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外号
    额,我没有听错?她说的是‘一起回家’?

     凌薇正在收拾东西的手也停了下来,并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哦,好,没问题。”

     反正先答应下来,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不过为我什么总感觉凌薇的眼神中在表达着“你们之间有问题”。

     虽然以前经常幻想过这样的剧情,但我现在发现没什么好激动的,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建立起共同话题的缘故,一路上我们都显得异常沉默。

     不过这沉默很快就被打破了,因为我看到了上次那个眼睛体育男,而他很明显也看到了我们。

     程天羽看上去也看到了他,不过看样子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眼镜男没有管这些,快步追了上来,此时的他应该刚练完体育,喘着大气上衣都没穿,走到一半他才想起要穿上衣服,连忙又从包里拿出一件新的T恤换上,准备的这么周全也真是难为他。

     “天羽,天羽,你怎么先走了。”

     法克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这么叫总觉得不爽。

     “你好,黄同学,有什么事吗?”

     虽然程天羽是带着微笑说的这句话,不过明显从这称呼来看至少程天羽应该对他不大感冒。

     “没事,你怎么这么早就走了,还有,他是谁啊?”

     说完这位黄同学还用一种极其不友善的瞄了我一眼。

     “放学就走了啊,还有,他是我班上的同学。”

     “哦,我也没什么事,就是你看你不在教室,以为你出事了。”

     “在学校能出什么事。”

     这个短暂的对话结束后我们这行队伍就变成了三个人,而且气氛变得更加尴尬,这位黄同学总是拿一种不友善的眼神看着我,不过他也没说什么,我们三人就这样默默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总算到了小区门口,我顿时松了一口气,程天羽率先朝我们挥了挥手,算是告别,然后走进了小区,我也没想太多,同样朝程天羽挥了挥手,然后也准备走进小区。

     结果刚到小区门口背后就响起了那位黄同学讽刺的声音。

     “干嘛,这位同学还想护送到家门口吗?”

     程天羽也因为声音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一脸好奇的看着我。法克,这家伙怎么这么多事,我没有也多说什么,从口袋里掏出门卡打开了小区门走了进去。

     我没有转过头去看黄同学的脸,不过我想他现在的表情应该挺精彩的。

     “诶,你也住这个小区吗?”

     “嗯。”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可是之前我都没碰到过你耶。”

     “嗯,以我平时的出门频率想碰上我确实挺难的。”

     “噗”程天羽笑了一下“你平时很宅吗?”

     “算是吧。”

     我突然涌上一种不好的预感,她会不会很讨厌宅男?不过看样子她的脸上没有露出厌恶的表情,我悬着的心又放了下来。

     “再次再见了,岳峰。”

     我也说了声再见,然后就朝家的方向走去。回到家后,程天羽在微信给我发了条新的信息。

     “你有外号吗?”

     我回复了一个问号给她,很快她的回复又发了过来。

     “我比较习惯叫人的外号啦,你有没有什么外号?”

     “外号?别人会叫我疯子,虽然我并不疯。”

     “算了,以后就叫你小峰吧,不准拒绝。”

     额,好吧,起码她没有叫我小峰子,想到这,我回复了个OK的手势给她。

     这算是个好的开端吗?我不知道,不过感觉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我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就这样顺其自然的发展下去吧。

     接下来的两天中倒没发生什么大事,那位黄同学似乎也因为体育训练而没有来烦人,让我清净了不少。

     放假永远是学生最喜欢的事,尤其是放学铃即将响起的那一刻班上永远都是最躁动的,但我不明白明明是只是放两天的假同学们却每次度搞得像要放暑假一样。

     星期五…感觉好像有什么事要去做?对了,好像和凌大小姐约好了去书店,也不知道她忘了没,不过保险起见,还是给程天羽发了条信息告诉她自己有事今天不回去了。

     “岳峰?”

