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水龙卷
    大爹威风凛凛站立在河边,河风吹拂着他斑白的发梢。

     那河里的东西如同蹿天火炮一样从河里跃了起来,是条大鲤鱼,它通体金黄,拳头大小的鳞片覆盖在身上。

     这么大的鲤鱼,一口就能将人给吞下去。

     鲤鱼朝着法坛就飞了去,大爹没有丝毫的慌张,而是身体往右边一闪,身体侧身绕过那已经上岸的大鲤鱼。

     大鲤鱼上了岸,身体在岸边的石灰里来回摆动,金黄的鳞片上面沾满了白色的生石灰。

     鲤鱼身体上有水,沾了生石灰后身体青烟四起。

     估计鲤鱼受不了生石灰产生的高温,在岸上剧烈跳动着,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声音,听着就像是老牛的低吟声。

     难道这条大鲤鱼就是河君。

     那些围观的人见大鲤鱼被困,无不从河边的田野里冲了到了河岸边上。

     人们站在几米开外,抓起生石灰就朝着鲤鱼抛去,女人们就拿着水桶往它身上洒水。

     大爹招呼着几个壮年男人拿着绳索,左右上下缠绕在大鲤鱼的身体上,用力往更远的岸边拉去。

     鲤鱼虽然力大无比,可是也经不起几十个人的力量。

     大鲤鱼在离岸边十几米开外的地方折腾了几下就没了动静,身后掉落着无数金黄鳞片。

     我看得有些揪心,远远的就能看到大鲤鱼没了精气神,嘴巴一张一合的,似乎是在祈求人们能给一点水喝。

     一个村里的小男孩走到了大鲤鱼跟前,手里捧着生石灰就朝着鲤鱼嘴巴里扔了去。

     有时候人其实比鬼和妖怪都要可怕。

     强烈的太阳光照耀在大鲤鱼身上,身上灰白的生石灰沾了水一直冒着青烟,大鲤鱼的嘴巴终于闭上了,那巨大的眼睛怒睁着,里面生了一层厚实白色的膜。

     大爹在已经被撞散的法坛周围找到了那把铜钱串子剑,来到了大鲤鱼身边,人群里高呼着‘杀了鱼妖。杀了妖怪,为死去的人报仇’。

     大爹将铜钱串子剑插入鲤鱼的身体里,剑口插入的地方流淌出了鲜血。

     许多都学着大爹的样子拿着刀子插入鲤鱼的身体里,这感觉就像是无数的蚂蚁爬上了一块食物,正在将食物分割。

     我是看着众人将巨大鲤鱼给切割成块的,在河岸上留下了一幅巨大的骨架。

     我以为大鲤鱼就是河里的河君,现在已经被杀,人们就会离去,可是大爹却站在河边继续指使着村民朝河里抛洒生石灰。

     更可恶的是人们还将那已经分割成块的鲤鱼肉抛洒到河里,一坨坨鲤鱼肉在浓白浑浊的河面上漂浮了几面后就沉了下去。

     大爹的目标并不是刚刚那条大鲤鱼,真正的河神还没现身。

     我在山洞里一直盯着河边的动静,饿了的时候就啃苞米,眼见着天色愈发的阴沉了起来,原本晴朗的天空却在净身河上空生了一团乌黑的云。

     那云呈现出陀螺状,似是在低空盘旋着,下面蜿蜒的一条触手一样的东西。

     在黑云下面竟然下起了滂沱大雨,那些雨水打河面上,水花四溅。

     奇怪的黑云惊呆了众人,估计是因为害怕,许多人围拢到了大爹的身边。

     大爹伫立在河边盯着黑云望了一会儿,忽然兴奋了起来,然后朝着河面大声吼道:“河君你个狗日的,快给我滚出来,爷爷我在岸上等着你。”

     他推搡着众人,命令村民快点往河里倾倒生石灰。

     所有人都愣住了,似是没有听见大爹的声音。

     大爹几乎是拉着村长林大福来到那个装着小倩的铁笼子的,几个男人也凑到了一起,他们把那个铁笼子慢慢推到了河边,只见那圆圆的铁笼子咕噜咕噜滚了几下后就要掉入河里了。

     我再也忍不住了,站在洞口就大声呐喊着:“不要……”

     所有的人环顾了四周,最后目光齐刷刷的朝我投了了过来。

     我从山洞下面的小道歪歪斜斜朝着河边奔去,我在内心里不停喊着,千万不要推下去,小道的路有些崎岖,我摔了几个跟头。

     当我来到河边的时候,那铁笼子已经滚到了浅水的地方,小倩在里面双手紧紧抓着铁笼子,神情凝望着我。

     “林一生,你别过来,这里危险。”

     她嘶声力竭的喊着。

     我还没靠近,几个叔伯已经将我按倒在地上,他们反手抓着我的双臂,膝盖顶在我的背脊上。

     “婆娘……”

     叔伯朝我吐着口水,唾骂着:“林一生,你还执迷不悟,难道你不知道你婆娘是妖怪吗?”

