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6 每一天都有那么片刻的精彩
    凌言糊里糊涂的混了这么多年的人生,结交下来的朋友并不多。

     其中还有许多人已经天各一方,联系甚少了。

     他现在的生活可以用“孤单”来形容。

     但是他现在也还是有几个经常联系的好朋友的。

     墓奈就是其中之一。

     墓奈真名墓川奈,小名小奈,另号奈子,另称为【和谐谐音】,不过一般叫她这个称号的她都会亲切地送上一套浮空十八连作为问好,外号有剁手奈、逗逼奈、智障奈、59改奈、魔女奈、浮空十八连奈、人形自走翻译奈等等。

     墓奈是一只日本妹子,在很小的时候便跟着父母来到中国定居,也因为如此,比起日本,她对中国有更多的感情。

     在最初的几年,因为她是日本人的身份,她遭遇过不少无脑愤青的排挤,不过或许是归功于她那往好了说傻乐天往不好了说逗逼到没救的性格,她愣是没有长歪。

     当然也因为她这种性格,加上已经成为她标志的“浮空十八连”,哪怕这家伙颜值高到不化妆就可以直接去走秀的地步,但是就是没人敢追求她。

     凌言听说好像她曾经是有过追求者的——那些勇者在医院躺的时间可长了。

     他和她的相识归功于一场漫展。

     在前几年凌言还在上大学的时候,他被一群损友狠狠的坑了一把,被逼无奈穿着女装去了一次漫展。然后便在那次漫展上遇到了穿着男装的墓奈。

     两人一拍即合——当然你也可以当成是墓奈单方面抽风拉着凌言就逛了一整天。

     这件事顶多只是算认识了,他们开始深交还是在另一件事情之后。

     那是在他俩一次闲扯的时候,凌言抱怨“他不管一天更多少字都有一只读者不要命地催更”,墓奈抱怨“她在追的一本小说作者更新贼慢她只能不要命的催更”,后来俩又扯了一会,最后俩就悟了——

     “哎哟卧槽那货不就是你么!!!”

     然后凌言就被墓奈给缠上了。

     不过能被一只如此养眼的妹子缠上也不是什么坏事,凌言当初还考虑过把墓奈发展成女朋友来着,正好他缺一只不是?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凌言是认识墓奈的人中少有的几个没有收到过她浮空十八连问候的人之一。

     不过这个想法出现之后的一个月是圣诞节,在那个节日过去之后凌言就再也没有想过这件事了。

     墓奈一边大叫“该死的g胖是绝对不可能偷走我的钱的”一边疯狂剁手的场面他真的到现在还记忆深刻。

     反正凌言每次到这种时候都是直接把名叫steam的诈骗软件给卸载的。

     也因为如此,他觉得他要真把墓奈发展成女朋友了那估计他没几天就要露宿街头纸箱狗和收音机了。

     咳,扯了这么多有的没的,让我们回到正题。

     凌言手机上的所有未接电话和所有的短信都是墓奈发过来的。

     凌言不自禁地笑着,翻着那些短信。

     “卧槽!本小姐昨天刚打赏你一百软妹币今天你就跟本小姐玩断更?!可以的啊你!还有为什么不接本小姐电话?!”

     “胆儿肥啦?!断更两天?!打赏都把你拉不回来!要死啦?!是不是要tj啊?!还不快去更新!逆子!!”

     “草草草草没文看本小姐要死啦!!你究竟怎么啦!!”

     “不会真出事了吧?!看到请回话!!”

     “喂喂喂喂喂喂喂!!!”

     ……

     看完短信之后,凌言把手机丢在一旁,躺在床上,笑了笑。

     有时候啊……有人关心的感觉真的不错……

     虽然这家伙的关心方式有些奇怪。

     想了想,反正睡不着,凌言起身打开了电脑,然后发了章更新——

     各位亲爱的读者,因作者要去拯救世界,所以本书成为有生之年系列。万一哪天本书tj了那就是作者领便当了。

     不服你顺着网线过来砍本人也没用。

     更新之后凌言顿时感觉一身轻松。

     其实他也挺郁闷的,你说这一个拯救世界的事,莫名其妙就扔给他了吧,还连工资都没有的,这一边拯救世界一边想办法养活自己的感觉……

     他真的很想吼一句:“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很绝望啊!!”

