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老族谱
    林大福带着村里找到大爹的时候,他的身体上布满了血痕躺在河边。

     狗剩也在人群里,他指着自己的爹笑着说:“我爹穿红衣服了。”

     没有人因为狗剩的这句话而笑出来。

     林大福满面愁容将大爹扶了起来,盯着清澈而安静的净身河。

     大爹差点没站稳,身子已经很虚弱,他指着净身河说:“村长,我已经尽力了,看来净身河的河君是想要我们全村的人都得死。”

     围观的人群有些害怕,一个胆大的中年男人站了出来问:“不知道林老爹嘴里说的河君是何物,他为什么要让我们全村人都得死?”

     大爹将嘴角的血渍擦了擦,说:“河里的司命,管河中生死,不过昨晚和河君交手的时候我看清楚了那河君的真面目。”

     那中年男人问:“到底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很恐怖?”

     大爹不说话,而是慢慢的往回走。

     林大福快步跟上前去拉着大爹的手问:“我儿子林思远呢?”

     大爹摇了摇头。

     林大福倒地不起,如果不是两个男人扶着,估计会滚到净身河里。

     村子里面的人全都聚集到林大福家里,大爹坐在中央,林大福坐在大爹旁边,林大福的婆娘蹲坐在地上抽噎不止。

     屋里安静极了,没人说话。

     “一切的根源都因为一个人,是这个人害得我们村里死了这么多人。”

     大爹的话不轻不重,倒是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所有人都大声喊着了起来:“是谁,林老爹,你快说。”

     大爹望了望我,所有人的眼神都跟着一齐朝我望了了过来。

     我害怕极了,仿佛害得全村死了那么多人的罪魁祸首就是我一样。

     大爹停顿了一下,咳嗽了一声。

     “林一生爹,他养了一只河鬼,就是他刚刚娶进门的媳妇,那河鬼和河君原本就有几世的孽缘,河君无非就是想要找回那只河鬼而已。”

     “什么,那咱们把那只河鬼还给河君,不然我们全村人都得死。”

     一个妇人有些情绪愤慨,指着我的鼻梁。

     大爹摇了摇头。

     “不着急,这事情怕是还得翻一翻族谱,只有知晓这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才能想办法决绝。村长,我们村的族谱是不是在在你们家保存着。”

     林家村的族谱向来是由村长保管着的,关于族谱的记载一直都是一个秘密,普通的林姓村民根本就没有权利翻开族谱。

     那上面记载的内容大抵也只有历代的村长知道。

     大爹的意思是要翻开族谱,这可算得上是林家村的禁忌。

     村长沉思了一会儿,毕竟祖上的立了规矩,林家村的族谱是秘密,不能公之于众。

     “村长,现在可是生死攸关的时候,是族谱重要,还是全村人的性命重要。林思远已经死了,难道你还想要更多的人搭上性命吗?”

     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情绪激昂了起来,一言我语句劝说着村长将族谱拿出来。

     这阵势,口水都能将村长给淹死。

     村长好说好歹最终回了内屋,双手捧着一本泛黄的古书慢吞吞走了出来,他将族谱交给大爹的时候还叮嘱:“林老爹,族谱在这里,你一定要帮我们村子渡过这一劫数。”

     大爹接过族谱后,一页一页翻看着。

     越看脸色越阴沉,差不多半柱香之后,大爹合上了那本书。

     他把从族谱上找到的关于河君的事情一五一十向众人说了出来,我一边听,一边环顾着四周,在人群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竟然多出一个人,他就藏在角落里。

     我并不认识他,看得出来,他并不是村子里的人。

     林家村的历史还得从两百多年前谈起,那时候的林家村还是一片荒地,外面的世道不太平,林家三兄弟拖家带口来到了这里。

     他们在这里开垦荒地,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

     许多年后村里来了外姓的人户,这户人就一男一女,男的叫李凡,女的叫陈莹莹。

     男的身体粗壮,在林家村后山靠打猎为生,而那女的身体娇弱,穿着标志,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姑娘。这对夫妻是为爱私奔到林家村的。

     “你竟然不到自己的婆娘叫什么?”

     “我爹没告诉。”

     “叫我小倩就好了,你叫什么名字?”

     “林一生。”

     “我们去什么地方?”

     我停住了脚步。

     “你走在前面,我还以为你准备带我去什么地方?”

     “去河……”她的话还没说完,忽而变口了,说:“从河边走,我们回家。”

     我跟在她的身后,这种感觉就像是小男人跟着大媳妇。

     我们沿着净身河一直朝着村里走去,净身河在阳光的照耀下异常温柔,清澈的河水里水草轻轻摇晃。

     我保证,这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净身河,也许是因为有小倩的原因。

     沿着河边走过三湾四沟,村口若影若现。

     村子里的田间地头人来人往,他们见到我跟着新媳妇回来了,都笑着我们去哪里。

     小倩却丝毫不含糊,喜笑颜开,说:“我们俩人去镇子上赶集了,刚回来。”

     “哎呦,这小日子过的不错嘛!”

