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王木木
    方爸爸见跟在我后面和我前后脚进来的陈富豪时,没好气的又掉头出去接了桶水准备洗车。临出门的时候看了大黄一眼,示意大黄保护我不要被陈富豪欺负。而大黄也很配合的喵了一声。方爸爸这才满意的出了门,反正有大黄在吃亏的永远都是陈富豪。

     进屋后我就很自然的坐到屋里的沙发上,陈富豪见状就想坐的离我近一点好打听白松儿的事情。可惜在大黄很不给面子的嗷呜一声后,陈富豪只得叹口气无可奈何的自己搬了把椅子坐到我对面一个不远不近的位置上。

     真是虎落平阳被猫欺啊,看见他这样我忍不住的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你这丫头你还笑,你知不知道自从陈琳出事后这些天我是怎么过得。我知道你和白松儿关系好,但我求求你看在我是一个父亲的份上你帮帮我好不好。说实话我找了很多高人想找出陈琳的魂魄,他们都说没有办法。我昨晚又做梦梦见陈琳她一直叫我爸爸求我去救她,你不知道我醒来时有多么的难过!这段日子我也想通了,是陈琳不对在先。我向你保证只要白松儿放了陈琳的魂魄,让陈琳能够早日投胎重新做人我就不找白松儿的麻烦。要不然就是拼了我这条老命我也要和白松儿鱼死网破替陈琳报仇!

     说到最后,陈富豪几乎是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的。我分明感觉到短短一个下午的时间他就苍老了许多,浑浊的眼睛里也出现了点点泪花。只是他紧握双拳努力忍着不让它们掉下来罢了。

     他的模样无助极了,我忍不住的叹了口气和他说到我今天见到陈琳了。

     闻言他先是惊喜的抬起了头,然后愤怒的朝我喊到是不是在白松儿那见到的?白松儿是不是欺负陈琳了!我就知道陈琳的死和白松儿脱不了关系,果然是这个小娼妇干的好事!

     说完他就蹦起来一边原地转圈一边气急败坏的跺着脚。那模样活像是一个绝望且暴躁的疯子。

     不是白松儿干的,我今天是见过陈琳不错。不过却不是在白松儿那儿见到的。

     看见他这样我急忙辩解到。

     不是白松儿干的,那还有谁?你告诉我除了白松儿外还有谁和陈琳有仇,我一定要将他千刀万剐来为我的陈琳报仇。

     陈富豪一听说不是白松儿,立马血红着双眼盯着我信誓旦旦的说着。

     是城外那个会算命的李老头。他先是做法让陈琳惨死,然后又抓走了陈琳的魂魄准备炼成小鬼。

     城外那个李老头,李凌风吗?不可能是他,陈琳和他无冤无仇甚至两人都没见过面,他有什么理由去害死陈琳?而且还丧心病狂的抓走陈琳的魂魄?一定是你为了替白松儿开脱胡乱的找了个借口。呵呵,我才不会上当,不会!是白松儿害死的陈琳,对没错就是白松儿该死的陈琳!你和白松儿是一伙的是一伙的!

     我的话刚说完陈富豪就声嘶力竭的反驳到,此时的他明显有些失去理智。

     对啊,那个该死的李老头和陈琳素未谋面的。无论说给谁听都不会有人相信,说不定就算我把自己是冥王转世的事情说出来别人也只会把我当成神经病。很显然我是冥王转世的事情不能轻易的告诉别人,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在出现一个李老头这样丧心病狂的人我真不知道自己下次还能不能这么幸运的死里逃生。可是如果不说出来我又有什么证据证明我说的都是真的呢?一时之间我也无可奈何的只能坐在沙发上和失去理智的陈富豪大眼瞪小眼。如果不是因为大黄在边上时不时的抬起爪子,我相信自己一定会被陈富豪撕成碎片。

     陈琳啊陈琳,如果你真的想要报仇的话就请你一定要显灵告诉你爸啊陈琳。

     我情不自禁的在心中默念着陈琳的名字开始祈祷起来。突然间我想到白松儿带着我逃走的时候陈琳大声的对我喊着王木木。

     只可惜陈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狡猾的李老头施法说不出来话。这个王木木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王木木,王木木,我不由自主的念叨出来。

     听见我不停的念叨王木木后,陈富豪吃惊的问我你说什么?

     我抬起头看见他一脸的难以置信,那表情就像活见鬼一样。看来王木木这三个字还真是一个金牌令箭啊,只可惜我不知道它代表的是什么。

     只好实话实说的告诉陈富豪,我被李老头抓走后遇见陈琳,关键时刻是白松儿赶来救我。临走的时候陈琳拼劲全力的让我告诉你去救她,还说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就和你说王木木。可惜陈琳还没有说完就被狡猾的李老头施法闭上嘴说不出话来。

     说完我就无比真诚的看向陈富豪希望他可以相信我所说的都是真话。却惊讶的发现陈富豪浑浊的双眼不知不觉间竟然塞满了泪花。

     看来他是相信了,正所谓趁热好打铁。

     我急忙把白松儿与陈琳和好的经过又绘声绘色的讲了一遍给陈富豪听。

     不要说了,你说的话我现在都相信了。

     不料还没讲完就被陈富豪很没礼貌的打断。

     为什么,我还没说完呢。

     我不满的抗议道,我可是为接下来的这个故事废了好多功夫的。就这么被打断没有表演机会我当然不乐意了。

     王木木合起来就是陈琳的琳字。王木木是陈琳的母亲。她妈也是个修习道法的人。年轻时爬华山我不小心跌落悬崖,是王木木救了我。后来我们俩日久生情,王木木也就瞒着师傅和我私定终生。

