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5 这个猪脚不合格
    灵言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处于一个纯白色空间内。

     她仍然没有变回来,只是背上的巨大羽翼消失不见了。

     她感觉到自己是漂浮在这个空间中,这里好像没有地面,周围的白色也像是雾气一样在飘荡。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灵言记得以前看过一个知识,说人的周围一直只有一种颜色的话人会在这种环境中发疯。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她还是打算避免这种情况,所以她盯着自己的身体就行了。

     她觉得她很有智慧。

     不过……这具身体的胸还真是小啊……

     ……她为什么会在意这个……

     周围的环境有了些变化,就好像多出了些什么。

     她很奇怪的能感觉到这一点,哪怕她低着头。

     灵言微微抬头,她面前站着一名少女。

     是之前她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位。

     少女愣愣地看着她,似乎是在出神。

     “哈喽?”灵言试探着叫了一声。

     少女没有反应。

     灵言试着动了下身子,发现她确实可以做到在这个空间里飘来飘去。

     她飘到少女面前,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哈喽?莫西莫西?喂——”

     少女总算是在她拉得老长的尾音中回过神来。

     灵言收回手叉着腰:“我说,有必要这么记仇吗?我不过是把你当成了一次电视人物而已,再说了一个普通人除了小说里那种扯瘠薄蛋的男主还有谁能想到电视上的人会跟自己说话的?你自己不换个好点的方式跟我见面我有什么办法?有必要这么把我晾着找开心吗?”

     听到灵言似乎误会了她,少女有些慌张:“不是……抱歉……我只是有些走神……”

     灵言挑挑眉,摆了摆手:“算了,我也不在意这个。我只是想知道,你这次又来跟我见面是要干嘛?”

     “上次没有跟你说明情况就让你进入那么危险的地方,我很抱歉。”少女有些歉意地温和笑道。

     “你是该道歉,”灵言绕着她转了一圈:“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死了?”

     少女噎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灵言是这样的回答。

     灵言倒是没觉得自己有什么说错的地方——

     她有好几次都差点玩完,能指望她还有多好的态度来跟这个看起来就是罪魁祸首的女孩说话?

     女孩低下头,低声道:“抱歉……”

     “算了算了,反正咱还还没死。”灵言在她面前停下:“那么能告诉我为什么会选我么?我这一不对世界绝望二不迷茫活着的意义三不想当人上皇的,我很好奇为什么会被选中。”

     “因为你是你。”女孩抬起头和她对视:“因为你是你,所以你会被选中。”

     “说了等于没说。”

     “很多事情不是你现在应该知道的,”少女看着她,“我只能告诉你,你们是在拯救这个世界,其他的……以后你会知道的,相信我。”

     “抱歉,我没法相信你。”灵言微微眯眼:“拯救世界?呵,说得这么高尚你怎么不去找救世主啊?我就一在家混吃等死的家伙就得被拉来当壮丁?还得不明不白的去找死?”

     她退后一步,语气有些不善:“这游戏我不玩,你爱找谁找谁去,世界毁灭关我屁事!毁灭了还有几十亿人给咱陪葬呢!他们都不急我急个啥!要真拯救世界你不去跟那些政.府接触跑来找我?凭什么我就得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世界?救完还特么没人感激呢我凭啥要干这事?”

     “灵言!”少女略微提高了音量:“你这样很自私你知道吗?”

     “我他妈还非要大公无私舍己为人了?!”灵言突然吼出来:“老子莫名其妙被你丢进那个什么鬼城!你知不知道我当时是什么心情?!你说得倒是轻松!老子几次都差点被弄死你知不知道!老子看着那条蛇嘴巴都张到老子面前的时候我他妈有多害怕你知不知道!你行你怎么不上啊!啊?!”

     发泄完了,灵言微喘着气看着面前沉默下来的女孩,突然又有点虚了。

     她完全不了解这个女孩,虽然貌似她看起来很好说话,但是被自己这么一吼会不会就发火了?

     但是她又觉得自己有理,这换了谁都估计会发怒,别的不说,她还有几次都觉得自己身体里像是有另一个人一样——

     就像最后她凝聚长矛的时候,她就跟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一样,只能看着自己的身体做出各种动作。

     这种感觉真的让她害怕了。

     女孩沉默了很久,然后抬起头看着她:“如果我说你没法脱身了呢?”

     灵言一愣,然后扯了扯嘴角:“没想到你还挺无赖啊。”

     女孩勉强笑了笑:“就算不为了世界,为了你自己,你也应该坚持下去……没人希望如此,但有些责任,总是需要有谁来承担的。”

     灵言还想说什么,却突然感觉到一阵眩晕。

     再次睁开眼,眼前是冰冷的地面。

     他现在是凌言,他躺在自己卧室门前。

     “我只是觉得莫名其妙背上这种胃疼的责任很不爽而已……”凌言嘀咕着扶着脑袋爬起来,看了眼窗外,此时已经是夜晚,远处的街道上很空旷。

     周围大都是住宅区,从这点可以判断出已经是深夜了。

     他身上穿着的还是穿越前的衣服,兜里的手机都还在,当然,卧室的门框也还在。

     打开客厅的灯之后,凌言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电视仍然开着,东西一切还是原样。

     虽然貌似只在无人城度过了一天不到的时间,但是恍若隔世。

     凌言拿出手机打算看下时间,却发现手机关机了。

     没电了。

     他挠挠头,起身又把电视和灯关掉之后进入了卧室。

     看着电脑上的时间,才发现已经过去了三天。

     “妈蛋……”凌言关上电脑,把手机插上充电之后便躺在了床上。

     他发现这件事的时候第一个没有去考虑为什么在无人城只度过了一天不到这里就已经是三天了,而是想到了他电脑和电视都白白开了三天——

     这得浪费多少电啊!

     还有小说也没有更新,这个月全勤也没了。

     他真的觉得估计他这世界还没拯救完人就得饿死了。

     哦,说到饿他还真饿了。

     凌言长叹口气,半死不活地挪到厨房下了碗清汤挂面,然后跑到卧室一边吃着面一边打开了手机。

     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不过凌言仍然精神饱满,他有点担心会不会因此要开始倒生物钟。

     手机上有十几条未接电话和数条短信。

     QQ上也有一大堆信息——

     大都是催更新的。

     凌言粗略地看了下QQ信息,然后带着一丝微笑打开了那些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