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六章 禅位
    华胥晟“病”了几个月,突然出现在朝堂上,一些官员们暗暗高兴,像是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说话声都硬了些。

     月谣腰间佩着少和剑,虽拿剑鞘挡住了剑芒,但还是掩不住一身杀气。她瞧着华胥晟,他和往常一样,龙袍在身,十二根五彩玉坠成的缫旒微微地晃动着,然而手指藏在宽大的袖中,从她这个角度看去,可以看到拳头紧紧地攥着。

     底下是小宰的恭维,他没听清楚,脑子里嗡嗡的,直到底下忽然寂静了,才恍然回过神来,张了张嘴,声音像是一张被晒干了的大饼,干巴巴的,好似轻轻一掰就要碎了:

     “朕自登基以来,五服烽烟四起,天下荡覆。朕日日忧心,殚精竭虑,然祸难既积,虞德湮微,非朕能挽倾颓之势。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故朕愿逊位别宫,敬禅大司马。”

     他一说完,方小壶便取出诏书,高声念起。

     然而还没念完,便被小宰打断:“陛下怎能禅位!这江山是大虞的天下!岂是一个女流之辈能坐拥的!”

     紧接着好几个文臣也跳了出来,史官甚至用那双握惯了笔的手指着月谣,“阴谲妇孺!竟敢胁迫天子禅位!天理昭昭,察察为明,你就不怕遗臭万年吗!”

     云隐站在月谣身侧,看着原本还唯唯诺诺不敢反对母亲的人,像是一只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炸毛跳脚,眉头蹙起。

     小宰是文官,站在月谣等武官对面,唾沫星子横飞,正骂得痛快,忽然眼前一道寒光闪过,脖子像是漏了气的皮袋子,血噗地一声喷涌出来,当场溅在身边好几个文官脸上,惊得他们一下子跟死鸭子一样,噤了声。

     小宰轰然倒在地上,手捂着脖子,似乎要去堵漏掉的地方,可无论怎么堵,那血就跟泉涌一样,很快就睁着眼睛……咽气了。

     史官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眼睛里闪烁着惊恐、震怒的光泽,指着许真怒喝:“许真!你……!你竟敢斩杀朝廷命官!”

     殿外呼啦啦进来许多人,清一色黑甲长剑,将方才出声骂过月谣的人全部拿住。

     华胥晟脸色雪白,藏在宽大龙袍下的整个人绷不住地颤抖。他看向月谣,却见她神情淡然,仿佛方才发生的不过是一场闹剧,对着方小壶淡淡地说:“方内侍,继续。”

     方小壶捧着诏书的手也开始打颤,声音像是绷紧了的琴弦。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故朕钦顺天命,逊位别宫,敬禅大司马。愿新帝一匡颓运,兴灭继绝,天下归心。”

     月谣走上台阶。

     华胥晟站了起来,额前的琉冕剧烈摇晃,挪着步子退到了一旁,五指垂在广袖中,狠狠地攥紧了,眼眶里蓄着泪水,屈辱又不甘地滑落衣襟。

     方小壶捧着退位诏书,跪在了她面前。

     月谣接过诏书,唇角一弯,眼睛里却并无多少笑意。她对上华胥晟战战兢兢的目光,眉梢一跳:“臣必不负陛下所托,必使天下国泰民安,海内晏如。”

     她慢慢地走到龙椅前,那龙椅纯铜所铸,鎏金漆面,明光下流光辉盛,仿佛集天下所有的光泽于一身。

     她缓慢地坐了下去,静静注视着群臣,目光像

     是出鞘的利剑,挟着肃杀的气息,又像寒冬的劲风,所及之处,寸草不生。

     无极宫内一片寂静。

     片刻,像是寒冬过后第一簇冒出头的青草一般,许真跪下去,喊了声陛下英明,紧接着百官们犹如雨后春笋一般,此起彼伏地跪了下去。

     “陛下英明——!”

     复又纷纷对月谣朝拜:“臣等拜见新帝,愿天下升平、五服共和,新帝万岁万岁万万岁——!”

     仍是有那不肯屈服的,被禁卫们拿下,嘴里不断骂着,像是一锅坏了粥的老鼠屎。史官仰天长啸,“先王啊——!陛下——!臣无能!大虞江山亡于我手,臣不堪跟随贼子,唯有以死明志!”干枯瘦弱的身子像是突然得了大力,竟一把推开禁卫,朝着柱子一头撞去,当场殒命。

     月谣冷笑一声,回头瞧着华胥晟,华胥晟呼吸一紧,慌张之间忙摆手:“朕……朕……我不知道啊。”

     他急于“自证清白”的模样落入那些个不肯屈服月谣的忠臣眼里,内心纷纷大为震撼。

     哪怕他稍稍露出些气节,他们就是拼上全部身家性命也愿意与月谣抗衡到底,可这个天子,竟然半点没有骨气……可惜了史官和小宰的牺牲,竟显得那般可笑。

     他们暗暗叹息,在禁卫们的押制下,终于低下了头,陆续跪了下去。

     头顶响起坚冷的女声,如金石交击,冷冽清晰。

     “朕初登帝位,百废待兴,唯愿天下雍熙,故定国号为雍。大雍立储,乃天下之本,册封云隐为太子,正位东宫,以承万年帝统。”

     “夏官府不可一日无长,封棠摩云为左司马,夏叙为右司马,共领夏官府。另追封息微为护国大司马,待朕百年之后,合葬王陵。”

     百官伏地。

     月谣瞥了一眼一同跪在地上的华胥晟,这才缓缓开口:“先主禅位,朕不胜感激,敕封卿为安乐公,定居帝畿,一应礼制照旧,诸卿不可心生怠慢。”

     百官皆颂:“陛下英明——!”

