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她受伤
    我按照大爹给我的指示,从那些丝线中的一个缝隙中回到了房屋里面,然后将留下的线头拴好。

     站在堂屋里,盯着外面的细线,微风吹来的时候,挂在上面的血铜铃铛还会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

     我几乎找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没有小倩的身影,她去哪里了?

     大爹的法阵是要干什么,保护我,还是要抓别的东西?

     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陷入沉思,从结婚后,似乎一切都变得不受控制了。

     我坐在堂屋的长条凳子上,望着装着我娘的黑陶罐。

     那黑陶罐子里装着两个人的尸骨,一个是我娘的,一个是多年前被侵猪笼淹死的姑娘。

     日落月升,我的眼皮竟然不听话的开始打架了,昨天晚上巡逻搞的太累,身体几近透支了。坐在太师椅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也许是因为惦记着我爹和小倩,睡觉的时候整个人迷迷糊糊的。

     刚刚睡了一会儿,似乎是从堂屋木门的缝隙里吹进来了一股寒冷的风,那院子里的铜铃铛叮叮当当响了起来。

     我想要睁开眼睛,可是双眼似乎是被人蒙着,怎么也睁不开。

     隐隐约约我听到有人在呼喊我的名字,那声音很温柔,空灵的让人皮肤发麻。

     “一生,一生……我的儿……”

     我几乎是竖起了耳朵,最后终于确定呼喊我的声音就是娘,也许是因为很多年没听过我娘的声音了,竟然有些生疏了。

     这么多年,我连做梦都没有梦到过我娘,她一点点慢慢的从我的脑海里被抹去。

     “娘……”

     我差点快哭出来了,眼角似是有晶莹的眼泪流淌出来,可是我睁不开眼睛。

     我是多么想要睁开眼睛看一眼我娘,我害怕将她的轮廓忘记。

     “一生,我的儿……”声音是从我旁边的太师椅那里传来的,我伸出手去触摸,可是什么都没摸到,只是感觉到那一边的空气寒冷无比。

     我有些害怕,将手缩了回来。

     “一生,娘很想你。现在你很危险,你要记住娘的话,不要相信任何人,你要努力活下去。”

     娘说话的声音渐渐微弱,就像快要消失了。

     我有些紧张,想要再一次伸出手去抓住她,可是依然扑空。

     太师椅旁边的空气温度明显比刚刚温暖了一些。

     “娘……”

     “不要相信任何人,娘真的真的舍不得你……”

     她的话犹豫烟尘一样飘荡在空气里,我的双手在对面的太师椅旁边挥动着,什么也没抓住。

     当手腕撞到太师椅生硬的靠背时疼痛感袭来,我睁开双眼,房间里面黑暗无比。我歪歪斜斜找到拉线,房间里面便有了光线。

     我摸着有些昏沉沉的脑袋,环顾四周,堂屋的黑陶罐安静的躺在那里,木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打开了。

     秋夜的凉风从外面吹了进来,外面的铜铃铛叮叮当当响着。

     我准备去关门的时候,外沿的几个铃铛急促的响了几声,那声音尖锐刺耳。

     我的心一震,看来外面是来东西了。

     我立马在房间里找到了手电筒,站在堂屋的门槛上照射着外面的铜铃铛,光线照射到那些带血的铜铃铛的时候很诡异。

     也许是因为心里作用,心慌慌,呼吸声也有些急促了。

     手电筒照耀了一番,什么也没有。

     我关了手电筒,准备再一次将堂屋的木门关上,那木门关上的时候发出了沉重的响声。

     在沉重的关门声音里再一次响起了铜铃铛剧烈的响声。

     这一次我到底要看看是什么东西,我迅速拉开了木门,拿着手电光从左至有一次照射过去。我害怕那东西会躲闪,晃动的速度很快。

     当手电筒光柱晃过的时候,在院子中央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我有些颤抖的将手电筒光慢慢往回移动,那个人影还伫立在院子中央,一动不动的。

     那个人影可以确定是从河里上来的,她长发披肩,眉头前面的刘海盖住了脸,湿漉漉的头发上面还有许多水草夹在在其中。

     我看不清楚她的脸,她的身体上满是鳞片,那些鳞片细密,晶莹剔透。

     手电光打在她的身体上的时候还能看见璀璨的光线,仿佛身体上穿着一件珍珠镶嵌的衣服。

     不过她受伤了,身体上有几条漆黑的疤痕,和烧伤已将,疤痕旁边残留着结痂的血块。

     “是小倩吗?”我轻声喊着。

     只见她站在院子里,身体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响,那声音仿佛是茶壶的水开了的声音,我哪里能听懂她说的什么话。

