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活在梦里
    时间的齿轮静静的转着,碾压着,所有人都臣服在他的脚下。

     吴由穿着厚厚的棉衣坐在院子里,看满天飞雪,思绪飘的很远,这是整个京城的第一场雪,也是他来这个世界的第一场雪。

     你这人,这么冷的天还出来看什么雪花,很稀奇吗?卜冬站在吴由身后幽幽的问道,他怎么也想不通,这个妖孽还有如此多愁善感的一面。

     这下雪天好啊,不论这世间你干过什么坏事,都会留下痕迹的,你看看你刚踩过的地方,吴由指了指卜冬刚走过的地方。

     这可不见得,如果我倒着走呢?

     那你就慢慢的倒着走吧,那个姑娘应该起床了吧,我先走一步,说完吴由就大步流星的去后院了,留下卜冬一个人看雪花了。

     好巧不巧,吴由刚去后院,发现那个姑娘也在看雪,看她的样子已经在雪地里站了很久了,秀发已变成了白发。

     吴由默不作声的去房里找了件厚厚的披风给女子披上,很轻。

     姑娘绣眉挑了挑,才不情愿的说道:你这收买人心的法子还真高明。

     那是你这么认为,世上从不缺傻子,吴由搓了搓手哈着气说道,今天早上算上自己已经有好几个傻子了。

     说说吧,你叫什么名字?吴由沉默了会儿说道。

     安宁,女子眨了眨眼睛,很简短的说。

     好名字!我叫吴由,我不想知道你以前的身世,如果你愿意留下来。吴由淡淡的说,很温柔。

     我还能到哪里去,哪里才是归处,这个自称安宁的女子喃喃道。

     我看到过那些人,和你一样,吴由看着越下越大的雪花轻声道,我没有骗你,也没有必要骗你,有些事是你情我愿的,强扭的瓜不甜。

     只有经历了伤痛才能成长,对于放弃你的那些人来说,你活得越精彩才是越打他们的脸啊!

     呵,你真是奇怪呢,安宁讽刺的说。

     走吧,别傻站着了,外面风寒,吴由淡笑着说道,既然人家已经表态,那么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

     汴口,出了东京城往东一直走就是了,汴河水自宿城流向洪湖,奔腾不息。

     吴由现在就在去往汴口的路上,身后还跟着一位女子,安宁。

     河面还没结冰,码头上的船一个挨一个,这样的天气自然是不会出航的。

     一位老船工站在一艘小船上指挥着手下的苦力搬运货物,时不时还和周围的船工说两句荤段子。

     吴由的仔细的看着眼前忙碌的景象,看的很认真,码头上不管是做工的还是开船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走吧,今日见不着正主了,吴由有点兴趣缺缺的说。

     安宁皱了皱眉眉头,真是有病,小声的嘟囔着。

     且慢,吴由连忙拉住安宁,小声的说,看到前面那个瘸腿的了吗?盯紧了,不要被他注意到。

     那个瘸腿的汉子头上缠了一条发黄的布,一身粗麻衣,只看他的手臂就知道他很强壮,但是面色却微微发黄。

     安宁没有说话,她很清楚现在要怎么做。

     吴由这会正在做一个大雪球,很专心,雪球捏的很紧,看了一眼那个瘸腿的汉子,雪球就很准的接触到了那个汉子的脸上。

     那瘸腿汉子被打的脸上全是雪花,奇怪的是额头上还流了一丝血,那个王八蛋暗算老子,瘸腿汉子吼了一声,就像被激怒的狮子。

     船上的人忙活的众人被汉子的吼声的硬生生的停下了手里的活,待看到是瘸腿汉子再吼就没有任何表示,该忙活还是忙活。

     瘸腿看字看四下没人应声就四处转了下头,正好看到吴由二人。

     你个杀千刀的小鳖孙,敢陷害爷爷!汉子对着吴由骂道。

     两条腿,一只瘸,蹦跶蹦跶没人疼,吴由大声叫到,叫完就拉上安宁迅速跑向东京,他能想象的到后面那个汉子暴跳如雷的情形。

     二人一直跑到身后听不见身后的声音才放慢了速度。

     你怎如此坏哉!安宁很不习惯这样的吴由,她说话的声音比冰还冷。

     吴由气喘吁吁的走了两步才喘着气看着安宁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只会对自己人和我认为的自己人好,比如你,其他人我真的不在乎!

     哼!安宁冷哼了一下,她才不信这个狐狸一样的妖孽。

     你是不是觉得那个瘸子很怪吗?吴由抖了抖身上的雪轻声道。

     看到安宁没有任何表示,吴由才继续道,这个瘸子乍看起来装的很像样子,但是他忘记最重要的事情,有些习惯是改不掉的,就算伪装的再好,他发怒的时候像极了一头狮子,这不是一个在社会底层做苦力的人该有的样子。

     他当时怒吼一声的时候,那些船上做苦力的人却没有嘲笑他,尤其是一群说着荤话的人,还有就是我们跑的时候他是想追上来,这个举动彻底暴露了他,一个瘸子怎么会走两步再瘸。

     暂时还不知道他的身份,想来应该是船帮的人了,干嘛要这幅打扮呢?不虚此行啊,就是不知船帮有没有墙头草之类的人。

     吴由分析了一番,至于墙头草,这种人不管是哪个时代都会有的。

     回到东京,这里还是老样子,吴由还饶有兴致的转了转灯市,临近年关,远在他乡的手艺人都没赶着回家,挣到更多的钱让自己家出个举人才是他们的梦想。

     吴由走到一个表演傀儡戏的摊子前,这里已经聚集了好多人再看,周围伴随着一阵一阵的喝彩声。

     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聊,就漫无目的的逛着,看到有表演杂剧的吴由就径直走去,这会演的雁门关外的杨无敌大杀契丹人,看的是看台写的老少爷们都聚精会神,好似自己上了战场,自己化身杨无敌一样了。

     相反,吴由看的很悲凉,雁门关外契丹人年年来犯,举国上下重文轻武,杨家军战力减损一直无法补充,朝中奸佞小人竟上奏说是杨家军威名已过圣恩,若是长久下去江山社稷唯恐不稳。

     台下台上,都是一群活在梦里的人,梦里他们都是杨无敌,却不知边关已然告急,虎狼之兵正在蠢蠢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