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开眼
    当王昊趴在山边吐完之后,他感觉胸口好受些了,想着父亲那杀人不眨眼,四位老人转眼间被扭断脖子,成为尸体的一幕,他就觉得脑袋一阵眩晕。

     虽然现在第九根山柱上只有王焱父子二人,可王昊脑中还停留在自己父亲那杀人的一幕。

     王焱看着王昊轻声道,“昊儿,你不要把事情想的那么复杂,你只要记住是他们四个人要杀我们这一点就行了”。

     “可是父亲,你比他们的实力高出那么多,他们杀不了你,你放过他们不就行了?他们也不会再来杀你的”。

     看着王昊那略有天真的眼神,王焱叹了口气道,“昊儿,你这样将来是会吃大亏的,你怎么不动脑子去想想,若是他们的实力在我之上,他们会放过我们么?再有就是,若是我放了他们,他们就会对我们心存感激,不报复我们么?你要记住,只要是对你心存杀意之人,必杀之”,王焱双目寒光乍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做事,斩草须除根”。

     王昊听了王焱的话,一时心神震动,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王焱还是那句话,你以后会明白的。

     “我们王家的祖祠分为两部分,其一是主祠,其二是分祠。分祠便是周围八根山柱上的祖祠,它们分别是天之乾、地之坤、风之巽、雷之震、水之坎、火之离、山之艮、泽之兑的祖祠,里面分别是各系的族人的灵位,而主祠便是这第九根山柱上的祖祠”,王焱一边向祖祠里走着,一边向王昊细心的解释道,“主祠里只有我们前几代老祖跟各个时候的族长、每系的大长老,已经对族内做出过重大贡献的人们的灵位,他们都是一些值得尊敬的祖辈”。

     “昊儿,随我一起拜见我王家的祖辈”,说着王焱便跪在了蒲团上。

     王昊听着王焱的话,也跟着跪在一个蒲团上面,看着眼前偌大的祠堂里,全是灵位跟碑文,那数万成千的石碑上刻的全是那些老祖生前的评价与功绩。

     “不孝子孙王焱虽为族内一百二十二代族长,却未对族内做过什么贡献,今带着吾之后代来完成上一代的遗志”,话毕,王焱对着众多灵位行大礼拜了三拜。

     过了十几秒后,突然整个祖祠内狂风大作,只见这片深渊的上空风起云涌,天色渐渐变黑,甚至还有雷霆闪过,那一声声似有若无的雷声,犹如龙吼一般。

     王焱迟缓了片刻,叹了口气,又向那些灵位拜了一拜,“多谢老祖成全”。

     王昊看着周围的异响,听着天空中的雷鸣,他不知道放生了什么。在他看到父亲望着他时,那双眼中似乎闪过一道光芒,然后他便什么都不记得了。

     王焱看着昏倒的王昊,叹了口气道,“该躲得躲不过,孩子,这是你的命啊!”,说着,王焱右手向着祠堂外一挥衣袖,王昊的身体便浮空向着祠堂外飘去。

     数万回到了自己生活的地方的族人看着天空的异象,纷纷震惊不已,可他们知道这是族长在祖祠施法,便没有去关注太多,纷纷去忙手中的事情了。

     而那竹林里众多长老们纷纷面色大变,“开眼,王焱这是要替王昊开冥眼!”。

     “难道王焱他疯了不成,他不知道这样做会使封印松动!”。

     “我们现在也阻止不了他了,还是想想怎么去加固封印吧”。

     而这时,竹林内一片没人居住的地方站着一个身穿黑色布衣之人,他面带一个面无表情的面具,抬头看着祖祠的方向,自语道,“终于开始了,我的计划,也将要展开了”。

     此刻第九根山柱之上,王昊的身体在离地面一丈之处缓缓漂浮,王焱站在他的身前,双目凝视天空。

     此刻的天空浓厚的云层缓缓向周围扩散,仿佛被什么东西撑了起来,宛如天空被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数道雷霆在那云层之中闪过。