     可惜有情人却不能终成眷属。她怀孕后我被人设计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王木木也是个烈性子死活都不肯原谅我。生下陈琳后趁我不备修书一封离家出走从此音讯全无。

     这些年我从未停止过对她的寻找,我也渐渐明白这是木木对我的惩罚。我只好把对王木木所有的愧疚和爱全部都放在了陈琳身上。就连她的名字里都有她妈的存在。后来陈琳长大问我妈妈呢,我就告诉她是爸爸对不起妈妈所以妈妈才会离家出走的。我还给她讲她名字的意思,告诉她以后遇见危险了就让别人告诉爸爸王木木爸爸就会去救你。只是没想到后来陈琳真的遇见危险,真的让你来告诉我王木木这三个字了。

     说完陈富豪就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看不出来平时居高临下蛮横不讲理的他居然也是个情种啊。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啊。

     我站起身来拿起茶几上的纸巾走到他面前递给他,劝他别哭了当务之急是把陈琳救出来让她早日投胎重新做人。说不定运气好的话这辈子还能再见到。

     听完我的安慰,陈富豪立马擦掉眼泪振作精神对我说到你说的对。我一定要把陈琳救出来,然后再把那害死陈琳的李凌风揪出来千刀万剐为陈琳报仇!

     蓝蓝对不起,之前是我误会你和白松儿了。谢谢你告诉我真相。

     冷静下来陈富豪一脸歉意的对我说到。

     没事我能理解,我的母亲也是被这个该死的李老头害死的。我完全能够理解你的心情。

     什么你的母亲竟然也是被这个李老头害死的。

     陈富豪一脸吃惊的问到。

     嗯,没错。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这件事情。我和方爸爸已经通知了我远在B城的养父养母赶来一起商议怎么报仇。我的养父养母和我的母亲是同门师兄妹,他们也会一些道法。我想我们团结起来一定会杀了李老头报仇雪恨的。

     想起我那为了保护我而战死在望龙湖畔的母亲,我的心里就一阵难受。

     陈富豪见状拍拍我的肩膀说,孩子你不要伤心。我陈某人虽然不才,但是还是有些朋友的。不瞒你说,我也认识几个会法术的朋友。现在他们就在我的家里。等你的养父养母赶来我们就聚集在一起商议报仇大计。

     听完陈富豪的承诺后,我更加坚定了报仇的决心。李老头三个臭皮匠还赛过一个诸葛亮呢,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加起来还能打不过一个你。

     陈富豪得到他想知道的答案后就出门去找方爸爸了,我怕方爸爸不待见他赶紧跟了出来。

     果不其然方爸爸依然把陈富豪当成了空气晾在一边。

     见状我忍不住喊到方爸爸这个陈富豪现在是我们的盟友,你不能再无视人家了。

     哦,是吗?这种盟友没有脑子的盟友不要也罢。蓝蓝你放心就算没有他这个盟友,我和你爸妈我们三人一起也依然能够让李老头吃尽苦头。

     方爸爸很给我面子的抬头冲我笑了笑,然后很不客气的指桑骂槐冲着陈富豪说到。

     这个陈富豪不愧是个人精。看出方爸爸不待见他,立马就能猜出肯定是之前对我的态度过于恶劣才出现这样的尴尬。赶紧狗腿的抢过方爸爸手里正在擦车的抹布陪着笑脸说,那个方云啊之前实在是不好意思,是我搞不清楚情况冤枉好人了。那个都向蓝蓝小朋友道歉了,而且人家蓝蓝小朋友也已经大人不记小人过的原谅我了。你看,这,这。。。。

     说完就一个劲的朝我使眼色。我立马会意过来接着说,对啊方爸爸不知者不罪啊。人家陈老板已经道过歉了,我们就大人大量的就不要再揪着人家不放了。俗话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嘛。

     你这鬼丫头,好就听你的。

     方爸爸被我小大人的样子逗得笑了出来,当即把手伸到陈富豪面前想要和他一握解千仇。陈富豪则很狗腿的把手在自己的西装上擦了几下才伸过去握住方爸爸的手。

     呼,总算和好了。看着他俩这样我不由的长长呼了一口气。说真的,我就怕方爸爸一根筋不给陈富豪面子。虽然我知道方爸爸很厉害,但是多一个人不是多一分力吗,有这等好事干嘛要拒绝呢。说到底我还是害怕失去方爸爸和我的养父养母。我已经失去妈妈了,不能连爸爸都没有了。但愿养父养母能够尽早赶过来,早日报完仇我的心也早日能够踏实下来。

     陈富豪提议说这里毕竟是公安局不太方便,不如去他家里一起商议。等我的养父养母过来他就派人直接把人接过去。方爸爸想了想觉得也对,就带上我招呼大黄驾车跟随陈富豪向陈家豪宅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