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六章 余毒
    相柳绯不明白怎么送一碗面,事情就发展成了这个地步,身边的人一个个露出了獠牙,即便有人真的忠心,到最后也落得个身死的下场。

     她也师承逍遥门,反抗起来一时间也没人能拿得下她。白绫被丢在了地上,屋子里乱成一团,尸体、桌椅凌乱地倒着,一切都乱了套。

     “你们这些乱臣!姜青丹!你连你哥哥都杀!你不得好死!”

     姜青丹冷冷的,“嫂嫂,何必在这里做无谓的挣扎,只要你认下所有的罪,哥哥自然就安然无恙了。”

     “我不认!这是你们的阴谋!”她的脸颊还残留着被姜青丹掌掴后的伤痕,红肿中带着血丝,这也是她昨夜没有参与宴会的原因。

     月谣道:“姜青云跑了,和大宗伯一起,带着一小股人狼狈逃出了城主府。”

     相柳绯愣住了,“你……”她的目光在月谣和姜青丹之间来去,这才明白过来,“是你们联手,害了青云和大伯?!”

     “害?”月谣冷笑,“在面里下毒的人可不是我?明设宴席,暗布甲兵,意欲毒死我后嫁祸姜青丹,这不都是你的丈夫和大伯做出的好事吗?”

     相柳绯无话可说。

     “成王败寇而已,你们既然有心做这些事,便要学会认罪。”月谣又说,“你可以不认,姜青云在逃,我会将此事上报帝畿,那他可就真的普天之下,没有一处容身之处了。”

     相柳绯哂笑:“真是想不到,当年区区一个贱民,今天也能爬到我的头上……”

     “你认或不认,这个罪名总是要有人来承担的。要么你,要么你的丈夫。”

     相柳绯抿着嘴,嘴角微微下垂,弯出一个委屈又绝望的弧度。许久,才问道,“你说话算话?”

     “自然。”

     “我不信你,你发毒誓。”回之的是月谣的冷笑,“你要我向一个失败者发毒誓,你不觉得可笑吗?”

     相柳绯看着她,只恨当年姜青云那一推没有将她摔死,才有而今这样的祸患。可笑自己先前还希望放低姿态便能和好,想来月谣要将自己置于死地的心,不亚于姜青云的。也是,谁会放过一个屡次三番要杀害自己的人呢?现在自己插翅难逃,必死无疑,姜青云却有无限机会,将罪责揽到自己身上,他日他一定能东山再起!

     到时,再报仇雪恨、亦不迟!

     一封认罪书字迹潦草,写得极快,她颤抖着指尖盖上指印,眼泪大颗大颗掉了下来。

     “月谣。”她头一次这么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的柔弱无助,忽然笑了,“你真的很厉害……韩师姐说的没错,你是个祸害。”

     月谣只笑不语,拿上认罪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对上相柳绯的目光,道,“世子夫人还在等什么?难道真的要等我们动手吗?”

     有人眼明手快地捡起白绫,递到了相柳绯的手边。

     她慢腾腾地接过白绫,忽然长笑几声,像是感慨,又像怨恨,“纵使机关算尽又如何,转来转去终是空……!”她望着

     月谣,“这句话,送给我自己,也送给你。”

     月谣没再理会她,转身带着人走了出去,将屋子四面都严守起来。

     院子里寂静极了,只有偶尔几声鸟儿的啼叫,隐约可以听到风吹落枯枝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冷气,吹进人的四肢百骸里。

     鹊尾城的冬天,还是这般地冷。

     重物被推倒的声音传来,姜青丹紧绷着的脸终于缓和下来,他望着东方天空如虹织锦般的彩霞,语气里掩盖不住喜悦。

     “可怜我那嫂嫂,一厢痴心错付,怕是要去阴间和哥哥叙情了。”

     月谣冷冷地说:“胡说什么,姜青云不是和他的大伯一起逃走了吗?”

     姜青丹会意,忙附和:“是是是!我那不成器的哥哥和大伯畏罪出逃,杳无音信了。”

     月谣道:“断魂散备好了吗?”

     “这……真吃啊?”

     月谣看了他一眼,“我若不中毒,昨晚的事情,能有几个人信?”

     断魂散一如其名,服下之后若三个时辰内不解毒,便是神仙也难救回。

     城伯带着一万兵士就守在城主府外,整个晚上,别说人,就是一只飞鸟也没有离开过。天色渐渐地亮了,紧闭了一夜的大门终于被打开,姜青丹一脸倦色地走了出来,对着他揖了一礼,十分沉痛且疲惫地说:“城伯大人……府中发生惊变,还请主持公道!”

     城伯道:“我明白,特使可安好?”

