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黑色旋律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只是不知不眠的人是谁。

     吴由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就从小七嘴里知道了洪千刀的下落,谨慎如他,还是把小七软禁了起来,可怜小乞丐还以为遇上了好人。

     刀疤眼的事情不知弄得怎么样了,吴由在屋子里踱步,看起来很怪异。

     公子,这是下面人弄得口供,刀疤眼递了一沓纸递给吴由说道。

     吴由仔细的看了看,发现两份口供都差不多,也没有明显的不同,但有一点很肯定,就是这些人也没看到过洪千刀,这么说来老六背回来的那个小乞丐真的是偶然。

     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啊,吴由叹了口气嘟囔道。

     公子放心吧,咱们这次准备这么充分一定会万无一失的,刀疤眼拍着膀子笑呵呵的说道,在他看来公子准备的已经很充分了,完全没必要这么小心。

     你啊,人家又不是土鸡瓦狗,只是这次又辛苦你了,吴由真挚的说道,你们十三人分出几个身手好的再带几个船帮的人去天上人间做掉洪千刀。

     还有这个,吴由拿出一个小布包,此物无色无味倒于水中不消几个呼吸就使人致命,若是掺进酒水可让人腹泻,你看情况吧。

     刀疤眼接过趁了趁手就高兴地说道,不用那么麻烦,在下让十三带上老七就完全可以把这事情办了。

     有什么说道吗?吴由很奇怪的问。

     公子有所不知,那十三以前就是专走房梁的,嘿嘿,刀疤眼献宝般的说道。

     好,吴由点点头,暗自说道,实在看不出来啊,自己手下还有几个能人呢,以后得好好培养培养了。

     送走刀疤眼又来了一位,正是卜冬。

     来的正好,你一会儿带人就往西城门走吧,吴由给卜冬倒了一碗茶说道,最近也是辛苦这位才子了,好好的书生硬生生的成了狠人。

     卜冬捋了捋袍子才笑呵呵的说道,可以,过一会儿你的小安宁该回来了吧。

     滚,吴由脸色讪讪的赶走卜冬,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安宁,人家一个好好的姑娘为他不止一次铤而走险,他也不是铁人,心里自然有所感觉。

     待我功成身退再慢慢还吧,吴由暗自下了决心。

     而此时安宁已经靠近了西城门的窝棚,黑夜完美的掩盖的她的身子,她在等时机,现在看起来是所有的人都睡了,但是她还是没有行动,这里比船帮更加危险,她刚刚已经发现了好几个放的极为隐秘的夹子和陷阱了。

     真实难办呢,终于到子时了,她跟着吴由给他的地图,一路走的很隐秘,她今天晚上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结局西城门那些小头目和二当家的。

     安宁猫着步子从一间破茅屋下悄悄的靠近最中间的房子,那个房子看起来守卫的很严密,门口四个乞丐守着,周围也是灯火通明。

     看清虚实就好办了,找到了附近最近的陷阱,拿出一卷细线子,缝衣服的那种,绕住陷阱之后安宁就再次和黑夜融为一体,直到轻轻一拉,那四各乞丐就都提着刀往陷阱走去了,竟然没有人去通风报信。

     安宁暗自冷哼一下,这群傻货,然后就轻松的进入房子了,这会已是半夜,房间内除了鼾声就没有其他的声响了,安宁还是等了一会儿才行动。

     安宁拿出一把泛着湛蓝色的短刃,这不是大宋工匠的手艺,此刃正是吴由从阿里木哪里得来的,看短刃的纹路吴由就猜到这是陨石所铸,短刃有个很好听的名字,断愁。

     安宁直接就走向一个不显眼的房间,西城门的二当家的就在里面。

     悄无声息的破掉门锁就静步走了进去,这开锁的法子也是安宁以前学到的,房间内一短发大汉抱着一个妇人正睡得舒服,想必是干了什么坏事,安宁脸色更冷,无耻之尤,然后手起刀落西城门二当家的就没了性命,至此也表示西城门这个藏污纳垢的地方开始走向灭亡。

     安宁看了看塌上的妇人,想来也是个可怜人,终究还是没能下得去手。

     不到半盏茶的安宁就拿着滴血的断愁从房间出来了,刚出门就遇到了一个喝的醉醺醺的老乞丐,没时间考虑了,安宁拿起短刃就向那人刺去,谁知那乞丐竟穿了一身胃甲,硬生生的挡住了断刃,感觉到手中刀刃被挡住了,安宁就施了一力,呲的一下匕首就破了乞丐的防守。

     而在此时安宁才看清那乞丐的脸,只见他脸上全是刀痕,一双眼睛血红。

     谁挠我,老乞丐嘿嘿怪笑,似是喝醉了,其说话间手上功夫却是不慢,一抓就抓向安宁颈上。

     安宁抽出短刃连忙躲避,看身手这老乞丐也是有本事的不由得现在是什么情况就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手上动作也是越来越快了。

     老乞丐还是醉醺醺的,眼睛更加红了,极为怪异。

     老乞丐和安宁一进一退不多时安宁就觉着手臂越来越沉了,不好,就在愣神间老乞丐一掌拍向安宁的脑袋。

     安宁险之又险的避过凶狠的一掌,却身体没了重心,老乞丐一脚就将安宁踢出去两三丈远,安宁神色更冷了,她本来就是个心高气傲的姑娘,必杀他,安宁暗自说道。

     说来也怪,二人打了这半天声音碰碰作响愣是没有别的人来打扰,但是打斗中的安宁明显没有注意到。

     噗,老乞丐一掌打在了安宁的胸口,这一掌直接打的安宁喷出了一口鲜血,安宁又是又怒又羞,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之见安宁从怀里掏出一物擦了擦断愁。

     顿时间短刃就变得不同了,上面的血迹变成黑色的了,抹上去的东西就是白色粉末,这是吴由给她的,本来安宁是不要这些下作的毒药的,但是现在却是没有办法了,除非杀死这个老乞丐,不然她这个样子绝对是逃不出去的。

     两人又你来我往,只见安宁身上全是脚印尘土之类的,老乞丐身上也多了七八处伤痕,尤其额头上有一道口子格外显眼。

     安宁死死地盯着老乞丐,她不相信中了这么多毒药还有不会死的人,可惜她想的有点多,在她喘气无力的时候老乞丐轻而易举的就抓住了她白嫩的脖子,安宁闭上了眼睛,她仿佛看到了吴由那人畜不害的笑容。

     死一样的寂静,砰地一声有人倒地了,那个人却是老乞丐,最后一刻终于毒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