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8 恶意
    因为前方是一个美食街,辞洛突然兴起想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食物,另外三人只有跟着去看。

     之后四人发现了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

     一部分食物还完好的保存着,但她们没有见到任何肉食,准确点说,是任何用动物做的食物,而存在的食物就算有用生物做原材料,但是也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样了。

     而且她们一路过来,没有看到一株植物,路边花坛里空无一物,商店里的盆栽里只有枯土。

     灵言突然就回想起了之前歆寒说的那句“生灵渴望求存”。

     “所以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生灵——甚至包括死掉的东西,都完全消失了么?”走在大街上,灵言嘀咕着。

     “别说了!”辞洛抱着双臂:“我又起鸡皮疙瘩了!现在越来越觉得这地方吓人了。”

     一座没有任何生机的死城,一个没有任何生机的世界。

     “那个罪恶之门究竟在哪?”灵言出声问道。

     光光接话道:“有些头绪,不过还缺少线索。至少可以确定它并不是什么正常的建筑,除此之外,甚至不敢保证它究竟是不是存在于这座城市。”

     “虚无么……”灵言摸着下巴,翅膀无意识地扇了扇:“就给我们一句话就让我们来完成任务?”

     “所以需要我们自己去探索啊。”光光耸肩。

     “如果一直找不到呢?”灵言好奇问道。

     “估计会一直在这座城市逗留下去吧,然后被那些怪物消耗致死。”光光开玩笑道。

     “这可一点也不好笑!”辞洛瞪了他一眼。

     灵言翅膀又无意识地动了动。

     她其实一向不喜欢这种要动脑子的事情。

     不过好在貌似她们不需要进食,要不然估计她们还得想办法解决食物问题。

     “那么我们怎么想办法找出那个什么什么门?”辞洛问道。

     光光抬头看了看天空,道:“等到晚上……晚上的时候,这座城市会有些变化……我猜测罪恶之门就是在晚上才会出现。”

     “不会有鬼吧?!”辞洛当即就蹦起来了。

     光光好笑道:“怎么可能……你到时候就知道了。不过……你们是今天才进入这里的?”

     辞洛和灵言同时点头。

     光光“哦”了一声,也没有再多问。

     偌大的一座城市中却只有四个人,刚开始或许会觉得有趣,但是久了之后就会有种恐惧感,就如同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哪怕事实上是全世界被抛弃了,人的心理就是如此奇怪,作为群居生物,他们表面上再不显露,实际上内心深处他们都深深恐惧着孤单。

     这种情绪在这种氛围中自然会无限发酵,虽然四人时不时会聊上几局,但是也是一会儿就陷入了沉默。

     灵言面无表情地走在大街上,她心里甚至已经有些期待有什么怪物突然蹦出来给她们来一次突然袭击了。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四人之后在一个大广场上落脚休息,整个广场空旷无比,哪怕头顶艳阳高照,四人中也散发着一股名为压抑的气氛。

     最先受不了的是辞洛,她突然从长椅上蹦起来:“啊我受不了啦!你们就不觉得无聊吗?!我们找点事情做啊!!”

     灵言趴在干净的地上,舒展开翅膀晒着阳光浴,闻言半死不活地应道:“能干啥啊……”

     光光站起来:“辞洛,我们去找找有没有什么商场之类的,看看有没有什么能玩的东西?”

     “好啊!”辞洛表示很高兴。

     在两人走了之后,灵言收起翅膀,翻个身面朝上,然后再次展开翅膀,眯着眼与太阳对视着。

     她完全感觉不到有刺眼的感觉,阳光好像……很柔和。

     “灵言。”歆寒突然出声。

     灵言一惊:“嗯?什么事?”

     歆寒从跟她们见面开始就没说过几句话,一直抱着一把狙击枪安静地跟在她们身后,有几次灵言都差点忘记还有这个妹子存在,而现在她居然主动出声,实在是让灵言受宠若惊啊。

     不过其实灵言对她也挺好奇,别的不说,她手里那把武器简直百变小金刚啊!几种形态之间变来变去完全视所谓的物质守恒为XX啊!