     王焱双目一凝,右手在王焱面门一拍,大喝一声,“冥眼,现!”。

     只见天空中的狂风突然以之前数倍的速度在云层中穿梭,那被无数云层包围形成的巨大空洞瞬间扩大数倍,整个深渊上空的天仿佛被戳破了一个巨洞,无数闪电在其中疯狂的乱窜。

     突然,那空洞之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睁开了双眼似得,那双如汽车大小的双目之中透着冰冷刺骨的阴冷、无情,仿佛连接着地狱一般,让人望之仿佛要被勾走魂魄一般。

     王焱看了看空中的那双巨大的冥眼,手中快速的结着印记。

     只见王焱结印的速度快的让人眼花缭乱,只用了不到两息便完成了结印,他左手伸出二指直指天空中那双巨大的冥眼,右手轻按王昊双眼之上,大喝一声,“冥眼,开!”。

     空中那双巨大的冥眼顺着王焱的双手望向王昊的双眼,这一刻,空中无数云层突然爆开,那狂风越来越狂,雷声越来越大。

     王昊的双目中仿佛有一股力量在迫使他去睁开双眼,王焱感受着右手传来的阻力越来越大,左手二指想着王昊双目猛的一挥,一股奇异的力量在王昊双目中弥漫,这是,空中雷声大震,三道小指粗细的雷霆从天而降,向着王焱父子二人直劈而来。

     王焱眼中冷光一闪,左手暗中蓄力,等待着出手的时机。

     而王昊此刻脑中轰鸣,他尘封的记忆正在不断的开启,他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这座大山上,经常在那片只有长老们居住的竹林里跟二胖在一起玩,听那些慈祥的老人们讲故事,而瘦猴因为家里身份不足,无法进入竹林,二人就跟瘦猴在山坡的森林里游玩,虽然那片森林一般禁止出入,可碍于王昊跟二胖的特殊身份,并没有阻止,只不过三人玩耍时有人在旁边守护。

     王昊从小就跟其他孩子不同,若说哪里不同,则是他的双眼太灵动了,清澈的没有一丝尘埃。

     民间有一种说法,婴儿刚出生都是无垢之体,他们不沾染一丝红尘,他们的双眼都是天眼,可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可是随着时间的增长,他们吃五谷杂粮,身上的红尘之气沾染的太多,天眼慢慢的就变成了凡眼,再也没有以前的那种特殊的能力。

     而王昊四岁开始懂事之后,他发现他看到的世界似乎跟别人看到的世界不一样,他能看到很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他看到许多老身上有一些黑色的气息,仿若死气一般,而那些老人都是半只脚踏入黄土之中了,他看到瘦猴印堂发黑,第二天瘦猴就从树上摔了下来,他看到族内的一个老大爷竟然是一副骷髅模样,第二天,哪位老大爷便死了。

     当时他被吓得直接哭了,当他的爷爷知道了这件事后,便下令让全族之人搜集牛的眼泪,然后每天早上于第一缕晨光照射大地之时滴入王昊的双目。

     王昊只感觉双眼一阵冰凉,很舒服的感觉,接着,他便感觉双目有一种灼热之感,让他十分不舒服。

     而这件事已经持续下去,知道五岁那年,王昊跟二胖瘦猴在山坡的森林游玩时,发现有一个浑身散发着黑气,身穿破裂的铠甲,手拿断掉的兵器之人在森林里游荡,那人宛如死人,又不是人身,而是魂体,那分明就是一个阴魂!

     自从那次后,那片森林之中每过一段时间便会有阴魂增加,那也给王昊的心中留下了很大的阴影,但王昊爷爷依然没有停止他的做法,哪怕是给王昊开眼会让封印松动,让整个王家阴气弥漫。

     当王昊快七岁时,无数阴魂在那片森林涌动,甚至有些阴魂已经出现在广场之上,那些阴魂有骑着冥马的,有驾着冥车的,他们似乎连阳光都不惧怕。

     直到这时,王昊的爷爷才停止了他的做法,直到王昊将要七岁的那天晚上,他带领一部分老人依然走向那片森林。那天晚上阴风大作,鬼哭魂啸,注定了是个不眠夜。

     第二天,王昊的爷爷便去世了,而那些跟他一起抵挡那些阴魂的老人再也没有回来,而从此大家也见不到那些阴魂了,王昊的爷爷临死前封印了王昊的双眼,并将族长之位传于王昊的父亲。

     于是,在王昊七岁的那一天,王昊的父亲便带着他离开了王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