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被扇耳光
    另一边远在s城的温宅书房内。

     “为什么不等有确切消息再告诉小妹。”温珏看着挂了电话的温彬,并不太赞同他的急切。

     “小妹等了太久,需要给她点动力。”

     “可我们还不知道那个男人现在的状态,以及他为什么会到苏州。”

     “这些迟早会知道。”

     “背后有小鬼,大哥你的动作放小心点。”

     “知道。”长叹口气,温彬走到书柜前拿起三人的合照:“唉,我到现在还不愿意相信我们的小妹居然会和那样的人物扯上关系。”

     温珏没有回话却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随着越来越深入的了解,两人更加清晰的察觉到那男人的可怕。

     ———酒店———

     看着凌晨节目,温雅不断往嘴里塞着零食,不时还灌上两口牛奶。直到身边的鼾声响起,温雅才意识到时间。

     拍了拍手上的碎屑,将薯片包装袋扔在茶几上,轻声叫醒小琴后让她睡在床上。

     关了灯,仰躺在舒适的大床上,凝视雪白的天花板许久才逐渐合眼入睡。

     翌日。

     自从早上起来便无精打采的小琴两眼冒星的望着车对座的温雅,不愧是自己的女神,那么晚睡今早起来还这么元气满满!想着想着便打了个哈欠。

     好笑的看着自己助理那两个明显的黑眼圈:“行了,撑住上午,一会儿给你放半天假。”

     “真的吗雅姐!”被突如其来的馅饼砸到,瞌睡虫一下子被赶跑:“我不管我当真了!”

     “嗯,说话算话。到片场还有段时间,先补个觉吧。”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温雅样闭目养神起来。

     合眼的温雅没有看到助理眼中的感动,尽管平时小琴表现的大大咧咧,内心却无比细腻。谁对她是真好,谁又只是表面功夫心中一清二楚。因此才更会觉得温雅的难能可贵。

     这并不是说娱乐圈都是自惠自利的人,但小琴遇到的也只有温雅而已。

     翻看着温雅的戏份安排,今天有一场女配打醒悲痛的女主并使之振作的戏,而那女配就是昨天和雅姐闹不愉快的杨阳。小琴颇为担忧的望了眼闭目养神的温雅,有着隐隐的不安,希望那女孩不会借戏发作吧。

     但事实上,杨阳又怎么会是那种大方的人。

     两人均换上了民国的华美旗袍。按照待遇,温雅有属于自己的专属隔间,而杨阳只能在大化妆间和其他人共用。

     第一次换上旗袍的杨阳走出换衣间,在镜子前来回照着。一旁几个配角纷纷夸赞她的天生丽质。

     “杨阳你身材可真棒,而且这一身旗袍将你的气质完全凸显,漂亮的我都不想眨眼啦。”首先开口的是个女n号。

     渴望被同性夸赞是每个女人都有的小小虚荣心,此刻的杨阳多少有点自豪:“谢谢,你们也很漂亮。”敷衍的回应过后走到自己的位子前:“我化妆师呢?”

     “我帮你找找,琳达!琳达!”一旁的小助理在噪杂的环境中叫喊着。

     “行了行了,吵的我脑袋疼。”皱着眉揉了揉太阳穴:“你别光喊,去给我出去找。”

     “哦。”小助理放下手中的包包袋袋乖巧的走了出去。

     “真是蠢。”拉开座椅,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随即想到自己和温雅的差别待遇,刚才被夸奖的喜悦瞬间消失,总有一天她杨阳能站在最顶端像看小丑一样俯视着温雅。

     另一间专属化妆间内,温雅也同样换好旗袍走出更衣室。

     “哇塞!雅姐你真的超美!”看着款款向他们走来的温雅,小琴由衷发出感慨。温雅不红都对不起这世界的审美观。

     知道这个身体的完美,温雅微笑回应并未开口。

     “温雅,你这么好的皮肤我都不敢在你脸上多涂化妆品。”化妆师望着一桌子的化妆品有些犹豫:“昨天的是家居妆容,今天需要浓妆,一会你完戏了可一定别忘了好好卸妆。我可以帮你卸,实在累了大不了我跟你去酒店。”

     “不用了,”知道这个化妆师并不跟组,温雅连忙答应:“我会好好卸妆的,不用担心。”

     “嗯,我也会好好监督的。”一旁的小琴煞有其事的点头应声。

     温雅只能无奈的笑着摇头,她自己也很在乎皮肤的保养好不好。

     “温雅,准备开拍。”工作人员敲了敲门,提醒时间。

     “ok!”化妆师扫完最后一下后满意的放下饼盒:“简直艳冠群芳啊,有没有人叫过你倾城雅。”

     “...行了,小琴爱闹你也跟着。”化妆期间被两人轮着夸奖,温雅再禁夸脸上都浮起了红晕。

     “小琴。”

     “诶!”

