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4 天使不高兴
    “她死了?”墓奈有些惊讶。

     维拉摇头:“不知道,我没有再找到任何其他资料了。”

     “不过……”她又把那个损坏了的信息面板调了出来:“如果她就是复制体的母体,那么还有一点有疑问。”她把平板立起来给其他人看:“你们看看能力描述。”

     等其他人看得差不多了,她再次出声道:“虽然有一些乱码,但是关键信息都有显示。”

     “这里说道,这个诺连的能力叫‘概念扭曲’,是在概念上改变‘重力’的定义,造成扭曲重力的结果。这点与我们猜测的大同小异,但是……”她整理了一下思绪,接着道:“这里说到,她的能力属于范围性能力——就是改变一个小区域内的重力定义,这个能力最大维持时间在一泰拉到七泰拉之间,有效范围也不超过自己十二联之远。”她看着其他人,没有再接着往下说。

     灵言右手撑着下巴,想了一下维拉说的“泰拉”和“联”这两个单位的意义,然后发现完全不懂。

     天知道这跟地球上的秒和米相差多远!

     似乎是看其他人都陷入了沉思,维拉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你们就没想到吗?灵言遇到的那个复制体完全超出了这个数值啊!还有我们以前遇到的一些也是!难道复制体还会比母体都厉害吗?!”

     “哦——”灵言恍然大悟:“确实啊……”

     维拉眯着眼:“一般她们都是短暂的使用这种能力来攻击,就像霏霏遇到的那个,也只是短暂改变重力方向先让车飞起来,然后再次改变重力方向让车向前‘坠落’,具有一个初动能之后就可以取消能力了。要说把能力直接使用在对手身上,也坚持不了多久,而且还会因为分神而使能力失效。”

     霏霏点了点头。

     她那个时候把一辆车扔出去砸向那个复制体的时候,她身上的沉重感就消失了。

     “但是灵言遇到的那个,”维拉轻轻扯着马尾,“她是直接让灵言和菲丽浮空了!而且还维持了那么久!如果霏霏遇到的也是那个复制体呢?”

     被浮空,然后被调戏。

     霏霏顿感一阵恶寒。

     “你最开始说过,三十七号能力时强时弱,”光光插话道,“那是因为你们遇到的不是同一个复制体。那么是不是就可以说,这些复制体的能力并不完全相同?”

     灵言接话道:“诺连作为零号,没有能力,菲丽作为109号,能力很弱……会不会是编号越靠后能力越强?比如说技术进步什么的……”

     霏霏点头:“有这个可能。”

     维拉顿时哀嚎起来:“啊……七千多个啊……”

     光光沉思片刻,突然问道:“两万个复制体……制定这个计划的目的是什么?”

     维拉哼了一声:“谁知道那些人在想些什么……我知道这事的时候还被吓了一跳呢!”

     “这么多年前的事情……为什么到现在那些复制体才开始出现?我总觉得事情不仅没弄清还越来越乱了。”灵言嘀咕道。

     维拉关掉平板,不爽道:“有什么乱的?明显是防卫部的在搞事!最近这附近三十七号的身影出现得很频繁,那帮防卫部的人就跟在后面!”

     “防卫部……”灵言嘟囔了一句,问道:“防卫部究竟是干什么的?”

     光光闻言,出声解释道:“防卫部也是保卫这个城市的,不过一般的事情都是交给风纪委员来处理。防卫部更加倾向于军事部门,但是他们是独立一体,不与国家的军事部门相通。他们似乎直接听命于国家高层,具体的就不清楚了。”

     维拉颇有些嘲讽之意:“一群拿着国家的钱用着国家的权耀武扬威的家伙!我就没见过他们干过什么实事!”

     “那他们这次出手也是因为事情太大了吧,毕竟七千多个呢。”霏霏眯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光光沉思了一会,问道:“如果只是防卫部的话……他们能执行一个这么庞大的计划并且不露出半点风声?”

     他只是单单知道防卫部的资料,但并不了解。

     维拉摇头:“不可能。不说这个城市里没有能执行这个庞大计划的实验场地,那帮防卫部的也没有实验人员。”

     “或许防卫部只是单纯的在把这些散落在城市里的对城市有威胁的复制体抓捕回收?”霏霏猜测道。

     “我估计这个计划是上面有人在搞事。”灵言又嗑了个瓜子:“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那场灾难是什么、那个‘诺连’和这个诺连的关系……”她瞟了眼不远处和菲丽一起逗猫的诺连,接着道:“还有那些‘叛徒’妹妹的目的。这么一想咱们还是没有头绪嘛!”

     “反正去问那群防卫部的人他们绝对不会说,”维拉打了个哈欠,起身向卧室走去,“霏霏你床借我睡一觉。”

     “哦,好。”

     待维拉去休息之后,几人继续讨论起来。

     大r抱着膀子:“你们怎么看?我反正是懵了。”

     “谁知道呢?”灵言翻了个白眼:“我还纳闷为什么我们会遇到这破事呢。”

     光光强笑着安慰道:“我们这不是没事可做吗?说不定会因为这件事引出任务目标呢?”

