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给你糖吃
    我希望的答案?我苦笑了一下,我能希望什么,我有资格去希望什么?

     “没什么,我刚才只是随便问问而已。”

     就让事情顺其自然的发展吧,我这样想到。

     我总觉得在思想上有些矛盾,一方面我觉得我们可以靠自己创造未来,另一方面我总觉得一切总有安排,我们就像是既定的程序一样,一丝不差的发展着。

     我也不知道哪个是对哪个是错,不过这两个思想一直影响着我,心态积极时我相信人能创造未来,心态受挫时我又在暗念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不要再去想了吧,我把手机关了扔进了书包里,强迫自己将心思转移开来。

     就这样我又熬过去了一天,放学的铃声照常响起,但我没有了平时的那种解放了的感觉,只是感觉一阵烦躁。

     这种烦躁感一直伴随着我回到家中,人只要一闲下来脑子就会忍不住乱想,为了不让脑子乱想,我干脆打开书包拿出了作业,这一沓作业写完估计能杀死我不少脑细胞,到时候也没那差去想其他事。

     这可能是我上高中以来最早写作业的一次,而今天父母也难得一起早回来了一次,看到我如此的勤奋,他们由此推断出他们不在的时候每天我都是这么勤奋,在往后推可能清华北大都不是梦,嗯,就让他们这多推断吧,这样他们平时发零花钱时应该也能多给点。

     做到数学这一科时,我的脑细胞已经被前面的英语整的差不多了,不够我还是拿出草稿本准备大干一场,但翻开时,映入眼前的是今天在学校时我画的程天羽的侧面像,在那里呆住好久,我还是收起了那个本子,换了个新的本子来准备打草稿。

     但那个画像却一直停留在我的脑海里,到底我还是忍不住拿起了手机,程天羽没有再发新的信息过来,我也不知道要发些信息什么给她,于是干脆在好友列表里翻了起来,看看能不能找到个倾诉对象。

     可惜翻了半天都是些朋友圈点赞的好友,真心不知道该找谁。

     嗯?又有人发信息给我?

     我一看竟然是艾华德那个家伙,他发信息问我要不要去网吧嗨一下。

     “没心情,你大哥我现在正烦恼。”我没好气的回复道。

     “小弟终于长大了,知道有烦恼了。”

     思考了一下我还是打算把事情告诉他,目前的最好选择,艾华德可能是最好的倾诉对象。

     “如果判断你对女生有那种超越常人的情感?”额,感觉问的有点学术。

     “问的那么学术干什么?”等了半天就给我这句话?

     “好吧,我也不知道,这个感觉应该是因人而异。”

     这跟没说一样好吗!

     “但如果你会经常想到她,看到她时会心跳,当她已经变得你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时,那你应该就真的喜欢上了她。如果她是别人的,也别灰心,反正没结婚就有机会,结婚了也能离婚对吧,反正那句话,谁敢我的奶酪,我就跟谁玩命。”

     一大段话发了过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理解他的意思,不过内心,似乎平静了不少。

     不过内心似乎太过平静了,导致第二天我又差点迟到了。年级主任盯着我估计心里在想怎么又是这货,但看时间还没到还是把我放了进去。

     进去之后目光又不由自主的飘向了程天羽的位置,说实话看向她的那一刻我的心情还是有些复杂,艾华德说谁敢动我的奶酪我就跟谁玩命,但问题是…我根本没有奶酪。

     我感觉现在又回到了之前的日常状态,除了凌薇的态度看上去略微比以前好了一点。

     高考,成绩,大学,未来,这些才是和我生活息息相关的事,其他的,先给我放一边去。

     就这样又混过去了一节早读,因为起的太晚,导致我连早餐都没吃就朝学校一路狂奔而去。摸摸了摸早读就一直在不停抗议的肚子,我还是决定下去买点东西填填肚子,但我没想到的是,我回来的时候桌子上多了一个小信封,那种用一张白纸叠一下弄出来的简易信封,信封里还有个地方凸了起来,看样子里面应该塞了什么东西。

     我问旁边的凌薇知不知道是谁放在这的,凌薇摇头表示自己一直在认真学习什么都不知道,我心想这认真劲,就算是有人把一个定时炸弹放到我课桌上估计她都无法察觉。

     我打开信封里面塞了一颗大白兔奶糖和一张纸条。

     “看你不开心,给你颗糖吃。”后面还画着个比着胜利手势的笑脸。

     谁送的?写的字很好看,应该是女生给的,我脑海里闪过无数身影,但无一例外都被否决了。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头绪,最后还是把这个纸条和糖收了起来,虽然没依据但我估计是送错人了。

     中午的放学铃响起后我照例往家的方向走去,结果又在路上碰上了程天羽,不过今天只有她一个人在路上,我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脚步,尽量和她拉开了一段距离。

     “岳峰?”

