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3 疑点,全是疑点
    时间转眼就过去了好几天。

     在开始两天的鸡飞狗跳之后,灵言就觉得她又回归到原来那种混吃等死的日子了。

     之前大r的那次能力展示确实让所有人都想歪了,不过虽然大r之后解释了老半天,他们也只得出了“孩子你需要好好进修一下语言学了”这个结论。

     维拉那边那个“三十七号事件”的结局就是又一个大型商场变成了灾后现场,好在人员疏散及时没多少人受伤。

     关于诺连她们的事情,光光在维拉处理完后续事情之后告诉了她,本以为她至少会知道点什么,结果维拉的反应完全就是——

     “啥?复制人?”

     “啥?!死了一万多人的大事件?!”

     “啥?!!还有七千多个三十七号?!!”

     听当时她那语气跟要去跳楼一样。

     不过好在作为一个风纪委员,还是队长级人物,维拉也没有就因为这么点小事就怒辞职位告老还乡,她只是语气颤抖地告诉他们她要去查查相关资料。

     再有就是诺连的事了,诺连和菲丽似乎是忘记了很多关于那场灾难的事情,还有菲丽一直在说的那个什么“很可怕的气息”让他们很在意,不过因为他们完全不懂这些姐妹之间的那种灵魂连接机制,两人也说不清楚,所以这件事也只有先放在一边。

     另外菲丽就是109,因为109号这个编号来当人名让墓奈觉得很别扭,然后她就兴致勃勃的开始帮109取名了,然后不是109不满意就是墓奈不满意,折腾了好半天两人才勉强一起接受了“菲丽”这个名字。

     其实灵言还想说希尔薇这名不错来着。

     还有就是关于那些菲丽口中的“叛徒”们为什么要抓诺连这件事,菲丽的说法是“要把姐姐变成坏人”,诺连却是完全不清楚。

     诺连作为最开始就从那场灾难中逃出来的人,她其实有很多事情都不知道。灵言在这几天旁敲侧击问过她一些事情,也只得知了一些更加让人疑惑的事情。

     博士帮她逃出去之后,最后告诉她永远不要再开启共享端口,也千万不要去见那些妹妹,只让她躲起来,好好活下去。

     但博士指的那些妹妹大致都是13000到20000编号之内的妹妹,这之前的妹妹大多已经死亡,所以在得知109还活着的时候诺连才会表现得有些惊讶和疑惑。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诺连作为零号,她却并没有能力,完完全全是一个普通人,而菲丽的能力也很弱,最多只能做到偏转重力而已,而且持续时间不长。

     这几天来他们了解到的东西就这么多了,现在也只能看维拉那边有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

     现在的时间是正午,一堆人窝在客厅里,逗猫的逗猫打牌的打牌看电视的看电视,完全一副混吃等死的样子。

     灵言和墓奈窝在一起一人抱着一堆零食一边吃一边看着电视。

     “感觉这些节目都好无聊啊。”墓奈嘟囔了一句。

     “那还能干啥?”灵言回道。

     这个世界居然没啥游戏和动漫,灵言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宅男要怎么活下去。

     然后要说去跟旁边那群人一起打牌吧……

     墓奈的牌技和灵言一样。

     虽然这个世界的规则和地球不同,但是这俩对打牌有阴影的家伙还是不打算参与。

     门铃就在此刻响了。

     墓奈哗一下把零食丢一边就跑了过去:“我去开门!”

     “啧。”灵言仍然淡定地磕着瓜子。

     她感觉这地方要是有个大草原估计墓奈这家伙就得出去撒欢了。

     门外是维拉。

     墓奈愣愣地看了维拉好一会,下意识道:“维拉你被谁打啦?”

     “你见过谁被打出黑眼圈吗!”维拉嚷了一句,直接挤开她进屋,看着一屋子的人,她磨了磨牙:“我辛辛苦苦的找线索找资料,你们倒好!全在这荒废人生!!”

     灵言递过去一包瓜子:“哎呀……能者多劳嘛!来,吃包瓜子消消气。”

     维拉拍开她的手,在沙发上坐下:“谈正事!说完我好去睡觉!”

     一众人围了上来。

     维拉很满意这种一呼百应的感觉,她点点头,拿出了一个平板:“之前我一直在查关于你们说的这件事,但是完全没有任何相关资料,很显然这件事被盖下去了。”

     “所以你不会啥都没查到吧?”灵言嗑了个瓜子。

     “怎么可能!我是谁!”维拉拍了拍平板:“我这么聪明的人会查不到吗?!”

     夸了自己一句,维拉接着道:“这么多的复制人,绝对是以一个能力者为母体复制的,我后来想着以这种虽然强弱不定但大同小异的能力为点来搜索那个能力者,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但是!”维拉突然提高了音量,然后在平板上打开了一个数据窗口,她指着这些数据:“我发现了一件事情——六年前的能力者名单总数比七年前的能力者名单总数少了一名!我对比了全部的记录,才找出了一个已经被消除的能力者编号。”

     维拉又打开了一个面板,这是一个能力者信息面板,但是上面一片空白,只有左上角的编号上写着:5849168。

     “每个有记录的能力者都有一个对应的编号,”维拉眯起眼,“但是这个编号对应的能力者资料被消除了,我找遍了所有资料库都找不到这个编号的任何相关资料。”

     “然后呢?”墓奈的好奇心被激起来了。

     感觉就跟听侦探故事一样。

     维拉又划拉了几下,打开了另一个窗口,她语气激昂:“作为一个天才我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找到呢?你们看。”

     这又是一个能力者信息窗口。

     编号是5849168,但是其他的信息参杂着很多乱码,这个能力者的头像也像是花屏了一样。

     “这是我在一个七年前就退休了的计算机上的冗余数据库中找到的,废了我好大劲来着。”维拉指着这个窗口:“你们觉得呢?”

     这个信息面板还是有许多东西能看的。

     就像能力者名称上清晰的“诺连”一样。

     还有头像虽然已经严重损坏,但是还是勉强可以看出这个女孩和诺连长得一样。

     “所以……”灵言神色怪异:“这个母体……就是诺连?”

     “不一定,”维拉摇摇头,“我之后又查了很多资料,然后发现了这个。”

     她再次点出一个面板。

     这是一个医院的住院记录。

     “长明医院,这个城市中最好的医院。”维拉简单介绍了一下这个医院,然后接着道:“这是七年前的记录,她住院了六个月,然后就被接走了。”

     记录上写着:

     甲级医疗区

     1374号:

     姓名:诺连

     年龄:15

     住院日期:[资料删除]

     病症:德莲晚期

     “德莲晚期,”维拉念道,“到现在,还没有任何被治愈存活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