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林思远
    村里又死人了。

     村长林大福的儿子林思远在市里一家名营企业当主管,前些日子老是做梦有死人站在自家的院子里,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因为这个梦,上班心慌慌的,他便特意请假回来看看是不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大福还以为儿子是回来探亲的,可一听儿子说的那梦,觉得奇怪便来找大爹。他知道大爹喜欢在村口的茶馆里搞赌,兜里的钱不景气,来的时候还特意封了一指头厚的红包放在大爹的桌子上。

     我和狗剩就站在堂屋的门口盯着这一切。

     狗剩在门口也不知道怎么的,张口就说:“要死人了,嘿嘿,要死人了……”

     大爹将那红包推到了林大福的跟前,小声说:“这事情得看命运,阎王爷要人三更死,绝对不会留人到五更,我虽然会一些道法,也不能逆天改命。”

     林大福的脸一下子阴沉了下去,一根手指在桌子上不停敲击着,显得有些慌张。

     他抬起头来,将那红包再一次推了过去。

     “林老爹,这事情无论如何你得帮我,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明白你说的道理,是生是死,我认命。”

     大爹并没有将红包收起来,而是从其中抽了几张,说:“我能做的只值这点钱,这事情比较棘手。”

     “那好,需要什么你尽管吩咐就好了。”

     大爹将我和狗剩带到了林大福家,他闭口不谈小倩的事情,也不提狗剩的媳妇。

     在林大福家里忙活了好半天,林大福按照大爹的要求,准备了十条黑狗,十张棉线渔网,一筐铜铃铛。

     杀了十条黑狗放了狗血,将棉线渔网给泡在狗血里,发胀了之后拿出来在铃铛上面系上铜铃铛。

     十来张渔网将林大福的房子全都给围了起来,封网之后任何人都不能入内。

     可是大爹的脸却阴云密布,他盯着那些围好的网,一只手不停掐算着什么,叹息声接二连三。

     入夜时分,星空晴朗,可是净身河上却乌云密布。

     林大福和婆娘在堂屋里守着儿子林思远,一刻也不敢懈怠,屋子里面点着灯。

     我和狗剩就坐在堂屋的门槛上面,大爹一个人站在屋檐下面闷闷不乐。

     浓稠的气氛让我快喘不过气来,狗剩一个人在门槛上玩着手,他的嘴里流着口水,嘀嘀咕咕说些我听不懂的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原本已经睡着了的我却别狗剩的叫声给喊醒了。

     “爹,我要回去找我婆娘,我要和我婆娘做那事……”

     大爹用身体阻挡着狗剩,可是狗剩的力量奇大,大爹根本就拿他没办法。堂屋里的林大福一家人也出来了,他们帮着大爹抓着狗剩。

     林大福也听得有些纳闷。

     “林老爹,狗剩什么时候娶的媳妇,我们连一口喜酒都没有喝上?”

     “我要去找我婆娘……”

     狗剩在地上翻滚着,即使几个人将狗剩的脚给拽着,可是他依然固执地抓着地面往外面爬。

     几个人忙成了一团,不怕人不讲理,就怕人耍荤。

     我在人群里忙的额头满是汗珠。

     如果换成平日里倒没有什么,狗剩回去就回去,而今天晚上林大福家里被淋了黑狗血的渔网给围着,狗剩出去必定要将渔网给掀开。

     就在人们忙忙碌碌的劝狗剩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注意林思远。

     他开始的时候站在人群旁边,并没有帮忙搭手,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

     “要死人了……”

     在地上翻滚的狗剩忽然冒出了一句不痛不痒的话,这一句话一出,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只见那林思远双眼泛白,朝着院子的出口就快速奔去。

     大爹大叫一声:“不好,被迷住了,快抓住他。”

     那林思远的速度很快,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撞到了被狗血淋湿了的渔网。

     棉线的渔网很牢固,林思远撞到渔网后,那挂在上面的铜铃铛立马铛铛作响,整个人向前冲了没几步就被渔网巨大的弹力给弹了回来,整个人弹回来后倒在地上。

     林思远倒在地上后一动不动,眼睛也闭着,他的身体上布满了菱形的血红网格。

     大爹有些焦急,吩咐林大福赶快将林思远给抬到堂屋里面,让林大福的婆娘准备镇魂的公鸡。林大福的婆娘几乎是带着哭泣的腔调,很伤心的往鸡舍走去。

     狗剩倒不闹腾回去找自己媳妇了,他却一直在旁边念叨着同一句话:“要死人了……”