     霏霏歪头看了眼诺连她们,出声道:“我只是想帮帮她而已。”

     墓奈点头:“感觉诺连好可怜的……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生活,还要担惊受怕。”

     灵言扯了扯嘴角:“哎哎我也没抱怨你们多管闲事吧?我就是感慨一下啊……”

     “其实……我一直很在意菲丽说的‘可怕的气息’和那些妹妹发狂的事……”光光若有所思:“我在想,这会不会就是污染?”

     灵言一愣,然后一拍手:“哎说不定真是!”

     霏霏摊手:“那有啥用?我们还是不知道该咋办。”

     然后灵言就焉了。

     其他人也有点愁。

     墓奈眨巴眨巴眼,突然举起了手:“反正现在也讨论不出啥东西了,我们去逛街吧!”

     灵言一个激灵:“哎呀突然就困了我去睡一觉你们就别管我了!”

     墓奈“嘁”了一声。

     霏霏倒是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然后她们就拉上了光光和两姐妹,最后霏霏还把大r也拉去了。

     “为什么要我也去?!”

     “你成天在我家白吃白喝白住我让你当次苦力你还不乐意了是吧?!”

     “……我去,我去还不行么?”

     …………

     灵言躺在自己卧室的床上,看着天花板听着外面那群人吵吵闹闹地出门。

     她突然觉得这样的日子还不错。

     抛开那些让人烦心的事情不谈,她从毕业之后就很少再有这种一群朋友聚在一起的机会了。

     虽然她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但是内心深处,她更喜欢这种和朋友一起度过的日子。

     至于诺连和菲丽两人,灵言实际上是不喜欢多管闲事的,但现在和那两姐妹相处了一段时间,她已经把她们当成了朋友。

     这就不算是闲事了吧……

     时间转眼就到了夜晚。

     灵言被客厅里的动静吵醒,她抓了抓头发,翻身下了床。

     客厅里是诺连和菲丽,这两正在和猫玩你追我逃。

     “其他人呢?”灵言打了个哈欠。

     霏霏的卧室门开着,床上没人。维拉应该已经离开了。

     诺连停了下来,淡笑道:“他们还在逛街,我觉得有点累,就让光光哥送我们回来了。”

     灵言点了点头,然后进了卫生间,简单的梳了下头发。

     “灵言姐!”菲丽把猫抓住抱在胸前:“我饿了!”

     “我不会做饭!”灵言仰头懒懒地嚷了一句。

     这里没有清汤挂面,所以她不会做饭。

     “那灵言姐你可以下去买啊!这附近新开了一个餐馆,据说评价不错来着!”菲丽嘿嘿笑道。

     灵言从卫生间出来,拍了拍菲丽的脑袋:“小丫头还想让我跑腿了?”说完,她看向诺连:“你饿了么?”

     “有点饿……”诺连脸色微红。

     “这有啥好害羞的?”灵言又拍了拍菲丽的头:“在家等着,我去买。”

     菲丽傻笑起来。

     最近几天几乎都在下雪,到了晚上,外面基本上就没什么人了。

     好在这里的店关门都挺晚。

     所以灵言真的不明白那群人是怎么有精力从中午玩到现在还不回来的。

     买了一堆看起来就很好吃的饭菜之后,灵言一边发呆一边往家里走。

     就在此刻,她心里突然泛起了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和以前那种厌恶感一样,其中还隐含着一丝敌视。

     灵言微微皱眉,加快了脚步。

     她有种不妙的预感。

     现在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再加上夜黑风高简直是一个发生不妙事件的绝佳时机!

     她一路快步赶了回去,打开了门。

     预感成了现实。

     门内,客厅里一片混乱,所有的东西都不在原位,跟发了地震一样。

     客厅的角落,一个沙发倒在地上,菲丽被压在下面,一动不动。黑猫趴在客厅正中间,浑身是血。

     阳台上,一名复制体扛着似乎已经昏迷过去的维拉,轻蔑地扫了她一眼,然后转身跳了下去。

     “站住!混蛋!”灵言把晚饭一丢便冲向阳台,然后突然脚下一停,又转身跑到菲丽身边,费力把沙发推开,露出了下面的菲丽。

     菲丽躯干部位都是血迹,已经陷入了昏迷。

     灵言想都没想便伸出了手。

     一阵光芒闪过之后,菲丽的伤势完全痊愈。

     灵言转身又跑到黑猫身边,然后一愣——

     黑猫已经没有了气息。

     “混蛋!!”灵言咬了咬牙,转身向阳台跑去:“菲丽!通知光光他们让他们快点回来!就说看我的光来找我!”

     然后,她也从阳台跳下。

     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菲丽迷茫了一秒才反应过来,看着灵言的背影,她张了张嘴,却没有说什么,而是强压着慌张咬着唇跑去拿通讯器。

     霏霏的家在17楼,如果是普通人,从这里跳下去绝对死路一条。

     但是问题是她们都不是普通人。

     那个复制体跳下去之后,在即将落地的时候突然减速,最后甚至直接漂浮在了空中。然后她解除能力轻盈落地,快速跑离了这里。

     灵言跳下去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踪影。

     “啊啊不管啦!”在空中的灵言突然被一阵光芒笼罩,光芒还未消失,一个巨大的白色身影已经快速飞了出去。

     灵言一身轻甲,舒展着羽翼,在高空中快速滑翔着,俯视着下方的街道。

     不一会,她便找到了那个复制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