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万般皆下品
    木先生拿着戒尺在学堂内踱步,一脸沉思之色。

     这些日子他发现吴由有些变化,可具体是哪些变化也说不上来,自己和娘子偷偷说过,娘子还笑话他“老榆木疙瘩”,孩子懂事了长大了不好吗?

     算了,且行且看吧,木先生安慰着自己。

     早上的京城比城外暖和多了,各种铺子早早的就开张了,吴由在西市的一下家小铺子品尝着隔了一千多年的味道,一碗普通的胡辣汤,吴由却吃的满腹心事。

     “小哥儿,想甚嘞,是不是吃了咱家这胡辣汤想家了”,小店的老板看到他店里今天第一个小客人脸上表情很是精彩,忍不住和善的问道。

     “确实是想家了,回不去了,这里也还不错。”吴由笑着回道。

     小哥儿莫怪,老汉我也是随口一问,这些年呐,好多地方都不太平,太祖爷给咱了一个太平世道,可惜我的儿啊,去年托人口信说升了官职,准备今年回家就娶亲,谁知从哪以后再无我儿音讯....老汉说着,还抹了抹眼角的眼泪。

     吴由仔细的听着,作为一个合格的听众,有人愿意给自己说压在心底的话这是莫大的荣幸。

     吴由从老汉的话里知道老汉姓张,叫张长贵,早些年也是阖家美满,谁曾想本是好心救人,却救得是一狼心狗肺之辈,那厮将其家中财物洗劫一空,又将其娘子杀害,张长贵当日还带着幼子上山为其采药,得以躲过一劫,直到村民上山找到他,才知晓家中发生的惨绝人寰之事。

     十里八乡的乡民也帮着找凶手,那厮却毫无踪迹,官府来人也是走了个过场就草草结案。

     老张怒火攻心,恨自己无能为力,刀以拿起,可又看了看幼子,还是放下了刀。

     是啊,要将孩子养大成人,不然就算自己找到那个天杀的和他同归于尽他也没有脸面到九泉之下见自己的娘子。

     把房子变卖了,带着幼子张无仇在开封府安顿了下来,听说这里有位青天大老爷日审阳,夜断阴,可是等到现在还是没有一点仇家的信息。

     张无仇永远不会忘记那年发生了什么,三年前他毅然从军,他想用自己的手了却自家的仇恨。

     “嗨,你看老汉我,年纪大了,老爱说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小哥儿你就当老汉我给你讲了个故事”老张看到吴由面色不对就岔开了话题。

     “不碍事,小子我啊跟别人不一样就喜欢听别人说这些”,吴由抬头笑道。

     “是啊,确实和别的孩童不一样,老汉我今日就不收你钱,再给你多来一碗”,老张说着就端起吴由的饭碗又给盛了一满满一碗。

     吴由边吃边看着看他吃饭的老张说道:“老张,你这么做生意可是要亏的,吃你家的饭食,不要钱还有故事可以听。”

     “你这伢子,天下间这样的好事哪里去找,你有甚嫌弃的?”老张虎着脸问道。

     吴由眯着眼睛笑道:“这世间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张老汉笑呵呵的看着吴由没有说什么,直到吴由吃完最后一口饭食。

     “不要叫我伢子,我姓吴名由,明日我还会再来”吴由走到门口头没回的说道。

     老张没理会,麻利的收拾着桌子上的碗筷。

     无利不早起,此话不假啊,吴由站在西市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悠闲地看着某家店铺的掌柜和客人在争辩自己手中货物的价值。

     《千书坊》,不是京城最大的书坊,却是京城最有名的书坊,在这个文风盛行的大宋,无数才子佳人都以自己的著作可以进入千书坊为荣,书坊内南面的墙就是专门给人题字的,上面已写了许多大家的字。

