦渐渐地醒了,昏黄的烛火照得他的脸色有些暖意,不再那么灰白了,但总透着股古怪的红润感,叫太子看着心里不安。

     太子放下奏折,跪到他的面前,声调有些稚嫩,却掩盖不住担忧:“父王,您醒了,感觉好些了吗?”

     和曦看着旁边堆起来的奏折,欣慰地笑了:“太子在看奏折呢。”

     “是,父王。儿臣在努力学习!”说罢帮和曦坐起来,又在他身后放好软和的垫子。

     “太子,这些年你接触朝政,告诉朕,你认为要经营这偌大江山,最重要的是什么?”

     太子想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道:“是……靠礼法?”

     和曦闭了闭眼,“对,也不对。”他沉沉地说,“帝王之道,在于用人;用人之道,在于制衡。制衡之道,在于一松一严之间。而这松和严,便用礼法去制约。身为帝王,要懂得藏污纳垢,权衡利弊。”

     太子深以为然,却又觉得明白得不是很透彻,有些云里雾里。

     和曦深深叹息,“太子,你还年幼,有些道理,不能深切明白。但是你要记住朕说的话,总有一日,你会明白的。”

     “是,儿臣谨记。”

     和曦忽然叫了一声高丰,后者托着一个精美的托盘,无声无息跪在太子身边。

     太子以为上面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可上面只有一本册子、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