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卜冬卜冬,立冬立冬。
    十一月初七,立冬。

     太祖携文武百官前往汴口祭冬,一夜之间整个东市直至东城门都被打扫的纤尘不染,以往坑坑洼洼的地方也被新垫了黄土,东市所有的铺子都开着,却没有一个客人。

     天空阴沉沉的,这座城没有了往日的热闹。

     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今日不会来呢,卜冬笑呵呵的看着吴由说道。

     你是说我和你的赌注?还是说这个日子,吴由盯着卜冬问道。

     哈哈,你果然聪慧,咱还是不打哑谜了,来,尝尝我刚到手的好茶,茶叶可是今年新摘的龙凤茶,此茶可不多得啊。

     卜冬不由分说拉着吴由坐下,自己起身冲洗茶具,完全没有把吴由当做孩童。

     吴由笑呵呵的看着卜冬表演茶艺。

     你既然知道我是个孩童,自然是不会品茶的,大费周章又是何意?吴由握着小茶杯,盯着茶水问道。

     卜冬笑了笑,慢悠悠的品了品茶才轻声说道:孔子教人礼数至今,皆待人以礼相从,我此生也是依圣人之言而行,昨日被你当头一棒之后彻夜难眠,你..

     我怎么了,难道放眼整个大宋不如我所说之事?科举考试有解试,省试,殿试三级,省试通过者可为举人,成举之后便可为各衙门师爷讼师,从此安乐一生,若更进一步还有朝廷官职之望,余者不说,如此一来天下人都在考取功名荣华富贵的路上,这些年边疆一直不稳,区区契丹一千人马横冲直撞都快杀到雁门关了,可是朝堂之上却是文风冉冉,写几首词几首诗就能击退契丹人吗?

     吴由看着窗户外的黑压压的云说道。

     一大一小二人,一个看着窗外,一个盯着茶壶,久久无声。

     卜冬叹了口气道:官家也有官家的苦衷啊,当年杯酒释兵权之事也不是我等可以评判的。

     可笑,皇权而已!

     卜冬张了张嘴想反驳,可自己也觉得吴由说的很对。

     你到底是谁?卜冬走到窗前看着天上的黑云小声说道,似乎在说给自己听。

     命中注定,生而知之。吴由答非所问的回道。

     那么和我千书坊的事,是有意而为之还是无心插柳,还是说这些都只是你的谋算,卜冬起身给吴由边添茶边说道。

     这才是你想问的吧,命中注定,没有你迟早还会有别人,你情我愿而已。

     卜冬拿着折扇仔细的摸了摸,看了看,才自言自语道:圣人言,世间有妖孽或宝物出必有异象,可你却毫无痕迹可寻。

     吴由很想拿棒槌敲开他的脑袋,看是不是烧坏了,脑子有多大的坑才信什么妖孽异象。

     你情我愿,难道不是吗,你怎么想的我绝对能猜得到,船已经开来了,就看你愿不愿意上,吴由说完抱着茶杯一饮而尽。

     喝了好几杯茶后之后卜冬才郑重说道:有意思,那咱们就把船开的更远,人生苦短,何妨一试!

     卜冬卜冬,立冬立冬,吴由沉默了会儿突然打趣道。

     吴由吴由,没有没有。卜冬也打趣着吴由,说完,一大一小二人都笑得肚皮抽筋。

     有些人可能只是一句话,就可以做一辈子的兄弟,有些人,天天好酒好肉招待,背后却藏着刀子,两人一个二十七岁,一个七岁,明明第一次认识却好似是十年之友,很是怪异。

     昨日你说要名传天下,依我看,你志向不在此吧,别的不说,区区半句诗就将东京暗地里闹得天翻地覆,实在是高啊!卜冬笑完想起今日早晨之事就忍不住夸赞道吴由。

     吴由听卜冬如此一说就连忙放下茶杯,认真的说道:你有钱吗,我要吃东京最贵的饭食,就现在。

     卜冬见吴由这个模样就忍不住的摸了摸吴由的脑袋,大气的说道:走,哥哥带你去遇仙楼,这可是京城最贵的正店了。

     吴由很生气别人摸他的头,就算是师娘也不行,只能恶狠狠地咒骂了一句“彼其娘之”这是京城士子最朗朗上口的文骂。

     遇仙楼四楼雅间内,吴由正在奋力的和一只烤的金黄的野兔做斗争,不愧是大店,用料和烤的火候都掌握的极好。

     卜冬抱着一摊名为玉液的酒坛子大口的灌着,吴由满脸都是油的吃相他觉得极为有趣。

     你是多久没吃过饭食了?卜冬看着吴由啃掉的大半只兔子忍不住问道。

     吴由看都没看卜冬,口齿不清的回答道:你这样的人都说我一句话把京城暗地里搞得天翻地覆了,再不趁现在好好吃他一顿,下次再吃这么好的吃食不知是什么时候了,你且喝着,不用管我。

     卜冬摇摇头,在饭桌上的吴由可和他两个时辰之前见到的吴由完全不一样,现在就像是一头猪。

     你怎得这样看着我,再看我就吃不下了,吴由抹了抹嘴说道。

     卜冬没有理会吴由,而是给吴由倒了一碗酒,轻轻的放在吴由面前。

     吴由端起酒碗,细细的品了一口。

     就这破酒,还二两银子一坛,如此浑浊,尝起来就那么一丝丝白酒的辛辣,简直是糟蹋粮食啊。

     一缸墨,我敬你一个,你年纪大,我且吃个亏,叫你一声哥哥。吴由笑呵呵的说道。

     小子,找打啊,既然叫我一声哥哥,那我先干一坛,你莫要喝多了,哈哈,卜冬说完就拿起酒坛子一饮而尽,完全不像平日里斯斯文文的读书人。

     果然是每个人心里都关着一只恶魔啊,卜冬心底的恶魔正在慢慢放飞。

     那你说说这次你和我千书坊谁赢了,卜冬拿着鸡腿边吃边问道。

     肯定是我赢了,自打你出来我就赢了,现在整个东京都知道我的半句诗,比这还重要的是我白白换了一个一百五十斤的哥哥,不亏不亏,以后我和别人打架你可要帮我出头啊,吴由贱兮兮的说道。

     这顿饭吃了很长时间,直到天色渐黑,醉醺醺的卜冬才拖着有些晕的吴由从四楼下来。

     路过东市巷子口的时候,远远的看到一群侍卫护送着銮驾向正阳门走去。

     卜冬含糊不清的问了一句:你想被别人抬着走吗?

     我喜欢脚踏实地,越高摔的越惨,吴由摇摇头小声道。

     卜冬嘿嘿的笑了,接着就是吴由最不想听到的声音,和最不想看到的画面,卜冬这货吐了。

     吴由费了好半天劲才从卜冬身上摸出钱袋子,叹了口气就对卜冬说道:你且在这等着,我去去就来,也没管卜冬在这个状态下能不能理解他的话就转身走向城门。

     好不容易找来一辆马车,在多加了十个铜板和车夫看稀奇的眼神之下,费劲的把卜冬在马车内安置好,就借着月光踏上了慢慢回家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