     我的牙齿咬着嘴唇,大声吼着:“管他什么妖怪,我只知道她是我林一生的婆娘,我们拜过堂睡过一张床,以后我们就生死与共。”

     河水已经漫过了小倩的下巴,她努力将脑袋伸了出来,然后朝着我的方向大声吼着:“林一生,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

     我被叔伯给架着来到了大爹的跟前,他拿着那把铜钱串子剑对准我的胸膛,然后大声吼着:“妖迷心窍的东西,等我一会儿抓住河君,你也得死。”

     林大福瞪大了眼睛盯着大爹,嘴巴微微张开了,随着吞咽口水的动作后又闭了嘴。

     他如此反复了几次,最终张嘴问道:“林老爹,这林一生该怎么处理,是不是杀了他。”

     “不着急,原本还怕抓不到他,现在他倒是不请自来。等我抓住河君,这林一生就是引子,河君为药,熬制的丹药就可以延年益寿,全村的人一人一颗。”

     林大福有些兴奋。

     “来几个人,把林一生给我看严了,别跑了。”

     河里装着小倩的那个铁笼子已经沉入了河底,铁链哐当哐当不停往下沉。

     在河边有一株大柳树,水柳的树干有一个成年男人的腰那么粗,铁链的一头被锁死在那柳树上面。

     铁链下了水,拉的很值。

     林大福皱着眉头,时而望着天空那团怪异的黑云,时而低头瞅瞅河里。河里什么反应都没有,天上的那团黑云依然在不停旋转。

     “林老爹,还的等多久?”

     大爹盯着河里,并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那河中央竟然泛起了涟漪,一大团水旋在不停转动着。大爹和旁边的一个小伙子耳语了一番,那小伙子迅速带着几个人离开了河岸。

     小伙子回来的时候身后是一架弩弓,那弩弓巨大,几个男人抬得汗如雨下。

     弩弓后面是两个小伙子抬着几根巨大的箭,那些箭尖还带着倒刺,后面还系着很粗的麻绳,看来大爹并不只是准备了石灰。

     这一切都像是他精心策划安排的一样,看来河君和林癞子所说的并不是空穴来风。

     我朝着大爹大声喊着:“你到底想要得到什么?”

     “我想要得到什么,你可以问一下你爹,没准他会如实告诉你。今天河君我是志在必得,鬼挡灭鬼,佛挡杀佛。”

     大爹露出一副奸佞的微笑。

     弩弓被架在河岸上,那巨大的粗麻绳被牢牢系在岸边的一块巨石上面。

     我不停挣扎着,可是无济于事。

     系在水柳上面的铁链有动静了,那铁链哐当哐当作响,仿佛下面有什么东西在拽着铁笼子,水下面的东西力量奇大。

     刚刚水面的那个旋涡忽然震荡了两下,水里浪花翻涌,巨大的浪花一浪一浪拍打着沙滩。

     林大福紧紧拽着大爹的手臂,有些颤颤巍巍的说:“林老爹,水里有东西,我们该干什么?”

     “什么也不用做,让所有人都排成一排,然后站立河边就可以了。”

     大爹甩开了林大福的手,骂道:“别像个耗子一样,快松开手。”

     林大福被大爹充血的眼睛给震慑住了,他迟疑了片刻,然后朝着人群喊道:“大家排成排,站立在河边,如果等会有东西上来了,大家不要惊慌。”

     那铁链拽着水柳再一次晃动了几下,那百年老柳也经不住水下的巨大拉力晃动了两下。

     伴随着铁链晃荡的声音,书面忽然震动了起来,水面顿时仿佛是鼓面一样,水花四溅。

     水里发出的巨大声响似乎快要将耳朵给震聋了,所有人都用双手捂着自己的耳朵,那铁链稍微平静了一下之后,铁链便在水里快速移动着。

     下面有什么东西在拽着那铁笼子在水里快速移动,河面中央忽然下沉,一个巨大的凹槽露了出来。

     紧接着半人来高的水浪朝着河岸两边奔来。

     大爹朝着人群吼道:“大家都别慌,水浪来了,都给我站稳了。”

     所有的人都围着了排,互相挽着双手,众志成城。

     大爹连忙将弩弓给摆好,抱起一根箭,将其安放在在弩弓上面,几个小伙子用力拽着牛皮弓弦,那弓弦被拉紧的时候发出吱吱的响声。

     天上的黑云旋转的速度明显快了很多,黑云下面忽然探出了头,就像是触手一样伸到了净身河的河面,形成了巨大的水龙卷。

     乳白色的河水被吸到天上,水柱不断变大,河面上飓风肆虐,吹得人都睁开不开眼睛。

     我朝着人群大喊着:“我大爹才是凶手,大家别相信他的话,快逃啊!”

     可是没人听我话,那些人意志坚定的站立在河边,和他们认为的河鬼做着最后的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