     村里所有的男人都盯着小倩,目光从她的胸前一直移动到她翘起来的屁股,差点流哈喇子水了。

     只是经过邻居家婆子屋前的时候,她的目光最为犀利,可是盯了半天,嘴里只是说着:“不该这样漂亮的。”

     看来我林一生能娶上这样漂亮的媳妇也算是前世修来的福分了,赚大发了。

     回到家的时候,我爹竟然躺在堂屋的太师椅上面。

     他微闭着双眼,我们进去后连眼皮都没睁开,倒是小倩走近房屋后看到那些残留在地上的血渍表现出了惊恐的表情。

     “堂屋里怎么这样?”

     我差点就说出口事情真相,可是看到自己的媳妇就真真实实存在,那些话语在嘴边又随着口水的吞咽而回到了肚子里。

     我来到我爹的面前,用手推了推他的肩膀。

     “爹,小倩回来了,你大中午的也睡觉吗?”

     摸到我爹的身后后,我有些害怕的缩了回来,我爹的身体竟然冷冰冰的。

     只有死人的身体才是冷冰冰的,内心的恐惧瞬间涌了上来。

     我将手指放在我爹的鼻子下面,没了呼吸。

     那一刻我鼻子酸酸的,没想到我爹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死了,我甚至不知道他是如何死的。

     当我掩面想要趴到他的身体上放声大哭的时候,我爹的身体竟然哐当一声从太师椅上面倒了下去,身体摔在地上的时候,皮肉竟然裂开了。

     从裂开的皮肉里能看到他的身体里满是水草,那些水草上面还有湿漉漉的水珠。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如果在我面前的真的是我爹,那么他肯定遇到了不寻常的东西。

     而这些水草能间接的说明,不寻常的东西可能是河里上来的。

     在我绞尽脑汁冥思的时候,小倩在我的身后却将我拉到了身后,说:“这东西不是你爹,有危险,快点去找火。”

     我整个人都傻了,根本不知道该不该听她。

     “有危险,快点。”

     她的声音急促,一掌将我推开了,她的力气奇大,我差点就摔倒在了门槛上。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的身体已经碎裂开了。

     一大团水草从里面露了出来,而且从里面流淌了出了许多黑色的东西,那些黑色的东西一条一条的,身体光滑无比。

     这东西我是见过的,水蚂蟥,能吸人血的。

     从水草里面出来的水蚂蟥一团一团的四散开来,密密麻麻的爬着。

     它们就像是训练有序的军队一样朝着我和小倩奔来,小倩不停向后退步。

     “这么多水蚂蟥,能把人吸干。”我拉着小倩的手就要往外面跑,她却甩开了我的手。

     “去找火,别废话。”

     我迅速去了厨房里,找了一捆干谷草,点燃了就朝着堂屋里冲了去。

     小倩在房间里和水蚂蟥抵抗着,她站着的地方,四周一圈密集的水草将那些水蚂蟥挡在外面。而那些水草却是从小倩的身体里长出来的,它们汇聚在一起,编制成了抵御水蚂蟥的篱笆。

     水蚂蟥爬在水草上面,叮咬着水草,小倩的脸色骤变。

     见情况紧急,我拿着火把就朝着她的奔去,拿着火把在水蚂蟥身上扫着,那些水蚂蟥见了火就像是被晒干的萝卜干,曲卷成一团。

     小倩虽然脸色变的有些难看,看见我拿着火把进来,嘴角却浮现出一丝微笑。

     等我将那些水蚂蟥全都给烧死了,小倩似乎有些虚脱,慢慢蹲到了地上。她身体上的那些水草也慢慢缩了回去。

     她身体上的水草全都缩了回去后,我才发现她的脚上和手上,全都是细小的血洞。

     水蚂蟥叮咬了那些水草,自然也就叮咬了她的身体。

     小倩的身体和我不一样,或许她根本就不是人。盯着那些细小的血洞,我有密集恐惧症,看到这不免有些心上心下。

     可是我还是慢吞吞走到她的身边,有些难为情的说:“你怎么那么傻,用身体去吸引那些水蚂蟥。”

     “这些不是水蚂蟥,而是尸蚂蟥,如果我不它们引到一起,等它们散开到房间里然后隐藏起来,占领这个房子,这里就不能住人了。”她停顿了片刻,然后又说:“这里是我的家,我不会和别人分享,哪怕是一只尸蚂蟥。”

     她说这话让我感动了。

     我将小倩扶了起来,盯着那具已经碎成片的身体,也许那根本就不是我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