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漫漫长路
    吴由一个人端坐在大厅,此时已经是夜过三更了,他在等安宁和回来,夜里很静,脑子里突然间有种负罪感,毕竟那也是一个花季少女啊。

     卜冬提了两坛子酒从门外进来,看到吴由眼睛盯着门外,就干脆的倒了一碗酒给他。

     我们的心迟早都是要黑透的,现在才刚刚开始,卜冬狂喝了一口道,这是一条不归的路。

     吴由端着酒碗,喝了一口才悄声说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明日你随我去趟鸿胪寺,陪我见一位域外朋友,吴由收起情绪说道,还要,您今天那些药物可以留着了,那些东西来路太容易留下痕迹。

     呐,这就是我那个朋友送给我的,无色无味,杀人越货必备啊。吴由说着扔过了那个布包。

     卜冬拆开看发现是一堆白色粉末,就笑呵呵的道,域外之人来我大宋总会带来一些从未所见之物,这东西功效你试过了吗?说罢缠好布包丢给了吴由。

     我的脑子还是没有进水的,这东西当为一大杀器,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吴由正说话呢,却突然停住了口。

     进来吧,等你呢,吴由改口说道。

     一道倩影就从门外进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淡淡的冰冷之声,地图画好了。

     这会儿的安宁身穿黑色夜行衣,单薄的衣服把她那********的身材表现的淋漓尽致,吴由看的有点呆,他也不知道安宁的年龄,这个是这个时代的禁忌。

     哼。安宁受不了吴由的眼神冷哼了一声,顺手就把地图扔到了他脸上转身去了后院。

     吴由手拿地图看的很仔细,他实在受不了卜冬那张啰嗦的嘴,刚刚只是自己有点小失态而已!

     还有一个月过年,卜冬,明天随我去见一位大老爷。吴由看了下地图干脆的说道,记得准备点薄礼。

     哦,见谁啊?卜冬好奇的问道

     明日你只会知晓,吴由神秘的说道,莫要喝多了,我先去歇息了。

     第二日,吴由带着卜冬往皇城街前面一点的地方走,这里全是朝中官员的居所,民间管这里叫做官巷,此处一般少有人来。

     吴由在一家小院子停了下来,大门开着,吴由指着大门对卜冬说道,就是这里,这位大老爷可不简单啊。

     此处正是赵普的府院,此人极为不简单,当年就是灌醉赵匡胤,而后给其黄袍加身,在陈桥发动了兵变,太祖一觉醒来发现已成事实不得以才接过一封所谓的禅位书,建立宋朝,太祖即位后自是论功行赏,赵普任谏议大夫,兼枢密学士。

     哈哈,这位大人当然不简单了,今日我看你是怎么耍嘴皮子去,卜冬哈哈大笑。

     走吧,既然人家大门敞开,你我二人正好拜访一番。

     赵普的宅子没有门子之类的下人,二人直接就走进了中堂,好一阵子才等到赵普出来。

     吴由仔细的打量着眼前之人,微微发胖,眼睛微眯,五十岁左右,头发已经白了一片了。

     冒昧前来,还望先生恕罪,在下吴由,这位是我朋友卜冬,吴由对赵普施了一礼,且不管此人将来所做之事如何,但此人确实有才能,不然后来怎成宰相。

     无妨无妨,老夫院门常开自然是迎客,不知公子今日登门所谓何事?赵普看了看卜冬才对着吴由说道,卜冬他自然是认识的,当年他还很看好这个大才子,可惜道不同不相为谋。

     见赵普如此打哈哈,吴由心中不由得暗骂一声老狐狸,嘴上却说道,慕名而来,拜访先生,顺便想请先生尝尝这一缸墨的茶艺,吴由指了指卜冬说道。

     不到半柱香赵普的中堂就飘起满室茶,吴由端着茶杯看了一会儿仔细思量了一番才慢吞吞的说道:还不曾请教先生,太祖当初赐田宅先生和拒,还住如此陋室。

     赵普捋了捋胡子才笑呵呵的说,陋室才能使人勿忘根本啊,老夫为官三十余年,承蒙太祖赏识才有一番作为,若是再金屋玉瓦只怕让人迷失根本。

     先生高见,吴由佩服的说道,前世的历史对此人评价颇有微词想来是太祖对于此人过于偏袒了,嫉妒之心果然是人性的劣根啊。

     市井之人相传先生不喜读书,有半部论语治天下美称,小子我看来和先生也算是有缘,说到这吴由叹了口气才继续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赵普脸色未变,似乎从未听过一般,良久才开口,你来此处到底所为何事,明说吧。

     我想要先生的帮助,先生的目标想来是和太祖一样的,不然定不会有什么杯酒释兵权之说,只是先生可曾想到他日一言所生后果吗?雁门关外杨家军怕是被杀的差不多了吧,还有那曹彬,怕是连幽州也守不住了吧,吴由一字一句的说道,对这样的人来说直接了当才是最简单的办法,绕弯子只会把自己绕进去。

     卜冬在一旁张口想说话,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索性灌了一口茶水。

     你说的对啊,想必你也知道太祖即位是我等所做之事,收缩兵权也是一时权宜之策,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有何不好?赵普没有否认,他觉得自己做的很对,为国为民都该如此。

     先生是怕失去了头上的乌纱帽吧?吴由冷冷的说到,四方虎狼之兵窥视我大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知先生是何感想?

     你有事情就说,看你也非寻常人,我此生所见也不多,耍这些小手段有何用,赵普一丝动容都没有,若是如此就被勾起火气他早就被人气死了。

     吴由喝了口茶才道,先生不日即将登宰相之位,我此番前来也是结个善缘,还请先生以后能为小子行个方便。

     说道这里赵普就有觉得奇怪了,此事也只是太祖私下和他谈过而已还未曾有第三个人知道,怎的这小子说得如此准确。

     你有何志向,赵普突然问了吴由一句。

     班定远。

     赵普本身眯着的眼睛眯的更紧了,他实在看不穿眼前这位小少年,吴由没有丝毫畏惧的对视着赵普。

     你比老夫强百倍,赵普肯定的说道,你只管做你该做的,老夫自会帮你。

     你就不怕我某日权过皇恩吗?

     只怕到了那日老夫也早深埋黄土了。

     哈哈,你不想当皇帝吗?吴由还是不信这个老狐狸会这么轻易的答应他。

     从未如此想过,老夫此生也不少得罪人,想来也是活不长,赵普说的很透彻。

     卜冬一直有很多疑问,直到出了赵普的院子才一口气全对吴由说了出来,比如说赵普怎么就轻易的答应了吴由的帮助,吴由怎么就知道赵普不日将上任宰相之位。

     吴由笑看了卜冬一会儿才莞尔说道:这些事情你老了自然会明白,人活得越老越是放心不下自己这颗大树倒下之后树上的子孙会不会摔死。

     今天和赵普的谈话虽然不算太成功,不过也算了了一桩事,这让吴由很开心,路总是一步一步走完的,胖子也不是一口吃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