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这世间的恶与善
    袁芳止住被打飞的身体,向二胖发出一声嘶哑的叫声,目中露出怨毒之色。

     “老妖婆,你的对手是我,往哪瞎看呢?”,王旭朝着袁芳一阵低吼,接着,他拿出一个小玻璃瓶,向袁芳扔了过去。

     占据袁芳身体的冤魂虽然不复生前的神智,可那一声老妖婆还是让她发狂了起来,不过,在她双手刚打破玻璃瓶的瞬间,一股液体从瓶子里喷射出来,溅了袁芳一身。

     只见袁芳浑身颤抖,嘴中不停传出痛苦的嘶吼,身上不停的冒着白烟,样子极其痛苦。

     王昊有些看不下去了,轻声道,“阿旭,芳姐她不会有事吧,我们这样是不是太残忍了”。

     听了王昊这话,王旭冷笑一声,“昊哥,对付鬼魂这种东西你绝对不能有一丝怜悯,不然你的下场将会比它们惨一百倍,不过,这些东西只是克制鬼魂之物,对人体不会造成伤害”。

     王昊看着袁芳痛苦的样子,心中颇为不忍,虽然袁芳对他凶了点,可他还是把她当做老师来看待。而且,袁芳身世不凡,样貌也是绝美的,此刻却在这里忍受着这样的痛苦,他不禁开始对这个世界有些迷茫。

     这时,袁芳身上的白烟渐渐消失,她咆哮了一声,向王旭冲了过来,目中闪烁着疯狂。

     “胖子,接着”,王旭迅速从地上站了起来,扔给二胖一团东西。

     二胖凭着手中的感觉,发现那是一团湿漉漉的线团,上面还沾着什么液体,那液体十分的粘稠。

     “这是墨斗线,别发愣了,快困着他”王旭说着,将墨斗线的另一头扔给了王昊。

     二胖听了王旭的话顿时恍然大悟,他看了王昊一眼,手上一用力,顿时那根长长的墨斗线便在王旭身前绷直了。

     袁芳对于此线不闻不问,还是向王旭冲来,而她在离王旭还有两三米处时,她的身体已经碰到了那根墨斗线。只见她身体碰到墨斗线的地方,发出“呲呲”的声音,同时冒出一股白烟,向后猛退了几步。

     “缠住她”,王旭大吼一声,同时从小提箱中拿出一张羊皮纸,只见他咬破右手食指,在羊皮纸上不停地写着、画着什么东西。

     王昊跟二胖闻言,同时向袁芳斜后方跑了过去。而袁芳被那墨斗线逼退时,王昊跟二胖已经从她身后交换过位置,墨斗线再次从她身后紧紧缠来。

     “呲呲”,又一阵白烟从袁芳身后冒了出来,袁芳嘴里不停地传出痛苦的嘶吼。而王昊跟二胖对着声音不闻不问,一直围着她不停地缠着墨斗线,直到将她身上全部缠满,再也不能动时,二人退到她身边两米处,紧紧地拉着那根沾满了鸡血的墨斗线。

     王旭这时正好完成手中的事情,他右手两指紧紧地夹着他刚画好的符咒,向袁芳跑去,“妖孽,这次看你怎么跑”,说着,他将右手的符咒狠狠地贴在了袁芳额头上。

     这时,袁芳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嘶吼,王旭看着她,双目冷光闪烁,只见王旭双手不停的做着什么动作,嘴中并念念有词。

     若是王旭的声音再大些,就能听清楚他念的是,“甲,戊,丑,辰,申”接着他大吼一声,“魂现”,右手两指之间有一道灰色的光芒闪现而出,他向着袁芳额头上的符咒一指,袁芳便停止了嘶吼。

     只见一道略有透明的灰白色的灵魂从袁芳身上慢慢的冒了出来,那道魂影脸色十分痛苦,嘴巴不停地动着,可三人什么声音都没听到。

     接着,王浩等人便慢慢的张大了嘴巴,“不会吧?”。

     那魂影的身体慢慢凝实,三人看到了那魂影的模样跟袁芳的样貌十分相似,若是没有时间留下的痕迹,三人甚至会认为这个人就是袁芳。

     “卧槽,这个鬼魂十有八九就是袁芳她妈,这人世间还真是无奇不有,死后还想着祸害自己闺女”二胖看着那魂影,不禁啧啧称奇。

     那魂影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双眼中有一丝疲惫跟怨毒,她张嘴说些什么,可惜三人依然听不到。

     王旭看着那魂影,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一拍手,“我想起来了,有些鬼魂生前被人割掉了舌头,死后无法说话,这需要特殊的方法才能听到它们说的话”,说着,王旭跑到他的装备箱从里面拿出一个破碗,一个塑料瓶跟一张烧纸。他将塑料瓶里的水倒了小半碗,然后他右手猛一用力,那烧纸便在他手中燃烧了起来,接着他将那纸灰放进那破碗里,轻轻的晃了晃。