     没想到程天羽还是发现了我,我有点怀疑她是不是有心灵感应的能力。

     “嗨。”我打了个招呼并勉强露出个笑容,虽然我觉得这笑容好看不到那里去。

     “对了,糖好吃吗?”

     程天羽让我停下了脚步,等等,那个还真是给我的?

     “那个是…给我的?”我带着疑惑的语气问道。

     “是啊,看你郁闷都写脸上了,所以给你颗糖吃帮你驱逐下烦恼咯。”

     这有什么科学依据吗?我不开心所以给我颗糖吃?我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程天羽已经转身走到了我面前,并慢慢的说道。

     “有时候,有人烦恼就是想太多了,所以有些事,不要想太多,明白吗?”

     说罢,还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

     嗯?这是什么情况?我应该庆幸每天都认真洗头没有头屑吗?啊不对,不是这个,她说有些不要多想,是指…那个什么‘男朋友’的事吗?

     “走啦,回家啦。”

     我一时间没有弄明白,只能木讷的跟在她后面慢慢朝前走去。我们两人就这样一路无话的朝回家的方向走去。

     “好啦,你还要跟我多久。”

     我才发现自己已经跟着她到了小区的门口,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并准备转身离开,但刚走没几步,我突然发现这周围的环境,怎么好像有点熟悉?

     这…特么不就是我住的小区吗?

     程天羽也住在这里的话?怎么我之前没有碰到过?

     不过转念一想我这掐着时间去学校的作息表和没事坚决不出门的出门频率,碰不到感觉也是挺正常的。

     程天羽看到我跟了进来还以为我还有事,转过头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那个,你平时中午都回来吗?”

     “不是啊,我中午一般都在学校,只不过这几天有点事所以才回来。”

     “那你下午,什么时候回来?”

     “我?一般先去食堂吃饭,然后坐一会就回家。你问这个干什么?想跟我一起回来吗?”

     “没什么,随便问问而已。我先回去了。”

     说完我转身离开了小区,感觉我这时候智商又下线了,我家就在这,我还走出去干什么。

     结果我就在保安看神经病的眼光中又回到了小区,虽然在同一个小区,不过我们所在的楼相距还是有一段距离。

     回到家后我依然想不明白她所说的话,不过既然她让我不要想太多,那我就不想太多了。

     我从书包里翻出那个信封,找到了程天羽给我的那颗糖,剥开了放进嘴里,一股甜味顿时蔓延开来,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感觉心情确实好多了。

     不过想起那个眼睛体育男,我还是感到不爽,很不爽。

     我慢慢的闭上眼睛,正准备睡一觉解千愁时,我却想起了什么,一跃从床上蹦了起来。

     应该是在这,我走进杂物间内,仔细的寻找着,最后在最里面找到了我想要的东西。

     一个布满灰尘的木人桩,我也不忘了几个月或几年没碰过它了。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我一样看了一部貌似牛逼哄哄的武打电影然后就被父母怂恿送去学了武术。

     只不过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初的热情早就已经被消磨干净,由每天的坚持到后面越来越少的练习,直到最后被遗弃到某个角落里。

     我拿出抹布仔细的对着木人桩擦拭了起来,脑海里浮现了当初那个刚入武馆满脸兴奋的我,我苦笑了一下,果然做事真的要坚持。

     至于我为什么要把它拿出来,嗯,因为我总觉得未来某一天会需要这个。

     “啊~呼。”

     懒散的打了个哈欠,现在的我正没精打采的趴在课桌上,还好我没把所学的全部还给了武馆的教练,凭借着记忆还是慢慢的回忆了起来。

     只不过一个中午没睡,现在就止不住的打哈欠。

     “你没事吧?看你没精打彩的。”

     旁边传来一张凌薇的纸条,我心说没想到凌大小姐也会这么关心我,但此刻我也没心情去打趣,只是回了张纸条表示我没事。

     整个下午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我又这样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又混过去一下午,感觉真的有点对不起老师。

     一边依旧不停打着哈欠,一边往书包塞今晚要写的作业,就在我收拾着东西时却看到程天羽往我这边走了过来。

     “走吧,要不要一起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