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车祸
    我和黑大壮大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站在候车室外面,心里想的全部都是刚才那个古怪的老太太。

     冥王姐姐我怎么觉得刚才那个有古怪的老太婆是冲你来的呢?

     哦,是吗?你也这么认为?

     对啊,冥王姐姐你想啊,虽然我们来的时候这个老太婆已经先我们一步来到候车室了。可是我怎么觉得她像是算准了我们一定会来这里似的,干脆就在这里来个守株待兔。

     嗯嗯,大壮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道理。而且你发现没有这个老太太一听说我们今天不打算走了立马就醒了,然后就起身往外走。你不觉得太巧合了吗?哪有人是专门来候车室睡觉的呢?

     对啊冥王姐姐我也这么认为,最关键的是我觉得你刚才走不了就是这个老太婆搞的鬼。

     嗯,这才是我最疑惑的地方。我和这个老太太是第一次见面,况且我早上又帮她解了围。她没闭眼这么做啊,除非他她是像你说的那样是冲着我来的。可是我实在想不通我和她又没有什么交集,她干嘛冲着我来啊。

     冥王姐姐你还记不记得被我抓的那个李老头,他有没有什么同门师兄什么的。搞不好刚才那个老太太就是和他一伙的。

     那个李老头我也不是很熟悉,就只知道他叫李凌风。别的真的是一无所知。但是听你这么一说我也开始怀疑刚才那个古怪的老太太和李凌风是一伙的。首先,他们年龄差不多。其次他们都会控制人。哎呀大壮,我本来不害怕的。但是听你刚才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那个老太太就是和李老头一伙的,那个李老头一天到晚都在打着我灵魂的主意。怎么办啊怎么办?

     冥王姐姐你别怕,不是还有我吗?那个李老头都被我整得魂魄离身,如果七天之内他的魂魄找不到合适的宿体那他可就要在三界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黑大壮听出了担心,赶紧一本正紧的安慰道。看着他小大人的模样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在黑大壮的带领下准备前往附近的快餐店。先找点东西填饱肚子再说。没错我的人生宗旨就是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刚走到马路边上就遇见刚才在候车室里挑衅被黑大壮打倒在地的一男一女。

     他们就如同木偶一般一动不动僵硬的坐在路边的花坛上,样子甚是诡异。我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赶紧揉了揉眼。再一次看过去时,我竟然看见两人同时朝着我的方向诡异的笑。

     吓得双腿一软,要不是身边黑大壮及时扶住了我。我真的很可能再一次摔个狗吃屎。

     黑大壮问我怎么了,我看了一眼黑大壮然后我用手指了指刚才看见一男一女的那个花坛。小声的对黑大壮说我刚才看见候车室的一男一女了,就坐在那。

     黑大壮顺着我手指的方向望去,然后回过头茫然的和我说什么都没有啊。

     怎么可能,我刚才明明就看见的啊。

     听了黑大壮的话我急了,立马大声说到。说完我又一次看了过去,可是却发现刚才一男一女坐的位置除了一个干净的花坛外真的什么都没有。我难以置信的揉了揉双眼又看了一遍,可是看见的依然只有花坛。

     大白天的真是活见鬼了,我一边嘟囔着一边和黑大壮解释。

     黑大壮听了我的解释沉思了一会说,冥王姐姐我相信你刚才没有看错。那一男一女估计是被别人用术法操控的。据我所知苗疆有一种人喜欢养盅,这种盅就像迷魂药一样能够控制着人的思想。而且根本就让人察觉不了防不胜防。

     顿了顿,黑大壮又继续说到早上在候车室那一男一女挑衅时应该还是两个正常人,后来接触了那个老太婆。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被老太婆下了盅,所以后来他们才会被控制着走出候车室。

     听黑大壮这么一说,我顿时茅塞顿开。很多想不通的东西也慢慢有了思绪。

     快看,那边两个人怎么回事?找死吗?怎么不看车子就往马路上冲啊。

     是啊是啊,停下快停下啊。

     身边突然开始热闹起来,我和黑大壮也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抬头顺着周围人的目光向不远处看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先前坐在花坛边上的一男一女不知何时竟跑到了马路中央,而且看样子是一心寻死的。根本就不知道避让来往的车辆。现在又是上班时间,马路上的车多的可怕。

     很快在我的诧异的目光中,不断往前行走的一男一女伴着周围人的惊呼声在被一辆大货车撞得飞到空中,又像两只布娃娃一样重重的落在地上。

     咣的一声巨响后,马路上以他俩为中心的位置很快就出现了两小滩血河。顿时啊啊的尖叫声响彻整个空中,有些胆小的当场就吓得双腿发软。

     很快,整个马路上行驶的车全部都停了下来。一些胆大的司机开始往事发中心走去,肇事的大货车司机也双腿打着哆嗦颤巍巍的走下来。

     黑大壮见状就拉着我的手也想把我带过去,本来我的内心是拒绝的。可是却在黑大壮的那句古怪后壮起胆子跟在他后面前去查看。

     几步路的距离,我们很快就来到他们面前。还没来得及细看。就看见刚才躺在血泊中的两人身体诡异的动了起来。像不知道疼痛一样先后站了起来。

     尽管动作很僵硬,但最后还是努力的站了起来。周围人见状惊叫声越来越大,当场就有许多胆小的昏了过去。就连旁边几个胆大的司机也吓得瑟瑟发抖互相搀扶着往后逃。

     很快事发中心除了诡异的一男一女就只剩下我和黑大壮两人。

     那一男一女本来是背对着我们的,后来就听见咔嚓咔嚓一阵骨头的响声。再抬头时就见到他们竟然把头从前面扭了过来。那样子就像是被粗心的工人缝错身子的布娃娃,恐怖极了。

     黑大壮见状赶紧挡在我面前,恶狠狠的盯着对面诡异的一男一女。双眼的颜色也越来越深,不时的发出呼呼的喘气声。随时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谁曾料想,等了半天那诡异的一男一女依然站在继续朝着我发出诡异的笑着。那笑声就像突然被掐了脖子的鸭子一样,听得我浑身发毛,忍不住就起了鸡皮疙瘩。除此以外没有任何动作。

     看着对面不断朝我发出诡异笑声的一男一女,我的心也伴随着他们的笑声七上八下的。搞不清楚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猜测和怀疑永远都是最可怕的东西。很快我就被自己的猜测折磨的近乎崩溃。

     对面诡异的一男一女看见我崩溃的模样,笑得越来越张狂。黑大壮忍不住想要动手,却被我理智的按住。黑大壮被我按住手脚,无奈只能一个劲的从鼻孔里哼哼妄图吓退对方。可是他却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只是个不到十岁的小男孩。除了被人误以为卖萌真的是什么作用都没有。

     我们双方就这么僵持着,直到听见警笛的呜呜声。对面诡异的一男一女才开始慢慢转回身子准备逃跑。

     黑大壮见状哪里肯让,直接从我的怀里挣脱出来堵在他们面前。

     那诡异的一男一女顿时恼怒起来。诡异的笑容立马变成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动作僵硬的伸着手就想开掐黑大壮的脖子,却都被黑大壮灵活的躲开。反倒是他们气的嗷嗷的发出一阵怪叫。

     我眼尖的看见从警车里下来的警察快速向我们走来,赶紧小声的和黑大壮说有人来了。黑大壮心领神会,一边跑一边夸张的喊到姐姐我好怕啊我好怕。喊着喊着还停下来偷偷的从嘴里沾点口水往眼角抹,我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