     看着王昊跟二胖那惊讶的目光,他有些不好意思,“哎,出门在外,总要有些能混口饭吃的绝活”,说着,他拿起那破碗放在嘴边喝了一口。

     “给,喝了这碗水就能听到她说话了”王旭,将碗递给二人,看着二人那异样的目光,缓缓道,“放心的喝,没事的,最多就是体内多了一道阴气,晒会儿太阳就没事了”。

     在二人将信将疑下,慢慢的将碗里的水给喝了下去,接着,二人就感觉到有一股凉气进入到自己的身体里。

     在王昊震惊的目光下,他突然发现自己能听到那冤魂说的话了。

     “李志诚,你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冤魂嘴里一直嘶吼着这句话,怨气滔天。

     王旭叹了口气,“死不瞑目,怨气不散,故成冤魂,这鬼魂也实属可怜,生前不知经历了什么”,说着,他双手又慢慢的做了几个手势,“己,癸,丑,卯,未,念散”,话毕,只见这冤魂身上的黑气在不停的消散,这就是所谓的怨气。

     随着怨气的消散,那冤魂双眼闪过一丝清醒,“这是哪,我不是已经被害死了么?”,话毕,她眼中的清醒之意越来越多,她看到了对面的三个年轻人,也看到了自己身体中的女人。严格来说是这冤魂身体的一半在袁芳身体中,因为墨斗线禁锢的原因,这冤魂不能离开袁芳的身体,同时,也使得三人可以看到这冤魂的存在。

     “女儿”,最终,一切的疑惑都在这声女儿中被打破,这冤魂想摸一摸袁芳,可是她的手掌立刻从袁芳身体中穿透过去,冤魂目中的慈爱变成了一抹叹息。

     “我跟老袁一生做出善事无数,不曾做过恶意,一生吃斋念佛,对这个世界始终都只有善意,我们也希望这个世界能回报给我们善意,人人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本不信,可有些事让你不得不信”。那冤魂似自言自语,也似在说给三人听。

     “我跟老袁这辈子最喜欢我们这个小女儿,可同样也最对不起她。一年前,李市长四十岁生日时我们带芳芳去给他祝寿,结果我们女儿被李市长的儿子,李志诚这个禽兽给看中了,他下药迷倒了我闺女,毁了她的清白,芳芳虽然恨这个禽兽,却被他的花言巧语给骗了,对他死心塌地,把这件事瞒着我们”。

     说着说着,芳母目中闪过一丝怨毒,“直到半年前,这个禽兽想要骗掉我们手中的资产,来我们家向芳芳提亲,老袁架不住芳芳的哀求,可我对于这个人品不正的家伙十分反感,是绝对不可能同意的,结果这个家伙就在两个月前找人将我绑走,让人凌辱了至死后,一刀一刀将我分尸,埋入这荒山野地里”。

     “死后我怨气不散,恨这苍天,恨这大地,恨那禽兽,也恨我女儿,若苍天有眼,为何让我一家承受如此痛苦,若苍天无眼;何以让我得以变成冤魂,来行复仇之事”。

     芳母说着说着,开始嘶吼起来,身上怨气消散的速度也慢了起来。她的魂未完全脱离袁芳的身体,她的话,袁芳全部听的到,她虽然正在昏睡,可她脸上那一道道泪痕一段表达了全部。

     “李家家大势大,李志诚也许是心中有鬼,每天身边都有驱魂师跟随,我对他下手时,险些被那驱魂师给打的魂飞魄散,复仇不成,我只想带着我闺女一起离开这充满恶意的世界”。

     听了芳母的话,二胖想说什么,最后叹了口气,沉默不语,王旭目光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有一道声音犹如晴天霹雳,直达芳母心神。

     “你错了,你可知芳姐她是否愿意跟你一起离开这个世界?这世界不只有恶,同时也有善,你只要对这个世界有过善意,这个世界也会给你善意,只不过是时机未到罢了”,王昊听了芳母的话,眼神坚定道,“而我们的出现,就是这个世界对芳姐的善意”。

     芳母听了这话,心神一片震动,片刻后叹了口气道,“原来这世界还没有抛弃我们母女”。

     芳母身上的怨气不停地消散,当怨气完全消散完后,她就会归散于天地间。看着王昊那坚定的眼神,芳母微笑道,“年轻人,你很不错”,话毕,她目中带着不舍,右手在袁芳脸前轻轻地抚摸了一下。

     袁芳眼中的泪水更多了,芳母叹了口气,她的魂中就越来越淡,转眼间便要从袁芳身体中消失。

     “戊,壬,寅,申,戌,往生”,王旭再次摆了几个复杂的手势,在芳母消失的瞬间,一指点了过去,只见芳母的魂立刻又凝实了。

     “快去轮回吧,虽人死后执念不散,化身孤魂野鬼,魂死后无法轮回,可那不是绝对的”,王旭的声音悠然而起。

     “因为你对这世间一直抱有善意,现在,世间也要对你传达善意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