     身边响起了凌薇的声音,我赶紧转过头表示自己还记得这件事。

     “等会吧,放学了我们打滴滴过去。”

     见凌薇没有意见,我也就专心等待起放学的铃声响起来,铃声响起的那刻本来老师还有题目没讲完,不过他也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就算讲也没多少人听得进去,干脆的挥手宣布放学了。

     等到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我和凌薇才走出教室,感觉是我本身的问题,每次和妹子同行时气氛都特别闷,不过我也想不到有什么话题可以提起的。

     那位滴滴师傅倒是很健谈,看到我们一男一女一起坐车他就好像回忆起了什么,一路上从小学的女同桌开始讲,给我们回忆起了他的一生,看来每个老司机都是有故事的人。

     等到了目的地,师傅的回忆也总算是结束。

     进了书店后,凌薇先是看了看书店各楼层的简介,然后就直奔三楼去,三楼我还记得卖的都是些辅导教材和练习题,我是对这些没什么兴趣的,我买辅导教材来多半也是因为它上面有课本题目的答案解析,老师要我们做的时候直接抄上面的答案就可以了。

     凌薇倒是挑的很仔细,我估算了一下,她挑的教材和练习题我估计就到毕业用不完,果然我和好学生不是一个次元的。

     “你不买什么吗?”

     凌薇转过头来问我,我表示我只是来打酱油的,毕竟家里还有一堆教材没有开封,而我来书店也基本上是来买小说漫画,买教材练习题那种事是不存在的。

     跟着凌薇逛过一个有一个的书架,拿起一本又一本的练习题,我别人常说学霸为什么比我们高级因为他们经常刷题打副本,看来我这辈子都没希望成为学霸了。

     “我们走吧。”

     我看着凌薇手中的厚厚的一沓练习题,真的,我怀疑不是足够了而是再多她就拿不动了。

     结完账后我们两人一齐走出了书店,我在考虑要不要显示下力气帮她拿一下,结果凌薇好像被什么吸引了,往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我走过去看才发现是个画糖画的摊子,书店附近靠着一个公园,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摊子,画糖画的捏橡皮泥的画人像的各种民间艺人都聚集在这里。

     我还记得以前经常和父母一起来这里玩,不知道是不是人都长大了,还是现在的小孩对这些已经不感兴趣,总感觉这里的人越来越稀少。

     画糖画的是个慈眉善目的老人,但手脚依然利索,不一会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动物在他手下出现,可惜看的人很多,但出钱买的人似乎没有。

     似乎察觉到凌薇对这个有兴趣,连忙说道。

     “丫头要买一个么?我这糖都是自己炼的,多又甜,单吃糖也不吃亏。”

     凌薇看上去很感兴趣,但有些犹豫不决。

     “老人家,这怎么卖?”我开口询问道。

     老人听到我说后连忙掏出一张纸,上面画着十二只生肖,每个生肖旁边都标有价钱。

     思索一会后我掏出钱买了只老虎,老人接过钱后赶忙开始忙活起来,手法纯属的让我都些感慨,慢慢的一只精心雕琢的‘虎’就出现了。

     “你要么?”

     “啊?”我知道凌薇的生肖就是虎,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多听听男同胞讨论就知道了。

     “不要我就吃了。”

     凌薇犹豫了一会,还是接了过来。我们走到一个附近的一个长椅上坐了下来,凌薇握着糖慢慢含了起来,此时夕阳也开始慢慢落下,五彩缤纷的晚霞渐渐从天边漫了过来,现在的景象很适合搂着女朋友慢慢欣赏,可惜我旁边虽然有个美女但她现在正在尽力吃着手中的糖而且我也不敢碰她。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凌大小姐终于把手中的‘老虎’吃完了,我掏出一张纸巾递给她,此时凌薇的嘴边多多少少都沾了不少糖,看上去很是滑稽。

     擦干净糖渍后,凌薇将纸巾扔进了旁边的一个垃圾桶内,回来时突然向我问道。

     “你以前经常来这吗?”

     “嗯…以前是父母经常带我来这,上高中后就很少来了,偶尔会和朋友一起来。”

     “是吗,真好呢。”

     凌薇说这话的时候似乎带着一种很悲凉的语气,我也摸不准这种北凉感是从何而来,我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她,我只能默默的跟在她后面朝马路旁走去。

     回去的时候是凌薇叫的车,我们坐在车上一路无话。到了学校后,我们也是默默的下车,一句话都没有说。

     我在内心苦笑了一下,感觉两人的关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

     “谢谢你。”

     凌薇突然转过头,对我珍重的说道,脸上还挂着淡淡的微笑,等等,她是笑了吗?我让传说中校园最冷的班花露出了微笑?我是班上第一个让她露出笑容的人吗?

     “嗯,没什么。”

     正准备进行告别时,后面却传来了声音。

     “凌薇,小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