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章 失踪
    陈媚巧彻底懵了,“姐……姐姐?”

     那北方三百里弹丸之地,几乎没有开化,民众都是从邻周迁徙过去的,唯一有的不过是一座矿山,半寸能耕种的农田都没有,可以说是要什么没有什么的蛮荒之地。等它发展成一座真正的城,少说也要十年,让她去那样一个地方,可以算是流放了。

     “不!不!姐姐,就让我陪在你身边吧!就让我像个丫头一样伺候你吧,如果你想打我骂我都可以!求求你别让我去北方,我不想去!姐姐!求求你!”

     大概是觉得她太过聒噪,月谣一把捏住她脸颊,“先前你硬是要和大哥一起住,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吗?”

     陈媚巧被捏得生疼,却发不出声音来。

     “我和大哥当你是亲妹子,你要什么就给什么,可唯独你不能动我们的枕边人。你太贪心了!”她猛地甩开手,陈媚巧的脸一下子偏过去,只听月谣在头顶慵雅又缓慢地说,“我能有今天的地位,你不会以为靠的是心慈手软吧。”

     陈媚巧捂着脸,又惊又惧地看着她。

     月谣站了起来,遮挡住了窗外所有的阳光,落下巨大的阴影,一下子将她笼罩住。

     “收拾收拾,中午之前就出发。哥哥那边,我会解释的。”

     陈媚巧从未见过她这般模样,就好象一头沉睡的狮子终于开始苏醒,张口露出了恐怖的獠牙……

     燕离得到消息已经是七八天后的事了,月谣是在收到了陈媚巧已经在扶摇城安顿下来的消息后,才告诉的他,所以即便他怒气冲冲地找上门来,也来不及了。

     “你为什么要把她送到那个地方去?那里又冷又什么都没有,眼看就要入冬了,你叫她一个女孩子怎么生活?”

     月谣放下书,抬头看着他。

     “大哥,还当她是妹妹?”

     燕离眉头一拧,“你这是什么话?”

     此时清和进来为燕离奉上一杯茶,复又屈膝无声退下。月谣催促道,“瞧大哥这般行色匆匆,我又不会跑。既然来了我这里,不如先喝口茶,免得浪费了清和的手艺。”

     燕离这才觉得有些口渴,便咕咚咕咚牛饮了茶,继续不悦地看着月谣。

     月谣似乎早有准备,也不恼,慢慢说道:“巧儿的心思,我是越来越不懂了。说起来她也大了,又是嫁过人的,合该知道什么是男女有别。可是先前她住在哥哥家里,每每到了晚上都要哥哥陪着她睡,这是什么道理?哪怕是亲兄妹,长大了也要顾忌一下,更何况是结义兄妹呢?”

     燕离听出她话里头的意思了,“你什么意思?你是说巧儿喜欢我?”他觉得可笑,也就真的笑出来了,但是语气却冷冷的,“我们认识那么久,她若是喜欢我,我早就知道了,岂会等到现在?”

     月谣道:“大哥这话我也是听不懂了,难道说要是巧儿早些向哥哥表白,哥哥就不会喜欢明月了吗?”

     提到明月,燕离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古怪,似乎有一股气憋在心里,想撒又

     撒不出来,叫人胸口发闷。

     “在说巧儿的事,说旁人做什么?”

     月谣道,“巧儿已经变了,她不再是那个柔弱单纯的妹妹了,她知道什么是荣华富贵,什么是手段心机。我之与她,有求必应,她之与我,却是觊觎姬桓、趁虚而入。哥哥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燕离睁大眼睛看着她,似乎觉得不可思议,张了张口,半天才略有讪讪色,“这种事……你可以交给我,我来照顾她。”

     月谣又问:“那你把明月置于何地呢?她是你的妻子,难道你要每天晚上陪着你的干妹妹吗?”

     燕离不说话了。

     “哥哥,明月是你的枕边人,在这个世上,她才是你最亲的人。”

     燕离别过头去,他抓起杯子就要喝,然而一打开盖子,却发现里面一滴水也没有,原是刚才自己气怒交加,一口气把水喝光了。

     月谣看出他神色怪异,终于起了疑,“怎么提起明月你脸色那么奇怪,难道你们吵架了?”

     燕离仍是闭口不言。

     他越是这副样子,越是叫人起疑。月谣原是安插了几个人在燕府的,后来见他们小夫妻的感情越来越好,也就渐渐地不上心了,没想到这一不上心,便出了问题。

     “糊涂!”她嚯地站了起来,因太过惊怒,一下子血气上涌,脑子有些发胀,她扶住椅子稳了稳身形,压着火气问,“到底什么事,要休妻这么严重?”