     但他娘的他吼出来都没人听。

     天亮之后,凌言洗了个澡之后便出门了。

     他第一件事就是跑去医院忍着肉疼来了次全身检查,结果洋洋洒洒一坨单子,总结出来就八字——

     一切如常,火气略旺。

     对此医生给他的建议是来一针点滴压压惊,总共三瓶一瓶一百七。

     凌言就在外面买了一金银花露。

     他其实就没想过能检查出个啥玩意来,来折腾一次不过是求个心理安慰,你说他当时翅膀都长出来了性别都变了就这事还特么能用科学解释么?

     折腾了挺久,现在已经快是正午了,凌言晃悠在大街上,一边喝着金银花露一边放飞着思绪。

     这和几天前的场景何其类似,唯一不同的就是他手上的玩意从可乐变成了金银花露。

     甚至前方不远处那个黑超都跟前几天一样。

     等等!黑超!!

     凌言咕噜一口灌完金银花露,把瓶子随便丢进旁边垃圾桶拔腿就冲向那个正在一脸正义的祸害另一个无知少年的黑超:“草你奶奶那卖盗版碟的给老子站住!!”

     那家伙明显是很有经验,听见这声音连看都没看是谁在吼直接转身就溜,留下拿着一张百元大钞的少年一脸懵逼。

     两人就这么一追一逃,凌言发现那黑超跑得还挺快,要不是他也是经常锻炼估计得跟丢。

     他咬咬牙,再次加速冲了上去。

     他就是买了碟才出的那一堆破事,今天不把事情给问清楚咯他绝壁睡不着觉!

     两人冲进了不远处的小巷中。

     这里的小巷四通八达,经常会有人为了抄近路而走小巷,而一名少女就是抄近路的人之一。

     但是今天她运气不怎么好。

     这是小巷深处的一个角落,五个笑得特猥琐的不良青年把一名少女围在中间,少女拖着一个旅行箱,眯着眼看着他们。

     “小妞,考虑好了没啊?爷几个保证让你爽翻天!”最中间一个飞机头笑着抛玩着一把甩棍,另外四个人也在他话音落下之后跟着猥琐地笑了起来。

     少女无奈暗暗叹了口气。

     她怎么这么倒霉啊……抄个近路都遇到这破事……

     但问题是对面都有家伙啊……她再怎么能打也不可能敌得过五个拿着武器的男人啊……

     正当少女在考虑对策的时候,五个不良身后出现了一个黑超。

     黑超一脸正义严肃地拍了拍飞机头的肩膀,这把五人都吓了一跳。

     这货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

     “你想干什么?!”飞机头后退几步拉开距离,同时把甩棍对准了黑超,另外四人也把他包围起来。

     但愿这家伙不是多管闲事,不然……

     飞机头泛起了一丝狞笑。

     他们身后的少女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切,似乎并不担心自己的处境。

     黑超环顾了四周一圈,然后低声问道:“兄弟,要碟不?”说着,他偷偷把怀里的布包露出了一点。

     五人:“……”

     少女:“……”

     这家伙蛇精病呢!!

     “孙贼休走!!!”后方的巷子中传来一声气势满满的吼叫,凌言随即从一个拐角中冲出来,而跟着他一起冲出来的,还有数名城管。

     黑超拔腿就跑。

     五个不良看着对面那几个城管气势汹汹的样子,脸色一变,也慌张地跟着黑超逃离了这里。

     领头的那名城管神色严肃地拿着一个对讲机,低吼道:“A23,A23,那家伙跑了!!封锁其他出口,确保逮住那魂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