     “是小倩吗?”我再一次喊着。

     她慢慢挪动着沉重的步伐,走路的时候险些摔倒。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的心快提到嗓子眼了,在没有确认她就是小倩之前,我哪里敢含糊半点。

     她的身体触碰到了那些丝线,丝线带动铃铛发出急促而清脆的响声,那些铃铛摇晃的时候带血的地方忽然发出了微弱的红色光芒。

     那些红色的光芒照耀着她的身体,她的身体瞬间就发出浓黑的烟气,伴随着浓黑的烟气中还有滋溜滋溜的声音。

     她的双手不停挠着自己身体上的鳞片,晶莹剔透的鳞片不停往地上掉落。

     当她仰面痛苦呻吟的时候,我终于看清楚了她的脸,虽然她的脸上也满是鳞片,可是从那轮廓我能分辨出来对面的女人就是小倩。

     她如今却变成了这副模样,我有些迟疑,是不是该过去救她。

     她倒地后不停往里面爬行着,身体不停触碰着那些铜铃铛,整个法阵里的铜铃铛都响了起来,强烈刺眼的光线打在她的身体上,让人看的心酸。

     我的脚伸出去了,又缩了回来。

     她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伸出了一只手,抬起头来盯着我的时候,我分明看到她的眼睛里有一行清澈的泪水掉了下来。

     那让泪水让她楚楚动人。

     因为这行泪水我冲了出去然后挥开那些铃铛,丝线砰砰断裂了,光线变得微弱了。

     我用身体护住了我的婆娘小倩,摸到她的身体时,身体很冷,鳞片上还有一层黏稠的液体,很滑。我努力拖动着她的身体,尽量让她远离这里。

     当我将小倩拖到堂屋里的时候,她已经奄奄一息了,嘴里还吐着白色的泡沫。

     看着她的样子,我焦急万分,抓着头发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就在我迷茫的时候,小倩忽然指着桌子上的一杯水,她抬起的手又放下,看来她是急切需要水。

     我连忙将那杯水端了过来,凑到她的嘴边,小心翼翼喂着她喝。

     小倩大口大口吞咽着水,原本已经干裂的嘴唇恢复了一些,灰白的嘴唇有了一些血色。见状,我有些欢喜,看来河里上来的东西是离不开水,水能治缓解她的身体的伤。

     房间里面已经没有水了,我迅速来到厨房里,找了水桶提了一桶水就回了堂屋里。

     小倩躺在堂屋里,嘴巴一张一合,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你是不是要喝水?”

     又一阵咕噜咕噜的响声。

     我赶紧将那桶水提到小倩的身边,然后倾斜着往她的嘴巴里倒,一股水流流到她的嘴巴里。

     小倩张大了嘴巴,她不停的喝着水。

     整整一桶水她全都喝了下去,我看得咋舌,如果是普通人早就撑死了。

     她的身体原本还冒着浓黑的烟气,一桶水下肚,那些浓黑的烟气没了。身体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计其数,那些伤口里流淌着黑色的血液。

     “你怎么样了?”我轻声在她的耳边问着。

     “我需要水,好疼……”

     小倩终于说话了,这让我很激动,不过她的声音依然很微弱,她脸上痛苦狰狞的表情舒缓了许多。

     “好,我马上就去给你提水,你等着。”

     我又去厨房里提了一桶水,回到堂屋的时候小倩忽然从地上坐了起来,她的目光涣散。也许是因为受了伤,她的眼睛只有米粒大小的黑瞳。

     那米粒大小的黑瞳看着让人觉得全身不自在,她瞅了瞅我。

     嘴里先是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然后说着含糊不清的话。

     “一生,他来了……”

     她的声音粗糙而且有些焦急。

     我走到小倩的跟前,从桌子上拿了水杯,在水桶里面盛满了水递到她的嘴边。

     她并没有急着喝,而是再次说着:“他来了……”

     我听得有些迷糊,将水杯凑到她的嘴边,说:“你先喝了。”

     小倩盯着我,眼里泪水汪汪的,我看到她脸上的鳞片已经消散了一些。她将我手中水杯里的水一口全都喝光了,喝完了之后她还打了嗝。

     “差不多了,你快去将外面的丝线拉好,而且还要用血染红铜铃铛。”

     她的话说的很慢,身体还很虚弱。

     “到底怎么了?”

     她盯着外面,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去。

     “来了……”

     堂屋外面忽然阴风阵阵,急切的风从外面刮到堂屋里。

     屋外的铜铃铛响了起来,那些铃铛的响声比小倩回来的时候更剧烈,似乎有人抓着那些丝线在不停摇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