     大爹有些生气,走过去就是一耳光,狗剩哇哇一声就哭了起来。

     我和林大福两个人抬林思远,可是奇怪的很,林思远的身体仿佛是一块巨大的石头一样,沉重的很。

     我和林大福面面相觑都觉得很奇怪。

     “这娃子是不是生根了,怎么抬不动。”

     我摇摇头。

     大爹见我们在那里使出了吃奶的劲也没动静,走了过来,用一只手摸了摸林思远的手臂。

     “不好,怕是来不及了。”

     大爹的话刚刚说完,我就感觉到了手心一阵湿漉漉的感觉,抱着的林思远双眼忽然睁开,那怒睁的眼睛里面没有眼瞳。

     他的眼睛上下左右转悠了一下,忽的一下身体就像是弹簧一样弹了起来。

     我和林大福吓得身体往后仰,大爹挡在前面的身体却忽然让开了。

     林思远站立起来后径直朝着渔网走去,抱着公鸡的林大福婆娘朝众人喊道:“狗剩把渔网给撩开了。”

     那狗剩被大爹打了一巴掌之后,气冲冲的就要往家里走,刚刚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林思远的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哪晓得他居然将渔网给撩开了。

     我们三个人根本就挡不住林思远,他仿佛是移动的石头。

     林大福已经跪在了地上,他央求着大爹一定要救救林思远,林大福家里就这么一个儿子,死了就算断子绝孙了。

     大爹只是眉头皱了皱,抱着那只公鸡就跟了上去。

     林思远从狗剩撩开的那个洞里走了出去,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我们一行人跟着林思远来到了院子前面的田地里,从净身河升起来的那团黑云带着雨水快速的朝着我们的方向飘了过来。

     大爹停了下来,从兜里拿出了刀子,在公鸡的脖子不停吸允着公鸡血。

     那一口鲜血往林思远的身上喷洒着,他的背上沾满了细密的血渍,说也奇怪,林思远竟然伫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了。

     大爹眼疾手快,掏出了一张白纸,那白纸我认得,就是做纸扎的生纸。

     他手的纸快速转动着,大爹不停撕着,大块小块,一点点掉落。大爹一边撕着纸还一边盯着远处的黑云,按照这个速度,那黑云要不了一两分钟就会过来了。

     大爹手里的纸很快被撕成了一匹马的形状,他将那匹马放在地上,用手指沾了公鸡血后就在上面画着奇怪的符文。

     嘴里还念念有词。

     最后画完了,他念着最后一句话,天地君亲师,听我诰命,赦。

     那匹纸马瞬间就泛着红光,然后站立了起来。我看得差点尖叫了起来,大爹从兜里又拿出了绳子,将绳子的一头拴在那匹站立的纸马上面,另外一头拴在林思远的身体上。

     大爹念着:“走……”

     那匹马竟然动了起来,昂首嘶鸣了一声,就咯噔咯噔走着,移动的速度虽然很慢,不过身后的林思远也跟着往后退了。

     林思远的脚下挪动一截,还能看到脚后跟翻起的泥头。

     大爹神情紧张,吼着:“黑云快过来了,你们先回去。”

     林大福和他婆娘愣在那里,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心里七上八下的,那里还愿意回到屋里。

     “快回去,你们留下也没用。”

     林大福和婆娘几乎三步一回首,回到院子里的时候还将那渔网撩的很高。

     大爹在后面,牵着那匹纸马。

     我原本想帮一帮大爹的,可是也被大爹给喊了回去。

     黑云到来的时候,大爹和林思远依然没有进来,他们两人都被黑云给吞噬了。黑云下面大雨滂沱,根本看不清楚里面的状况。

     只听到里面那匹纸马惨烈的哀嚎着,马蹄声咯噔咯噔着。

     偶尔还能看到里面有微弱的白光闪现,似乎还能听到里面有奇异的响声。

     林大福和他婆娘想要出去寻找林思远,我用身体挡着,我又何尝不想去黑云里面帮忙将二人带出来,可是我们三人什么都不会,进去也是白白送死。

     那黑云将二人吞噬后,慢慢的往河边飘去。

     “大爹……”

     我喊了一声,无人答应。

     倒是那匹纸马剧烈嘶吼了一声吼,忽然从里面挣脱了出来,然后快速朝着院子奔了过来。那纸马本来就是一张纸,因为被雨水淋湿了,没走几步就倒在田野里面。

     黑云离开的速度很快,我们等了很久,没有见到大爹和林思远出来。

     林大福和他婆娘在我的身边不停喊着:“林思远……你快回来。”

     黑云回到净身河的时候,慢慢散去了,似乎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