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新墓碑与女人(求推荐!)
    “破解幻觉和幻听其实很简单,只需要紧闭双眼和死捂住耳朵就行,但通常许多人做的举动要么是往事发地察看,要么是随着幻听的节奏去想象,在那种情况下,一旦出现恐怖的身影,人的恐惧情绪便会上升到最顶点,然后崩溃。”

     谢隐自语一声,然后把早已准备好的隔音耳机带在了耳朵上,顿时,奇怪的声音消失了。

     接下来便简单了,幻觉幻听一破解,区区寒冷对谢隐的影响也不大,时间飞快的便过去了半个小时,来到了凌晨三点半左右。

     “现在,就是不知道鬼因体是否有除幻觉幻听以外的攻击手段。”

     谢隐才刚刚想到这里,忽然间手腕处的鬼因载体不知为何无比的冰冷起来,就好像戴着一块冰。

     谢隐连忙开启鬼因载体,便看见一行扭曲的文字出现了。

     “葛林东郊,保存着鬼因体1号的资料数据与鬼名,获得鬼名即可掌控鬼因体1号,一小时内获取,否则鬼因体1号将陷入鬼煞状态。”

     “葛林东郊?”

     谢隐轻拧了一下眉头,下一秒他没有任何犹豫,已经冲出了屋子。

     葛林东郊是一块墓地,距离葛兰镇倒是只有半小时路程,但到了之后还需要找到鬼因体1号的数据与鬼名,寻找的难度鬼因载体可没有说,所以谢隐对时间不敢有丝毫浪费。

     出了门,谢隐能感觉到有一股阴冷的气息一直跟着自己,显然鬼因体1号也跟了过来。

     ……

     深夜,宛如黑洞洞的枪口,顶在所有人的脑门上。

     此时,在葛林东郊的某块墓碑之前,一名长相甜美的女人正静静地立在那里。

     这女人的气质很是奇异,看她的第一眼,会有一种甜腻初恋的感觉,但一旦对上了她的眼睛,一般人立即便会如坠冰窟,那是一双极为漆黑的眼瞳,如夜晚的天幕上被泼上了墨,森冷而妖冶。

     在她面前,有一座新墓碑,她站在这块墓碑前似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头发有些散乱。透过月光,她静怡地注视着这块新墓碑,上面有一行小字,亡夫黄生之墓。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冷风忽然吹了过来,突地,一只腐烂的手掌缓缓地自黑色中探出,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这女人纤细地身子猛地一颤,转过了头,却发现身后漆黑一片,半个人影都没有,但等到她回过头,那只腐烂的手又再一次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她没再看了,而是目光复杂似自言自语的说道:“谢谢你陪我站了那么久……”

     那只腐烂的手抖动了一下,在夜色下呈现出一种妖异的白。

     她还在自语着:“你还是那么好……他们都比不过你……我都有些后悔……杀你了……”

     ……

     “NND,今天晚上怎么冷了这么多,噢,葛林东郊到了,20信用点。”

     司机缩了缩脖子,然后对后座的谢隐说道。

     谢隐什么都没说,直接付了账便往葛林东郊中奔去,葛林东郊虽然是一块墓地,但周边稍远一些的地方也有人居住,司机显然以为谢隐是这周边的人,所以没有好奇他为什么这么晚还来这里。

     夜,漆黑一片。

     谢隐的脚下不知是什么小虫在哀鸣,身后鬼因体阴冷的气息一直没有消散,使得吹来的风都一片冰冷,宛如小针般扎进骨头,刺骨的疼。

     月亮孤零零地盘旋在葛林东郊上空,光线暗淡,仿佛女人眼角的怨泪。夜晚的林子很是潮湿,而随着谢隐的深入,树木和泥土的皮肤溃烂一般,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味道。

     “鬼名,数据……究竟怎么找……”

     谢隐一边赶路,头脑一边泛起风暴,这个问题他在路上思虑了良久,但因为信息不足,所以就只得作罢,可现在已经深入到了葛林东郊之中,那他必须要正面面对这个问题了。

     谢隐轻吸一口气,紧闭着双眼全力开动脑力起来,“得到鬼名,就可以掌控鬼因体1号,那么问题显然出在鬼因体1号身上,既然是鬼因体,这里又是葛林东郊,所以唯一的指向便是墓地!到了墓地,一切自有定论!”

     捋顺之后,谢隐不再左思右想,而是打开手机导航,直往葛林东郊的唯一墓地处奔了过去。

     身后,鬼因体1号的阴冷气息一直没有消散过,紧随谢隐身后。

     “窣窣窣窣……”

     踏着杂草,谢隐专注的赶着路,心里也心算着时间,距离鬼因体1号陷入鬼煞状态仅剩不到二十分钟,他必须要集中注意力全力赶路。

     转眼,便是八分钟过去了,掠过一根大树后,谢隐的眼前豁然开朗,一大片阴森的墓地,通过月光印入了谢隐的眼中。

     就在这时候,谢隐眼瞳猛地一缩,他听到了异响!

     “是人是鬼!?”谢隐心底瞬间升起一个疑问。

     现在的时分可是三点半多了,任何正常人都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吧。

     谢隐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起来,他对鬼因体并不畏惧的原因,是笃定鬼因体1号不会伤及自己性命,但如果这块墓地有野鬼存在,那可就不一定了,自己有可能有性命之忧。

     然而,正在他在计算得失的时候,只觉耳边一阵阴风刮过,鬼因体1号居然对着墓地冲了过去。

     这突然的变化使得谢隐的脸色微变了一下,不过并没有乱了分寸,而是快速弓下腰,跟了过去。

     鬼因体1号不能有失,鬼煞状态一听就是一种疯狂的状态,如果放任它沦为鬼煞杀死无辜的人,谢隐难逃其责,再说,鬼知道失去鬼因体1号后鬼因载体会不会搞出什么严重的后果,而且,他需要借助鬼因体的力量,对抗蓝鸟组织。

     弯着腰,谢隐跟着鬼因体1号的惨白身影前进,很快便来到了一块新墓碑的不远处。

     “那是……”

     谢隐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他看见一名长发披肩的女人,正跪在墓碑前的地上手持着某种物体捣鼓着什么,但因为天色太暗,谢隐看不太真切。

     深夜,女人,跪地,捣鼓东西?

     邪乎到家,必有鬼!!!

     就在谢隐的一颗心提起来的时候,突然,那女人猛地转过了头,顿时间一张沾满了腥红鲜血的脸孔,印入了谢隐的眼中。

     “什么人!”

     女人厉喝一声,顺着鬼因体1号的方向,正好对上了谢隐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