     “如果这场戏结束的晚不用管我,放你半天假的话还算数,先走就行。”

     “...行嘞,我到时候看情况。”

     温雅点头。显然她也知道杨阳不会轻易配合拍完这场。

     即使再满意于自己的装束,知道温雅有张让人讨厌的脸的杨阳仍旧不自信的紧盯着化妆间。她多希望温雅走出来时能让所有人嗤之以鼻。

     然而那只能是期望。

     温雅走出时,不出意料的引起了所有人的惊呼。平时的温雅仗着自己得天独厚的外貌从来都是素颜出场,昨天第一天的戏又只化了淡妆,因此这算是众人第一次亲眼看见精心描绘过的温雅。就连已经和温雅合作过《明妃传》的陆丰也不由被她所惊艳。

     “好了大家,”陆丰随即回神,拍了拍手示意所有人就位:“准备好开拍。”

     温雅和杨阳分别走进大堂,演员到位。

     “第二幕第一场。”

     “!”

     “表姐,”身为张小曼表妹和闺蜜的张小岑上前一步,看着含泪欲哭的张小曼既恼她不能振作又颇为心疼:“你再这样下去叔父一生的基业只能毁于一旦啊!”

     “父亲走了,去和天堂的母亲相聚,我又何苦再苦苦维持那所谓的基业。”张小曼望着窗外来去潇洒的云,心中悲凉更甚。

     “张小曼!”张小岑冲上前去,一个巴掌响彻大堂。

     “啪!”

     “咔!”陆丰连忙喊停:“杨阳你怎么回事。”

     翘长的睫毛低垂着,温雅保持脑袋被扇向一边的姿势,紧盯地板。

     “雅姐!”小琴着急的冲进大堂,左右观察着温雅被打的半张脸:“快快,哪儿有冰块。”

     “我车里有冰柜,我去拿!”化妆师赶忙跑了出去。

     这时杨阳走到陆丰面前十分诚挚的道着歉:“不好意思啊导演,我没找准点错开。”

     如果不是陆丰经历了那么多,还真得被她那装模作样给糊弄过去。

     众人看着平时冰冷冷的杨阳这么诚心的道歉,再加上温雅被打的左脸颊并没有痕迹,因此也只当作是个意外。

     “你该道歉的人不是我,”陆丰瞥了眼杨阳:“别再给我出现‘意外’。”随后走至温雅面前查看情况。

     此时冰块已经拿来,小琴急急忙忙就要裹起来敷在温雅脸上。

     “不用,”推住小琴拿着冰块的手:“让化妆师补下妆吧。”随后用眼神示意一旁的化妆师。

     “雅姐...”小琴尽管不解温雅为何就这么轻易放过杨阳,可毕竟她不能强迫雅姐敷冰:“那我先放一边,等拍完再敷。”

     知道小琴心意的温雅点头同意。

     “怎么样。”陆丰担心的望上两眼:“还好,我的女一号没破相。”

     “她这点分寸还是有的。”

     “她说是意外。”

     “知道了,继续吧导演。”

     陆丰点头返身,对于温雅的识大体他非常欣赏。不是说他能容忍这样的事存在,而是如果将杨阳撤换势必会花去大量时间,而对于他们秘密进行的拍摄来说,时间是最为宝贵的。

     演员再次站好位。

     “第二幕第二场!”

     “啪!”

     “咔!”

     在场的所有人瞬间噤声,摒气看着事情的进展。谁都看出了杨阳的不对。

     一次是意外,两次只能是刻意。

     “温雅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没躲开,我还在掌握角度,下次就可以调整好。”

     因着两次连续的巴掌,温雅左脸颊已经有了隐约的红印。一旁的小琴愤恨不已,就差直接冲上去将杨阳的头发扯光。

     而事件主角之一的温雅却冷静非常,望向杨阳的眼神平静的不可思议。就像,在看一个濒临死亡的人。

     “杨阳,我现在...”

     “导演!”打断陆丰的话,阻止了他想说的话:“继续吧,我相信杨阳不是故意的,对吗?”

     看着望向自己的温雅,杨阳有些心虚:“当然啦,温雅你没怪我就好。”

     临走前,陆丰饱含深意的望了眼温雅,得到了“放心”的回复。

     “第二幕第三场!”

     “表姐,”身为张小曼表妹和闺蜜的张小岑上前一步,看着含泪欲哭的张小曼既恼她不能振作又颇为心疼:“你再这样下去叔父一生的基业只能毁于一旦啊!”

     “父亲走了,和天堂的母亲相聚,我又何苦再苦苦维持那所谓的基业。”张小曼望着窗外来去潇洒的云,心中悲凉更甚。

     “张小曼!”张小岑冲上前去,一个巴掌即将打上张小曼的左脸颊。

     “打吧。”看着近在咫尺的手掌,温雅不但没有躲闪反倒微笑望着她。

     杨阳有着一瞬的怀疑,可终究让扭曲的快感占了上风。

     “啪!”