     华胥晟伏在地上谢恩,耳畔听着百官的颂词,他听惯了别人对自己说那四个字,如今被用在月谣身上,心就像被扭成了麻花,气的很,却不得不做小伏低,所有的眼泪和屈辱只得流进心里。

     他的新府邸就在原来张复希的府邸上进行扩建改造,比王宫小了很多,但是待遇没有变,美姬曲乐日日不断,白日里不需要处理那些烦人的奏折,晚上也没有人叨叨他要雨露均沾,华胥晟战战兢兢地住了一段时间,发现日子就跟神仙一样,慢慢地竟也放下了戒心。

     登基大典就定在十日后,因早有准备,所以不会显得很仓促。

     自从华胥晟禅位后,帝畿的出入就变得严格起来,城门口的队伍每天都拉得很长,一入夜就有守卫巡逻,稍稍可疑的人便会被带到纳言司,整座帝畿透着一股剑拔弩张。

     共工城和君子城已聚集十万人马,沿途征召义军,已朝着帝畿进发。皮母城和比翼城亦蠢蠢欲动,随时都有可能跟随造反,如今天下的局势越发紧张,随时都有可能一触即发。

     但这些对生活在帝畿的百姓们而言,显得有些遥远。

     入了冬,原本做夏天凉茶生

     意的小贩改卖馄饨面条,大冷的天,一大碗热乎乎的面汤下去,整个人都暖洋洋的。

     一个年轻人在摊子前坐下,要了一碗面。小贩头也不抬地应下,不多一会儿,一晚热气腾腾的面条就出锅了,他弯腰客气地送到那人面前,目光先是接触到他放在桌子上的剑,心里嚯地叹了一声,觉得这剑可真是漂亮!再抬头看他一眼,又是觉得惊奇。

     方才听他声音,以为是个年轻人,看样貌也觉得年纪不大,但他这一身的气度,像是经历了百年的沉浮与沧桑,处变不惊、从容不迫,眉宇之间有着一股浑然天成的正气,倒真有几分山里头遁世几百年的老仙人气质呢!

     那人道了声谢,取过筷子便要食用,却忽然抬起了头,朝着西北方看过去,眉头微微一蹙。

     小贩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听得耳边钟声更迭,便笑起来说,“这是宫里在举行登基大典呢!听说大虞已经没了,新帝改了国号为雍。”又说,“唉!对我们老百姓来讲,谁做天子不一样呢?能让我们吃得饱穿得暖,那就行了!”

     那小贩是个话唠,反正现在也没其他客人,便坐下来唠嗑。

     “我听说新帝是个女的,可真了不起。要说啊,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我家那婆娘就不行,天天好吃懒做,干啥啥不成。不过这新帝登基,不知后宫要如何处理,莫非也要学男子开辟个三宫六院么?不过我倒是听说新帝追封了一个人为镇国……啊,不是,是护国大司马,将来还要合葬呢!要说来也真是深情呀!不知咱这太子,是不是护国大司马的种呢!”

     他说得兴起,全然没注意客人脸色变化。

     “诶!小哥你见过龙吗?我可见过!前几个月,一条好大的黑甲巨龙在天上飞呢!当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想想,可不就是老天暗示要改朝换代了嘛!”

     那人低头开始吃面,闻言淡淡地说:“那是九头??,是妖蛟。”

     “哈!小哥你知道?”

     耳畔隐隐约约的钟声结束,天空中忽然传来扑棱棱的声音,像是有一群又一群的鸟儿铺天盖地地飞来。小贩抬头,忍不住嚯地一声惊呼,“小哥快看!好多鸟!五彩的,是凤凰吗!”

     “是当扈。”凶禽。

     “什么是当扈?”小贩转过头去,却见旁边哪里还有人,只余下一碗几乎没动的面条和银钱。

     姬桓站在宫外,五彩琉璃瓦微微反射着阳光,像是片片龙鳞,安静地贴在每一座宫殿上方。高墙一重又一重,将一切都隔绝开来……当扈成群结队地从头顶飞过,一身身五彩锦羽,真如传说中的凤鸟一般。

     寻常天子登基,都是事先搜罗好百鸟再放出,营造出一种百鸟朝凤的祥瑞景象来。而月谣登基却是铺天盖地的五彩锦羽鸟,百姓大多没见识,一定会认为是凤凰,这更加深了她在百姓心中神圣不可推翻的地位。

     命运可真奇妙,谁能想到当初在藏书阁、那昏黄的灯光下,由自己一字一句教出来的小姑娘,有朝一日会登上这九五之尊的位置呢?

     她终于得到了这个位置,可她的身边,又站着谁呢?

     他的耳畔不期然响起小贩说过的话,脸色微微沉下去,嘴巴紧紧抿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