     吴由刚踏进书坊,就看到有不少士子在观摩名家大作,还争辩个不休,好似争赢了自己就会比墙上的大家们还厉害。

     吴由摇摇头,想起了后世的图书馆,谁要是这么大声喧哗一定会被群起而攻之的。

     书坊小厮看门口进来一位小童就行礼招呼道:“小哥儿里面请,随便看,十文钱五个时辰。”

     吴由笑了笑,这些文人还真做作,回礼到:“孜然一身,金银粪土从不带”。

     听吴由如此一说,小厮连忙请吴由稍作,并奉上茗茶,稍加解释就急忙去找掌柜的。

     已经好几年了,未曾有人在这里行文博书,今日虽只是一孩童,可其言行举止却比一般士子强了不知几倍,小厮什么样的人都见过,自信不会看走眼。

     吴由仔细的打量着千书坊,很干净,几张桌子随意的摆布却一点都不违和,书架上的书全是原本,保存的也很好,卷角都没有,随意的翻了几本就仔细的放了回去。

     不多时小厮带着掌柜的来了,一身青衣,消瘦干练,虽是深秋却手拿折扇,完全和吴由想的大腹便便的掌柜完全不同。

     吴由打量着这位青衣男子,青衣男子也在打量着吴由,“观其颜色,面无小孩童稚之色,眉清目秀,穿着粗布衣,所站之象如同一颗老松,巍峨不动,真是怪哉。”

     见过先生,吴由抱拳对着青衣男子施了一礼说道。

     呵呵,许久未曾见到如此青年俊杰了,说着青衣男子对着吴由回了一礼。

     看到青衣男子出来之后刚才还在争辩不休的士子全都闭上了嘴巴,有眼尖人小声说道“这不是人称“一缸墨”的奇才卜冬吗?当年可是在朝堂之上辱骂宰相险些被杀头,之后就不知去向,民间曾传这间书坊就是他开的,一直无法证实,难怪有如此之多的大才大家来此留名呢。

     “那现在这情况,是要干嘛?”,有人忍不住问道。

     “我哪知道,我又不是算卦的。”那个最先说话的人头都不回的说道。

     “别吵了,接着看下去不就知道了,我辈读书人吵闹不休成何体统”一位年纪稍大些的士子劝到。

     吴由静静的站着,没有开口,他在等眼前这位“一缸墨”先开口。

     “长江后浪推前浪,为何你不先开口”,卜冬感慨了一句好奇的问道。

     “不知其名,不知其向,不知其兴”,吴由干脆利落的回道。

     “好一个一问三不知,在下姓卜,名冬,字清文,人称一缸墨”,卜冬笑着回道。

     “没听说过,今日小子只想来此观摩我大宋文人风采,孜然一身,不知卜先生有何赐教”,吴由淡然回道,似乎说的是不相关的事。

     “我等读书人扯钱财确实不妥,可这世间就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若真掉馅饼是会砸死人的,本坊早先立规,以文会友,诗词歌赋,若更胜一筹可名传大宋,本坊挂匾庆贺。”卜冬自豪的说道。

     “不求名传大宋,只求名满天下,既然我无金银却想看书就得和你比试那就比试比试吧,也让我看看大宋的文化有多高。”吴由淡淡的说道,胸怀五千年的文化还赢不了这群书呆子吗?

     “休得张狂,黄口小儿,我辈读书人岂是你这字不识大斗之人可以污蔑的。”边上的士子听不下去了,抢着叫嚣道。

     卜冬笑了笑,没有表示,他很看好这个狂妄的小子,既然有人跳出来找麻烦,他自然不介意再看看这小子的虚实。

     “这就是我辈读圣贤书之人的气度吗,呵呵”,吴由嘲讽道。

     实在不想和这些无聊的人说一个字,吴由盯着卜冬笑了笑道:“明日午时,就在这里”。

     临了就转身走了,不由张口就将一句还未出世的诗句念了出来,“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书生纸上兵,枉读圣贤书。”

     书坊内顿时就一片乱糟糟。

     哈哈哈,卜冬悲凉的笑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实在是高啊,一孩童比我还看得透彻,边说边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