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独眼男
    “醒了?”

     她坐在我旁边,递给我一个密封烤鸡。

     我吞了口唾沫,虽然不讲和她说话。但是我的肚子,却是十分饥饿。

     犹豫了一阵,还是伸出了手把对方手中的密封烤鸡拿了过来。然后撕开包装,用力咬了一口。

     被困期间,我有三四天没有吃饭了。肚子里空荡荡的。三下五除二把整只烤鸡吃了一半儿,这才感觉自己是活着的。

     随后冰块脸又递给我一壶水,我咕噜咕噜喝完之后看向了她问道:“你不是已经找到我师傅了吗?怎么又到我这里来做什么?现在的我对你而言,好像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了。”

     “你是这么想的?”

     冰块脸认真的盯着我。

     我诧异地盯着她疑问说:“难道不是这样吗?”

     冰块脸脸上表情没有波动,她也没有说话。

     随后,两人便是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最后,还是我先开了口。

     我问她的,王虎与那位戴眼镜的梁文怎么样了?她说道三人之中,就你醒得最早,这一点我们也没有料到。按理说你们应该是等两天之后才会醒,而他们现在也同样喝了点水,陷入了休眠中。

     不过,他们缺水也十分严重,虽然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仍然命悬一线。

     我轻轻点头,没死就好,想来我这种体弱的人都能挺过来,他们也一定行。

     我又看向她,发现从一开始我都不了解她,她太神秘,认识几天,我连她的名字还是一无所知,不知道她是属于哪股势力,为了什么而来。

     不过,想来石室中这些亡命之徒不是一路人,因为我没见她与这些人交谈说话。

     看着她,我不由想到了上次她抛下我和王虎独自跑了,犹豫了很久,还是终于忍耐不住问她上一次。每次为什么把我们丢下,自己先走。

     冰块脸似乎早有预料我会这么问,她缓缓说道我走到石梯的尽头时突然发现了那一道门,当我好奇进去之后门已经触发机关直接关闭了,再也打不开。

     我想,这或许只能从外面才能打开,我等了你们,可是你们没有来,当时我还有要事没办,所以只能自己先走。

     竟然是这个原因?我愣了愣,随后选择相信他。

     因为,她没必要要会骗我,同她最初早找我一样,我对她而言,没有什么利用价值,她骗了我,似乎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就这样我缠着她,问了她这几天的经历。

     显然,这几天她遇到的东西也十分离奇古怪,险象环生。谈了有一阵,不过她话不多,有时候回答我,有时保持沉默。

     这是她一贯性格,我也习惯了。

     我对她似乎又有了友好感觉,之前的愤怒与怨言都消失不见。

     我期待问向她:“我们是朋友吗?”

     她那张千年不变的脸一如既往,没情绪波动,没有回答。

     果然!

     我心中了然,说,我困了你也休息去吧。

     她点了点头,转身离开,没有回头。

     然后我也闭上了眼,但感觉心情乱糟糟的无法睡眠。

     她仍然没有把我当做朋友,但是,她为什么向我递送食物和水?

     我师父她也找到了,她明明可以选择把我当成陌生人,而这也是她的一贯性格。

     难道,她认为把我带进这处古墓是害了我,想要补偿我?