     灵言记得她最后斩断那条巨蛇的时候她手上的武器就变成了一把比辞洛的太刀还长的黑色长刀,外形类似唐刀,灵言当时还注意到那把刀的刀刃如同虚幻一样,仔细看可以发现其实是刀刃在高速震动。

     “你的能力……是治疗?”歆寒语气中有些好奇。

     这是灵言第一次在她的语气中听出除了淡漠之外的情绪。

     “应该是吧?我其实也不怎么清楚我的能力的。”灵言想了想,回答道。

     实在是她脑中那些关于她能力的信息让她都有些不明白啊。

     “不要随便给其他人施展这个能力,不然你有可能会有危险。”歆寒突然道。

     “啥?”灵言一愣。

     歆寒沉默了一会,出声道:“在这个‘游戏’中,你需要担心的不止是任务,还有你身边的‘玩家’。”

     灵言还想问什么,但是歆寒已经闭上眼开始假寐,她也只好闭嘴。

     防人么……她一个奶妈有什么可以让人惦记的?

     想了一会没想透,灵言干脆就不想了,也闭上眼开始假寐。

     ……然后她就睡过去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了,其他三人在一旁打着一副类似扑克牌的玩意,玩的不亦乐乎。

     现在已经入夜,四人在一栋离之前广场不远处的建筑顶,这栋建筑似乎是一个大酒店,里面虽然有看起来很豪华的房间,但是因为辞洛觉得在里面住太压抑了吓人,四人商量了一会,最终搬了一些被子到楼顶露天而息了。

     实际上她们也并不觉得冷,不知道是体质被提升还是什么,至少灵言一直都觉得很暖和,辞洛最开始倒是猜测或许是周围温度本就是如此,但是光光告诉她这里晚上的温度是十分低的,然后辞洛想了想就认为“是灵言这只‘天使’在释放光与热导致的”,其他几人不置可否。

     现在三人仍然窝在一个角落打牌,辞洛本来想把灵言也拉来一起玩的,但是灵言对打牌没什么兴趣——好吧其实是她牌技超烂,双王四个2飞机连对满地走还打输的那种,于是她最后还是在一边旁观。

     或许是实在觉得无聊了,灵言看着那把靠在一旁墙上的狙击枪,问道:“歆寒,这狙击枪能给我玩玩不?”

     “随意。”

     “好的!”灵言顿时兴奋地把狙击枪抱过来,然后一脸憋劲:“诶怎么这么沉啊!”

     歆寒那细胳膊是怎么把这么重的枪扛起来的?!

     光光看着灵言那样子,勾了勾嘴角,善意解释道:“因为这把枪属于歆寒,就如同她身体的一部分一样,她使用起来自然是十分轻松的。”

     换而言之,这把枪是歆寒专属,歆寒使用有专用buff,灵言没有。

     灵言皱眉,然后不信邪地试图把枪扛起来,然后毫无疑问的失败了。

     试了几次之后,灵言终于放弃了,她仰头一脸不爽地嚷嚷道:“话说自己的武器既然自己使用起来很轻松,那为什么我自己那把手枪我打几枪手就麻了?!”

     光光沉默了一会,特无辜道:“这种情况我还真没遇到过……”

     “……”

     灵言突然感觉到了满满的恶意啊……

     叹了口气,她自认倒霉地想把狙击枪放回去,然而就在她刚有动作的时候,一股突如其来的莫名感觉瞬间笼罩了她。

     好像是极度恐惧,又好像是极度厌恶,她一瞬间甚至没控制住自己,粗暴地把狙击枪推到一边,然后猛地站起身张开了翅膀,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三人都被灵言突然的动作惊到了,辞洛差点把手中的牌甩出去:“怎么了?!”

     灵言已经把自己的手枪拿了出来,她背对着墙壁,双翼大开,警惕地望着四周,就如同周围会有什么东西突然蹦出来一样。

     三人注意到,灵言的身体,发光了。

     柔和的光线照亮了整个天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