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翻云覆雨
    世间之事其妙如斯,吴由站在院子里看冰雪消融,他昨天晚上实在是喝多了,今天头还有点晕晕乎乎的。

     卜冬在船帮挑了些身手不错的人,算算时间这会儿也应该都进城了,哎,不想动啊,吴由伸了个懒腰,转念又摇头独自苦笑,怎么好好的一个少年成老爷爷了。

     刚想找卜冬,人就急急忙忙的走进来了,边走边嘴里叫着不好啦不好啦,只听得吴由皱眉。

     何事,如此慌慌张张的,吴由皱眉问道。

     卜冬缓了缓气才四仰八叉的靠在椅子上说道:东京城的花子全出来了,咱们现在不能动了啊。

     吴由皱皱眉头,花子都出来了,那就是说洪千刀已经没耐性了,可惜现在咱们不知道洪千刀身在何处啊,你让刀疤眼去拿些银钱去看看能不能收买几个了解情况的。

     已经安排了,就看下午有没有音信了,不过若是人家也是放诱饵骗咱们呢?卜冬说道。

     说你笨,你还不信,若是一人之言自然不信,若是众人之口定然是实情,对了,顺便趁他们不注意掠一个回来严刑审问,我就不信他洪千刀能管住这么多人的嘴。

     还有,你也看好咱们船帮的,那些进城的都尽量分散着住起来,要是有溜走的就放人家走吧,吴由拉住正张口的卜冬说道,没办法,暴力并不能解决一切,但是确实是最有效最快的办法。

     恩,我这就去安排,卜冬点点头就又急匆匆的出去了。

     东京城,明的暗的都越来越热闹了啊,就看是哪个浑水摸鱼的功夫厉害啊,吴由拿起书本感叹的说道,他虽然看不起书生,但对于学问却完全相反。

     此刻东京城天上人间门口一位蓝衣瘦大汉拉着一位花子,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此人老远看去起来就像一个老泼皮。

     嘿嘿,汉子淫笑了一番,就转身走进了青楼。

     此人正是洪千刀,他本来也想待在西城门坐镇,那里虽然是他的老巢却不是安乐窝,他最喜欢来的地方就是青楼,而且他这次来的时候是悄悄来的,就算是他人想加害与他也是找不着他人的。

     东京城的老人们也知道今天不寻常了,小一点的铺子都已经关门打烊了,没看见花子多出来了吗?但是大一点的正店之类的倒是无所畏惧,哪里自然有哪里的规矩,能在京城弄一番家业的也算是有本事的人了。

     冬天天黑的比较早,这会不论哪个城门都很少有人出去,就是西城门这里比较特殊,一群衣衫褴褛的小乞丐不时从门下进进出出,城门外没多远都是一片竹竿茅草搭的歪歪扭扭的窝棚,是以此处才无人经过。

     之间一个小乞丐神神秘秘的拿了一个袋子,从一座对比起来比较高大的窝棚里出来,此人就是刚刚天上人间门口和洪千刀说话的花子,他刚西门折返前往天上人间方向,谁知路过一个不知名的黑巷子就被人给套了麻袋。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小人只是个穷叫花子啊,小乞丐连忙告饶,哎,流年不利啊,怎的做个乞丐还被人劫了。

     闭嘴,不然别怪爷爷我给你做板刀面吃,这是小乞丐清醒以前最后听到的一句话。

     套小乞丐麻袋的正是吴由新招揽的十三人中的一个,精瘦的一个汉子,此时他正扛着小乞丐,一面捂住鼻子,毕竟乞丐身上的味道实在是让人作呕,奶奶的,这一个小乞丐怎么如此沉啊,骂骂咧咧的就朝书坊走去了。

     半个时辰后精瘦汉子就扛着小乞丐停在了吴由的院子里。

     吴由从来不会对自己人吝啬,看汉子事情办得漂亮就赏了一锭大大的金元宝,钱财他现在还是不缺的,收服船帮就白得了将近一万两,而且来年那个地方又能持续盈利。

     使不得,使不得,我是真心实意为公子办事,这些就不用了,汉子连忙推开银子,吴由给他们的月钱实在很厚道的,而且前几日就给发了。

     老六,给你你就拿着,吴由板起脸道,其实心里其实早乐开了花,如此手下,妙哉。

     那叫做老六的汉子实在看推搡不开就收起来了,临了,我去给兄弟们弄点酒水吃食,说完就满头大汗的出去了,汗水是激动的,毕竟碰到一个体惜手下的好老大可不容易。

     老六走了,吴由才笑呵呵的热了一碗酒,盯着地上这个已经晕了的小乞丐,该死的洪千刀啊,这小乞丐看起来十六七岁的样子,大冬天却穿了一身破破烂烂的薄衣,吴由又想起那天在老张馆子门口的那个乞丐了,他的胳膊就是活生生的被打断的,因为这样才能讨到更多的钱,想到这,他又想起后世那些可怜得孩子,跨越了一千年时间还是那么相似。

     洪千刀啊洪千刀,老子今天晚就让你尝尝千刀万剐的滋味,吴由暗暗发誓。

     吴由取了两个酒碗,各自倒了一碗热酒,然后轻轻的叫醒了被打晕了的小乞丐。

     不要杀我,这是小乞丐被叫醒时说的第一句话,看的出来他很害怕,等了一会儿他才睁眼看了看,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穿着白袍的锦衣小公子,此刻正笑呵呵的看着他。

     呵呵,你醒了,手下人对你有些粗鲁了,吴由端了一碗热酒到小乞丐面前。

     不碍事,小乞丐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一句整话,他看的出来这个小公子绝对不简单,就这份气度他在东京城也没见到过几个,忙不迭的接过酒碗,心里却忐忑的紧。

     你不用紧张,你可以把我当做朋友,来咱先喝着,吴由又给小乞丐倒了一碗,看着小乞丐一饮而尽吴由笑的更开心了,又给倒了满满一碗,边倒酒边问道小乞丐的名字。

     回公子,旁人都叫我小七,小乞丐小声说道,头低的很低。

     恩,你可以叫我吴由,不必拘束,今日请你来只是问你一点事情,关于西城门那边的,吴由淡淡的说道,语气不容置疑。

     不敢不敢,小七抱着酒碗低声底气的说,他隐约猜到了点什么,但是还是有点怕。

     吴由脸上挂起了若有若无的笑容,他能猜的到现在小乞丐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