     想到这,我直接摇了摇头否决了,我认识的她从来没有自责,有负罪感,这种情绪。

     我想不通,也想不懂,索性也就不再想。

     反正她目前也对我并没有什么恶意,不像第一次见面,就,把我的手腕擒拿让我痛不欲生,把我的脖子扼着,让我无法喘息。

     因为已经睡了四天,我虽然精神疲惫,但并没有睡着,等到自己迷迷糊糊的时候应该已经是第二天了。

     这时候所有人都起来了,我也被我师傅叫醒了。

     此时我已经恢复少许力气,起码,能站起来了。

     我师父拿过来一个注射器,里面不清楚是什么液体,往我手臂上打了一针。

     我一直相信我师父,也没问,让他扎。

     不过,我真的是太相信他了,以至于他的老花眼把我的手臂白遭了两回罪。

     打完一针十几分钟过后,我感觉好了很多,浑身也不疼了,能走路身体也轻盈了许多仿佛没受过伤。

     据我师傅说这是肾上腺素,一针好几万块。

     我搓了搓牙,颇为可惜,不过,反正这是对方的钱也就没再心疼。

     我担心王虎他们俩,随后看向他,发现他虽然醒过来但却无人过问。

     他身上的衣服都被自己烧光了,躺在冰冷的地面瑟瑟发抖,嘴唇苍白,干的厉害。

     反之,梁文却被这一行人照顾的很好,此时已经能走路了。

     我暗暗自责,竟然只顾自己忘记了王虎,我赶紧上前,掏出我师父包裹里的衣服给他穿上,他醒了,迷迷糊糊看着我笑了笑,不过,嘴唇咧了咧又再一次溢出鲜血。

     我赶紧给他拿水他猛灌一瓶,气息这才好了很多。

     这时候,一个独眼男子走到我面前,把我手里的水壶踢开一脸戾气说道:“小子,这里水可是很珍贵的,别给将死之人浪费。”

     我一听,顿时火了,起身冲他怒道:“你放屁,他现在活得好好的,怎么就成了将死之人?”

     独眼男子阴沉盯着我,吐了一口唾沫,手枪扳机扣动,指着王虎,狞笑道:“我说他是死人,他就是死人。”

     说完,就要扣动扳机。

     我心中大骇,这人还真是亡命之徒,说杀人一点也不含糊。

     我知道,要是我不救王虎,他必死无疑。

     “你要干什么。”

     我握着他拿枪的手,把枪从王虎身上移开,独眼男冷漠道:“小子,你也想死?”

     说着,一拳打中我的肚子,我直接倒飞出去。

     肚子的剧痛,让我差点吐出隔夜饭。胃里一直翻腾。

     “既然你也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说着,独眼男那黑洞洞的手枪指向了我。

     我心中一凉,完了!

     我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王虎的命我是救不回来了,这一次,我或者把自己也给搭了进去。

     就在我闭上眼睛做好独眼男开枪的准备时候,我师傅柳九指这时候站了出来。

     他沉着脸,对着独眼男怒道:“华子,你想干什么?他是我的徒弟。”

     独眼男与我师傅对视了一会儿,随后冷冷盯着我一眼,把自己的手枪收了起来。

     此时,我吓得浑身止不住地在颤抖。

     我师傅赶紧上前,看了我一眼,发现并没有事也就对我轻轻说道:“别去招惹他们。”

     我点了点头,随后看向王虎。

     只见,他感激的看着我声音微弱道:“徐天,你又救了我一命。”

     我苦笑了一声没有说话,要不是我师父,说着的我根本救不了他。

     随后他们收拾好行李包裹之后就起身想走。

     我在我师傅的催促下也收拾好了自己行囊。

     不过,所有却没有关注王虎,仿佛就想把他扔在这里自生自灭。

     我焦急跑到我师父面前,对他说王虎现在还需要休息,还不能走路我们要不要再停半天,等他恢复过来。

     这时,独眼男闻言站了出来,开口对我狞笑道:“他的生死关我们什么事?我们还有任务要做,不是什么大善人。你要想留,就留下来陪他。”

     看着这人这么嚣张,我气的不行,但是也无计可施。

     这是我求助地看向了我师傅。他冲着我缓缓摇了摇头。

     “小天,管好你自己就行,其他的事,不用你操心。”

     “可是那是条人命啊!”

     我第一次反驳我师父,第一次感觉他这么陌生,这么冷血。

     “而且,他救过我的命,我不能放任他自己在这里不管。如果你们非得走,我必须得留在这里等他恢复过来。”

     我师父脸色一沉,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