     燕离简单把这件事说了,脸上是一副早就知道她会有这反应的冷淡。

     “你不是早就知道吗?”

     “知道什么?”

     他沉默了一下,五指无意识地收拢,“殷慕凌。”

     月谣心头一凉,“谁告诉你的?”

     “重要吗?她已亲口承认。”他冷笑一声,却是自嘲,“我终于知道她为何如此不情愿。既然她无心于我,我又何必强人所难?”

     月谣想起前些日子明月还在为移情燕离、深觉自己的过去对不起燕离而难过,怎么可能承认自己心里藏着别的人呢?

     “这件事我知道。”她看见燕离无声冷笑,道,“她和殷慕凌是同门师兄妹,也有过一段感情,可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她若是还倾心殷慕凌,为什么会为你伤情呢?”

     燕离却是不信。

     “人都是有感情的,你对她的好,她岂能不知?前些日子她还和我说,觉得很对不起你,想好好跟你过下去。她人都是你的了,心也系在了你身上,你为什么要将她放开?!”

     燕离慢慢抬起头,眼底里出现一丝惊讶,像是黎明到来时的第一缕曙光,一点点绽放光芒。

     “可是……”他有些喃喃的,“她为什么要承认?”

     “可是你说了什么令人伤心的话,叫她绝望,无心再辩解?”

     燕离的神色变得难看极了。

     月谣道:“哥哥,你想和明月在一起吗?”

     他点了点头,觉得懊悔极了,深深地抚额,一双眼睛泛红

     ,“休书已下,她怕是不会原谅我了……”

     当日他得知了殷慕凌的事,异常恼怒,又得到了明月的亲口承认,便再也听不进任何解释,只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白白当了个傻子,恨不得立刻将人撵出去,再也不见。

     事实上他确实那么做了,他飞快写下了休书,因太过恼怒,握笔的手连连发抖,好几个字甚至难以辨认。他将休书直接甩到追来的明月脸上,本想立刻拂袖离去,却见明月一张小脸苍白,眼睛红红的,好像哭过,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一下子被击中,又酸又疼,便强行按捺住怒火,问她是不是有什么要解释的。

     然而明月看到了休书上的内容,整个人都怔住了。

     过了许久,恍如隔世般的久,才气若游丝地说:“没什么好解释的。”她紧紧捏着休书,像是要捏碎什么一样地用力,竟然还笑了一下,“谢谢你,给我自由。”

     她走了,没有一丝犹豫。然而转身的肩膀,却在一刹那颓落下来,像是灵魂被抽干一样,蹒跚而去。

     当时的燕离被盛怒笼罩,完全没有察觉什么。

     而今想起来,那迎着风漂着的水珠,不是天上偶然落下的雨点,而是她的眼泪。背对着自己微微摇晃的步伐,也并不是明快的,而是伤心绝望的。

     “你说了什么?”月谣问。

     那一封休书,字迹潦草,字数寥寥,究其休妻之故,不过二字淫佚而已。

     这几乎是在羞辱了。

     啪——!

     月谣毫不犹豫甩了他一巴掌。

     “这是我为明月打你的。若是你不能寻回她、乞求她的原谅,我也不会原谅你!”

     她立刻就去了白府,燕离也跟着,然而两人到了白府,却见白家二老一脸茫然。

     “明月没有回来过,怎么?”

     白夫人见燕离脸上包着纱布,神色有异,敏锐地觉察有什么问题,整个人有些紧绷,“可是明月有什么事?”

     燕离神色闪烁,正要说话,却被月谣悄悄按了按手,紧接着她说:“无事,只是嫂子今日说要去城外寺庙上香,结束后就回娘家一趟,我们以为她已回来了,便自己寻摸过来。”她看了眼燕离,“我大哥也是,只不过嫂子离开片刻,便魂不守舍了,一不小心摔了,还将自己的脸摔破,这才忙不迭来找嫂子,想着嫂子赶紧回去呢!”

     白夫人和自家老爷对视一眼,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

     从离开燕府到今日已有段时间了,她竟不曾回娘家,那会去哪里?她一个女孩子,身无分文的,能去哪里?

     燕离不敢想下去,屁股上就像沾了钉子,再也坐不住了,于是和白家二老稍稍寒暄几句,便和月谣风驰电掣般地走了。

     他懊悔极了,可如今懊悔也没用了。

     “明月在这里没几个朋友,许是投宿到某个客栈了,但愿她没事,还在帝畿。”月谣虽恼恨燕离,但见他这般着急,忍不住安慰,“我会遣人去找,就是把帝畿掘地三尺,也要找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