     “特使中毒,幸好已经解了,如今正歇着休息。一切有劳城伯大人上奏帝畿,为我姜氏和特使大人主持公道。”

     城伯点点头,十分地淡然镇定,“这是自然,我奉命驻守鹊尾城,这是我的职责。二公子不必担心,帝畿定会给二公子和特使大人一个公道。”

     从鹊尾城到帝畿,快马加鞭一来一回,少说也要十天。这十天姜青丹也不得闲,姜氏宗族中不乏有人保持中立,骤然听闻这件事,全部围着他要一个真相。

     好在他平素低调,对外谦虚温和,不似姜青云跋扈有心计,那些个长辈心里多少偏向他,再加上月谣中毒仍躺床上下不来,更增加了真实性。

     风向慢慢地就变了。

     十日后,帝畿的旨意便到了,全力缉拿“在逃”的姜青云和姜正佟,曾经风光无限的世子夫人被除出族谱,不入祖坟,不配庙享。城主之位由姜青丹接任,择吉日受封。

     月谣躺在床上,脸色依旧不好,即便当时很快就服了解药,可仍没少受苦,吐了一碗又一碗的血,黑漆漆的,甚是恐怖。清和急得差点哭了,没日没夜地守着,好在她昏睡一天一夜后,终于平安醒转。

     月谣一张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一双布满血丝的大泡眼,忍不住笑了。

     “哭什么呢,又不是不知道我会醒……”她说的有气无力,“乖了,快去倒杯水来。”

     “是!”

     她养病期间,一应事务全由清和照顾,其余人近不得身,即便姜青丹,也要在外间

     说话。少了外人打扰,她好得便快些。

     又过七日,便是姜青丹受封城主之位的大日子,尽管大夫不建议她顶着寒风在外主持继任大典,她仍着一身祭服,站在了祭台上。

     祭祀大典繁琐冗长,从祭天燔柴,到宣读圣旨,再到赐胙授印……结束时已近傍晚。

     月谣一点点失去血色,要不是清和搀得稳,怕是就要昏过去。

     姜青丹想留她在鹊尾城多休养一段时间,她却歇了三天便准备拔营回帝畿。

     “大人,您现在余毒还没清理干净,仓促上路,舟车劳顿,身体受不住的。”

     月谣喝着茶,精气神看上去都不错,“无碍,我的身体,受得住。”

     清和还想劝,却架不住她主意已定,只得回去收拾东西,第二日一早便出发了。

     姜青丹亲自带人送出三十里外,目送大军如一条巨龙一般朝着西方蜿蜒前行,笑容一点点收尽了。

     与月谣的里应外合,他终于夺得了城主的位置,可她的那些内应,却像一根鱼刺一样扎在喉咙里,叫人难以下咽。三年前月谣来的第一封信的时候,他就知道鹊尾城中有许多她的人,那些人或在城主府里,或在守卫军里,又或者化为市井,时刻向她传递鹊尾城的一举一动。

     可是那些内应,他只知一二,却不知全部,如今虽有城主的头衔,怕是事事都要受到帝畿的掣肘了!

     可恨!

     回到帝畿的时候,月谣的余毒便发作了,黑血就跟不要命似的往外吐,清和忙吩咐人先去府里请廖回春准备,一边让人准备软轿,飞快将人抬回去。

     “月儿怎么了!?”

     清和本觉得手忙脚乱,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忽听这道声音,心下意识地安了,“姬掌门?您回来了!”

     姬桓前一天刚刚回来,刚回来便听到鹊尾城的惊变,本想去鹊尾城,却听到月谣已经返程,大概这两日便到了,心就定了。可还没定一会儿,便见到这样的情景,整个人如坠寒冰深渊。

     月谣还在吐血,脸色快速灰败下去,连手指都无力地垂了下去。廖回春几乎是被人架着提过来的,还没停下来喘几口气,便被按着看病。

     他一看到月谣的脸色便知道了端倪,惊道,“……这,这是中毒了?知道是什么毒吗?”

     清和忙说:“是断魂散的余毒,我这里有解药。”

     廖回春把了脉,又看了她的舌苔等,这才接过解药,细细看了闻了,一颗心才稍稍放了下来,“大人这是余毒未清,加上舟车劳顿,兼有体寒。到时候这解药配上我的汤剂,连吃七天,会好转的。”

     清和松了一口气,等着廖回春开了方子,快步退下了。临走时清退了房间内侍奉的丫鬟,将姬桓一人留在里边。

     临合上门之际,她回头看了一眼,却见姬桓坐在床头,目光温润深沉,如瀚海云涌,乌黑的眼眸里晶光闪烁,像覆盖了一层薄薄的晨雾玉露。

     竟是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